第 34 章

小說︰大佬他冷艷無雙| 作者︰驪逐| 類別︰其他類型



    嚴永妄很少做夢。

    但在今晚,  他從那場荒誕近似玄幻的遭遇中抽身而出,回到酒店,入睡當夜,  做了一個夢。

    悠長而古樸的小調,依稀是童年時他父親哼給他听的。嚴永妄對小時候的經歷記得很清楚,他幼時喜歡被父母抱著,  搖搖晃晃,  猶如一只在湖面晃蕩的小舟,這時候,  父母常常會唱歌給他听。

    歌曲並不是當年的金曲,  也不是什麼童謠、兒歌。

    更多像是父母不為人知、自創的歌謠,  如夢似幻,曲調清新,  仿佛是晨霧,仿佛是新葉。

    他在夢中,仿佛回到了幼時,  短短的小身子,  被父親抱著,他覺得自己的視角很奇怪,  像是能看清身邊的所有——就像是不止長了兩只眼楮般。但嚴永妄在腦中想了想,又推翻了這個想法,他覺得自己可能是做了個類似通感的夢,  觸覺、味覺、听覺等等都化做了視覺,  在夢中得到加強。

    嚴蚩溫溫柔柔撫摸他的發頂,  輕聲唱歌,他英俊漂亮的爸爸像是看到他在笑,輕聲也笑了出來。

    他喚他︰“寶寶,  很開心嗎?”

    嚴永妄在夢里臉僵住了,一時間又羞怯又害臊,他心想,原來他在夢里,還喜歡被爸爸叫“寶寶”嗎?

    天知道,他已經是個二十多歲,即將奔三的成年人了!

    都說夢是內心的投射,他下意識覺得,這句“寶寶”是他想要的。

    嚴蚩有一張很英俊,頗為多情的臉——並非風流的多情,而是那種凡塵中的多情,他有一雙很溫柔的眼,像是含了脈脈溪水,有時候又明亮如耀陽,讓人看了就很安心。嚴永妄在他的懷里,是一個小小的,短短的小孩子化身,他被嚴蚩輕柔的聲音哄睡著了。

    夢里,有歌,有父親。

    是個難得的美夢。

    醒來的嚴永妄沉沉嘆氣,他翻了個身,心想,自己果然還太幼稚,明明這樣大年齡,卻還是想著爸爸。

    想到嚴蚩,就忍不住又想起施獻緣。

    他慢吞吞看了下時間,早晨七點半。他摸出手機,點開還沒看完的《無情道》,開始。

    如今的進度到了這本書的百分之七十。

    他看著丁玄策與林林月互相表明心意在一起,有情人終成眷屬,朋友師長們都送上祝福。丁玄策也修成了同齡修士中極高的修為,在同齡中脫穎而出,與大師姐華容瑛被齊齊稱為岐華仙門的“雙驕”。

    丁玄策的“驕”就是單純的“驕”,取之“天之驕子”。華容瑛的“驕”,就不單單是天之驕子的意思,還有女子容顏極美的“嬌媚無雙”之意。

    丁玄策曾被同僚戲弄,笑說,他也算得上男性修士中的“絕代雙嬌”,皮相英俊,著實頗受眾多女修喜愛。

    他只能無奈笑,說自己實在比不上大師姐的傲人姿容,他只不過是個普通長相的修士罷了。

    同僚大笑︰你這長相,英俊極了,世間少有的動人。就連我師妹也說,若不是林月小師姐同你已經在一起,她也要試著追求你呢。

    全文從開始到現在,少有段落具體夸贊丁玄策的容顏,多是旁人三言兩語的評價。他在最開始以農家子弟身份出現,因著原身自幼營養不足,看起來瘦巴巴的,只生了一雙不屈服于命運的璀璨雙眸;後來,在入了岐華仙門,營養跟上來了,整個少年郎抽條長大,隨著歲月的沉澱,也如蒙塵明珠,拂去灰燼般,奪目起來。

    林林月最開始對他心動,是因為他那雙眼,她是個挑剔的嬌小姐性子,此生最好珍寶,乍一見丁玄策,便為他那雙眼失神。

    她在文中對自己的父親,藥王谷谷主說︰“爹爹,他有一雙好漂亮的眼,我愛極了。”

