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侯門庶子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敗涂地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敗涂地

小說︰侯門庶子| 作者︰淡淡的平常者| 類別︰歷史軍事



    天亮了,代表著戰事,要結束了,所以宇文護感覺到渾身輕松。

    可看了看傷亡的部下,他的心情,又沉重很多。

    這一夜的戰斗,宇文氏傷亡五千以上,算是傷筋動骨了。

    “看來要一條路走到黑了!

    低聲的自言自語響起,宇文護的臉上,是一片復雜之色。

    以他的頭腦,自然能想到,賀元盛拖延進兵速度,就是想讓宇文氏,在草原上被孤立。

    如此一來,宇文氏就會成為乾朝的一條狗,替賀元盛看住草原。

    不過這個結果,宇文護並不後悔,因為要統治草原,總要付出些代價。

    山海關的大戰,即將進入尾聲,可南京城內的局勢,卻越來越緊張。

    這一夜,小皇帝的身體,沒有任何起色,哪怕是不懂醫術的人,也知道他的生命,即將終結。

    而調查一夜的錦衣衛,也從皇宮內,找出了大量有毒物品,雖沒找到真憑實據,可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李善才等浙黨官員。

    畢竟宮內的大換血,是他們提議的,小皇帝又是剛剛親政,根本沒有多少可用之人。

    所以宮內的大部分人,都是浙黨官員安排的,想要推脫都推脫不了。

    “這才一個月,皇宮大內,就亂成了這幅德行!”

    看著搜出來的毒藥,以及各種各樣的違禁物品,趙文煜冷冷的開口,看著李善才的目光,也流露出一種不屑。

    不過這一次,李善才沒有反駁,只是臉色難看的厲害。

    眼前的情況,對他太不利了,若是小皇帝一命嗚呼,他跟浙黨、就是替罪羊。

    哪怕李善才知道,浙黨中人,不會對皇帝動手,可他根本有口難辯。

    畢竟宮內的守衛,是魏安負責的,而魏安又是在他的力薦之下,才能得到這個職務。

    僅憑這一點,李善才就說不清。

    到了中午,小皇帝的寢殿之內,突然一陣大亂,趙文煜和一眾朝臣,馬上闖了進去。

    只見躺在床上的小皇帝,不斷的嘔血,御醫使用了各種辦法,都沒有用。

    片刻之後,小皇帝停止了掙扎,直愣愣的躺在床上。

    一名御醫,顫抖著手,試了試小皇帝的鼻息,又摸了摸脈搏,頓時跪在了地上。

    “皇上駕崩了!”

    幾個字一出口,寢殿內的所有人,全都跪在了地上。

    在小皇帝駕崩之前,賀元盛帶領的北伐大軍,已經趕到了山海關。

    此時元朝軍隊,已經打的筋疲力竭,面對乾朝大軍,根本無力一戰。

    何況所有人都知道,乾朝軍隊趕到,就沒有了破關逃生的希望,頓時士氣大跌。

    所以雙方剛一接觸,大部分的元朝騎兵,就想要突圍。

    可幾十萬乾朝大軍,擋住了歸路,元朝騎兵根本無法突圍,只能向崇山峻嶺之間逃跑。

    這一戰,打的是毫無壓力,僅僅一個時辰,基本結束了戰斗。

    乾朝軍隊,也深入崇山峻嶺之間,抓捕俘虜。

    同一時間,錢勇也到了杭州城,直接進入海事衙門。

    “見過夫人!”

    見到葉雨夢之後,錢勇立刻躬身施禮,語氣非常恭敬。

    “指揮使不用多禮,坐吧!”

    錢勇依言坐好,這時,幾個巡檢司的兵丁,押著魏安跟魏宏兩人,走了進來。

    不過這兩人的狀態,十分不好,一個雙臂沒了血肉,一個斷了條手臂,都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

    “這兩個人,企圖盜竊稅銀,好在海事衙門發現的及時,才能抓到這二人。

    不過稅銀丟了一百萬兩,還要錢指揮使仔細追查!”

    葉雨夢的話音一落,錢勇的心中就是一驚,猜測這里面,有什麼深意。

    畢竟葉雨夢的話,明顯有問題,他怎能听不出來。

    “夫人是讓錢某,追查稅銀?”

    “稅銀即已被盜,想要追回,恐怕很難了!”

    這個答復,讓錢勇松了一口氣,因為事情明顯不對,若是讓他追繳稅銀,就是一個燙手山芋。

    正要想說什麼的時候,一名錦衣衛千戶,急匆匆的跑了進來,對錢勇說道︰“指揮使,大事不好,皇上中毒,情況危急,內閣下了詔令,讓您立刻回京。”

    此言一出,錢勇的臉色,頓時變了,還用驚疑不定的目光,看了看葉雨夢。

    而葉雨夢,臉色也有了變化,好像很吃驚一般。

    沒有從葉雨夢臉上,看出問題,錢勇下意識的就把目光,看向了魏宏、魏安二人。

    這兩人,也被這個消息,震得不輕,本就慘白的臉色,更白了一些。

    “毒殺皇上,然後盜竊稅銀,一走了之,還真是大手筆啊!”

