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DIO魔館調查報告 第五十七章(宿醉)

第五十七章(宿醉)

小說︰DIO魔館調查報告| 作者︰鯊魚子| 類別︰其他類型



    那張在念寫下產生的照片一下子喚醒了我的記憶。

    這張照片的拍攝角度太像是我在魔館中探索中,被不知是誰拍攝下來的,毫無防備時候的樣子。

    是喬瑟夫的替身能力?意念寫真?所以還原了自己並未親眼所見,卻發生了的事情的畫面?

    魔館里的人都是dio的下屬,和喬斯達家族處于敵對關系,不可能是同一個人所為。也就是說,他們擁有類似的能力。

    所以我當時的那張照片,是使用了喬納森?喬斯達身體的dio所念寫出來的?

    “……喂,你有沒有在听我說話?”

    承太郎注意到我的走神,忍不住出聲提醒了我,“高中生打扮成成年人的樣子跑去那種地方還喝酒,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你是風紀委員嗎?管那麼多,這種事情你不說就沒人知道了。”

    我表面上不滿地嘟囔了一句,心里慶幸著幸好自己沒有直接回dio那里,今天強烈想去hostcb的感覺果然沒有坑我!

    喬瑟夫應該還沒發現問題,雖然多半我現在的形象成了一個偽造年齡逛牛郎店的女高中生……但或許只有荒唐,並不具備危險。

    然而承太郎似乎有些生氣,他語氣一下子變凶了許多,“……你知不知道自己可能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如果那些牛郎把你灌醉了帶回去,誰會來救你?”

    “……”

    咦?他還有這種屬性嗎?雖然看起來脾氣很差,但意外的很關心人。

    我眯起眼楮,盯著承太郎憤怒的表情看了會,突然“嘿嘿”笑了一聲,踮起腳伸手一把掐住他的臉。

    “難道你是在擔心我嗎?jo太郎~”

    對我而言,試探jojo可比試探dio容易多了,畢竟就算做的再怎麼過分,也不用擔心會丟掉命。

    承太郎一把抓住我不安分的手,皺了皺眉道,“你喝醉了嗎?”

    “沒有,沒有,香檳怎麼可能喝醉。”

    我想從他手中抽回自己的手,但發現他握的太緊了,于是不得不故意趁著喝了酒,假裝撒酒瘋道,“那你想怎樣!我現在要回去了!都是你的錯!害我白白浪費了四十六萬!”

    我還是很氣他把我從店里拉出來這件事情,雖說自己已經不可能再和牛郎們聊天了……但是!別再管我了!趕緊回去吧!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他絲毫不理睬我的撒潑,反復地詢問我家在哪里,似乎並不打算和醉鬼多說什麼,只想得到一個答案。在牛郎拿著賬單追出來,支支吾吾表示還沒結算的時候,承太郎惡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然後牛郎們退縮了回去。

    畢竟他們接待了據說是假冒成年人的高中女生,如果報警的話可能是重大問題,會導致整個行業一起被整頓。

    但我是成年人……看來我偽裝的很成功,把大家都騙過去了。

    “不行,我不能白嫖,讓我去付錢!讓我再喝一杯香檳!香檳塔!我還沒听完香檳call呢!”

    我大聲嚷嚷著,借著酒勁想回店里,而承太郎終于忍無可忍,突然把我攔腰抱起,像扛一袋面粉一樣把我扛在肩膀上,直接往前走去。

    “等等?!你干什麼!”

    太粗暴了!就算是dio也沒有這麼扛過我!他甚至非常溫柔的讓我坐在他手臂上!雖然他沒人性又邪惡,但卻是個很懂女人的成熟男人!所以我討厭高中生!

    這時候已經顧不上自己會不會惹人討厭了,不能讓承太郎知道我住在哪里,我得盡快擺脫他。

    “我會回去的!你放我下來!我自己回去!”

    “你看起來很不清醒的樣子,我送你到你家樓下,告訴我地址。”

    承太郎似乎完全不信任我,他表現出非常強硬的態度,而我突然直覺意識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無論我合作與否,他都一定要把我送回家。

    這可絕對不行!

    但現在就叫出克洛托神,直接在對方面前暴露自己的替身有點不值,而我現在既然喝了酒……

    “zzzzz……”

    那就裝睡吧。

    “…………”

    承太郎顯然是沒想到我還會睡著,他頓時沉默了,在試圖推醒我無果後,又听到他嘆息了一聲。

    “……真是麻煩。”

    我成功了,為了演技逼真不被看穿,我選擇了真睡。因為酒喝得多,為了裝睡而放空大腦的結果就是很快真的睡著了。以至于宿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榻榻米的布團上。

    而沒等我理清這是怎麼回事,令人感到驚悚的是,睜開眼楮就看到有一位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的金發女士正坐在我邊上,面帶笑意且一動不動地注視著我。

    “哎呀,你醒了。”

    那位女士不知為何看起來高興極了,幾乎是滿眼放光,非常親切地給我倒了一杯水。

    “承太郎說你喝多了酒睡著了,又不知道你家住在哪里,就把你帶了回來……哎呀,那孩子可是第一次帶女孩子回家來,我可太高興了!他竟然也能交到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你叫什麼名字?我問承太郎但他不肯告訴我……哦對了,我是承太郎的媽媽空條聖子,請多指教~”

    ……是一位非常有精神的女士,帶著一些不符合這個年齡的天真,看起來一直生活優裕,被周圍的人保護的很好。

    但是你應該問的難道不是承太郎的同學為什麼喝酒喝的大醉的事情嗎?這顯然不是高中生該干的事情啊!