    這段男主與女主的情緣,始于林林月對丁玄策的一見鐘情,後又有林林月毫不害羞地大膽追求,才有如今嚴永妄見到的甜蜜劇情。

    他看了幾章節,被主角團情定後的溫馨氛圍感染,微微笑起來。

    全文至今,配角對丁玄策的評價,夸他容顏過人,實在英俊。嚴永妄小小的思考,他心說——要是真有丁玄策這人,應該是個很帥氣很明朗的男人。

    他不知道丁玄策和林林月會不會有小孩——看過諸多電視劇的嚴永妄緩慢轉動腦筋,他想,看過的某些玄幻劇里,主角們會有小孩子麼?

    記不太清了,但他衷心希望丁玄策和林林月在世界里過得開開心心的。

    與林深不一樣,在讀了《無情道》這本書後,他最喜歡的角色是男主和女主。不知道為什麼,一到他們倆的劇情,他就忍不住多看。這本本就是以丁玄策為主角,他又喜歡慢吞吞關于丁玄策、林林月的劇情,也就導致到十月份了,這本書才看到百分之七十。

    所謂滅世劇情也交代了個七七八八,嚴永妄對這些劇情記得清楚,大致知道,是一個反派試圖“滅人欲”,令整個修真界陷入冰冷而長存的恐怖世界——想象一下,所有人都毫無情感,只為長生,無愛無恨。那麼這個世界不就變成了某些科幻電影里,類似ai控制下,根據程序設定而活的世界嗎?只消想想,就覺得夠可怕。

    主角團們為了制止這個舉動做了不少努力。

    包括有大師姐與反派論道的情節,有主角團計劃著要如何盜走那個足以“滅人欲”的寶物的情節……

    門被敲響,沈河問他起床了沒有,他們今天要去警局一趟。

    嚴永妄看了一下自己清醒後就變成“女體”的身體,又倏忽一變回來。

    他應道︰“知道了,我醒了。”

    沈河听到老板的聲音,正氣十足,絲毫沒被昨晚遭遇白影子鬼的事影響。

    他撫了撫自己眼下的青黑,不由嫉妒起年輕人︰他一晚上都沒睡好,直做噩夢,夢里有兩個老板,一個白影子,一個黑影子,陰惻惻地質問他,究竟哪一個才是他親愛的老板!

    嚇得沈河中途醒來幾次!

    沈河坐在總統套房的客廳沙發上,托著腦袋,心事重重的樣子。

    嚴永妄整理著衣袖子,慢條斯理地出來,抬眸看他一眼,微微拔高聲音︰“你看起來休息得不是很好。”

    沈河憂郁臉︰“你能睡得這樣好,才是出乎我意料的。”

    嚴永妄輕松道︰“我一向膽子大,神神鬼鬼的,沒什麼了不起。”

    “更何況,那人不是鬼,只是個裝神弄鬼、腦子有點問題的無業游民。”

    沈河︰“……”

    他問嚴永妄︰“老板,你真覺得那人是瘋子嗎?”

    嚴永妄昨晚親自扭送那個白影子進了警局,他全程就瞠目結舌,看著老板聯絡了警方,爭做“凌市好市民”,警方看到嚴永妄與那白影子有幾分相似的臉,也是愣了幾愣,嚴永妄卻極坦然,告訴警方︰“從我上任公司總裁後,不知道有多少人整容成我的樣子。”

    嚴永妄的臉是標準的美男模板,不少整容醫生都說,就算是整容也很難整出這樣優越的皮相。不過還是有很多人,整形時拿著他的臉做對照,希望整得如他一樣英俊。

    他的骨相好,皮膚光滑,眼瞳幽邃,輪廓鮮明。

    天生的貴氣長相,仿佛生來養在炊金饌玉、象箸玉杯的家庭。

    他也確實如此,生來坐擁無數財富,世上少有人可匹敵。

    那個白影子好像不太會說話,當時那一句非常冒犯人的“我是你爸爸”後,就不再開口。

    嚴永妄扭送他進警局,他也全程默然無語。

    嚴永妄和沈河並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實在是因為這世上腦子出問題,精神有問題的人太多,想要踫瓷的人也太多。

