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從契約寵物開始 第170章 皇帝級遺跡血海灘涂

第170章 皇帝級遺跡血海灘涂

小說︰從契約寵物開始| 作者︰烏提| 類別︰都市言情



    正文章節8:00自動刷新。

    回復即可得恢復速度刺客聯盟考慮到次即可哦ikoiroewifi

    一處高峻的雪崖上,一對男女坐在崖尖上,在他們的下方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然而兩人仿佛沒有看到這些,女子靠在男子的肩頭,兩人都靜靜的看著西方的天空。

    此時西邊的太陽格外大,格外紅,整個西邊的天空都被染的通紅,晚霞飛舞,也沒有了金光,變得鮮紅。

    這已經是第五天了,這五天他們去看過一望無際的冰原,也曾行走在被大雪壓彎了枝頭的雪松之間;曾俏皮的推過雪人,也曾嬉戲打鬧宛如小孩;看過奔騰不息的冰河,也曾見過娟娟細流的小河。

    “太陽那麼紅,為何還是這樣冷?”

    戰心雨突然輕輕喃呢一聲。

    下一瞬青木將她抱去了懷中,讓她舒服的躺著。

    戰心雨臉上浮現一抹由衷的笑意,很溫柔,也很溫暖。

    “這,就是被關懷的感覺嗎?真好,可惜再也享受不到……”戰心雨心中想著。

    下一瞬,她的氣息漸漸消散……

    青木發現了不對,連連搖了搖戰心雨,然而卻沒有絲毫動靜……

    “心雨?心雨?你怎麼了?”青木的急聲問道。

    沒有回答,有的只是一抹凝固的笑意。

    “蓮花,蓮花,怎麼回事?心雨怎麼了?”青木傳音問道。

    “主人,心雨姑娘的生命耗盡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她才二十幾歲怎麼可能耗盡生命?”

    “是蓮花不好,沒有發現心雨姑娘為了救主人,連生命之力都抽走了一翻……”

    “什麼?”

    青木包著戰心雨,將他深深的擁入懷中。

    “怎麼可以…你怎麼可以死…你怎麼可以這麼傻…你可知道你就這樣離去…我青木一輩子都不會安心……”

    青木抱著戰心雨的嬌軀,已經有些語無倫次。這姑娘才剛剛我入他的沒心,卻又這樣離去。

    青木沒有哭天喊地,只是緊緊抱著戰心雨。

    這是他第二次感覺到深深的無力,第二次感覺到天道的無情……

    “主人,其…其實現在…還有一個辦法可以救活心雨姑娘……”蓮花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什麼辦法?快說?”

    “陰陽道果,將陰陽道果給蓮花服用,她死亡沒有超過一刻鐘絕對可以復活……但是主人你沒了靈力…要是再失去陰陽道果…那復活你姐姐的希望…可能…可能更加渺茫了!”蓮花緩緩說道。

    青木抬頭看了一眼西邊的紅日。

    “救…必須救!走,我們會青雲號上!”青木大聲說道。

    隨即他一道神念打開了儲物戒指,放出了一艘靈舟,接著向天空高處飛去。

    沒有青木的命令,五天前青雲號還停留在紫漠當中,青木怕出現意外五天前就讓青雲號往這里趕來。

    他如今異常慶幸自己的決定,否則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原諒自己。

    到達青雲號上,青木一個瞬移就到達了青雲宮六層中。將戰心雨在床上放下後,蓮花已經將陰陽道果傳送了過來。

    拿著那足有拳頭大小的果子,青木沒有任何遲疑,直接將其放在了戰心雨嘴邊,輕輕撕破果皮陰陽道果就化作一股黑白液體沒入戰心雨口中。

    “怎麼沒有絲毫動靜?”青木看著戰心雨,詢問蓮花。

    然而不等蓮花說話,下一刻無數陰陽道韻就從戰心雨周身散發而出。

    “主人,不要浪費,將這些道韻都吸收了,這是心雨姑娘體內容不下的陰陽道果之力!”蓮花急聲說道。

    青木點點頭,閉上了眼楮,運轉自己感悟的陰陽法則吸收這些道韻。隨著他散發出的陰陽法則,這些道韻都不由自主的融入青木的身體,最後向著青木的眼楮匯聚而去。

    雖然被沒有了靈力,但是對于法則的感悟沒有油被剝奪。只是沒了靈力,就沒有了靈力源泉,有法則感悟也發揮不出絲毫威力。

    青木感覺自己的眼楮此次開始刺痛,仿佛將要破碎。但是陰陽道果涌出的道韻實在太多,還源源不斷的向著青木的眼楮中涌入。

    “主人,不要停,繼續吸收。心雨姑娘你不用擔心,她絕對會醒過來的!”蓮花提醒道。

    青木微微點了點頭,繼續吸收陰陽道韻,即便眼楮疼痛難忍也不停下吸收。

    “ !”

