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墨桑 第65章 都是有媳婦的人

第65章 都是有媳婦的人

小說︰墨桑| 作者︰閑听落花| 類別︰玄幻魔法



    ,最快更新墨桑最新章節!

    這一天,到傍晚,有三個騎手辭工,李桑柔爽快之極,當場就讓大常結了工錢放人。

    晚上,金毛跑了一趟,找文誠又薦了三個人過來。

    第二天早上,李桑柔剛到速遞鋪,一個騎手在鋪子外下了馬,牽了馬進來。

    李桑柔驚訝的看著他,騎手都是白天趕路,照理該在傍晚回到鋪子,這是急著辭工,連夜趕回來,好趕緊去掙更多的錢?

    這個騎手瘸了一條腿,將馬牽進鋪子後面,交給馬夫,穿過院子,出來直奔李桑柔。

    “掌櫃的。”騎手欠身笑著招呼。

    李桑柔微笑點頭,等著他說要辭工的話。

    “小的姓王,賤名王壯,從前在北邊軍中做個十夫長,因為這條腿中了一箭,傷了筋,不能再打仗,就退下來守軍械庫去了。

    小的媳婦能生,一口氣給小的生了七個壯小子,小的守軍械庫那點兒錢,實在不夠吃,就求了文將軍,把小的放了出來。

    可小的這條腿不好使,放出來是比守軍械庫掙得多,可也沒多多少。

    後來,掌櫃的這邊用人,也就是騎騎馬,一個月最少也有一兩銀子,小的就騎馬的功夫沒落下。文將軍就讓人找到我,把我薦了過來。”

    李桑柔一邊听一邊點頭。

    辭個工還這麼長篇大論,這是怕她不放人,還是怕她不給結工錢?

    “小的這一陣子跑無為線,在無為的時候,听說有別家也要開速遞鋪子,從咱們這里,挖了不少人過去,听說掌櫃的都是二話不說就放人,工錢一分不少。

    小的覺得,掌櫃的是個厚道人兒,那家鋪子不地道。

    這一路上,小的就想,咱們這遞信,能不能再快點兒,快到讓他們趕不上。”

    李桑柔听到這里,眉毛高高抬起,揚聲叫金毛,“金毛!給你王大哥拿個凳子過來,再倒碗茶,到對面鋪子端幾籠包子過來!”

    “不敢當不敢當。掌櫃的別客氣,對面那包子貴得很,小的一會兒回家吃。”王壯從金毛手里接過凳子,坐到李桑柔對面。

    “你接著說。”李桑柔示意王壯。

    “小的這一趟回來,都是白天歇著,夜里跑馬。

    從咱們建樂城到無為府,都是平坦大路,夜里跑馬跟白天差不多,要是大夏天,倒是夜里跑馬涼快。

    咱們這些騎手中,小的知道的,就有八九個像小的這樣,從前當過騎兵,這兒那兒傷了,退下來的。

    小的們當騎兵那陣兒,急行軍是家常便飯,行起軍來可不管白天夜里,打仗那路,哪有像建樂城往無為這樣的平坦大路?多數連路都沒有。

    至少這八九個,夜里跑馬跟白天一樣。

    掌櫃的,要不,咱們夜里也跑馬,日夜不停,從咱們這里,當天的信,當天晚上就送走,跑一夜馬到淮陽府,換個人,接著往汝陰府走,這麼日夜不停,第三天一大早,就能到無為府了。”