    沈河自己也經歷過類似的情形,他自幼在福利院長大,憑借著聰明才智跳級上學,後來跟在嚴蚩、施獻緣身邊工作,而後不知道哪里來的男男女女,硬是到他家門口,說自己當初丟棄他實在是情非得已,如今想認回他……

    沈河的做法就是統一做了親子鑒定,拿著鑒定書甩到那群神經病臉上。

    嚴永妄十六歲時還替他揍過人——年輕氣盛,現在想想著實不太好,應該讓保鏢來干這事。

    後來沈河才告訴嚴永妄,說是他當年是因為父母車禍去世,又沒有旁的親人,被鄰居送進福利院的。那些所謂來認親的父母,就是當年那些在福利院門口丟下自己的孩子,被拋棄的孩子年歲與他相近,得知他是福利院最有出息的孩子,便試圖來踫瓷的。

    至于為什麼不在那些人來時,就直言自己父母早已過世。沈河很平靜告訴他,因為當初院長沒有在他的履歷上寫父母雙亡,怕影響他後續的領養(總有領養人擔心這樣的小孩容易克親)。文件上確實是有漏洞,他又不願意讓院長當初的好意變為如今攻擊她寫履歷的疏漏,只能一個個甩親子鑒定,趕走那群煩心的人。

    有過沈河這個隨意認親試圖踫瓷的例子,嚴永妄接受得極其坦然,他覺得那個白影子就是看到他的臉,然後故意來踫瓷的。

    “不是瘋子,難道他說的是真話嗎?”嚴永妄挑眉回他,顯然並不將昨夜那人的話放在心上。

    “什麼我爸爸……”嚴永妄小聲呢喃,“我爸爸早就去世了。”

    沈河听到他的這句話,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

    看他眼神瞥過來,輕柔說︰“餓了嗎?酒店送餐來了。”

    “嗯,吃早餐。”嚴永妄眯眼,四平八穩地點頭,語氣淡定︰“確實有點餓了。”

    ==

    凌市警局。

    “姓名。”女警敲了敲桌子,示意面前的男人報名字。

    昨夜的白影子男換了件衣服,應該是哪一位警察先生自己的外套,穿在這人身上,給他帶了點人氣。看上去沒有那麼死氣沉沉了。

    他沉默以對。

    “還是不說嗎?”女警語氣嚴厲起來,“你這種裝鬼嚇唬人的行為非常不好!”

    她看到面前的男人抬眼,輕輕一眼,落在她身上。

    女警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骨頭都在打戰,她抿唇,轉頭向老警察求助︰“林哥,我……”

    老警察讓她讓開,他坐在了桌前,很嚴厲道︰“你昨天嚇得十來號人差點跑進溝里去,前陣子還有你把網約車司機嚇得撞到樹上的事……”

    他顯然做過一番調查,林林總總,將近期都市傳說中,眼前這個裝神弄鬼的人造成的種種事故都歸之于他。力圖破開他的防備,得到警方想知道的消息。

    男人依舊沉默。

    不遠處的嚴永妄對沈河說︰“這人是啞巴嗎?昨天不是還說是我爸爸?”隱隱的冰冷與嘲諷意味。

    沈河︰“……”

    沈河望著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

    昨晚發生的事,歷歷在目。此刻沈河心靈都無法平靜,他輕輕吐出口氣,閉了閉眼,仿佛回到了昨晚。

    嚴永妄在听到那白影子的“我是你爸爸”後,難得地罵了粗口,說這人絕對是有病。

    他就看著嚴永妄冷著一張臉準備走,還沒邁動步子,就看到那道白影子倏地上前,抓住了嚴永妄的手。

    沈河當即就想翻臉,差點要錘人。

    嚴永妄驚愕地被他握住了手,他的表情凝滯,下一刻,攔住了沈河要暴起的動作,反手一翻,以最標準的緝拿式扣住了他。

    隨後對沈河說︰“報警,他是活人。”

    沈河︰……&*%……

    總之,總之,他家老板膽子真的特別大,直覺也是真的很少出錯,第一句話說“這人有病,我們趕緊走”,已然是潛意識里將面前這白影子當做活人。

    而白影子一踫到他的手,微溫,觸感細膩,人類的肌膚質感。

    活人無疑。

    他們廢了一番功夫,報了警,在等警察途中,嚴永妄還和那個男人說︰“您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他的聲音從來漠然冰冷,真誠發問時,嘲諷意味濃厚,他烏黑的眉眼在微蒙月光下,籠罩上一層陰郁,顯得心情極其不好。

    那個男人輕飄飄地抬臉看他,眼睫動了動,不再說話。

    然後,就是一直到現在,那個男人都不再說一句話。

    嚴永妄看了會那人,覺得沒意思,他問沈河︰“我們的機票定了嗎?”