    很快,葉雨夢發出了一聲感慨,看著魏宏的目光,也帶著幾分冷意。

    一旁的錢勇,馬上站起身來,對著魏安說道︰“你可真是膽大包天。”

    此時的魏安,身體異常虛弱,根本想不到其中深意。

    倒是魏宏的傷勢較輕,還有精神思索,很快猜出了其中內情。

    “真想不到,魏某竟然淪落到這個下場,成為人家手中的一顆棋子。”

    魏宏已經想明白了一切,畢竟小皇帝的死,需要一個背鍋的,而他就是一個合適的人選。

    “夫人,下官要立刻回京!”

    此時的錢勇,已經有了些猜測,可他不敢往下想了。

    反正葉雨夢給出的答案,足以堵住悠悠之口,誰也不會懷疑。

    “指揮使要仔細調查,看看都有誰,跟這兩個人勾結。”

    錢勇馬上明白,這是要利用此事,將所有礙事的人,一網打盡。

    “下官會仔細調查的。”

    語畢,錢勇叫來幾個錦衣衛,押著魏宏、魏安兩個人,離開海事衙門。

    “皇上中毒,事關重大,夫人不回去嗎?”

    錢勇走後,魏吉開口詢問,語氣中帶著些試探。

    “稍後我也返回南京!”

    淡淡的回應一句,然後看了魏吉一眼,叮囑道︰“你只管守好海事衙門這個錢袋子,其他的事,不用多想,影響不到你。”

    “有夫人主持大局,下官自然放心。”

    這番話,讓葉雨夢微微一笑,暗道,聰明人真多啊。

    返回南京的路上,錢勇一直在思考,此事到底是葉雨夢直接做的,還是借刀殺人,亦或者是袖手旁觀。

    可又想到葉雨夢之前的表情,好像也沒想到小皇帝會中毒,讓他有些猶豫。

    好在此人的確聰明,知道這件事,不能調查,否則好處。

    又想到葉雨夢親自來到杭州,錢勇頓時有了些猜測,臉上也露出幾分輕松之意。

    杭州距離南京,有四百多里,哪怕日夜兼程,也要超過一天,才能趕到。

    而此時的南京城中,已經全部戒嚴,宮內更是哭聲不斷。

    大臣們,也全都穿起了孝衣,于當天晚上入宮。

    畢竟小皇帝已經死了,在這個時候,什麼也比不過治喪。

    也因為治喪,給了李善才喘息之機,馬上找到周光新,商議對策。

    “現在該怎麼辦?”

    如今的李善才,已經徹底沒了主意,惶惶不可終日。

    “還能怎麼辦,听候處置吧!”

    眼前的局勢,周光新很清楚,所以沒了任何希望。

    “怎麼能听候處置呢,我們又沒做什麼?”

    李善才的話一說完,周光新嘆了口氣︰“皇上中毒而亡,總要有個交代。”

    “可這事不是我們做的!”

    李善才咬牙切齒的說道,對毒害小皇帝的人,也充滿了恨意。

    “宮內的守衛,大部分都是浙黨安排的,現在出了事,如何能說清!”

    頓了頓,繼續開口︰“還不如听憑處置,也許長寧侯會從輕發落。”

    周光新的話,讓李善才聯想到了什麼,當即開口問道︰“這件事,會不會是賀元盛做的。”

    “長寧侯率兵北伐,如今正是關鍵時刻,他絕不希望,在這個時候,出亂子。”

    由于距離太遠,傳遞消息至少也需要一兩天時間。

    在加上賀元盛有意拖延,所以朝堂上得到的戰報,還是三天以前的。

    而三天前,正是賀元盛率軍追擊的時刻,周光新自然不會懷疑。

    “那可不一定。”

    李善才開口反駁,冷冷的說道︰“這次北伐,朝廷必勝,若是賀元盛有取代之心,未嘗不會下毒手。”

    听了李善才的話,周光新愣了一下,這才開口道︰“就算真的如此,又能如何,朝堂上,有誰會相信你我。”

    賀元盛領兵北伐之後,浙黨上躥下跳的,想要奪權,滿朝文武,對此是一清二楚。

    而宮內的守衛,全是浙黨跟小皇帝安排的,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把事情推到賀元盛身上,根本不現實。

    別說沒有證據,就算有證據,也沒人會信。

    周光新的話,讓李善才的臉色,異常難看,咬牙切齒的說道︰“難道我們什麼都不做。”

    “唉!”

    重重的嘆了口氣,而後把目光,看向小皇帝的棺槨︰“大勢已定,如之奈何。”

    周光新的腦子,比李善才聰明不少,知道小皇帝一死,浙黨就是一敗涂地。

    尤其背上了弒君之嫌,情況就更嚴重了。

    若是老老實實的,听憑處置,下場還能好些。

    可想要垂死掙扎,下場一定淒慘無比……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侯門庶子 | 侯門庶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