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偵探推理 炎黃神眷 第五章 劍修符法真傳弟子(嗚嗚嗚嗚嗚求訂閱)

第五章 劍修符法真傳弟子(嗚嗚嗚嗚嗚求訂閱)

小說︰炎黃神眷| 作者︰狂翻的咸魚2| 類別︰偵探推理



    上午時分,升仙法會的山谷之外,被厚厚的白霧重重封鎖著,而且這些白霧還在不停地涌動翻動著,就猶如擇人而噬的猛虎,令人不敢輕易越雷池一步。

    由于元章城外的升仙法會,已經舉辦了不止一次兩次了,因此消息難免走漏,此時此刻在山谷的出入口位置,至少有近百人聚集,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大多是滿懷希望而來,失魂落魄而去,想求仙緣,卻連這雲霧大陣都進不去,連神仙的面都見不著。

    道旁,一個皮膚黝黑,衣著破爛,一看就是貧苦農家出身的少年,跪在那里一動不動地。

    四周的人群,不屑者有之,嘲笑者有之,勸告者有之……他都不為所動,就那麼跪在那里,咬牙堅持。

    其實,在這些凡人看不到的雲霧縈繞之處,有一些散修站在山谷山壁上俯覽注視著。不僅僅宗門、家族需要傳承,散修也需要傳承一身所學,在這些求仙的人當中,真正心志堅毅身負出色靈根的凡人,是會被收入門下教導培養的,但需要的確擁有靈根才行,否則即便心志再如何堅毅,在這個位面世界卻是連道法入門的資格也無。

    據說在萬古以前,即便是普通人也是可以求仙問道的,但在現在這個時代,沒有靈根就連靈氣都感應不到了,根本無從修煉。當然,天機一線,據說凡人武道修煉到先天境界,也可以洗滌出靈根資質,但這條路就太過艱難了。

    今年升仙法會,除煉丹、煉器、制符、布陣、斗法,五大必考藝業以外,七大宗派輔考了煉尸、傀儡、謀主、靈植四門輔修藝業,每個宗派會從選擇自身門派的散修中,選擇九大藝業考核中表現最出色、排名最靠前的一到兩人,再加上通過內部考核的,七大宗派每五年會通過法會匯集一百名左右的相對出色弟子,既給了散修一個躍升階層的機會,也把相對最出色的散修收入門下了。

    在千竹山教斗法台的近側,張烈購買入場門票後,正死死盯視著擂台之上的死斗。

    因為千竹山教仙長的缺席,張烈也選擇參加了斗法考核,憑借先天氣功的強大爆發力,以及針對性修煉的重劍劍法,張烈已經連勝五場,殺入了千竹山教斗法台的前十二名,只要再勝三輪,即便不通過內部考核,也可以直接加入千竹山教,但越是後面的路,也就越是不好通過了。

    此時此刻張烈背負的巨型大劍之上,已經是大量的斑駁破損,這是用大劍硬撼修仙者法術導致的,哪怕煉氣境修仙者法術的威力不算太大,再疊加上劍氣與先天真氣的保護,但那柄大劍還是傷痕累累了,不知道還能再支撐多久,張烈的上一場斗法,對手已經有意識以音波控神術針對性試圖控制張烈,可惜張烈比對方更加了結自身的弱點,提前以棉布塞住雙耳,令煉氣境音波控神術的效力大減,針對性打法反而成為破綻。

    但隨著名次的提升,後面的對手越強不說,也越來越具有針對性,就像張烈會過來看他們的斗法一樣,他的對手同樣也會收集對手情報。

    此時此刻,斗法台上,是一名煉氣九層境界的男性符修,迎戰一名手持長劍、煉氣八層的宮裝女子,雙方廝殺得已經非常激烈了。

    那名男性符修雖然修為比對手更加深厚一層,但比試之中絲毫不敢大意,他周身幽藍覆蓋的黃紙靈符猶如孔雀開屏般層疊飛舞,一經激發,不是颶風平地卷起,便是炎火之龍咆哮撲沖,聲勢顯赫、威力巨大又激發得迅快,厲害無比!