    “大後天。”沈河心思不寧。

    “嗯,”他起身,詢問值班的民警,客氣道︰“還有什麼是我們需要做的嗎?”體諒沈河現在的情緒,他不得不擔任起社交的職責。

    說話間,語氣冷淡克制,目光也淡淡,冰寒迫人。

    沈河注意到民警被他嚇了一跳,連忙起來,拉過他,掛起親和笑臉,說自己和老板兩人不能在凌市待太久。

    “我們是來凌市出差的,這兩天與政府方談洽工程項目……”

    語氣里,與政府方很是熟稔,民警也認出嚴永妄的臉來,他撓了撓頭說︰“我問問局長的意思,你們稍等一下。”

    今天來,是依照警方要求做個筆錄。

    他們如數做完後,沒人交代後續要做什麼,硬生生在椅子上看那男的表演了一番“我是啞巴,我不說話”。

    嚴永妄眉眼生厭,他倦倦地托著下巴,冷淡地對沈河抬了抬下巴︰“下次出差,沒經過我同意,不許再胡來。”

    此次還是經過他同意,兩人遭遇了個裝神弄鬼的人類。

    想來又是好笑,又是好氣。

    沈河心有余悸,扶著腦門,點頭,苦笑︰“不敢了。”

    他還記得昨晚沒見著嚴永妄時的心跳劇烈,看到那個白影子時的肝膽俱裂。如今想想,都是噩夢的素材,他只怕還要再做一陣子噩夢。

    民警與局長通話後,語氣更加親切︰“局長說麻煩你們今天一大早來做筆錄了,你們可以先走了。”

    “好,謝謝。”

    沈河禮貌對民警頷首示意,步子還沒邁出幾步,就听到詢問室里,椅子拖動的聲音。

    椅子四只腳與地板摩擦,發出類似指甲抓黑板的難听聲音。

    沈河一個激靈,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他扭頭看向發聲地。

    那個男人,眼神幽邃地盯著他。

    沈河心提起,他左右環視,認真思考他究竟是不是在看他。

    他左右活動了一下,那個男人視線也跟著跑。

    沈河︰“……”

    他仿佛是掛在逗貓棒上的羽毛,晃來晃去,貓的視線就跟著動,爪子也隱隱若現,要凶猛躍進捕捉。嚴永妄本在前邊大步走著,發覺他沒跟上來,轉頭一看,就發現自己的秘書不知道在搞什麼,一副很驚慌的樣子。民警也都看著他。

    嚴永妄回身,把他領過來︰“怎麼了?”

    沈河︰“他在看我。”

    嚴永妄冷淡地瞥了眼那個男人。白日燈光下,可見他們容顏上的相似,但真要說相似,這相似程度也僅有三四分,昨夜顯然是夜色淒迷,眾人情緒驚慌失措所致,將相似放大。

    今日一看,嚴永妄和他的相似之處其實也不是那麼多。

    那個男人眉宇間的柔美要更多些,更偏中性,總之,沒有嚴永妄那樣非常有男性氣質。

    沈河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嚴永妄攔了一攔那個男的看過來的眼神,非常凶地回瞪過去︰“再看?”

    “再看就挖掉你的眼楮。”

    沈河大驚︰老板怎麼能說出這麼凶狠的話?他是不是忘記這是在警局?!

