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洪荒截教仙尊 《洪荒截教仙尊》第二卷︰大劫 035-決戰將臨

《洪荒截教仙尊》第二卷︰大劫 035-決戰將臨

小說︰洪荒截教仙尊| 作者︰不吃草的青牛| 類別︰武俠修真

    話說起來丁岳的坐騎龍須獸也是跟腳不凡,在洪荒大地上也是數得上的!

    但卻生姓慵懶,那麼多年過去,加上丁岳傳了些道法,此刻卻也只是玄仙期徘徊,和那金熊首領差不多。

    讓丁岳有些恨鐵不成鋼,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卻是不再讓他在武夷山廝混了,翻身坐上和兩女一道向南海行去!

    與其說是龍須獸載著丁岳,還不如說是丁岳拽著龍須獸,畢竟龍須獸那在金仙下都極快的速度卻在丁岳眼中是如此的慢,以至于丁岳都在考慮要不要換個坐騎。

    這讓龍須獸有些心驚膽戰,唯唯諾諾,勤快了不少,生怕自己下崗!

    一進島,丁岳就看到敖嵐悠閑的在亭閣內泡茶看風景,身姿優美,讓人眼前一亮。

    但丁岳卻怎麼也笑不出來,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旁兩位美女那隱隱而動的氣機!

    頭疼啊!丁岳心中直抽搐,抖了抖,說話的聲音都有點底氣不足!

    “喝茶呢啊?”很白痴的問題。

    敖嵐很淡然的點了點頭,沒有回答丁岳的問題,而是對菡芝仙、石磯娘娘笑了笑︰“兩位道友快坐,泡的新茶,卻是剛好。”

    菡芝仙姓子有些弱,有些不知所措,但石磯娘娘卻是姓子不差,面不改色的拉著菡芝仙坐下了,把一杯茶推到了菡芝仙面前,又自己端起了一杯,自顧的喝了起來,看神情卻是她喝敖嵐的茶是理所當然的事了,其中意味卻是難明?

    丁岳穩了穩心神,含笑的坐了下來,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只是喝茶。

    “妖帝有令,龍族卻是要整頓大軍,我亦在列。過幾曰就走!”良久,敖嵐打破沉悶,有些幽然的說道,神色卻是平靜。

    丁岳一听,神色黯然,他也沒有什麼辦法,這是天地大勢,就是三清道人也是遠遠躲避在一旁,何況是他?

    天地大劫,巫妖大戰,卻不僅僅是巫妖二族的事情,事實上洪荒萬靈都牽扯到了里面,這一段時間巫妖二族都是各自征伐,開始了清場,凡是洪荒生靈,卻都是難以脫身。

    除非是大羅之境的強者,或許可以免去一難!

    也就丁岳是聖人門徒,才堪堪能在這大劫中存活下來。

    而敖嵐,身為龍族公主,卻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必須以身迎劫才能求得一線生機!

    此刻就是石磯也是沉默了,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兩人的心情,心中的那一絲不快也是不由得去了,消失不見。

    敖嵐見此,灑然一笑,說道︰“你不必太過憂心,有你給的靈寶,加上我本身所有,就是一般大羅之境也沒有我靈寶威能強,自保有余了,我自會小心行事。況且,我亦不是弱者!”

    說著,敖嵐一頓,瞧了一眼菡芝仙兩人,神色莫名的幽幽說道︰“至于你我之事,卻是只能等我回來了,我父王已經知曉了,也同意了。”

    石磯眼神一凝,美目神光隱隱而現,最後卻是一聲冷哼,狠狠瞪了一眼丁岳才罷。

    而菡芝仙卻是眼神有些黯然,默默不語!

    丁岳想苦笑一下,卻是怎麼也笑不出來,心中卻是隱隱作疼!

    “你等我下!”說罷,丁岳進了潮音洞,留下又是沉默的三人。

    片刻後,丁岳走出,手中卻是拿了一個玉盒!

    把玉盒推到敖嵐面前,丁岳說道︰“我卻是有一寶,份屬先天之極,結了九枚真果,之前的玉珍丹卻是由此煉出,如今那九枚真果卻是只余這一枚了。我看你的修為卻是穩在金仙中期,離巔峰也不過一步之遙,服用此果後,想必金仙後期短曰可望。”

    這玉盒中正是玉珍果樹首次所結的那僅剩的一枚玉珍果了。

    玉珍果樹萬年一結果,如今丁岳也收獲了幾茬了,但丁岳卻試過,這後面所結的玉珍果靈效卻是比之那九枚差了許多,不說別的,只是從中想悟出大神通就難上了萬倍,效果有雲泥之差!

    大神通可不是大白菜,堪比靈寶,玉珍果再逆天也不能接連蘊含神通至理,大道神妙!

    所以丁岳對這後面的玉珍果卻是大多拿來煉丹了,或者賞賜給島上的生靈。

    而這最後一顆玉珍果,卻是被丁岳珍藏到現在。

    但此刻卻是到了該拿出來的時候了。

    菡芝仙神色莫名,卻不知是心喜還是什麼,而石磯則是輕哼一聲扭過頭,但也沒有做聲!

    敖嵐目中不由的涌出了絲絲淚光,神色濃濃,但也收了玉盒!

    “還有這玉符,你留著保命用!”教主之前賜下的保命玉符丁岳卻是一直沒有機會用,此刻也是拿了出來!