    (若是我與他交手,陷入久戰則必死無疑,就算不被命中,大威力法術的波及傷害,承受得多了也根本受不了。長期被動挨打的話,別說是我的體魄,這柄玄鐵鑄成的大劍都會被打爆,必須要速戰速決,以命搏勝!)在看台一側,張烈這樣心語之時,斗法台上,那名宮裝女修,已然駕馭手中法劍,猶如人劍合一的游魚般,以一種夸張的敏捷精湛,間不容發的回旋穿梭于一道道法術之間的空隙。

    一手御劍之術,實在太過高明了,她必修修煉著某門精深的劍訣,否則散修的御劍修為不可能高到這種地步,單純的御劍,可根本談不上劍訣二字。

    “厲害啊!真的是太厲害了,可惜這兩人提前踫到了一起,唉,運氣太差了。”

    “這有什麼好嘆氣的,我輩中人,心性重要,機緣運命也同樣重要,缺乏其一都與大道無緣。”

    在張烈身旁的兩名散修言語交談之時,那名男性符修由于連續催動大威力的符法,終究一個回氣不及,攻勢稍緩,也就這一瞬間的緩滯,就被那名宮裝女修敏銳把握捕捉到,人踏于劍光之上,猶如一抹虹光般猛沖向對手。煉氣境的修士,飛劍御使越遠,力速越是不足,因此人劍合一,相對的近身搏殺,這是必然之事。

    然而煉氣九層的男性符修,見那名宮裝女修向自己疾沖而下,其嘴角處卻閃過一抹陰狠之色,下一刻,一張符在他身後燃燒起來。

    轟隆!

    熾烈的炎爆,以這名男性符修為中心,三百六十度的擴散開來,向其身後擴散的恐怖火浪猛撞在光壁禁制上爆出一團熾烈的焰光,讓法台防御禁制因此泛出水波一樣的紋路,久久不息。

    而在男性符修身前的那名宮裝女修,面對這三百六十度擴散的範圍性炎浪,應變不及,直接就被對沖下飛劍,剎那之間,勝負已分。然而那名男性符修卻猶不放心,再次催動左邊耳旁浮動的靈符,驟然射殺出一支冰錐,在宮裝女修落地前,直接將其當胸穿透,釘殺當場。

    勝負已分,斗法結束,斗法台四周的光壁禁制消解,一名看台上的男性修士嚎叫著撲上斗法台,抱身軀被凍住的宮裝女修大哭︰“為什麼?你明明已經獲勝,為什麼還要下殺手!?”

    然而,對于這名身上氣息不過六七層左右男性修士的指責質問,那名男性符修根本就懶得理會,只要通過考核,自身便是千竹山教的弟子了,別說事出有因,便是本座手癢殺你幾個散修又怎麼樣?

    雙方根本就不在一個階級上了。

    在這名符修轉身下擂台時,他的目光剛好與看台上的張烈相踫觸,雙方對視,然後彼此頷首微笑。確定了,彼此都是同類。

    那名抱著自己妻子哭嚎的男性修士,終究還是沒敢出手攻擊眼前的仇人,不僅僅是因為雙方修為戰力的差距而已,更是因為若是膽敢破壞法會規則,自己會被直接斬殺,甚至是抽魂煉魄!

    “對不起,對不起!不僅僅保護不好你,我連為你報仇都做不到,對不起,對不起……”

    次日,在張烈的第六場法斗開始之前,千竹山教的傳功長老,終于姍姍來遲。

    不同于仙門百藝的考核,七大宗內部考核是可以疊加的,以張家長老張正禮為例,他熟識月靈門與重玄閣的傳功長老,因此帶著張家弟子前往內部考核的時候,月靈門不收,是可以再去重玄閣的,不同于仙門百藝的考核,基本報考那一宗門,就是哪一宗門了,因此千竹山教的傳功長老遲來數日,對于張烈而言卻是一件好事,因為散修家族中那些可以通過內部考核的苗子,大多都已經被挑過幾輪,除了像張烈這樣,一意要入千竹山教的類型。

    布局典雅,空氣溫度濕度異常舒適的樓閣內,在三叔張正禮的引領之下,張烈、張彤二人送上拜帖。

    這一次升仙法會,張家的收成不錯,在張正禮的全力運作下,張宣兒成功加入月靈門,張元博成功加入幻心宗,只是其它人無論是內部考核還是仙門百藝的考核都未能通過,但這輩張家能夠有兩人成功加入七大宗派,已經算是非常不錯。

    拜帖遞上去之後,沒過多久,有兩名童子出來迎接,引領。

    在這個時候張正禮就無法再繼續跟隨了,張彤怯生生得回頭看了胖胖的三叔一眼,把張正禮急得直跺腳。

    “看我干什麼?好好跟著你哥!挺胸抬頭,拿出修士的氣勢來!”