    終于,青木的眼楮睜開了眼楮,只見他的眼珠居然變成了黑白兩色,隱隱黑白神光在其中流轉。

    “成功了!蓮花驚喜道!主人,你現在使用你的後天陰陽眼看看,它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蓮花開心的說道。

    青木點點頭,運轉眼楮用力向前方看去。只見入眼之處不管是空中細小的灰塵還是牆壁上細微紋理都居然看的一清二楚。

    而後青木下意識的向著戰心雨看去,然而戰心雨白色的裙子居然在他眼中緩緩消失,最後整個溫香軟玉都呈現在青木眼前。

    “咳…咳咳!”青木尷尬的連忙關閉了陰陽眼,將頭扭到一邊。

    “嘻嘻,主人你偷偷看幾眼又不會有人知道,蓮花是不會出賣主人的……”蓮花笑嘻嘻的說道。

    “咳…咳咳!不要說了…”青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幸好他肉身強大,將血氣控制住沒有就出來。

    “主人,你這雙後天陰陽眼雖然不像先天陰陽眼那般上可觀陰陽天地變化,下可洞幽冥黃泉但也異常恐怖。”蓮花解釋道。

    “咳…咳咳…”

    這是戰心雨突然傳出了微弱的咳嗽聲,青木連忙來到床前關心的看著戰心雨。

    青木感受到了戰心雨的心跳,以及充沛的生命氣息,握住戰心雨的玉手很是開心。

    戰心雨的眉毛消失動了動,而後美麗動人的大眼楮才緩緩睜開。他看了眼天花板覺得不太對,又扭頭四處看了看。

    “青…青木?咦!不對,我不是死了嗎?這是哪兒?”戰心雨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眼楮,呆呆的問道。

    “傻瓜,我怎麼會讓你就這麼離去?”青木握著戰心雨的手溫柔說道。

    戰心雨感應了一下自身的狀況,她伸出手,一道黑白之光閃過。她發現自己不但恢復了,道根居然都變成了陰陽道根這種恐怖的極品道根。

    “青木,你將…你將陰陽道果給我用了?”

    戰心雨看著青木,驚訝的問道,她可是知道青木當初為了陰陽道果費了多大努力。

    “不過一顆陰陽道果罷了,你要是不好好活著,就是造化生身果我都會用掉!”青木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青木……”

    戰心雨一頭撲進青木的懷里,從來沒有一刻比此刻更加滿足。

    教主的夫君?六個守衛都訝然的看向青木。

    的確長的很不錯,可教主的夫君不是一個天驕嗎?怎麼會是凡人?

    “ !”

    一道靈力散出,青木和戰心雨同時飛出了五六丈遠。

    “咳…咳咳…”

    戰心雨咳出了一口鮮血,身下的地面更是被鮮血染紅。

    “滾,再敢胡說我就殺了你!教主的夫君豈能是一個凡人!他要是教主的夫君,那我……”那守衛譏諷這說道。

    “我勸你最好通報你們教主,否則青木要是出了問題,你們很可能會死的很慘!”戰心雨聲音嘶啞的說道。

    “ !”

    那守衛又是一道靈力打出,將還沒有起來的戰心雨打飛出去。

    靈力攻擊將戰心雨的衣服撕破了幾道口子,讓找了衣服內白皙柔嫩的肌膚顯露就來。

    “咦!這麼有料?嗯,原來姿色也不錯……”

    戰心雨手臂的黝黑和衣服內皮膚的白皙對比之間,讓那守衛仔細大量了戰心雨一眼。

    隨即他們幾個小聲嘀咕了幾句,一個守衛哈哈大笑這向戰心雨走來。

    揮手間一道水藍色靈力將戰心雨的臉沖洗干淨,看到戰心雨的容顏更是讓他一愣。

    好美,居然不下于他們的教主。

    難道他們真的和教主有關系?