    王壯說的兩眼閃亮。

    “先把茶喝了,吃幾個包子。”李桑柔示意王壯。

    王壯幾口喝光了茶,一口一個包子,一氣兒吃了大半籠。

    金毛再倒了杯熱茶端給王壯。

    “我看你年紀也不大,你受傷退出騎營,幾年了?”李桑柔仔細打量著王壯,笑問道。

    “不小了,今年三十二了,退出騎營已經十年了,唉,十年了。”王壯聲音微澀。

    “你當十夫長,是承襲?還是立了功什麼的?”李桑柔接著問道。

    “小的不是軍戶,自己投的軍。先是練兵的時候,小的練得好,一伙的兄弟就推小的做了十夫長,後頭,沒打幾回仗,就傷了腿,只好退下來。”王壯似有似無的嘆了口氣。

    “日夜趕路這事兒,我也想過,不過也就是想想,騎馬這事兒,我懂得少。

    現在,既然你也這麼說,看來,這事兒可行。

    這事兒就先交到你手里。

    咱們這樣,先準備好。

    第一,你先看看哪些人能夜里跑馬,哪些不行。

    第二,咱們現在是一個人一條線跑到底,白天跑馬夜里睡覺。

    要是日夜兼程,這樣肯定就不行了,得換人,那就得有騎手等在各個遞鋪,都是有家有院的人,不能一直在外面不回家,這中間怎麼交接,怎麼安排,你先想想。

    第三,夜里跑馬,再怎麼也比白天難,這工錢要是跟白天一樣,就不公道了,該多多少,你也想想。

    我能想到的,現在就這三條,哪兒沒想周到的,你再想想。”

    “好!”王壯凝神听著,不停的點頭。

    “還一樣,這事兒,咱們得準備好了再做,這之前,這事兒,你知我知,省得他們有樣學樣兒,倒被他們佔了先手。”李桑柔壓著聲音交待道。

    “掌櫃的放心,小的懂。”王壯笑起來。

    “從今天起,你調到陳州線,這樣能每天來回,咱們商量事兒便當。

    你先回去歇著吧,累了好幾天了。

    金毛,把那包松子糖給你王大哥拿上。拿回去給孩子吃。”李桑柔邊說邊站起來,將王壯送到院門口。

    ……………………

    李桑柔叉著腰,豪氣無比的喊著寧死不輸面子,頂著潘定邦和田十一,一口氣把竹韻的身價抬到了五萬銀。

    黑馬這一邊,總算縮起脖子敗退了。

    李桑柔哈哈笑著,拍著潘定邦,豪氣的表示,五萬銀的身價不算什麼,得正正式式,排排場場的給竹韻贖這個身,讓竹韻在媽媽面前揚個眉吐口惡氣。

    潘定邦十分贊同,和田十一,以及竹韻三人,兩個精心一個急切,就安排在黑馬敗退的隔天傍晚,在竹韻的那間花樓,來個排場氣派的贖身儀式。

    田十一挖空心思,說要去巡查馬場,那馬場的馬病倒一半兒了,他這個獸醫管事兒,無論如何都得去看看了。

    馬場很遠,當天無論如何趕不回來,好不容易,從媳婦方十一奶奶那里得了允可,可以在外面過一夜。

    田十一這個馬場不敢不去,他媳婦兒精明的過份,十有八九,隔個三天兩天,就得打發人去馬場打听,他去過那馬場沒有。

    田十一這一天趕的,累的舌頭都要吐出來了,總算在天黑之前,趕進了城門,會合了潘定邦,往小甜水巷過去。

    竹韻那間小花樓外面,披紅掛彩,燈籠掛了兩長串兒,布置的十分喜慶十分熱鬧。

    幫閑和媽媽一左一右迎在花樓門外,讓進了潘定邦和田十一。

    李桑柔躲在小甜水巷對面的茶坊里,遠遠看著潘定邦和田十一步行過來,忍不住嘖嘖。

    騎馬招搖,坐車大約要跟家里解釋,沒風沒雨的,為什麼不騎馬要坐車?

    這步行,不顯山不露水,人群中幾乎沒人留意,真是太合適了!

    這潘七和田十一,全部的心眼,都用在偷情上了!

    “快去!”李桑柔示意金毛。

    金毛一躍而出,招手叫過兩三個熟悉的小廝兒,一人一串大錢,“趕緊去潘相府上,找田七奶奶,跟她說,七公子和十一郎借了五萬銀子,置了房外室,今天要在小甜水巷大婚呢。快去!”