    在兩名童子的引導下,張烈與張彤一起來到了樓閣內的精舍雅間,這是一處類似于書房的位置,童子引領言報後推門,把張烈與張彤引入進去,然後就在外面關上門了。

    房間里面,是一名清雋斯文的中年男子,此時此刻他正調煮著靈茶,僅僅只是香氣的散溢,便令人周身溫暖,全身上下的毛孔似乎都被打開了一般。

    “雲霧峽張家,張元烈,張彤。”在吞服一杯靈茶之後,中年文士放下茶杯站立起來,他來到張烈與張彤的近處,上下打量。

    雖然對方的目光猶如實質一般,但張烈整個人在施禮之後不動不搖,氣質硬朗,剛剛進門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張烈就將原本暗藏的金精收起來了,觀此人氣質就不像一個貪財斂物之輩,貿然出手也許反而會引來反感,若是那樣的話,可能把自己通過仙門百藝考核的入宗途徑,也斷絕了。

    “十二歲就敢盜竊秘籍,背離家族,張元烈,像你這樣的人若是入我門下,會不會也有一日,叛宗而去?”

    突然,中年文士說出近乎誅心之語。不僅僅是讓張烈心中一動,更是讓一旁的張彤小臉唰得一下就白了。

    “……”張烈並沒有立即回答這位千竹山教傳功長老的話語,而是思量了一會,然後才緩緩言道︰“若是阻人成道,莫說是千竹山教,便是明州七派,整個越國,難道還能留存嗎?弟子想加入千竹山教,就是為求更好的修仙資源、修煉環境,為此我可以為宗門做貢獻,為宗門利益威嚴拼死戰斗,直至自身極限。但若是宗門會阻我修行,那麼我會叛出宗門的,還請仙師見諒。”

    “……你倒坦白。宗門更能助你成道,你便更愛護宗門,家族更能助你成道,你便更愛護家族,好,很好!听說你在斗法台上已經成功打入前十二名了,你有幾層把握通過斗法台考核?”

    “五層把握,但是應該會受不輕的傷。”這個問題因為已經反復推衍思量過很久了,因此張烈直接回答道。

    “五成把握,不小了,即便是我當年,也未必有五成把握通過斗法台考核。”中年文士這樣言說著,轉身又回到圓桌前,沉吟片刻後,方才緩緩道︰“張烈,你不過是四靈根偽靈根資質,即便修煉武道成功晉升先天境界,洗滌靈根,也不過是二靈根資質,返回宗門後散去武道真氣,重新修煉,這便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我,築基境修士韓諾,願意收你為真傳弟子,教授道法,供你資源,你可願意?”

    這還用考慮?張烈聞言立刻行了跪地三叩的拜師禮。

    韓諾坦然受之,然後轉頭對怯生生的張彤吩咐言道︰“你先天資質不錯,但是性格太怯弱了,未來是大爭之世,讓你入我山門未必是件好事,還會返回家族,潛心修煉吧。”

    “師尊,小彤心志雖然怯弱了些,但先天資質好……”

    “夠了,為師心意已決。”

    听韓諾這樣斷然,張烈也就無法再進言什麼了,說一句是盡了同族情誼,再多說什麼就是不知進退了。

    在張烈與張彤走出去後,听聞張烈被韓諾直接收為真傳弟子,張正禮開心得壓抑不住,仰天哈哈大笑,周身的肥肉都在猶如波浪般抖動,整個張家也不過兩位築基境修士而已,還有一位是外姓長老,已經就快要壽盡坐化了,現在抱住了千竹山教韓諾這條大粗腿,整個雲霧峽張家在未來幾十年內,都可高枕無憂了。