    我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吐槽,不過這樣一位母親,居然會養出承太郎那樣的兒子,也真讓人感到意外……

    “很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我是艾琳?蘭謝爾,承太郎的同學。”

    盡管如此,我還是保持著禮貌向對方介紹了自己,在我考慮著應該如何解釋自己在牛郎店喝得大醉的事情的時候,對方已經出聲說道。

    “這個我知道,你是那個美國來的轉學生對嗎~”

    聖子女士笑盈盈地說道,“昨天承太郎和爸爸一起都在聊到你,好過分呢,我問他們是什麼事情,兩個人都不肯說。結果原來是把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瞞著我不讓我知道,哦對了,你們一會要去學校吧,我為你們準備了早餐,一起來吃早飯吧。”

    “啊……是的,謝謝。”

    總覺得承太郎的母親似乎有點天然,她與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人畫風都不一樣,簡直是少女漫畫中才有的那種性格。甚至完全沒有在意我為何會喝得大醉而被承太郎帶回來這件事!

    不過我比較擔心的是在見到喬瑟夫的時候,會不會被這個老頭看出點什麼,不過在跟著聖子女士過去後,在空條家的客廳里,看到除了承太郎和一個和他同樣高大的美國老頭之外,還有一個中東人一起坐在那里。

    那個必然就是s財團的喬瑟夫?喬斯達了吧……看起來是個相當精神的老頭。

    我目測著對方的實力,如果能有機會給他上buff的話,應該能從這三人手中逃跑……不,應該還不會被他們發現,沒事的。

    “……你們好。”

    我坐到桌子最後一個空位,禮貌地向他們點了點頭。聖子女士準備的早餐是典型的日式定食,白米飯,鹽烤秋刀魚,還有蘿卜干,其實讓人沒什麼胃口。而與承太郎對上視線後,突然又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這可有點尷尬啊……

    “打擾到你們真的不好意思,感謝昨晚讓我留宿,不過我得去學校了。”

    我一刻都不想和他們多待,找了個理由想迅速溜走。尤其是我發現喬瑟夫和另一個中東人正用著非常犀利的眼神注視著我,就在我坐立不安的時候,喬瑟夫突然指了指自己的臉,出聲提醒道。

    “那個,小姑娘,你臉上的妝都化了,你要不要去洗洗臉?這樣可去不了學校吧。”

    “!”

    ……原來是這種事情,那不要用那麼嚴肅的眼神盯著我啊!

    “不好意思。”

    我微微抽動了一下嘴角,望著承太郎問道,“有沒有洗面奶?借我用一下。”

    “……”

    承太郎一瞬間似乎有點尷尬,在喬瑟夫與中東人的注視中,他避開了目光,“……沒有,我不用那種女人用的東西。”

    ……什麼鋼鐵直男啊,這是性別歧視!但一想到這是昭和男人,我就不去和他計較了。

    好在這時候,聖子女士為我解了圍。

    “跟我來吧,男孩子們都不注意這些的,爸爸也用肥皂洗臉,他們可真是太隨便了,沒關系,艾琳可以用我的化妝品。”

    “你快帶小姑娘去洗臉吧,holy,都快成鬼臉了。”喬瑟夫有點無奈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會照顧好承太郎的女朋友的,就算妝化成這樣也是非常可愛的女孩子。”

    “真的是女朋友嗎?承太郎!”

    喬瑟夫的眼神突然變得犀利,嚴厲地出聲質問道,“你跟我說的是這是前天認識的小姑娘!還知道替身是什麼!”

    “……不是。”承太郎按了按額頭。

    “討厭啦爸爸,不要問這麼令人不好意思的問題,什麼時候認識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承太郎有了關系要好的女孩子!”

    聖子女士似乎高興地快要哼出歌了,她制止了喬瑟夫的多話,在喬瑟夫與那中東人,挽住我的胳膊,帶著我去了衛生間,把梳妝台讓給了我。

    “我已經把你把寄存的校服取回來並洗干淨了,換好衣服吃了早飯,就和承太郎一起去學校吧,哦不要在意爸爸說什麼,那個人上了年紀後總是喜歡瞎緊張,我先去警告他們不要亂說話。”

    聖子女士向我笑了笑,然後拉上房門,整個人步伐輕盈地離開了盥洗室。

    “……”

    我盯著鏡子里自己妝容完全化了的鬼臉好一會,然後手顫抖的從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靈擺。

    一晚上沒有回去,不知道dio那邊怎樣了,總覺得這幾天自己的生活完全變成了青春劇,似乎與黑暗世界有點脫節了!

    但他是不是也知道我干了什麼了……

    這幾天自己好像仗著他變小了,在瘋狂作死啊……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提著靈擺,開始進行了問詢。

    “dio大人生氣了嗎?”

    毫不意外的,手中的靈擺開始以近乎瘋狂的速度,順時針轉動了起來,幾乎要從我的手中脫離飛出去。

    ……好的,我明白了。

    我默默收回靈擺,然後用聖子女士的卸妝水和洗面奶洗了個臉,麻木地往臉上涂著乳液。

    嗯……dio大人非常生氣。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DIO魔館調查報告 | DIO魔館調查報告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