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侯門庶子 第四百二十四章 油盡燈枯

第四百二十四章 油盡燈枯

小說︰侯門庶子| 作者︰淡淡的平常者| 類別︰歷史軍事



    看著魏宏昏倒,魏吉冷冷一笑,道︰“這就昏倒了,你也不過如此。”

    以魏宏的身份,魏吉根本無權處置,頂多是折磨一番。

    可這些聰明人,喜歡做的是,用語言折磨人。

    畢竟對某些人來說,心理上的打擊,比上的打擊,還要嚴重的多。

    海事衙門,會客廳中,葉雨夢在椅子上端坐,一邊喝著茶,一邊思索著什麼。

    片刻之後,魏吉走了進來︰“見過夫人。”

    “人沒死吧!”

    葉雨夢回過神來,笑著問道。

    “只斷了一條胳膊,現在昏過去了。”

    “還成,下手不算很!”

    “下官不敢耽誤夫人的大事。”

    以魏吉的頭腦,自然能想到,葉雨夢出現在杭州,事情絕沒那麼簡單。

    只是他了解東西不多,根本不知內情,這才側面的試探一下。

    “你倒是挺聰明的!”

    與魏吉相比,葉雨夢更聰明一些,對方的小心思,根本瞞不過她。

    頓了頓,繼續開口︰“馬上放出風聲,說海事衙門,丟了一百萬兩稅銀。

    下手之人,就是今天來的錦衣衛,幕後主謀在逃。”

    “諾!”

    魏吉問都不問,馬上開口答應,只是心中的疑惑之意,更濃了一些。

    “錢勇明日就會趕到,到時候,所有人都交給他,別跑了一個。”

    葉雨夢的話音一落,魏吉下意識的問道︰“夫人,魏宏也要交給他嗎?”

    葉雨夢點了點頭,又叮囑了一句︰“千萬別讓人死了。”

    二人說話之時,錢勇帶著大隊錦衣衛,正在趕往杭州的路上。

    不過他的臉色,異常凝重。

    “到底出了什麼事,難道魏安背後,還有什麼人!”

    前往杭州,自然是葉雨夢的意思,可錢勇卻有些不解。

    畢竟一個小小的魏安,不值得興師動眾。

    何況錢勇已經收到消息,知道葉雨夢親自去了杭州,他就更重視了。

    南京城,皇宮內,小皇帝正和李善才等人議事。

    “錢勇今天上午,離開南京城,看樣子,是去了杭州。”

    李善才開口,說明情況,語氣非常凝重。

    “哼!”

    小皇帝頓時冷哼一聲,冷冷的說道︰“看來這條狗,根本分不清、誰才是他的主人。”

    這番話,讓一旁的周光新,嘆了口氣,對小皇帝,也有些失望。

    在他眼里,錢勇對小皇帝,還算恭敬,否則的話,魏安宿衛宮廷,拉攏心腹,也不會這般順利。

    在這種情況下,對待錢勇,應該以拉攏為主,而不是這副態度。

    倒是李善才沒有感覺到不妥,他自視甚高,屬于那種只會空談的人。

    “皇上,錢勇不听話,等您掌權之後,收拾他就完了。”

    接著話鋒一轉︰“臣擔心的是,

    他前往杭州,會不會影響我們的計劃。”

    此言一出,小皇帝頓時有些擔憂,開口道︰“這就要看魏愛卿,動作快慢了。

    只要把人掌握在手中,在找出魏吉貪污的證據,在朝堂上,就是有理有據。”

    而小皇帝跟浙黨的計劃,就是先拿下魏吉,然後拿出其貪污的證據,用來堵趙文煜等人的嘴,並以此為借口,更換海事專職大臣。

    畢竟小皇帝已經親政,官員任命,避不開他。

    “就怕錢勇會壞事啊!”

    李善才還是有些擔心,過了一會,這才開口︰“實在不行,就讓魏安斬草除根。”

    這個建議,讓小皇帝有些意動,因為人死了,海事專職大臣,自然要更換。

    “萬萬不可!”周光新見此,馬上開口反對。

    “有何不可?”

    小皇帝十分不悅的問道。

    “皇上,此事傳出去,會讓人寒心,對皇上的名聲也不利。”

    “難道賀元盛做得,朕就做不得嗎?”

    現在的小皇帝,已經知道袁保中死亡的內情,所以對李善才的建議,非常動心。

    “皇上,那不一樣!”

    周光新苦笑了一聲,然後看了看李善才,目光中帶著幾分惱火。

    袁保中的死,雖然別有內情,可這件事,卻是齊敬高做的。

    所以朝堂上的官員,只會說齊敬高膽大妄為、無法無天,卻不會說賀元盛什麼。

    何況賀元盛掌握兵權,本就是一個權臣,稍微做些出格的事,影響也不大。

    可小皇帝不一樣,他即沒兵馬,又沒有威望,想要掌權的話,只能依靠大義,走正路。

    一旦使用陰暗手段,會讓士林和大部分官員,失望不已。

    畢竟堂堂正正,才是皇帝應該做的。

    這也是賀元盛做事,顧忌重重,總要有理有據的原因。

    “有什麼不一樣的,難道朕還不如賀元盛嗎?”