    警察們臉色齊齊僵硬。

    嚴永妄把沈河的臉轉過去,示意︰“大步向前走,別管他。”

    而後客氣對警察們點了點頭,“麻煩你們,讓他老實點。”

    他對這男人顯然來氣,並不愉快的樣子,“請您收回您的目光,再看,我不能保證您出警察局時,我會做什麼。”

    他彬彬有禮,將沈河的禮貌學了有九分,可在他那張臉上,禮貌、斯文都變味,仿佛是惡獸慵懶地舔舐爪子,在幽暗處,意圖在下一刻,以一擊做到讓對方失去反抗之力。

    民警喏喏︰“嚴先生,這里是警察局……”

    嚴永妄微微笑了,他語氣和緩,“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眾民警︰我看您這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啊?!

    他威脅的話放完,轉身離開警局。

    坐上車,沈河發怔,他看到嚴永妄時,唉聲嘆氣。

    “怎麼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那個男人是個麻煩。”

    沈河沒有說錯,數日後,在首都的嚴永妄,又一次見到了他。

    而這次,他知道了他的姓名。

    ……

    年輕女藝人戴著帽子、口罩,眼神亮亮,甜甜喊著朝倦的名字︰“倦倦!”

    首都,新開的某個私人會所外。

    徐柏齡今天的檔期剛好在首都,她昨天飛機一落地,就聯系嚴永妄,說自己要到首都了!問她有沒有出來見一面。

    嚴永妄恰好有空,便應下。

    首都的今天,溫度較低,嚴永妄穿得很溫暖,淺灰薄款羊絨衫,外搭一件黑色風衣,帽子也戴了一頂,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卷卷發梢從帽檐邊露了出來。剛好搭在美人輪廓秀美的臉頰上,襯得臉愈發小,愈發精致。

    年輕美人開了輛邁凱倫,一路非常吸楮,她搖下車窗,沖著徐柏齡笑了起來。

    “你今天一個人來?沒有助理、經紀人嗎?”

    美人下車,將鑰匙給門童找地兒停車。她看起來心情不錯,徐柏齡被漂亮美人的美貌擊中,捧著心好一會,才暈乎乎說︰“沒呢,他們把我送到這就先走了。”

    “好吧,”朝倦看著她,含笑聳了聳肩,伸出手,紳士說,“請齡齡小姐跟我進來。”

    在徐柏齡看來,此刻朝倦的動作真的太有吸引力了。她心髒怦怦亂跳,覺得眼前的美人兒真的太會賣弄自己的優勢,垂眸輕笑,冷艷的五官霜雪般動人,臉頰在寒風中帶著很淡的紅暈,眼波若水。她伸出手臂,輕輕握住她的手掌,還格外紳士手的,只松松握著。

    她們此前有親近的時候,不過都是徐柏齡主動,她喜歡像別的女孩與閨蜜相處時那樣,十指交扣。

    起初朝倦是很不習慣的,她試圖掙脫過幾次,徐柏齡就用濕漉漉的目光看她,她實在受不了,只能好聲好氣地商量,不要十指交扣,兩掌握住好不好?

    一來二去,徐柏齡也找到了和朝倦相處的方式。

    她好像很少和人親近,最開始時,親近會讓她有點難以適從,後來找到對的相處方式,就要好多了。

    但要她主動親近人,她永遠都是那副紳士、可愛的模樣。

    手指輕輕攏住她的手掌,不會踫到更多的肌膚,力道輕柔。

    掌心細膩,徐柏齡被她牽住手,臉上的表情就好蕩漾。

    還好隱藏在口罩下,徐柏齡嘿嘿想。

    私人會所有著娛樂場所和就餐場所,嚴永妄來前做過功課,他覺得小年輕應該會喜歡這個——徐柏齡小他幾歲,應該也會喜歡。

    作為“朝倦”身份難得交到的朋友之一,嚴永妄非常珍惜身邊這個脾氣好好,笑容甜甜的女演員——他發自內心地希望徐柏齡能玩得開心。

    私人會所佔地面積極大,後頭還有一片跑馬場。徐柏齡從前根本沒有來過此類場地,她知道想要進這種私人會所,至少也要是能辦上一張百萬元會員卡的富人。而她,一個普普通通娛樂圈打工人,並沒有這等資格來辦卡。

    能蹭到朝倦的邀請,來這里見識一番,她興致勃勃,非常開心!

    從見面時的上午十點,玩到下午的三點。

    徐柏齡今天超高興的!

