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紫藤花游記 第261章 仇恨最高者

第261章 仇恨最高者

小說︰紫藤花游記| 作者︰三千世| 類別︰其他類型



    愛因茲貝倫家族城堡前的草坪上。當摩根說完自己的推測後,一時之間沒人說話,大家似乎都在消化這件事。摩根說的有理有據,阿爾托莉雅也指出了伊澤杉法杖上的貓膩,愛麗斯菲爾忍不住信了這番言辭。而g田綱吉的祖傳直感不講道理,他覺得caster恐怕真的是烏瑟王,但摩根口中所謂的靈魂轉世好像不太對。他看了看指著自己從者伊澤杉稱父王的阿爾托莉雅與摩根,再看看穩如泰山(?)、無動于衷(?)、從容不迫(?)的caster,g田綱吉的心仿佛被貓抓了一樣。礙于現場的氣氛,g田綱吉只能在心里悄悄問伊澤杉︰“caster,assassin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分開了靈魂,一部分沒了,一部分轉世了?”伊澤杉嘴角抽搐,他同樣在心里問g田綱吉︰“重點不對吧?一般人都會先問她們倆是不是我女兒。”“難道她們不是嗎?”g田綱吉很直白地回答︰“我覺得她們是。”伊澤杉特別想揍g田綱吉一頓。呵,既然御主偏心到摩根和阿爾托莉雅那邊,那就別怪我打臉了。——要知道他陷入這等境地,完全是因為回應了g田綱吉的召喚啊!伊澤杉一時惡向膽邊生,他開口道︰“听起來似乎可信度很高,但是assassin,你說的這些,有人已經告訴我了。”“那個人將你們姐妹二人的事告訴我,並希望我能保持警惕。”離開卡美洛後,伊澤杉的確听梅林提過姐妹相爭的事,梅林希望伊澤杉多更新杉寶語音庫,而藤丸立香甚至還寫了輕小說。“這根法杖是別人送我的,我的魔術也是那個人教的,那家伙有白色的頭發和紫色眼楮,他說你最恨的人除了你的妹妹,就是他了。”這全都是真話,伊澤杉可是能兜住語言大師富岡義勇的人,他又久經歷練,只是稍微替換一下詞句排序,對伊澤杉來說毫無壓力。先將黑鍋扣在梅林腦袋上,然後伊澤杉用無奈的語氣對阿爾托莉雅說︰“騎士王,你確定要相信這個一生都試圖殺死你的assassin的話嗎?”隨口挑撥了摩根和阿爾托莉雅,伊澤杉又贊嘆摩根的手段︰“assassin,如今我們都在為聖杯、為御主而戰,隨便你怎麼說都無所謂,戰斗並非只是刀劍踫撞,陰謀詭計同樣也是,不愧是魔女摩根勒菲,在下受教了。”最後伊澤杉又問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如果說,我是因為听到了御主的求救從而參加聖杯戰爭的,那二位能否為我解惑?”伊澤杉笑吟吟地說︰“在聖杯戰爭中遇到自己的血親可是非常難得的事,那兩位都成為英靈、試圖奪取聖杯的目的,是什麼呢?”伊澤杉意味深長地看著阿爾托莉雅和摩根,慢吞吞地說︰“說來讓我听听,可以嗎?”這句話一說出口,阿爾托莉雅的表情立刻不自在起來。摩根倒是神色如常︰“我不知道亞瑟的目的,但我的目的嘛……”摩根死死看著阿爾托莉雅背後的愛麗斯菲爾︰“真是好膽量,居然敢將亞瑟王當使魔役使,我從座上主動下來,就是為了讓愛因茲貝倫徹底滅絕!”愛麗斯菲爾︰“噫!”阿爾托莉雅連忙擋住摩根的視線︰“等等,王姐,我成為英靈、回應御主的呼喚並參加聖杯戰爭是我自己的選擇,不要將你的仇恨波及到無關之人身上!”摩根發出陰森的笑聲︰“無關之人?亞瑟,你還是那麼軟弱,你忘記圓桌騎士們為什麼離開卡美洛了嗎?你忘記那個侮辱你的榮耀和尊嚴的兩個賤人了嗎?”“王姐!不許你這麼說桂妮薇和蘭斯洛特!”阿爾托莉雅惱火地說︰“一切都是我的錯,是因為我無法給與桂妮薇幸福,事情才會變成那樣的,而且卡美洛真正覆滅的緣故,難道不是王姐你嗎?”“你對我下魔藥制作出莫德雷德,並蠱惑莫德雷德背叛我,掀起卡美洛內戰,導致不列顛陷入四分五裂之中,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眼瞅著這對姐妹開啟了自己的修羅場,伊澤杉連忙在心里聯系g田綱吉。“撤退撤退,趁著她們窩里斗,我們快走!”g田綱吉內心槽多無口,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然而就在g田綱吉打算和caster一起跑路離開時,突然天空一道閃電,一輛威武霸氣的牛車從天而降。征服王身穿紅色披風,大笑著駕駛神威馬車落在當場。“哈哈哈哈caster,本王來啦!你高興嗎?”伊澤杉眼瞅著偷偷跑路化為泡影,心中淚流滿面。