    三個小廝都是七八歲年紀,對金毛這些話听的半通不通,記個大致,攥著錢,飛奔往潘相府上。

    田七奶奶在上房侍候了晚飯,剛回到自己院里,一碗湯沒喝完,陪嫁的婆子一路小跑進來,急急叫道︰

    “七奶奶,角門連來了三個小廝兒,叫著喊著什麼七爺和十一爺在小甜水巷大婚呢,有一個小廝兒還喊著五萬銀子。”

    “人呢?”田七奶奶頓時柳眉倒豎。

    “跑了,喊一嗓子就跑,我當時不在,門房上光怔神了,沒抓住。七奶奶您看……”

    “去看看!”田七奶奶啪的一拍桌子,飯也不吃了,站起來就往外沖。

    這小一個月,她就覺得他不對勁兒,果然!

    “去個人,跟十一奶奶說,小十一又胡鬧了,讓她去小甜水巷,我在那兒等她。跑快點兒!

    把曹嬤嬤她們叫過來,帶上家伙!

    去個人,跟老夫人說一聲,我去找七爺了!”田七奶奶一邊怒氣沖沖往外走,一邊一連串兒的吩咐下去。

    李桑柔看著潘定邦和田十一進了竹韻那座小花樓,慢慢悠悠喝兩杯茶,示意大常和旁邊一張桌子上的陸賀朋,“該你們出場了。”

    陸賀朋忙站起來,拿著筆墨盒兒,和大常一起,慢慢悠悠往竹韻的花樓過去。

    花樓里的潘定邦和田十一,已經急的快要出汗了。

    大約是這銀子來的太容易,竹韻這幾天緊張擔憂的吃不好睡不好,恨不能立刻就把這五萬銀子捏進手心里。

    從潘定邦和田十一進來,也不過兩杯茶的功夫,竹韻已經話里話外,明的暗的,催了七八回了,直催的田十一和潘定邦一身燥汗。

    可這銀子是桑大幫主拿出來的,桑大幫主說了,關了鋪子就讓金毛送過來,這會兒,鋪子早該關了吧,這金毛,不會吃了飯再來吧?

    竹韻又催了一遍後,田十一看向潘定邦,潘定邦吸了口氣,決定叫個小廝去催一催。

    小廝剛出花樓,就看到了高大寬厚的大常,急忙一個轉身,趕緊去稟報他家七爺和十一舅爺。

    這兩位爺急壞了,他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現在人來了,得趕緊稟報,省得他家爺和舅爺著急。

    潘定邦听說大常已經到門口了,長長舒了口氣。

    這麼幾天的功夫,這價兒一路抬到五萬兩,雖說他不是那種沒見過銀子的人,可到底是五萬兩。

    他這心里,也是一直七上八下的厲害,十分擔心李桑柔往外拿銀票子時,那股子豪氣突然沒了。

    現在,總算沒出什麼意外!

    大常將通往廳堂的幾步木台階踩的咯嘰作響,進了廳堂。

    “怎麼是你來了?金毛呢?”潘定邦一顆心安定下來,人也從容自若起來。

    “我們老大說,五萬兩銀不算小買賣,金毛太傻,讓我過來看著,還有這位師爺,我們老大說,得當場定好身契。

    我們老大說,兩位爺都是良善人兒,不懂娼門里那些騙人的伎倆,得讓這位師爺看著,別萬一給騙子騙了什麼的。”

    大常木著一張臉,悶聲悶氣,一字一句,看起來呆怔的厲害。

    大常旁邊的陸賀朋,懷里抱著筆墨匣子,一臉笑,轉著圈兒不停的躬身,對著根柱子也彎個腰躬一禮一臉笑。

    潘定邦失笑出聲。

    這個憨大個兒,一看就是個心眼不多的,再搭上個和耗緣娜琶ㄊσ  獾降資欠雷潘潛蝗似  故撬凸Ж似 模br />
    “你們老大可真是小心,竹韻這里能有什麼事兒?