    她還發了和朝倦的合照給陳浩瀚看,陳浩瀚酸得已經皺著臉,嘀嘀咕咕,說︰為什麼自己不是個女的!是女的話,倦倦姐肯定也會超親近他了!

    徐柏齡冷酷回答︰就算你是女的,也沒有我可愛!我就是因為可愛,所以才被倦倦喜歡的!

    陳浩瀚︰烏烏!這人好過分!他的心都被傷透了!

    嚴永妄很喜歡看徐柏齡和陳浩瀚的打諢插科,他覺得很有意思。徐柏齡把陳浩瀚的回復展示出來,還臭屁地笑了︰“我就是很可愛吧?”

    在徐柏齡的視角看來,美人兒托著腮,沖她溫溫柔柔地揚唇,春花綻放般。

    然後說︰“是,你很可愛。”

    她害羞地轉過頭,心想,不能多看了,再看,她就真的要忍不住捏捏她的手……再痴•漢地親親。

    下午茶時段,徐柏齡在私人會所里玩了幾個小時,已然熟悉這里。她稍微有點了解朝倦的口味,于是自告奮勇說,自己要去給她點餐。

    美人笑著應允。

    嚴永妄看著徐柏齡離開,他坐在窗前,向下俯視風光。

    跑馬場,綠草茵茵。有幾只模樣不錯,血統純正的賽馬在悠悠走著,時不時啃點樹上的葉子,非常悠閑。

    他本想領著徐柏齡去騎馬,不過轉念一想,她的戲份還沒結束,又從未騎過馬,萬一摔倒了,耽誤了她的工作就不好。

    再有之前林深送馬的因緣,他目前對騎馬這件事,沒有很熱衷。

    于是就有了他挑一個合適的地方,居高臨下地看著跑馬場上,馬兒或是矯健奔跑,或是隨性悠走。

    然後,他看到了跑馬場上一道有點熟悉的身影。

    他疑心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片刻後,他揉了揉太陽穴,覺得自己並沒有看錯,于是留了消息給徐柏齡,說自己有事暫時先離開一趟,讓她先吃下午茶,他一會就回來。

    乘坐電梯,直達一樓,往跑馬場走去。

    嚴永妄冷著臉,抱著手臂,詢問工作人員︰“那位是誰?”

    工作人員沒見過“朝倦”,不過並不妨礙他知道能出入這里的人都是有錢人。

    他在美人的指下,認出了那個身穿馬術服的男人,他說︰“那是朝先生。”

    “朝?”

    嚴永妄心沉了下去,他摸出幾張鈔票,塞進工作人員的懷里,溫聲說︰“全名是什麼?”

    工作人員看著鈔票,臉上有著受寵若驚,他摸了下鈔票的厚度,非常積極地道︰“沒記錯的話,那位朝先生,全名是——”

    “朝靈犀。”

    嚴永妄臉冷到極致,他緩緩眯眼,對上那個已經看過來的男人。

    騎在棗紅色駿馬身上的男人,已經失了前些時日的狼狽,他眉宇矜貴而漠然,與他對視,似是知道他是誰般,微微凝神,專注地看他。

    嚴永妄面無表情,他在寒風中,凝視那張臉,發覺“朝靈犀”容顏輪廓中,秀美的部分,在某程度上,真的和“朝倦”的臉有幾分相似。

    與“嚴永妄”的臉相似,與“朝倦”的臉相似。

    嚴永妄在這一刻,陷入長久的沉默,他覺得,自己也許要面臨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他究竟,是不是自家爸媽生下來的崽崽?!

    作者有話要說︰  嚴嚴今日日記︰

    見到了個男人,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爸爸媽媽親生的崽崽。

    2輾轉反側,jpg

    (因為很煩,所以只記了這點事)

    #本章節又可以稱為,我那個法律上已經死了的父親,從公墓里爬出來了#

    ————

    感謝在2020-11-18  21:56:26~2020-11-19  17:56:1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翎  27瓶;丞丞圈外女友  15瓶;氘氚、葉藏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4/748254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4/7482549.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4/748254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4/7482549.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4/748254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4/7482549.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4/748254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4/7482549.html</a></a>&lt;/a&gt;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m.w. ,請牢記:,.,,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佬他冷艷無雙 | 大佬他冷艷無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