    周光新的回答,讓小皇帝怒了,臉色也有些猙獰。

    “周大人,你到底是皇上的臣子,還是賀賊的臣子!”

    李善才馬上接口,目光中,帶著一絲算計。

    最近一段時間,由于賀元盛不在南京,小皇帝跟浙黨的勢力,有了一定的發展。

    如此一來,李善才又動了一些小心思,殘余的浙黨官員,隱隱有了分裂的跡象。

    所以他抓住機會,自然要挑撥一二,畢竟小皇帝親政以後,局勢有了些變化。

    “你!”

    李善才的話,明顯是在挑撥,周光新自然惱火。

    尤其是小皇帝憤怒的臉色,更讓周光新有些悲哀,隱隱有一種後悔的感覺。

    正在此時,周光新就發現,小皇帝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隱隱有些青紫色。

    “哇!”

    霎時之間,小皇帝吐出了一口血,人也昏迷過去。

    “皇上!”

    “皇上,你沒事吧!”

    “快傳御醫。”

    “……”

    大殿內,徹底亂了套,李善才跟周光新二人,也不顧上旁的事了。

    一盞茶的時間過後,太醫院當值的幾個御醫,全都來到大殿,給小皇帝診治。

    可所有的御醫,看過小皇帝的情況後,臉色都很難看。

    “到底怎麼回事?”

    看到御醫們來回商量,李善才急了,連忙開口詢問。

    一旁的周光新,也把眼楮看向幾個御醫,目光中是一片擔憂之色。

    而御醫們商議一會之後,一個年長的御醫,過來匯報︰“閣老,皇上的身體,好像中了毒。”

    此言一出,李善才豁然變色,吃驚的喊道︰“中毒!”

    一旁的周光新,更是直接上前,急切的問道︰“中的是什麼毒,多長時間了,能不能解!”

    “皇上中了幾種劇毒,大概有十幾天了,如今已經油盡燈枯。”

    御醫的話,讓周光新臉色巨變,好像想到了什麼。

    一旁的李善才,更是驚恐不已,他雖然不在乎小皇帝的生死,卻知道現在的小皇帝,是他的依靠,若是死了……

    李善才不敢繼續往下想了,一把抓住御醫的衣服︰“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救活皇上。”

    御醫的心中,頓時無奈起來,倒不是因為別的,而是油盡燈枯,根本沒法救。

    其實小皇帝的身體,早就完了,只是用以毒攻毒的辦法,拖延時間。

    這也是一眾御醫,都被騙過,查不出內情的原因。

    “下官盡力而為!”

    雖然知道小皇帝沒救了,可李善才的吩咐,御醫不敢不從,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很快,御醫們行動起來,給小皇帝熬藥,醫治。

    可折騰了一個多時辰,小皇帝的身體,沒有任何起色不說,狀態還越來越差。

    此時,小皇帝中毒的消息,也傳了出去。

    趙文煜,張懷,和幾個朝廷重臣,紛紛入宮。

    等看到小皇帝的情況,又听了御醫們的診斷,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了變化。

    “皇上因何中毒,李大人,你是不是應該給個解釋!”

    趙文煜率先發難,不過他的心中,卻暗自想到,難道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解釋,什麼解釋,本官還想要解釋呢?”

    李善才冷冷回應,一副心急如焚的樣子。

    “哼!”

    趙文煜冷哼一聲,開口道︰“禁宮之內,戒備何等森嚴,皇上怎會輕易中毒。”

    “你問我,我問誰去!”

    頓了頓,好像反應過來了︰“你不會懷疑我吧!”

    “宮內的守衛,最近頻頻更換,皇上又中毒十余天了,要說這里面沒有問題,鬼都不信!”

    趙文煜的話一說完,李善才的臉色,徹底變了。

    最近一段時間,為了保證皇宮之內,能被小皇帝掌控,無論是守衛,還是太監宮女,都是大換血。

    而這一切,都是李善才等人建議,小皇帝批準的。

    現在出了這種事,無論如何,他都解釋不清。

    一旁的周光新,臉色也難看的厲害,隱隱察覺到一個陰謀,在向他們逼近。

    “首輔,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而是先救治皇上!”

    察覺到不好的周光新,開始轉移話題。

    “皇上自然要全力救治,但追查凶手,也非常重要。”

    說完,臉色一肅,鄭重的說道︰“現在應封閉皇宮,招錦衣衛指揮使入宮,嚴查此事。”

    “理應如此!”

    張懷馬上開口附和,只是神情中,也帶著點異樣,好像聯想到了什麼。

    其余幾個大臣,也贊同這個意見,畢竟這次的事,需要嚴查。

    很快,宮門關閉,內閣的詔令,也傳了出去,南京城中,頓時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侯門庶子 | 侯門庶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