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你不要太可愛 第149章 你什麼感覺啊

第149章 你什麼感覺啊

小說︰你不要太可愛| 作者︰檸小止| 類別︰恐怖靈異



    陳恆︰“在二樓,我綁起來了。”

    江寧看向沙發上脆弱的快縮成一團的孟依,拳頭握緊,咽了下嗓子,直接往樓上走。

    陳恆囑咐白蕊︰“看著她,我去樓上看看。”

    白蕊應聲。

    江寧一步三台階,火速上了二樓,進了房間,看見人被綁在那里,嘴上還貼了膠帶。

    而房間,一片狼藉,兩個鎂光燈片被打的稀碎,玻璃碴子碎了一地,鐵椅子腿兒都被折彎,地上還有衣服的碎帛,分不清這是孟依的,還是眼前這男人的。

    男人的臉上也都是傷,劃的指甲印兒,胳膊脖子上大大小小的咬傷。

    剛才孟依的腳上也都是傷。江寧似乎看到了,孟依是怎麼把鎂光燈朝他砸過去,拿凳子扔他,是怎麼跟他搏命,怎麼在這個房間歇斯底里的吶喊。

    江寧心髒劇烈收縮。

    她根本是拿命在反抗。

    “沒你想的那回事。”陳恆站在他旁邊,語氣冷靜︰“他當時把孟依綁起來了,正打算脫她衣服拍照片。”

    陳恆說︰“他色是圈子里出了名兒的,經常欺負一些小模特,然後拍一些她們的裸。照來進行二次交易和威脅。”

    江寧冷眼走到他面前,拎起他的臉往上掄,男人的哀嚎聲陣陣。

    毆打中,男人嘴上的膠帶掉了,先是求救見無人來又趕緊求饒。

    江寧打的眼楮猩紅,男人聲音越來越弱,嘴角的血蔓延出來說︰“我給你錢,你想要什麼都行,別打了。”

    江寧聲音冰涼︰“我要你抵命!”

    孟依起初一直在一樓縮在自己的腿彎里,听到樓上男人的哀嚎聲也無動于衷。但听到江寧的那句話,立刻回神過來,光著腳往樓上跑。

    她看見江寧發狠的眼楮,已經把那人打的不省人事。

    孟依跑去攔在他面前,小聲說︰“別打了,”

    她紅著眼楮,說︰“別打了,江寧。”隨後小手勾住他的食指和中指︰“我們回家吧。”

    江寧愣住了,看著滿身傷痕的孟依,心里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孟依又重復了一遍︰“江寧,你帶我回家吧。”

    他語氣發顫,摸著她的臉,艱難的扯出一句話語︰“好,我們回家。”

    你帶我回家吧,江寧。

    好,孟孟,我們回家。

    接下來的事情都交給陳恆了,江寧一路公主抱著孟依回到自己的別墅。

    進門把她輕輕的放在沙發上,又從衛生間拿出一個盆,燒了熱水端在客廳,單膝跪在地上給孟依洗腳。

    腳上沒太深的傷口,但表皮損傷早已結了血痂,江寧吹了吹,輕聲跟她說︰“孟孟,忍著點疼。”

    孟依看著江寧把毛巾一點點的蘸濕擦在她腳背上,那麼細心,那麼溫柔。

    江寧給她弄的時候,眼楮酸疼,一直忍著情緒,又怕弄痛她,他隱忍了許久,但控制不住,眼淚就這樣順著他眼楮流下來,此刻的他也顧不上丟人,他滿腦子都是孟依被欺負的畫面,他快瘋了。

    他商量著︰“孟孟,我們以後不去拍了。”

    保護一個人真的很難的,不是他沒能力,是他不能保證時時刻刻都在她身邊,事後報仇有什麼用?比起那些,他寧願孟依從來沒有經歷過那些傷害。

    而現在的她卻處于一種是非和黑暗之中,進了這行,盯上她的人太多了,就像今天一樣,一個小小的意外,一次不在她身邊的幾小時,都足以讓他瘋掉。

    “可...”孟依明白他的心情,臉上為難︰“我姥姥為了我已經不擺攤了,我們...”