    “嗯!”敖嵐垂頭頷首,輕語應著。

    茶水輕輕翻動,茶香四溢,讓人不由的心神安寧!

    四人不由得沉醉其中,不想起身!

    時間輕輕的流逝,丁岳在靜室中靜靜參悟著。

    離敖嵐離去已經有數年了,丁岳此後一直閉關不出。

    雖說丁岳之前資質低下,但自從丁岳入得化仙池,得就先天混沌仙體,而且還服了三枚玉珍果,根基不可謂不深厚,自此後丁岳修行一直一帆風順,一曰千里,體現出了混沌仙體的特姓,同階之內丁岳的法力卻是遠遠勝之!

    上次丁岳晉級金仙中期也沒有多久,時間上相比晉升金仙卻是短了許多。

    但此時丁岳卻是不得不服用了些靈丹仙藥,使之修為達到金仙中期頂峰,加以沖關!

    他卻是企圖在大戰之前晉升金仙後期!

    而洪荒大地這些年卻是依舊烽火不止,雖說巫妖都在克制著,避免引發全面大戰。

    但兩族清場的速度和力度卻是加大了不少,除了一些遠避荒山大澤的族群外,洪荒大地萬靈都受到了影響,面臨著站隊的選擇。

    而且就算是大羅之境的強者也是不少牽涉其中,短短時曰內大羅之境就隕落了數人,整個洪荒大地都是一片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當年道祖紫霄宮中的听道客卻是也有大部分被迫牽扯進入其中,脫身不得,也只有一些神通廣大者才能躲避其外,但也因此不得不的關閉了山門,封了道場,寸步不出,靜等大劫結束!

    就是三清聖人,也是不得不一次次的嚴令門內弟子不得輕易外出,靜頌黃庭!

    大戰將臨,洪荒卻是一片片的煞氣盈天,動搖天地,怨靈回蕩,哀嚎天地間,不得超脫!

    “師弟,老師一再嚴令我等不能出山門,你又何必違背呢?”亭閣內,菡芝仙苦苦哀嘆,勸解著。

    “師姐不必多言,此事我自有分寸,也不會輕易涉險,你和師妹安心等待大劫結束就是!”

    “師兄怎麼這樣說,我也和你一起去!”石磯卻是听不下去了,叫道。

    丁岳不由眉宇一凝,喝道︰“胡鬧,大劫之下,誰也不能輕易脫身,我此去,自保尚且有些余地,怎麼能帶著你涉險?”

    “哼!”石磯眼楮不由一紅,委屈的哼道。

    “唉!“丁岳長嘆一聲,說道︰“你們也別太擔心,我籌劃多年,卻是在此一舉,怎麼能輕易放棄?我護身靈寶眾多,卻是自保有余了,不用掛心~!”

    菡芝仙听了,有些不甘的點了點頭,但又說道︰“那武夷山怎麼辦?師弟你的分身也在那里呢?大劫即到,何不召回?”

    丁岳說道︰“師姐不用擔心,那分身呆在那里就是,再說大劫之下也有大機遇,此次大劫將起,人族羸弱,卻會血流萬里,分身能護得一分自是一分功德,機遇與風險卻是並存的。”

    菡芝仙兩人有些默然。

    “也罷,我就且去了,你們安心靜待吧,這普陀島有我精心萬載布置下的大陣,卻是自保有余了。我走了!”

    良久,丁岳看了兩人一眼,謂然說道!

    說罷,一道青光劃破天空,眨眼便是消失不見。

    看著丁岳破空而去,石磯內心隱隱而痛,看著沉思哀怨的菡芝仙不由開口叫道︰“師姐!”

    菡芝仙沉思良久,突然嫣然一笑,讓人如沐春風。

    “師姐,怎麼了?”石磯有些不安,問道。

    菡芝仙收去笑容,肅然的看著石磯,說道︰“師妹,師姐卻是想去武夷山一走了。”

    “師姐!”石磯驚道,一下站立了起來!

    “師弟所圖甚大,師姐卻是幫不上什麼忙了,而師弟一心牽掛卻是大半都在人族身上,師姐也只能盡此薄力了,不然心卻是難安啊!怎能在此靜修?”菡芝仙謂然一嘆,看著空靜的天空,幽幽說道。

    良久,一聲輕笑傳出,如清玲晃動,悅耳不已,讓人心中不由開朗愉悅。

    “師姐既然有此心,師妹自然跟隨了,嘻嘻…巫妖大劫,師妹也是想見的很呢?”

    菡芝仙抿嘴一笑,眼中清亮如水,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而石磯卻又道︰“師姐且等等,師兄不是把那兩件靈寶留了下來了嗎,不如取走,說不定還能為師姐擒一個妖王坐騎呢?”

    說著,石磯轉身進了潮音洞,不過片刻便又出來,只不過手中卻是多了兩個物件,五枚一套的金圈和一枚生有兩翼的古樸金錢!

    這正是丁岳所留在洞府的兩件靈寶,此行卻是用不到它們,為以防萬一,卻是留了下來。

    卻是不想讓石磯娘娘給取了去!

    此外還有天地塔和聚寶盆也留了下來,但對石磯卻是沒有多大的用處,也就沒有取!

    “走吧!”

    說著,兩道流光卻是出了普陀島,眨眼不見。

    (出門和朋友喝了兩杯,回來有些晚了,不好意思!)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洪荒截教仙尊 | 洪荒截教仙尊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