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小說︰主線已完結[快穿]| 作者︰thaty| 類別︰恐怖靈異



    71

    從小在這里長大的人, 潛移默化受到的影響,和季寒素單純通過記憶得來的理解,那是絕對不同的——從這個角度看,季寒素還是挺佩服主角宋沉霧的, 都是只有記憶, 在適應速度上, 季寒素可是甘拜下風。

    通過意識傳遞知識,比翻書要快得多。季寒素把幼兒園和小學的讀物看完之後, 竺昭昭干脆當起了他的搜索引擎,季寒素想要知道什麼, 他就給他找來相關的知識。

    這樣比季寒素一個人干巴巴的來回翻閱原主的記憶速度更快得多,他不但能接觸到這個世界更多的知識,他還能跟豬爪爪一起研究。

    竺昭昭【你現在主要想要了解的是這個世界的政治架構。】

    【嗯……這個世界的權力結構有點神奇。那位智腦赫拉看起來很恐怖。】

    【別擔心,赫拉無法發現我。】

    這個哨向世界, 除了皇室、上下議院、軍部、大商人、大貴族等這些傳統的勢力外, 還有三方勢力是過去季寒素所經歷的世界里所沒有的, 赫拉就是其中之一。

    赫拉並非活人, 她是銀河帝國有著悠久年齡的人工智能, 又被稱為銀河之母,帝國內甚至有一句諺語“銀河帝國終有毀滅的一刻, 然而銀河之母永存。”她與銀河帝國是和諧的共生關系,以銀河帝國的發展為最高指令, 是銀河帝國星網的最高主機與監控者,是軍功的最高審核者、是銀河帝國的最高法官——其它還有很多身份, 但那些相對起來就沒必要說了。

    人們堅定的認為,赫拉是公正的,皇帝都會有私心, 會犯錯,她卻永遠會為了帝國和帝國的子民而考慮。幾千年前還有人畏懼人工智能,但現在過去的畏懼已經是無稽之談,人們信任赫拉,把她當做可以依靠的母親。

    但是,赫拉不是皇帝,她的各種權利雖然都帶有“最高”,但這並不等同于她能夠肆無忌憚的插手人類的日常事務。

    比如司法權力,銀河帝國也是可以一級一級的向上起申訴的,但一般情況下的最高法官是帝國皇帝。如果要上告到赫拉,那只有兩種情況,第一。皇帝與上下議院的允許;第二,全帝國超過百分之十的公民發起聯名申請。

    這樣有著嚴格限制的權力,讓赫拉看起來徹底就是一個擺設,一個象征物,雖然銀河帝國的公民更喜歡稱之為“國家的急剎車”。

    季寒素看完關于赫拉的資料,雖然很籠統,但還是忍不住感慨一句【這位人工智能,完全立于不敗之地。】

    竺昭昭【??她難道不是個傀儡嗎?】

    【我的事情她沒有發生,你覺得是為什麼?】

    【這件事和她沒多大關系吧?她根本沒能插手你的手。】

    【看,所以說她立于不敗之地。一旦帝國發生了不公平的事情,就與赫拉無關。而赫拉總是會出現,讓正義得到伸張。不好的事情都是別人做的,赫拉永遠是公平與公正的代名詞。】

    【赫拉……畢竟只是個人工智能。】

    【看看吧,赫拉會是第一個拿出瓦拉特星域第三次星獸戰役的詳細軍報的。】

    竺昭昭相信季寒素,但他覺得季寒素真的把赫拉想得太高端了。赫拉和他這樣有個人類跟腳的系統不一樣,那就是個單純的人工智能。所以在這件事上,他還是有些不太確定。

    但竺昭昭沒有作為一個旁觀者干等著,他開始通過各種手段,探尋這個世界的秘密。在這個高科技的世界里,土著智能赫拉最核心處的絕密檔案,也能被他輕松的翻了出來——他還順便看了看那些高層在智腦的最隱秘處珍藏的愛情動作片與愛情游戲,還真有幾個不錯的,收藏一下。

    然後,竺昭昭找到了他要的詳細軍報。

    在非潛伏靜默的狀態下,前線的軍報是每3個小時向後方傳遞一次,瓦拉特星域第三次星獸戰役也不例外。這個不需要有誰特別負責,各戰艦主腦都有一個自動發送的小程序,後方的軍部也有專門的接收衛星與智腦,統合這些信息。

    除非受到了超強干擾,否則三個小時的時差,基本上就等同于實時了解到前方的戰況了。

    而瓦三戰役的第一個3小時的軍報傳回來時,後方的大本營就命令第二梯隊的防御艦隊加固防線了,他們以為這場戰役自己輸定了。

    結果戰局翻轉了,還翻轉了兩次……損失二十三萬人。

    隨便看了一眼軍報,竺昭昭緊接著找到了關于軍報的各種會議記錄,前面的都無所謂,他需要看的是最後一次瓦三戰役前線戰況分析會議。

    軍部的會議記錄中,這些將軍們(元帥是戰時軍餃,戰爭結束就會撤掉。或者是老將軍們離開軍部退役也被授予這個軍餃。非戰時最高軍餃是太陽上將。)相視沉默了五分鐘。

    “我們要怎麼辦?”