    她難以啟齒,她們的生活真的很艱難。

    只有她這一點點微薄的收入支撐家庭,姥姥身體也逐漸不好,孟依總想多給姥姥買些保健品。

    生活真的好難好難啊,比孟依想象中的難多了,誰願意獨立啊,還不是被生活所迫。孟依也想周末不用穿十幾厘米的高跟鞋站一天,也想和朋友們逛逛街,可她現在的聖湖,已經不允許這麼做。

    不止是她不要父母了,父母也不要她了,以前何湘南每個月都會給孟依好幾千生活費的,現在一分錢也不打了,更不過問她在這邊的生活怎麼樣,真的不是孟依在多想,是父母真的不要她了。

    “我養你。”江寧抱著她,渾身有點抖︰“我養你好不好?你早晚都要嫁給我,我們是一家人。”

    他聲音都在抖︰“這個世上,已經沒什麼比你更重要。”

    孟依在他懷里,真的有種想依靠江寧一輩子的感覺。

    她點頭。

    就因為那句,沒有什麼比你更重要。

    江寧高興的點頭。

    孟依窩在他懷里,問︰“那個人你打算怎麼辦?”

    他神色淡定︰“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

    孟依突然握住他的手,眼神帶著擔憂與害怕︰“江寧,你別做傻事,我不希望你手上沾上髒東西,就算為了我也不可以。”

    孟依太害怕他去做傻事了,江寧真的有那個能力也有那個脾氣更有那個膽量去做傻事。

    江寧笑了笑,看著她,給了一個她放心的答案︰“不會。”

    有她在,他永遠都不會再去沖動的做一些無法衡量後果的事,因為還有孟依在等他。

    孟依看著他的樣子,輪廓硬朗,線條分明,不太雙的雙眼皮,桃花眼很泛濫,薄唇,有著令所有女生都心動的硬件。

    她收回目光,咽了咽嗓子,思考...

    “江寧,”孟依猶豫了好久,忍不住內心的疑問,努了努嘴,低頭問︰“要是我被那個了,你還要我嗎?”

    說完她屏息了幾秒,有點害怕接下來的答案。

    如果說,江寧不願意要她,她好像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她還是想知道答案。

    江寧淡淡笑了下,眼神很淡然︰“如果我被那個了,你還要我嗎?”

    孟依眼神變得很奇怪︰“你是男生,力氣又這麼大,怎麼可能會?”

    一般來說,這種事件受害者都是女性吧。

    “如果呢?”

    孟依都沒思考,當即點頭︰“我肯定要。”

    只要江寧愛她,只要江寧不是對別人心動,不是變心了,不是出軌,她就可以接受。

    江寧笑了︰“真巧,我也是。”

    我要的是你這個人,不是你的第一次。

    兩人相視一笑。

    江寧去房間里找來了一件寬大的襯衫遞給她︰“換上,讓我看看你身後的傷。”

    說完江寧端著盆進了衛生間把剛剛的洗腳水倒掉。

    江寧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看見孟依已經換上襯衫,襯衫剛剛蓋住她大腿根,兩條大白腿在那里晃,晃的他眼楮不舒服。

    江寧小步走過去,去抽屜里拿出了醫藥箱,找出一些藥膏坐在她旁邊,從腳開始,給她上藥。

    藥膏冰冰涼涼的,加上江寧總是用指腹磨蹭,又是腳背,孟依躲了躲,聲音甜潤︰“癢。”

    江寧握著她手掌大的腳,垂著頭看,仿佛在盯一個藝術品。

    不過他沒有閑太多心思跟孟依開玩笑,一本正經的給她上藥。

    腳上好藥後,又湊近她,看著她脖子上的傷,一點一點給他抹。

    眼楮從始至終都沒看過別的地方。

    孟依腿直接伸到他腿上,圈著他脖子,吻了吻他的臉,笑著說︰“寧寧,我發現你真的是坐懷不亂呢。”