高興?高興個鬼!他這一刻恨不得砸死征服王!早不來晚不來,偏偏他攪渾水了才跑來,這征服王是他的天克吧?!行行行,既然你不讓我活,那咱們一起死。伊澤杉先是表情扭曲,隨即他驚喜萬分地高聲道︰“王!你終于來了!”伊澤杉夸張地彎腰行禮,然後像是告家長的孩子一樣指著阿爾托莉雅和摩根︰“saber是騎士王,assassin是騎士王的姐姐摩根勒菲!她們姐妹一起成為了聖杯戰爭的參賽者了!”伊澤杉這話說出來,若是不了解阿爾托莉雅和摩根關系的人驟然听了,一定會認為這對姐妹肯定會聯手對敵。征服王听到伊澤杉如此說,也被誤導了。“什麼?參加聖杯戰爭還能踫到親姐妹?這幾率也太小了吧?”征服王站在自己的牛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阿爾托莉雅和摩根,他摸了摸下巴︰“而且她是騎士王?可看起來就是個小丫頭片子啊?”此言一出,征服王瞬間成了在場仇恨最高的人。韋伯剛探出一個腦袋,他立刻又縮了回去。總、總覺得現場氣氛非常險惡。阿爾托莉雅對于征服王如此無禮的話語非常不滿,摩根更是肺都要氣炸了,眼前這個紅毛猩猩居然敢罵她妹妹?還將烏瑟王當手下?甚至于伊澤杉都有些不爽,征服王太傲慢了吧?伊澤杉調侃阿爾托莉雅兩句沒什麼,這是他養的女兒嘛,但自己的女兒被別人嫌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伊澤杉微笑著說︰“騎士王的戰斗力很強,我和御主無法對抗,征服王,您可讓我們等了太久,也是時候讓我等瞻仰一下王的英姿了吧?”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這征服王口氣這麼大,來啊,打起來啊~征服王大笑著說︰“正合吾意,喂,騎士王,正好二對二,來一場暢快淋灕的戰斗吧!”阿爾托莉雅微微蹙眉,卻見摩根冷笑一聲,手腕一抖,藍黑雙色的法杖輕盈漂浮在她面前,無形的氣浪再度綻放開來。這是要應戰了。阿爾托莉雅精神一振,生前她從未有機會和王姐摩根配合戰斗,沒想到成為英靈後卻可以並肩抗敵。她低聲對愛麗斯菲爾說︰“愛麗,麻煩你離得遠一些。”愛麗斯菲爾不安地說︰“saber,你要小心。”她看了一眼摩根,快速後退到戰圈外。伊澤杉掃了一眼這對姐妹的站位,他對g田綱吉說︰“後退吧,我給征服王上輔助。”g田綱吉微微點頭,他看向藏在戰車里的韋伯,對征服王說︰“如果您放心的話,我可以保護維爾維特先生。”征服王略一猶豫就同意了,反正韋伯和g田綱吉簽了魔術契約,雙方不得用任何形式和手段對對方做手腳,不用擔心g田綱吉傷害韋伯。韋伯快速從馬車上爬下來,小心躲在g田綱吉身後,他給征服王打氣︰“要贏啊!rider!”“哈哈哈我知道了。”征服王牽動韁繩,他看了看阿爾托莉雅和摩根,露出了一絲戰意昂揚的笑容︰“我來了!”伊澤杉手腕一抖,法杖在手中旋轉三百六十度,金綠色的光凝聚在杖頭鏡面位置,當鏡面將這股力量擴散開來的瞬間,征服王忍不住哇哦了一聲。“這魔力……好爽!”澎湃的、生機勃勃的力量從四面涌入體內,彌補了韋伯魔力不足的問題,征服王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豪邁,他狂笑著駕駛著馬車沖向了阿爾托莉雅︰“來吧,騎士王!”阿爾托莉雅既然被看穿了身份,她懶得再耗費魔力釋放風王結界擋住誓約勝利之劍。她手握金藍色長劍,呼吸之間,狂放的紅色魔力猛地擴散,摩根施加在阿爾托莉雅身上的魔術效果甚至讓金發騎士身上隱隱有龍的幻影!阿爾托莉雅同樣毫不猶豫地向前沖鋒。當雙方撞擊在一起時,狂風四起,大地決裂,電閃雷鳴之間,神牛舉起的蹄子居然直接阿爾托莉雅的誓約勝利之劍削斷了!馬車頓時向前傾倒,征服王揮舞短劍劈砍,阿爾托莉雅面前浮現出一面護盾。征服王的短劍撞擊在護盾之上,下一秒,原本前傾的馬車居然再度站穩,被削斷前腿的神牛在伊澤杉的治療術下,斷裂的腿重新愈合了!這一刻,阿爾托莉雅和征服王想到了同樣的戰術︰只要我砍腿速度夠快\\只要我攻擊力足夠強,對面的治療\\防護一定會跟不上的!與此同時,冬木市港口,被恩奇都堵住、生命危在旦夕的衛宮切嗣認慫了。他毫不猶豫地使用了令咒︰“saber!立刻出現在我面前!” m.w. ,請牢記:,.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紫藤花游記 | 紫藤花游記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