    至于張彤被退回這件事情,張正禮倒是沒覺得有多麼意外。不要以為二靈根資質很高,單靈根修士固然算是天賦資質很好的修士了,但是單靈根修士並不是天靈根修士,因為除靈根數量以外,還有一個靈根純度或者說數值的問題。

    數據量化來看︰普通人類是金木水火土各二十點,因此五行平衡,而擁有靈根,則是五行缺一,將金木水火土各二十點中的一項,加到其它靈根上去了,因此靈根數量越少,修仙資質就越好,但是這種數值不是完美疊加的,單靈根修士若是疊加數值在七十五點以下,那就是單純的的單靈根修士,只有靈根數值疊加到九十點以上,那才是天靈根修士,這種細微之處,絕大多數家族的鑒靈台是查不出來的,因此基本只能等待大宗門鑒查出來。

    天靈根修士不僅僅是靈氣吞吐效率快而已,並且突破結丹境界時,沒有突破瓶頸,這一點讓無數家族宗門為之瘋狂,擁有一位天靈根修士弟子,就直接等于未來擁有一位至少結丹境界起步的修士了,這是可以用來鎮壓家族、宗門氣數的。

    因此天靈根是修仙世界第一等一的修煉資質,其次是風雷炎岩冰等等異靈根,修煉速度也不慢,並且戰力強猛。其次才是單靈根修士,再次是二靈根修士,雜靈根修士、偽靈根修士……張彤的先天稟賦,不過是第四等的,再加上心志怯弱,別無特長,因此被回絕也非常正常,返回家族,為族人純化血統也就是了,各方面的福利待遇也是少不了的。

    想到這里,張正禮不再理會神情落寞的張彤,笑容滿面的帶著兩人返回家族樓閣。

    張烈看出了張彤的消沉,拍了拍她的肩膀稍稍安慰了她一下︰“想來你也是知道張家族地,以及山谷外的那些凡人的,相比他們你已經幸運很多了,一生一世都受家族庇護,安全無憂衣食無愁,同樣是張家族地的你我親族,那些沒有靈根的女孩,在你這個年紀可能已經生四五個孩子,被生活摧殘的不成樣子。”

    安慰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對方意識到有人比她慘多了,張烈深明此理。果然,張彤神色間的陰郁消散許多,抬起頭沖張烈溫婉一笑。

    “謝謝你,元烈哥,我心里好多了。”

    “嗯。”聞言,張烈點了點頭,而後復又前行。

    既然已經通過內部考核了,那麼哪怕仙門百藝的斗法考核已經成功殺到第十二名,也沒必要再參加了,這卻是讓原本張烈輪到的那名對手,幸運輪空,直接晉升。

    當天夜晚,張烈開始整理他之前揭穿騙子攤位主的收獲,在千竹山教有用的,那便留下來,若是無用之物那就留給家族,這樣爺爺在家族中的待遇,也能更好一些。

    在那諸多的雜貨物品當中,最好的是一支靈筆以及一冊《五行初級咒決大全》,其中那支畫符靈筆已經被張烈贈予張正禮,反正是無本的買賣,自身又不通符咒之術。

    除這兩件靈物以外,還有“流沙術”、“冰凍術”、“輕靈術”、“纏繞術”、“匿身術”五符若干,都是一階中品一階下品的程度,兩瓶蘊靈丹,兩瓶回靈丹,除此之外就是一些不值錢的基礎材料類雜物了,除了將符紙留下以外,其它的張烈都不能帶在身上。

    “還有你,老伙計,明天拜托三叔把你帶回家族吧,從今以後我是不著你了。”

    房間之內,張烈輕撫著那柄厚重的鐵劍輕聲感慨,以後即便還用重劍巨鉞,自己也會使用法器靈器了,這凡鐵鑄成用來憑借體積厚重來對抗煉氣境修士法器、法術的重劍,對自己再無意義。

    雖然張烈也可以以命火將之煉化為鐵精,但一是不好說明解釋,其次鐵精這種基礎材料,在修仙世界也不值錢,完全沒必要為此消耗心神精力,有那時間不如多多煉化精金,增加其成色。

    就在張烈分揀好物品,然後準備休息時,房間的門突然咚咚咚得被敲響了,張烈起身走過去打開房門,卻是胖胖的三叔張正禮。

    “三叔,這麼晚了?”