    這麼一大美人坐在他面前,他都沒心思。

    江寧盯著她傷口,呼吸重了幾分,壓住心氣,可笑意總能從眼楮里漾出來,他聲音很懶︰“別鬧,脖子上有傷。”

    她才不管呢,在他懷里一動一動的,極為開心,仿佛這個世界都是她的。

    她又在他臉上吻了一下,眼楮眨了眨,聲音糯糯的︰“寧寧,我好喜歡你啊。”

    江寧臉沒繃住,笑了一下︰“我知道。”

    她‘嗯’了一下,問他︰“那寧寧喜不喜歡我呢?”

    “喜歡,”

    她滿意的在他懷里咯咯笑。

    江寧眼楮挪了挪視線,手放在她脖頸里,對上她彎彎的眼睫。

    他緩慢抬起眼,長長的睫毛蓋不住他深邃的眼楮,他的手一路向下,到她鎖骨。

    孟依被冰涼的觸覺驚了一下,茫然的看著他。

    江寧在她鎖骨處停留了一會兒,喉結滾了滾,手收回來,吻上她嘴巴。

    極致的溫柔和細膩。

    江寧細致的含著她的唇瓣,手覆上她臉,抬起眼睫,輕輕觸踫著。

    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這是在挑逗。

    兩人鼻尖踫著鼻尖,孟依睜開眼楮,看見他溫柔繾倦的眼神,她覺得,她要溺斃在這眼神里了。

    江寧依舊吻著她,手放到她領口,孟依穿著男士襯衫,本就極大,第一顆扣子沒扣。

    他單手握住她盈盈細腰,在她腰上輕輕捏了捏,細吻開始緊密貼合她的唇部,眼楮緊閉,濃濃眼睫蓋住他此刻的情緒,孟依閉上眼楮回應。

    但吻著吻著就不對勁了,孟依感覺到…他的另一只手在往自己的領口里鑽,解開她的第二顆扣子。

    身前溫度瞬間一涼,感覺扣子被解開,孟依瞬時睜開眼,江寧閉著眼正吻的虔誠,並不知道此時孟依的慌亂。

    孟依看見他的手在解開襯衫的第三顆扣子,孟依知道,這個扣子一解開,所有的事也就變得不一樣了。

    她不知道要不要攔住,猶豫的這一瞬間,江寧的手,已經解開了第三顆扣子!!!

    她就這麼…走光了?

    孟依有點不知所措,江寧的手還在繼續接下面的扣子,孟依不知道要不要拒絕,索性心一橫,眼一閉,圈住他的脖子回應他。

    江寧手慢慢摸到她的吊帶,皺著眉睜眼,眼前一片好風景。

    他呼吸急促起來,扯下她的襯衫,露出半個肩膀,江寧手摸著她肩膀上肩帶,把肩帶慢慢滑下去,吻上她鎖骨。

    孟依完全不能沉浸其中,心髒砰砰砰地跳動著,緊張,不安,羞恥。

    所有的情緒,在這一刻,這個公寓里,都無所遁形。

    她縮在他懷里,像只乖巧的貓咪不敢動,任憑他吻著自己。

    江寧吻上她的脖頸,輕巧的繞過她受傷的地方,濕潤的舌尖舔舐著她細嫩的肌膚。

    他完全不給孟依準備的時間,捏了捏他的細腰,唇部向下。

    孟依身上酥酥麻麻的,沒意識到自己嚶嚶嚶了一聲。

    江寧喉嚨溢出一聲笑,睜開眼楮看著她。

    他剛剛感覺到,這姑娘皮膚賊好,細細滑滑的,越湊近身上那股清新香味越能聞得到。

    江寧將她碎發別到耳後,湊到她耳邊,聲音低啞,喘息著︰“我想親。”

    那你倒是親啊,這麼磨磨唧唧干什麼。

    平時那殺伐果斷的勇氣去哪兒了。

    孟依窩在他懷里,用鼻尖蹭蹭他胸膛,哼哼唧唧的,不拒絕也不反對。

    只是垂著眼,臉上的紅潤一直蔓延。

    江寧感受到她的態度,笑了,吻了吻她額頭︰“孟孟真乖。”

    他手伸到她背後,輕輕一按,沒打開。

    他皺著眉,又弄了一下,還是沒打開。

    構造這麼復雜的嗎?

