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侯門庶子 第四百二十八章 靈前問罪

第四百二十八章 靈前問罪

小說︰侯門庶子| 作者︰淡淡的平常者| 類別︰歷史軍事



    格殺勿論這四個字,威脅性太大,不要說李善才帶來的侍衛,就是他本人,也害怕起來。

    其實李善才敢來泰康宮,釋放永昌帝,也是覺得能打趙文煜等人一個措手不及。

    畢竟他也知道,南京城的局勢,幾乎都在賀元盛的人掌握之中,他就算有什麼想法,成功性也不高。

    如此一來,他就把心思,放在了永昌帝身上。

    畢竟兩代皇帝的生父,在皇位繼承權上,有一定的發言權。

    但這一切,都要把永昌帝帶到百官眼前,才有一絲作用。

    因為在小皇帝的靈前,趙文煜等人,不好對永昌帝太過分,免得影響名聲。

    否則的話,一個被囚禁在冷宮的廢人,能有什麼用。

    趙文煜的話一說完,錦衣衛們,也開始上前,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而李善才帶來的侍衛,被格殺勿論四個字震懾,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反抗。

    “趙文煜,朕帶你不薄,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在錦衣衛即將動手之時,被鐵鏈鎖住的永昌帝,大聲喊道。

    他已經察覺到,局勢發生了變化,離開冷宮的機會到了,自然要掙扎一下。

    頓了頓,繼續開口︰“你放朕出去,待朕重登大寶,一定以王爵相報,還讓你總領朝政……”

    永昌帝做出了種種許諾,還用期盼的目光,看著趙文煜。

    不過這異想天開的話,非但讓趙文煜意外,連李善才也有些吃驚。

    他來釋放永昌帝,也只是想讓這個皇帝生父,起到一個攪局的作用,屆時鼓動朝臣,議立新君。

    可一個什麼都沒有,還被世人唾棄的昏君、罪人,居然妄想復位,簡直是異想天開。

    “太上皇啊,太上皇,你老還是跟以前一樣,愚蠢的厲害。”

    說完,就一揮手,示意錦衣衛,趕緊把人拿下。

    這回錦衣衛沒有猶豫,迅速拿人,連李善才都不敢反抗。

    畢竟雙方的力量不成正比,誰也不想身死當場。

    “趙文煜,你這狼心狗肺的東西,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一旁的永昌帝,被刺激到了,站起身來,破口大罵。

    畢竟這是他脫困的唯一機會,居然就這麼沒了,豈能不怒。

    而且這些年,他被圈禁在此,屢屢被賀錦萱折磨,精神已經快要崩潰了。

    如今眼看著機會,在眼前消失,自然接受不了。

    “哼!”

    趙文煜理都不理永昌帝,冷哼一聲後,對賀錦萱微微躬身,就帶著人離開。

    趙文煜等人一走,賀錦萱熟練的從偏殿內,找出一條鞭子。

    “你要干什麼,要干什麼?”

    看到賀錦萱拿出鞭子,永昌帝恐懼起來,習慣性的縮到角落里。

    賀錦萱似笑非笑的說道︰“罵啊,你倒是繼續罵啊!”

    說著、說著,一鞭子就抽了過去。

    “啪。”

    “啊。”

    很快偏殿內,響起了皮鞭抽打,以及男人的慘叫之聲。

    “你還想出去,還想重登皇位,我告訴你,只要有我在,你想都別想……”

    賀錦萱毫不掩飾的聲音,傳遍泰康宮,可沒有一個人,敢阻攔她。

    泰康宮外,听到永昌帝淒慘的叫聲,本已離開的趙文煜,腳步頓了頓。

    仔細想了想,無奈的搖了搖頭,並不打算理會此事。

    畢竟他知道,賀錦萱是賀元盛的堂姐,做的事,也不影響大局,沒有必要多管閑事。

    “留一隊侍衛,在這里守著,任何人都不能進入泰康宮!”

    這是防止還有人,打永昌帝的主意,畢竟看不清局勢的人有很多,趙文煜不得不防。

    “諾!”

    錦衣衛百戶立刻點頭,接著小心的問道︰“泰康宮內的事……”

    話說到一半,趙文煜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就轉身離開。

    錦衣衛百戶,暗罵自己愚蠢,留下一隊侍衛後,馬上跟上。

    小皇帝的靈前,百官還在哭喪,可真正難過的,沒有幾個。

    正在這時,趙文煜帶著人,押著李善才一行,回到了靈前。

    “這是這麼回事?”

    “李閣老怎麼被抓了?”

    “天子靈前,真是太放肆了。”

    “……”

    陣陣竊竊私語響起,誰都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畢竟國喪第一天,什麼事都要避諱一些,捉拿內閣輔臣,明顯是不把小皇帝放在眼里。

    “列為臣工,國喪第一日,本應以治喪為主,可有人意圖不軌,老夫身為內閣首輔,實在不能置之不理。”

    來到小皇帝的棺槨前面,趙文煜沉重的說道。

    “敢問首輔,李善才又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

    張懷立刻站出來,唱雙簧,畢竟在小皇帝的靈前,還是要演演戲,免得影響了名聲。

    “唉!”