    “二十三萬人的傷亡……”

    “皇太子……”

    “我們還是勝利了的……”

    他們要麼沉默不語,要麼就在說一些欲言又止的模糊的話,沒人站出來說一句前言後語齊全的明話。

    然後,皇帝來了。

    最暴躁的巴托爾將軍原本是沉默的,但在看到皇帝的那一刻他直接揮舞著拳頭沖了上去︰“我說了!那小子當不了將軍!”

    那不是一場斗毆,只是巴托爾將軍單方面的毆打,皇帝沒有還手,巴托爾將軍在暴揍了皇帝五分鐘後,被其他將軍拉開了。

    “不能把真相公布。”皇帝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站了起來。

    “我M!!!”巴托爾上將的量子獸是一只犀牛,這種食草動物暴躁易怒,巴托爾本人也是這種性格。不過他被其他將軍壓著,沒能開始第二回合。

    “我們需要穩定。”皇帝很誠懇的表示,“這一場獸潮帶給我們的損失是巨大的,我們一半的艦隊已經完了,更不用說我們損失了最優秀的一批將軍。雖然可以征召退役老兵並且提前讓新兵上崗,但要形成戰斗力,還需要至少三年的訓練。戰力沒有恢復,敵人卻只減少了一個。隔壁的奧拓聯盟國、賽伊思帝國、英迪爾合眾國……看見我們的弱勢,他們不會憐憫我們。而我們沒有能力兩線作戰。”

    另外一位外號妖狐的奧威爾上將問︰“你在偷換概念,我的陛下。你這麼肯定我們一定會面臨兩線作戰嗎?”

    “如果我們的國內是平穩的,團結的,那麼兩線作戰的事情當然不會發生。但如果不止軍力只剩下了一半,皇室還陷入了巨大的丑聞,有著巨大聲望的太子妃徹底被打進爛泥潭,民眾對皇室產生了嚴重的信任危機,那麼帝國的未來將會是災難性的。”

    那時候季寒素還沒來到這個世界呢,“有著巨大聲望的太子妃”那時候還沒有被打進爛泥潭,不過現在他是徹底一身惡臭了。

    “……”

    將軍們沉默了,包括暴躁的巴托爾。他們都是久經戰陣的將領,能夠坐到這個位置都有各自的優點,對于國際形勢更不會陌生。

    他們的這種沉默基本上就等于贊同了皇帝的話,不同意也不行,事實就擺在眼前。

    “我要隱瞞這場戰役的真相,戰後,六支艦隊的所有士兵都會陸續‘因傷退役’,他們將會被分散到帝國各處居住。我會給他們一筆豐厚的報酬,給他們一個穩定的工作,他們都可以得到優于貴族的向導排隊等級,他們會體面並幸福的度過剩下的更漫長的人生。

    民眾會為戰爭的勝利與英雄們的偉業而歡呼,他們會為自己生活在如今這樣一個英雄的時代而熱淚盈眶的歡呼雀躍!

    當然……我必須隱瞞其中一人的功勛,甚至還要讓他背負屈辱。但這只是暫時的!而且他不會死,他會被□□在一個最好的監獄里,會在那里度過平靜的人生。直到一百年後,這件事將會解禁,那時候的他會得到公正的評價和英雄的待遇。”皇帝忽然抬頭,“赫拉!你認為呢?”

    “威廉•孟布斯•卡托貝陛下,您所要做的事情,在法律上是違法的。在道德上,是極其不道德的。但,經過深度分析,您所說的,兩線作戰的可能高達百分之八十七點四。按照帝國優先指令,在一個人的死亡與超過百分之四十可能發生的戰爭之間,我選擇一個人的死亡。一百年後,我將放出這場戰爭的真相。”

    竺昭昭看著這一切,即使只是一段記錄的影響,即使這一切已經過去,但依然讓他氣炸了肺!

    赫拉和皇帝,這個帝國最有權勢的兩個“人”做出了相同的選擇。其他人還能怎麼樣?