    你既然來了,就寫一份身契吧,這主人……”潘定邦看向田十一。

    “主人自然是竹韻姑娘,以後,她自己給自己作主!”田十一立刻接話道。

    “都听到了?趕緊寫一份吧。”潘定邦示意陸賀朋。

    陸賀朋點頭哈腰應了,也不坐,就趴在旁邊的高幾上,打開筆墨盒,仔仔細細研好墨,正要提筆,只听到外面一片呼喊,“這里這里!就是這里!”

    “進去瞧瞧!”

    潘定邦听到這句進去瞧瞧,兩只眼楮圓瞪,僵了一瞬,一竄而起,“有後門沒有?後門呢?牆高不高?趕緊!”

    可竹韻這間花樓實在太小了,再怎麼趕緊也來不及了。

    田七奶奶一頭沖進來,就看到了在廳堂中間急的團團轉的潘定邦。

    “三姐,你听我說……”

    田十一撲上去攔他三姐,剛撲到一半,就看到了緊跟在他三姐後面的他媳婦方十一奶奶,田十一頓時一聲慘叫,一個折身,沖著潘定邦撲過去,“快快!快!”

    至于快什麼,他也不知道,他已經嚇毫恕br />
    大常屏著氣,用力貼在牆上,陸賀朋緊挨著大常,他不用貼那麼緊,還能伸頭往外看看。

    大常比他厚多了。

    竹韻眼看著五萬銀子就要到手,正如同踩在雲端一般,被田七奶奶和方十一奶奶這一沖,沖的僵傻在那兒。

    田七奶奶一個箭步,伸手先揪住了弟弟田十一的耳朵,“這外室是誰的?是你,還是你姐夫?說!”

    “疼!姐,三姐!不是我!姐夫!姐夫!”田十一被揪的慘叫連連。

    田七奶奶將田十一甩給方十一奶奶,沖前一步,揪住正用力想往牆上爬的潘定邦的耳朵,“你果然長本事了,連外室都有了!听說五萬銀子呢!哪兒來的銀子?說!”

    潘定邦被田七奶奶揪的身子側歪,慘叫聲不亞于田十一,“不是我,是十一,是他,我不好這個,不是我,真不是我!”

    “你哪兒來的五萬銀子?說!”方十一奶奶從田七奶奶手里接過田十一,揪得田十一比剛才慘叫的更慘了。

    “沒有,還沒……不是,是姐夫,真是姐夫!”

    “疼!不是我,是他,是十一!是十一看上了竹韻,不是我,唉喲!真不是我!”潘定邦趕緊分辯。

    真不是他啊!

    “我問你,哪兒來的銀子!那銀子呢?”田七奶奶一聲暴呵。

    大常嚇的趕緊舉手,“我我,我們老大,老大……大……”

    “不是,沒有,還沒有……”潘定邦痛的鼻涕眼淚全下來了。

    “五萬銀子?就她?”田七奶奶揪著潘定邦,甩到竹韻面前,咬牙切齒。

    “是你借的銀子?哪個老大?你竟然連借銀子的膽兒都生出來了?就為了這賤貨?”方十一奶奶揪著田十一的耳朵,用力一擰,也甩到了竹韻面前。

    田十一慘叫的沒人腔,不光鼻涕眼淚,都口水都滴出來了。

    “不是,姑奶奶,不是,沒借,唉喲姑奶奶您輕點兒,您輕點兒,我錯了,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改!我立刻改!”

    一個婆子從外頭直沖進來,沖田七奶奶和方十一奶奶叫道︰“七奶奶,十一奶奶,打听到了,說是這家是專拿鵝頭做仙人跳的,這一回,跳到咱們七爺和十一爺頭上了。

    說是哄了一個來月了,打著給她贖身的名兒,哄著咱們七爺和十一爺,現從外頭借了五萬銀子,今天就要交銀子了!”

    “原來是這樣!

    就這麼個貨色,就能把你騙的死生不顧了!你可真是越長越長回去了!”田七奶奶聲色俱厲。

    “把她拿了!把這院里的人都拿了,去見官!青天白日,天子腳下,竟敢有人設這樣的騙局,還訛詐到我們府上了!