    趙文煜嘆了口氣,這才開口道︰“皇上中毒駕崩,是本朝之大不幸,可隱有弒君之嫌的李善才,卻擅闖禁地,跟罪人季昌旬勾結,企圖釋放欽犯,圖謀帝位……”

    “你胡說八道!”

    沒等趙文煜說完,李善才掙扎起來,高聲喊道︰“太上皇是皇上生父,在這個時刻,理應出來主持局面,我身為內閣輔臣,自然要為大局著想。”

    如今到了百官眼前,李善才不再擔心、趙文煜會直接殺人,所以立刻開口辯解,裝成一副忠心皇室的樣子。

    趙文煜倒是沒有阻止李善才說話,甚至還有意放縱,以便試探官員們的態度。

    等李善才說完,趙文煜這才開口︰“天子靈前,你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頓了頓,冷冷的說道︰“僅憑這一點,就該治你個大不敬之罪。”

    此言一出,李善才頓時一驚,十分懊惱的想著,自己真是太急了……

    “大行皇帝恕罪,老臣沒有不敬的意思,只是關心朝局,這才一時心急,犯下錯誤。”

    不過李善才也有幾分急智,馬上跪倒,向死去的小皇帝請罪、懺悔。

    如此一來,趙文煜到不好抓著此事不放,否則的話,多少有一點咄咄逼人的意思。

    這時張懷站了出來︰“李善才,季昌旬意圖弒君,因念其是天子生父,這才從輕處置。

    圈禁此逆賊,也是大行皇帝生前,欽定下來的。

    如今你擅自行事,可有把大行皇帝放在眼里。”

    接著話鋒一轉︰“何況大行皇帝之所以中毒,完全是你等,肆意亂來,任人唯私,將忠心耿耿天子進侍大換血,否則豈會出這種事。”

    張懷的話一說完,百官頓時議論起來。

    “李善才真的會弒君?”

    “他跟大行皇帝關系密切,按理說,不應該啊……”

    “跟罪人季昌旬勾結,意圖謀奪皇位,還不是理由嗎!”

    “他真有這麼蠢,想讓那個昏君出來!”

    “他不是去泰康宮了嗎!

    “……”

    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都讓李善才跟小皇帝中毒一事,徹底沾上了,根本解釋不清。

    所以他去泰康宮,企圖釋放永昌帝的事,朝臣們自然會多想。

    倒是一些精明的大臣,覺得此事有些說不通,畢竟毒殺小皇帝,對李善才沒有什麼好處。

    不過精明的人,善于明哲保身,自然不會站出來說話。

    “皇上中毒,純屬意外,此事還沒有定論,你們豈可隨意猜測。”

    看到局勢不妙,李善才立刻開口辯解,還不住的用目光,看向幾個浙黨官員,希望他們站出來,幫助自己說話。

    不過現在的局勢,浙黨官員人人自危,都不想站出來,幫李善才說話。

    唯有周光新,默默的嘆了口氣,暗罵了一句,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

    即使如此,周光新也不能置之不理,因為李善才現在就被定罪,對他不利。

    何況在周光新的心中,李善才是一個擋箭牌,罪名越輕,對其越有利。

    “首輔,張閣老,在天子靈前,爭辯這些事,有些不合適吧!”

    周光新的話一說完,有些精明的官員,馬上開口附和。

    附和的人雖然不多,只有十幾個,卻能表現出一些東西。

    趙文煜見此,不由得皺了皺眉,認真的看了周光新一眼,沒有說話。

    就連張懷,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在小皇帝靈前,爭辯這些事,的確有些不妥。

    若是以前,張懷自然不會在意,可為了謀劃的大事,所作所為,必須要有理有據。

    否則的話,引起士林不滿,這出戲,可就不好唱了。

    二人都不說話,李善才總算躲過這一劫,可以苟延殘喘數日。

    不過誰都明白,此事只是暫時壓下了,待七日之後,還會爆發。

    畢竟小皇帝死的不明不白,總要有個交代。

    接下來的幾日,朝臣們都在忙著小皇帝的喪事,南京城也陷入了詭異的平靜。

    另外一邊,山海關內,賀元盛正在處理善後之事。

    一些瑣事,倒是有人代勞,可有些事,必須要賀元盛親自處理。

    尤其是葉赫真兵敗之後,下落不明,十幾萬大軍搜索到現在,也沒有任何線索。

    “侯爺,為了一個葉赫真,讓十幾萬大軍,不停的搜索,未免有些得不償失。”

    李宗廷提出建議,只是語氣非常小心,因為他知道,賀元盛對葉赫真的重視。

    這個建議,也讓賀元盛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繼續搜索……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侯門庶子 | 侯門庶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