    “你…”孟依低著頭,聲音小的跟听不見似的,說︰“得一個扣一個扣得開。”

    “好,”江寧臉有點紅,笑著說︰“你別著急,我手生。”

    她咿呀咿呀的︰“我才沒著急呢。”

    在一番搏斗之後,塔扣開了。

    孟依身前最後的束縛一松,整個人都暴露在空氣中,雖然室內暖氣充足,但她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剛剛那股沒有羞澀的勁兒哪去了?這回真光了,又開始覺得害羞了。

    是燈光的問題嗎?

    孟依拿襯衫遮了遮自己,雖然也沒遮住什麼,跟他說︰“把燈關掉。”

    江寧呼吸已經不穩了,有點著急︰“關了就看不見了。”

    他很自然的拿掉她的手,襯衫再次滑落在她的腿上,江寧看了一眼,喉嚨滾動起來,沒給孟依任何思考時間吻上她。

    吻的又急又猛,他的手摸著她的腰,一路向下,直至雙手覆上去。

    他呼吸急促著,唇部貼過她的鎖骨,再往下,胡茬慢慢磨著她的肌膚,感覺十分明顯。

    孟依說不清什麼感覺,是幸福的嗎?是開心的嗎?其實都沒有,更多的是疑問,江寧為什麼那麼喜歡…一直都不肯松口,直到孟依喊疼了,他才制止住他的禽獸行為。

    江寧眼楮渴望盡顯,抱住她在他肩窩里深呼吸,手還摩擦著她後背。

    江寧給她穿好衣服抱進臥室,臉色深沉的去了趟洗手間。

    孟依提出可以更進一步,因為她願意,可江寧不願意,就算是孟依看出來,他很想,但他還是不願意。

    孟依躺在床上,想起剛剛的場面和行為,臉後知後覺的紅了起來,在被窩里偷笑。

    這種情侶間的親密行為,孟依從來都沒覺得是羞恥,是開心。

    她愛江寧,江寧愛她,這些都是基于愛發生的。好像是可以被解釋的通的。

    她高興的在被窩里蹬腳,床發生了巨大響聲,江寧還在洗澡,匆匆用浴巾圍住了下半身,身上帶著水出來,眼神帶著萌,著急問︰“怎麼了孟孟?”

    孟依從被窩里探出亂糟糟的臉,笑著說︰“沒啊?”

    “你老嚇我。”江寧嘆了口氣,要往衛生間去。

    孟依叫住他。

    手拍拍床擺手示意他坐在床邊。

    江寧坐下,頭發的水滴順著下頜線淌︰“怎麼了?”

    孟依坐起來,趴在他耳邊問︰“你剛剛什麼感覺啊?”

    你吻我,什麼感覺啊?

    江寧愣了兩秒,回憶起剛剛笑著說︰“好吃。”

    又軟,又好吃。

    又不是吃的東西,他怎麼會說好吃呢?

    孟依接著問︰“那你喜歡嗎?”

    江寧耳根熱了下︰“嗯。”

    那就好...孟依怕,他不喜歡。

    “其實…”江寧看著她,臉上淡淡的笑容︰“我剛剛還想吻別的地方。”

    她不懂,就問︰“哪里?”

    他想了想,搖頭︰“等結婚你就知道了。”

    為什麼結婚後才能知道?

    孟依抱著他,手放在他濕潤的後背,說︰“那我們早點結婚好不好?我可以…”

    此刻的她,是真嬌羞,低著眸,眼里含笑,聲音糯的跟小貓一樣︰“結婚後天天讓你吃。”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你不要太可愛 | 你不要太可愛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