    即使是性烈如火的巴托爾,他已經暴揍了一頓皇帝,該出氣了。

    表面上看,這件事簡直就是一場多贏,所有人都是受益者……

    也是這場幕後的交易,決定了原主的命運。當時原主剛剛被從禁閉室里放出來,他被禁閉的原因,是“攻擊皇太子”。

    然而原主實際上沒想攻擊誰,他只想很冷靜的站在了皇太子夫婦面前,詢問那位太子妃為什麼要唱歌?一定要唱為什麼要用1號頻道,用皇太子與他的近衛軍的內部頻道不好嗎?也想問問皇太子,你是受過最好軍校教育的皇太子殿下,帝國元帥啊!宋沉霧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你也不知道嗎?!

    放他出來是其他軍官抗議的結果,又過了兩天,他們迎來了兄弟艦隊。感官游離已經很嚴重的原主被送進了醫療艙冷凍,再睜眼已經在監獄里,等待軍事法庭的審判。

    竺昭昭把他看到的告訴給了季寒素,不是讓季寒素知道他猜對了,赫拉的自主性其實很強,他只是……憤怒又氣惱,他需要一個傾訴與分享。

    然後季寒素就說了一件讓他跟憤怒的事情【他是想認罪的。】

    竺昭昭【誰?原主?】

    【嗯,他在意識到自己處境的時候,很可能就已經想明白了自己被關押的原因,畢竟他是個很聰明的人。他明白自己的死亡確實是最優選擇……小豬,讓我替代的這些違逆命運的大功德之人,不是他們自己本身沒能力活下去吧?

    從民國世界的季副官,到獸人的劍齒虎,再到皇後,到道長,沒有一個是弱者。相反,他們都是很聰明、有能力且執著的人,他們……只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自己選擇了死亡而已。如果讓他們看到未來,或者看到另外一個世界,他們不一定需要別人的替代才能繼續在人生上走下去。】

    【……或許吧?】竺昭昭沉默了一會,說【其實你當年孤身一人前往京城,何嘗不是選擇了死亡?只是你還有那麼點求生欲,所以在面對皇帝的時候,掙扎了一下。你跟我說,你當乞丐是為了讓皇帝徹底放心。但是,是真的嗎?】

    剛才還感慨的季寒素只覺得心里咯 一下【那個……我們看看黑塔和白塔?】

    【是真的嗎?】竺昭昭卻很執著,一定要知道答案。

    季寒素牙疼一樣吸了一口涼氣【不是。我就……隨便活活。我還是有能力掙扎著活得稍微好一點的,皇帝能放我一條狗命,那心胸和氣量就足以讓人敬服。我做個普普通通的地主富家翁,還是沒問題的。】

    說的時候,季寒素額頭就在不斷的冒冷汗,這可是比上軍事法庭可怕多了。

    【哦。】

    【哦?】讓我緊張半天,就這一個字。

    【要不然你想讓我怎麼樣?沒有身體又不可能打你一頓,十天半個月不搭理你?】

    【不不不,別不搭理我!】

    【那不就完了嗎?都過去這麼多個世界了,沒必要追究那麼久遠的事情了。不過,以後如果再遇到這樣的事情,你一定要盡量好好的活。不能隨隨便便的活。】

    【好好好,我答應!以後一定好好的活!】以後小豬蹄都在他身邊,當然是盡一切可能活得好。

    【然後咱們再來看看塔。】

    季寒素【……】小豬蹄轉移話題了啊。不過這個轉移的手段太高超,不敢繼續挖了。

    哨向世界的塔分為黑塔與白塔,即,哨兵塔與向導塔。每六到十億人的區域,也就是差不多現在一顆中等城市星的全部人口,就會分別擁有一座白塔和黑塔。如果是更發達區域,就會建立塔群。比如首都星,除了自然月亮之外,首都星還有兩顆人造月亮,它們就是白塔和黑塔。

    對普通人來說,雙塔是十分神秘的,對于哨兵或者向導來說,雙塔則讓他們又敬又怕。

    無論哨兵或向導,即使是銀河帝國的科技水平,依然無法從幼年時就發現一個人的屬性。他們大多數會在十歲十五歲之間覺醒(不過也有二十歲以後覺醒的特例),突然獲得某種從未有過的力量,就算成年人都會失控,更何況是一群青春期的少年男女。

    哨兵覺醒將面對感官大爆發,他們會听到過去听不到的無數雜亂的聲音,曾經正常的空氣踫觸到皮膚都會有一種刀割的感覺,嗅到深達分子的氣息,看到詭異的色彩仿佛地獄與天堂的混淆。

    向導覺醒帶來則是感應力大爆發,最低端的向導在最初的覺醒期也會听到無數人腦海中的聲音,雖然不會清晰到如同書寫在白紙上的文字,但那種沖擊就如細細密密的鋼針插.入他們的腦袋。

    哨兵和向導當然是可能自己扛過去的,但必須本身具有超強的意志力與極其冷靜的思維,正常一萬人里出一個哨兵或向導,但一萬個覺醒的哨兵或向導里都不一定會有一個能夠自主控制覺醒的。