    “唉,三叔高興,元烈佷兒你能加入千竹山教,三叔很開心,高興啊!”

    “哈哈哈,三叔請進。”

    “那就不了,這麼晚了,耽誤了你休息,明天你去韓仙師那里無精打采的,怎麼行?三叔之前厚顏受賺了你的靈筆,現在你要去千山竹教了,諾,這是三叔的保命符,你拿著。”言說著,雖然能夠看出明顯的不舍,但張正禮還是把一張黃紙符推給張烈,然後把他推入門中,關上門,就轉身走了。

    “三叔,三叔?”

    張烈再次打開門走出去的時候,能夠看到的已經是張正禮矮矮胖胖的背影了。

    “烈兒,三叔是個市儈的人,但是三叔真的希望家族能夠興盛起來,別說你爹!”突然停止住腳步,說出這樣一番話,然後張正禮走上了樓梯。

    張烈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紙符,辨認了一會才辨認出來,這是一張一階極品土遁符,難怪被符修張正禮稱之為保命符,這種靈符的價值起步都是上百塊下品靈石,尤其是在煉氣境修士之間,有價無市。

    張正禮今晚的饋贈,一方面固然是不想被一支靈筆消耗了珍貴的人情,但也未嘗沒有不希望張烈隕落的原因在里面,前往大宗大派,各個方面的條件固然是好,但競爭壓力卻也大啊。

    …………

    數日之後,一巨大的葫蘆上,一名中年文士的身後擠著十二人,馭風而疾飛。

    這一次升仙法會,韓諾做主踢掉了煉器、煉尸、傀儡、謀主四藝的第一名魁首,內部考核多通過了幾個人,因此此時此刻這巨大葫蘆上面,以內部考核身份進入的修士,反倒比通過仙門百藝考核進入的修士,更多出一人。雖然宗門仙師是有這樣的權力的,但通常很少會有這樣做,畢竟這有些破壞宗門與散修之間的潛規則了,稍稍引起了一些波瀾。

    (升仙法會,對于散修來說本來就是鯉魚躍龍門般的一次機會,結果人家好不容易考上來了,師尊卻做主踢人,長此以往散修積怨必重,即便是師尊返回宗門之後,恐怕也會受到責罰。更何況,內部考核進來的這幾個人,明顯並不比那四藝魁首更加出色。)

    (師尊,難道僅僅只是表面清正,實則貪婪財貨?那他為何還收我為弟子呢?)

    四周山風呼嘯,因為身下的葫蘆自帶著一股引力,因此十二名煉氣修士並不需要多麼留意保持平衡。

    “張烈師兄,吃個橘子,這是我從家族族地帶出來的,雖然還不是靈果,但是也特別清甜。”

    在這個時候,張烈對面一名年輕活潑的女修遞上一顆色澤誘人清香四溢的橘子,她也是韓諾收下的一名弟子,這次師尊韓諾一口氣收下包括張烈在內的四名弟子,因此這四人相比其它八人當然是隱隱間自成一個小團體的。

    雖然是獨行江湖,但實際上張烈的交際能力也並不算是太差,三師弟安士杰,四師弟金祖志,五師妹葉靈全部都出自修仙家族,都是有著背景之人,因此四人談笑話語間頗為親熱,似乎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成為了關系不錯的好友。

    在這樣的彼此奉迎間,時間也並不是太難熬,在築基後期修士的全速之下,不過數日之間,千年古派千竹山教,就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了,這是坐落于一片茂密山竹間的修仙門派,青山碧水竹林密布,靈韻之氣生發蒸騰。千竹山教的修士,長于神識修煉,擅控傀儡,高階修士擅布劍陣,因為這個門派的修士許多以靈竹為器。

