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侯門庶子 第四百二十七章 謀劃帝位

第四百二十七章 謀劃帝位

小說︰侯門庶子| 作者︰淡淡的平常者| 類別︰歷史軍事



    “大勢已定!”

    李善才重復了一遍,而後冷冷的開口︰“皇上雖死,可新帝為立,何來大勢已定。”

    復雜的看了李善才一眼,周光新淡淡的說道︰“皇上中毒而死,你我皆有弒君之嫌,還是別想太多了。”

    這心灰意冷的話,讓李善才異常著急,可無論他如何勸說,周光新也不搭茬。

    最後李善才一跺腳,悄悄地聯系幾個皇室子弟,談論新君之事。

    甚至李善才還想起了一個人,秘密叫來一名心腹,耳語了幾句……

    李善才不甘心,上躥下跳的,想要垂死掙扎。

    可他的行為,在趙文煜等人眼里,無非是枉費心機。

    “還想擁立新君,也不知道,誰給他的信心。”

    小皇帝的靈位前面,張懷低聲的對趙文煜說道,語氣非常不屑。

    “皇上剛死,現在做什麼都不合適,先讓他蹦幾天!”

    趙文煜淡淡的回應,對于李善才上躥下跳的行為,一點也不在意。

    畢竟南京城的一切,都掌握在賀元盛一黨手中,任憑李善才如何蹦,都沒有用。

    若非小皇帝剛死,趙文煜等人,要裝裝樣子,恐怕會直接拿李善才問罪。

    “倒是便宜他了!”

    張懷不屑的說了一句,而後壓死了聲音︰“對于新君的事,首輔怎麼看?”

    “這要侯爺回來再定!”

    此言一出,張懷頓時眉頭一挑,嚴肅的說道︰“北伐之戰,正在關鍵時刻,恐怕侯爺無心他顧,我們可要仔細想想。”

    趙文煜馬上開口︰“有什麼可想的。”

    “北伐之戰,必勝無疑,侯爺收復故土,可謂功在社稷,若是登上大寶,定是眾望所歸。”

    這麼明顯的意思,趙文煜怎能不明白,當即開口道︰“你的意思是,提前準備。”

    “不錯!”

    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復,張懷繼續開口︰“趁著侯爺不在,鏟除所有的障礙,待侯爺歸來之時,來一個黃袍加身。”

    張懷的話一說完,趙文煜馬上開始思索,此事的可行性。

    “侯爺登上大寶,的確是眾望所歸,時機也非常合適。

    老夫唯一擔心的,就是擅自行事,會引起侯爺的不滿。”

    賀元盛的心思,趙文煜能猜出來一些,可他還是不敢擅自行事,擔心會被忌憚。

    畢竟遷都之後,趙文煜屢屢被打壓,深知賀元盛對他的防備,自然想以穩妥為主。

    反正改天換地,是早晚的事,他沒有必要,擅自行事。

    可張懷跟隨賀元盛的時日尚短,對其的想法,了解的有限。

    而北伐之前發生的事,讓張懷擔心,賀元盛有當周公、諸葛的想法。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就算侯爺生氣,還能把我們殺了不成。”

    頓了頓,略帶鼓動的說道︰“一個擁立之功,怎麼也能換來三代富貴,這可是最劃算的買賣。”

    對于改朝換代之事,張懷非常急切,生怕會有變化。

    因為賀元盛登上大寶,他才能沒有後顧之憂,否則的話,很容易被清算。

    畢竟主持新政的他,得罪了太多人,而中國古代,人亡政息的事情,數不勝數。

    屆時他這個主導新政之人,就會成為亂臣賊子。

    哪怕他死了,沒了特權的讀書人,都會把他拉出來鞭尸。

    只有賀元盛成為皇帝,賀氏一直執行新政,才會沒有隱憂。

    張懷的鼓動之言,讓趙文煜非常動心,畢竟文官雖有權利,卻不能傳承下去。

    只有爵位,才能保證幾代富貴。

    而讀書人,又不能上陣殺敵,若是錯過了擁立之功,恐怕再也沒有機會,取得爵位。

    “那就利用皇上之死,把礙眼的人,都除掉。

    不過為了侯爺的名聲,事情要做的漂亮一些。”

    趙文煜的話一說完,張懷馬上漏出笑容,當即開口道︰“此事不難,正好利用中毒之事,把所有礙眼的人鏟除!”

    兩個人正在密議之時,一名錦衣衛百戶,過來稟告︰“首輔,張閣老,就在剛剛,李閣老跟幾個宗親,帶著一隊侍衛,去了泰康宮。”

    此言一出,二人的臉色,都有了些變化。

    趙文煜更是直接開口︰“竟然要放出這個禍害!”

    “若是他出來了,還真有些麻煩!”

    “這里交給你了,我去看看!”

    “放心!”

    兩個人交談完畢,趙文煜吩咐錦衣衛百戶︰“調一隊侍衛,跟我來!”

    “諾!”