    平民階層剛覺醒的哨兵和向導會就被強制送進塔里,貴族家庭在向塔展示出自身擁有的專業設備,得到一份證書後,可以將家族中的哨兵向導留下來——某些非常非常非常有錢的大商人也可以做到這一點。

    哨兵相對自由一些,二十歲之前,考入各級軍校的哨兵能夠離開塔。但只有貴族家庭的“家養向導”才能報考軍校,其他進入塔的平民向導,必須在塔內學習,直到畢業。

    而他們什麼時候畢業呢?結婚的時候……

    誰都知道這是不人道的,但誰也都知道這是必須和無奈的。

    一方面,向導為哨兵進行精神紓解是十分私密的,大多數向導本身就不願意成為一個1對多的“公共向導”——無法精神力外放的向導A級以下(不包括A級)向導,疏導就是接吻(舌吻)。A以及A以上,可以精神力外放的向導用精神力去觸踫別人,看起來沒有進行肢體接觸,但實際上是在進行精神上的交感,那種私密性不是正常人可以想象的。

    而頻繁更換疏解對象,對向導來說也是巨大的負擔,那讓他們接觸到的精神太過雜亂,即便是軍中經驗豐富的軍醫向導依然會一個不慎就患上各種精神疾病。

    向導的精神力達不到A級,不能精神力外放,還代表著向導徹底沒有任何自保能力(這個自保包含以鍛煉身體的方式,擁有強壯的身體)。向導天生孱弱,幾千年來不是沒有尋找各種鍛煉方法的向導,但無論多努力,多有毅力都沒有,向導就是無法高強度的鍛煉身體,頂多跟普通軍人一個身體素質。

    向導就是把技能點都點在大腦上了,強迫自己運動,除了練得肌肉溶解,什麼都沒練到。

    可就算被現在這樣層層保護,向導依然面臨著各種危險,每年都有至少三位數的向導失蹤或死亡。

    首先,就算所有平民哨兵強制入伍,貴族哨兵也要登記在冊,可總有漏網的。比如一些違法的研究所,宇宙海盜,通緝犯等等,這些人無法從正規渠道得到向導,那就去拐去搶。

    其次,向導的向導素是現在一種高價毒.品的原料,“能讓普通人品嘗到哨兵與向導結合時的美妙”。誰都知道這種藥物的背後必然是極其骯髒血腥的,但這藥依然從未絕跡。

    另外,嫉妒是一種很可怕的情緒,哨兵是這個戰亂世界所有人崇拜和向往的目標。有一些普通人渴望成為哨兵但沒成,嫉妒哨兵又無法傷害哨兵,于是就去傷害哨兵的伴侶。還有一些普通人則嫉妒注定會與哨兵結成伴侶的向導,他們的選擇依然會去傷害向導。

    明明從生命屬性上看,向導才是自由度更大的那個。畢竟是哨兵離不開他們,向導沒有哨兵依然能正常生活,但事實上,向導卻成了弱勢的那個。

    在宋沉霧帶來食系與歌系之前,向導無論從哪個方面考慮,與一位哨兵徹底結合,建立獨屬的鏈接,是最優的選擇。

    他們只能以這種方式生活,才能保證最低的生命安全需求。至于自由什麼的……活下去再說吧。

    季寒素嘆了一聲【向導數量太少了。】原主的記憶里有這方面的常識,但竺昭昭提供的資料,卻更加的觸目驚心。

    去年覺醒的哨兵和向導是11.7比1的比例,前邊幾年也都是十二到十比一。

    這種比例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如果不是這個世界的普通人數量最多,哨向等同于男女比例,那銀河帝國早滅亡八百次了。

    依舊拿男女婚姻距離,其實同屆的男性並非都與同屆的女性婚配,大多是稍微年長幾歲的男性與更年輕的女性。N屆男性的最大競爭者是N+1、+2、+3甚至更多屆。N屆男性反過來,會與N-1、-2、-3或者更年輕的後輩去競爭。

    這樣的人口比例,就算出現奇跡,某一屆的女性全都嫁人了,同屆光棍男性也比這一屆成年的男女按照1比1婚配之後剩下來的光棍,要多得多。如果人口比例不能及時糾正,就會越來越可怕。越積越多的光棍可是嚴重的不穩定因素。

    哨向的情況也類似如此。

    作者有話要說︰  作者菌︰一號頻道是全軍廣播頻道,是強制全軍收听的頻道。屬于只有總指揮能夠使用的特殊頻道。基本用處是戰前動員,發布戰時特殊命令,比如某片區域撤退或者進攻。戰時要發布的命令都是極其短暫的,誰都沒想到會有人用佔用這麼長時間的一號頻道。 m.w. ,請牢記:,.,,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主線已完結[快穿] | 主線已完結[快穿]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