    給我砸了這騙子窩兒!”

    田七奶奶一只手揪著潘定邦的耳朵,時不時甩一下,在潘定邦的鬼哭狼嚎中,指揮著眾婆子,打砸抄檢。

    “不是!我不是!我沒跳!”竹韻總算反應過來了,驚恐的尖叫連連。

    “竹韻姑娘別怕,你是賣身在媽媽手里的人,身不由已,這事兒,再怎麼仙人跳,也跟你沒關系。

    這設局訛詐行騙,要麼打死,要麼流放,那也是個死,早死晚死,反正都是媽媽,與你無關。

    到時候,只要把你的身契拿出來,那就一切與你無關,竹韻姑娘別怕,千萬別怕。”陸賀朋趕緊上前安慰。

    大常抱著頭,一臉驚恐的躲過來躲過去,攔著幾個婆子,不讓她們靠近竹韻和陸賀朋。

    竹韻剛才是嚇白了臉,陸賀朋這幾句話之後,臉不光白,都青的沒人色了。

    她早就自贖自身了,哪還有什麼身契!她確實是設了套想要弄點兒銀子……

    “咋回事啊?這是鬧啥呢?”黑馬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一頭扎到竹韻面前,轉著頭一臉茫然。

    “烏大爺!”竹韻象看到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揪住黑馬,“求求你,救救我,你把我買了吧,求你把我買下!”

    “啊?好啊!可我沒帶銀子,你這是怎麼了?那倆母夜叉是誰?咋啦?”黑馬接著茫然。

    “您別問那麼多,回頭我再給您說,這位先生,求求您,趕緊寫份身契,煩您把日子往前寫兩天。”竹韻急的快哭出來了。

    “啊?怎麼回事?可我沒帶銀子啊,就這一百兩,這是茶錢。”黑馬來回的摸,總算摸出張百兩的銀票子,抖到竹韻面前。

    “那就一百兩,這位先生,煩你趕緊寫!您快點寫!煩你把日期往前提一提,你快一點兒!”

    竹韻急的團團轉,不停的催著陸賀朋,一只手緊揪著黑馬,一只手揪著大常的衣襟,躲在大常身後,連急帶嚇,一頭接一頭的熱汗。

    真要被拿進衙門,要是沒有身契,她這條命肯定就沒了,象她們這樣的賤命人,一個死字容易得很!

    陸賀朋一只手托著筆墨匣子,提著筆,虛空一揮,一份身契就一揮而就了。

    竹韻急的根本顧不上細看,從陸賀朋手里那只筆上蹭了點兒墨汁,急急按了手印,將身契塞到黑馬懷里,長長松了口氣,她至少能逃出條命了。

    小甜水巷這一場熱鬧,起來的快,結束的也快。

    田七奶奶揪著潘定邦的耳朵,方十一奶奶揪著田十一,在一群拿著水水棍的健壯婆子的簇擁下,各自回府。

    兩只河東獅帶著那些虎虎生威的婆子丫頭們呼啦啦走光了,竹韻癱坐在地上,兩眼發黑,金星亂冒,毫撕冒 歟 嘔泄瘢 芸辭宄矍傲恕br />
    四周一片狼藉,能砸的全砸了,能扯的全扯了。

    媽媽面朝下趴在廳堂門口,褲子裙子團在小腿上,從腰到大腿都露在外面,血污一片,正呻吟一聲嚎哭兩聲,證明她還活著。

    她那四個小姐正一個揪著一個,揪成一串兒,哆哆嗦嗦擠在廳堂門口,不敢進,也不敢走。

    她家幫閑一向眼尖腿長,一看不對,早跑得沒影兒了。

    門外時不時擠進來幾個人,伸長脖子,一臉八卦的看熱鬧。

    那位烏大爺也不知道哪兒去了,那位師爺和那個大個兒也不見了……

    竹韻呆了好一會兒,嗷的一聲,捂著臉放聲大哭。

    這一回,不是她騙了別人,而是,她被人家坑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墨桑 | 墨桑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