    百戶馬上點頭,接著一揮手,幾十名侍衛,出現在大殿之外。

    趙文煜也不在停留,當即起身,帶著幾十名侍衛離開。

    泰康宮,是皇宮之內,最後面的一座宮殿。

    宮殿里面,囚禁著一個人,正是之前的永昌帝,兩朝的太上皇。

    不過這位太上皇,已經沒了往日的威風,渾身破衣亂衫的,還被鐵鏈鎖在偏殿內。

    對于外界來說,這座泰康宮,猶如冷宮一般,哪怕小皇帝死了,此地也沒受到影響。

    泰康宮內,一個小宮女,正在向賀錦萱匯報外面的情況,最後開口說道︰“娘娘,文武百官都入宮了,我們這里,要不要掛上白帆。”

    “不用!”

    賀錦萱淡淡的回應,一副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的樣子。

    畢竟她的身份,是小皇帝的庶母,又處在這冷宮之中,很多事都不用在意。

    就在這時,一個小太監,急匆匆的跑了進來,焦急的說道︰“娘娘,李閣老跟幾位宗親,帶著十幾名侍衛,來了泰康宮。”

    此言一出,賀錦萱頓時皺了皺眉,然後走出大殿。

    很快,就看到李善才和幾個皇室宗親,出現泰康宮內。

    “李善才,你闖入圈禁之地,意欲何為?”

    賀錦萱冷冷的問道,神情中也帶著一點擔憂。

    畢竟小皇帝死了,李善才卻在這個時候,來到泰康宮,他不能不多想。

    “太上皇妃,老臣特來迎接太上皇。”

    此言一出,賀錦萱冷冷一笑,開口道︰“這里只有一個被圈禁的庶民,沒有什麼太上皇。”

    “皇上駕崩,朝廷要立新帝,太上皇是皇室子弟,又是先帝生父,理應參與。”

    接著話鋒一轉︰“還望太上皇妃不要阻攔,否則就別怪老臣,不客氣了。”

    “你敢!”

    賀錦萱可不想永昌帝出來,因為小皇帝上位以後,她沒少折磨永昌帝。

    若是讓其出來了,發生了什麼變故,她可就要倒霉了。

    “哼!”

    到了這個時候,李善才怎能會被一個女人的威脅嚇到,冷哼一聲之後,便一揮手。

    緊接著,十幾名侍衛,開始搜查。

    “攔住他們!”

    賀錦萱急了,可泰康宮內,只有四個太監,四個宮女,怎敢阻攔侍衛。

    很快幾名侍衛,進入了偏殿。

    “閣老,太上皇在這!”

    李善才聞言,馬上走了進去。

    賀錦萱見此,也只能硬著頭皮,跑了進去。

    “李善才,你太放肆了!”

    “放肆的是你!”

    看到永昌帝還活著,李善才心中有了底氣,冷冷的說道︰“太上皇是先帝生父,你這奸妃,竟然敢用鐵鏈鎖住。”

    這時,察覺到異常的永昌帝,也抬起頭來。

    等看到李善才和幾個侍衛身上的孝衣後,永昌帝頓時激動起來︰“那逆子死了,是那逆子死了嗎?”

    情緒異常的激動,目光中還帶著點瘋狂,以及一絲期盼。

    永昌帝的樣子,讓李善才眉頭一挑,可還是開口道︰“來人,把鐵鏈解開!”

    跟來的侍衛,剛想有所動作,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了進來︰“住手,你們真是膽大包天。”

    聲音一落,趙文煜帶著幾十名錦衣衛,進入偏殿。

    看到趙文煜出現,李善才臉色微變,感覺情況有些不妙。

    “李善才,你可真是大逆不道,公然違抗聖旨,還妄想解救欽犯。”

    趙文煜率先開口,語氣因為非常冰冷,看著李善才的目光,也帶著幾分殺意。

    “皇上駕崩,理應議立新帝,太上皇是皇室嫡系子弟,又是先帝生父,理應參與。”

    “一個罪人,有何資格參與此事!”

    頓了頓,繼續開口︰“皇上剛剛駕崩,你就開始謀劃帝位,看來皇上中毒,還真與你脫不了關系。”

    趙文煜的話,讓李善才臉色巨變,高聲喊道︰“你血口噴人。”

    “先是宮內被大換血,導致皇上中毒身亡,現在你又來到冷宮,企圖釋放欽犯,本閣不得不懷疑,這一切,都是你的陰謀!”

    說完,趙文煜高聲道︰“來人啊,給本閣拿下此逆賊。”

    話音一落,錦衣衛馬上上前,想要抓人。

    “誰敢!”

    李善才也不示弱,他帶來的侍衛,也上前一步,只是人數較少,氣勢有些不足。

    “若有反抗,格殺勿論。”

    本來趙文煜,不想這麼快動手,畢竟小皇帝剛死,若是在治喪期間,捉拿李善才,影響有些不好。

    可李善才來到泰康宮,想要釋放永昌帝,就給了趙文煜一個合理的借口。

    畢竟永昌帝被囚禁在此,就是因為毒殺小皇帝不成,只是考慮到他是小皇帝的生父,不能處死,才會圈禁起來。

    如今有弒君之嫌的李善才,過來釋放永昌帝,誰都會懷疑,里面有內情。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侯門庶子 | 侯門庶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