    轉念一想,凡人罷了,怎麼可能?便一把將戰心雨抓到了近前。眼中閃過一絲濃烈的**,咽了口涂抹,淫笑道︰“你不是想讓他叫我們教主嗎?可以啊!伺候好我們哥們幾個就可以……”

    “哦,你們一天就是這樣看門?”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

    “不過是消遣一下,一個凡人罷了?”守衛滿不在乎的答道,他本就修的魔功,才不在意凡人死活。

    可他總感覺聲音是從天上傳來的,抬頭一看,一身黑色紗裙的陳心蘭真在斜上方冷眼看著他。

    “教主!”

    他當時跪了下去,這時他才發現後面的五個守衛早已經跪下。

    “   !”

    幾道靈力直接穿透了幾人的胸膛。

    “你們確實比較該死!”陳心蘭冷聲說道。

    不管如何這六人都不可能在活下去。

    “陳心蘭,救救青木……”戰心雨爬了起來急聲說道。

    “走,先道我房間去!”陳心蘭輕聲說道。她看的出來戰心雨的傷是怎麼來的,對戰心雨的態度也不覺間好了很多。

    半天後。戰心雨總算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干淨的衣服。在吃了丹藥後身上的傷也恢復了一些。

    “青木怎麼樣了?”

    看到陳心蘭出來,戰心雨站了起來,急聲問道。

    陳心蘭美眸盯著戰心雨打量了一翻,道︰“你沒有了金丹,生命力也支透了?為什麼要這麼拼?你不知道青木是我的嗎?”

    “我喜歡他,我想為他犧牲不可以嗎?”戰心雨冷聲道,“青木到底怎麼樣了?”她又道。

    說道青木,陳心蘭目光一暗,沉聲問道︰“到底是什麼存在在奪舍青木?這種奪舍方法聞所未聞,我沒有辦法!”

    說道青木,兩個女子仿佛暫時放下了彼此的成見。戰心雨將青木被奪舍前前後後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九屬性命脈,不愧是我陳心蘭的夫君。”陳心蘭美眸閃過一絲驕傲,戰心雨說的那些天劫即便是她的修為都未必能全部扛下來。

    “十天之內要是不找到解決辦法青木就危險了!”戰心雨低聲說道。

    陳心蘭也知道青木的情況,可她沒有絲毫辦法。一時間她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思考什麼事情。

    “你不想辦法解決自身的問題?”陳心蘭問道,她說的顯然是戰心雨自己身體。

    戰心雨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陳心蘭突然笑了,笑的有些開心,有些狂放。

    “走!我知道哪里可以救青木!”陳心蘭說了一聲,帶著青木戰心雨離開。

    ……

    半天後,兩人來到了一處冰雪還未曾化的地方。

    這里位于紫玉大陸東北,林間數目都是雪松。

    “玄道宗?”

    戰心雨看到山上那巨大的光罩中宛如仙境的的宗門,她看向陳心蘭,沒想到陳心蘭居然和如今大陸唯一的帝級勢力有關系。

    不多時三人就來到了玄道宗宗門前,陳心蘭拿出一個令牌就被恭恭敬敬的迎了進去。

    然而陳心蘭將戰心雨安排在一個房間後就消失不見,整整三天沒有消息。

    三天後一個鮮活的青木就出現在了戰心雨身邊。

    “青木,你好了?”戰心雨驚喜說道,一頭撲入青木懷中。

    許久後,青木開口問道︰“心蘭呢?為什麼我沒有見到她?”

    “你沒有見過她?我從三天前也就沒有見過她了!”戰心雨驚奇道。

    “對了,你全好了?”戰心雨又道。

    青木苦笑一聲,將始末說了出來,這事也瞞不住。

    “什麼?你的靈力永久的被鎮封了?那你怎麼武道……”戰心雨話音越來越弱。

    “沒關系!我們走吧!”

    其實青木知道這個消息後又如何不絕望。

    這不但斷了他的武道,更是斷了他復活姐姐的希望。然而面對逆時老人得奪舍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根據蓮花說他的靈力是被逆時老人完全滲透了,在玄道宗中出了三位女聖人才徹底封印中青木的靈力。

    雖然玄道宗的女聖救了青木,但是青木根本對這玄道宗沒有絲毫的好感。那三位聖人在封印青木丹田之時發現了青峰劍,居然想要拿走,如果不是青峰劍太過恐怖即便是聖人都拿不走早就被拿走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青木知道和陳心蘭絕對脫不了關系。不然玄道宗又如何會救他?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從契約寵物開始 | 從契約寵物開始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