    眾所周知,靈竹雖然初期生長艱難,但是只要根基長成,生長成熟的速度遠遠高過于其它靈物,因此千竹山教的修士以此制器、布劍陣,修煉同階的法寶的難度要比其它修士低得多,其它宗派的修士為鑄一口好劍,可能要踏遍千山萬水,尋找天材地寶以祭煉,而千竹山教的修士同樣的精力往往已經可以鑄出成陣的靈竹劍器。不過也有缺點,無論是靈竹傀儡還是靈竹劍器,在硬踫硬的絕對堅固上還是遜色于正統法寶的。

    因此,在給世人的感覺中,千竹山教的修士擅長于聲勢浩大、倚多為勝,但實際上的斗法能力,並不是很突出。另外需要特別說明的一點是,千竹山教長于神識修煉的宗門特性,也很適合這種戰法。

    巨大的葫蘆法器抵達宗門,然後所有弟子在宗門靈童的指引之下,各自分流而去。張烈也是同樣,被指引著來到作為真傳弟子的住所。

    “師兄,道服,峨冠、芒鞋、清心玉佩,真傳弟子的宗門福利全部在這里,請您確認之後,洗漱穿戴,然後在入夜之前,前往霄靈山拜見韓諾仙師。”

    “多謝道友。”

    在與那名道童互施一禮之後,張烈返身走入房間內,而緩緩起身的宗門靈童,在這一刻眼神中閃爍出一抹強烈的羨慕之色。

    外門弟子,內門弟子,記名弟子,真傳弟子,多少大宗門的修士,苦苦掙扎一輩子都走不到這一步,苦苦掙扎一輩子都無法拜入任何一位仙師門下,然而眼前這個人,剛剛入宗,就什麼都擁有了。雖然痛苦,但那名道童還是強迫自己擺脫出來,然後他轉身離去。

    在通過依據內的竹筒山泉水洗漱之後,張烈穿上那身冰藍之色的蠶絲道袍,只覺得清而不涼,內熄燥熱,外御塵埃,除此之外,還有峨冠、芒鞋、玉佩等物,一一穿戴。

    這樣的裝備,對于修仙界的散修來說,稱得上是窮奢極欲了,而千山竹教的真傳核心弟子人手一份。每個月還可以領取二十塊下品靈石,培元丹、蘊靈丹、闢谷丹等常用丹藥十顆,有了這些供奉,修仙者在修行的初期,基本就不用再為修行以外的事煩心了。

    走出自己的住所後,前往宗門核心之地霄靈山,這是整個山門大陣靈氣中樞匯聚之所,立派千年,這里已然是四階中品的靈脈,也就是說靈氣最盛的頂峰,可以支撐一位元嬰境界的修士修竹,而哪怕是山腳四周,非築基境修為的修士也不允建設私人洞府。

    來到霄靈山山腳處,還不及張烈找宗門靈童問詢就遇到了三師弟安士杰、四師弟金祖志、五師妹葉靈三人,只是原本關系頗為親密的四人這一次見面,卻是顯得有一些尷尬了,因為除了張烈一身冰蠶道袍以外,安士杰、金祖志、葉靈三人全部都是一身白衣內門弟子道袍,大家明顯差著一段身份段位。

    外門弟子的宗門月供五塊下品靈石,內門弟子的宗門月供十塊下品靈石,記名弟子的宗門月供十塊下品靈石,真傳弟子的宗門月供二十塊下品靈石,這還僅僅只是月奉靈石上的不同,在其它宗門待遇的方方面面,這種差距也都清晰存在著。

    “想不到張師兄如此受到師尊器重,剛剛入門但真傳弟子身份,這樣的權限,即便是師尊手上也僅僅只有一兩個名額吧?”還是葉靈相對最擅交際,主動打破了尷尬,這樣微笑說道。

    “師尊錯愛罷了。呃,我們,就一起去拜見師尊吧。”雖然情面上勉強還轉回來,但張烈心中卻更加疑惑了,師尊如此明顯的厚此薄彼,甚至連絲毫的心理準備預防都沒有做,到底是為什麼?

    (難道我這位師尊醉心修煉,完全不理俗務?不會吧,即便韓師尊真的是這樣的性情,宗門也不會讓這樣悟性的人,來做外務長老、傳功長老啊?)帶著心中的疑惑,心結已生的四名師兄弟一同前往韓諾仙師的洞府宅邸。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炎黃神眷 | 炎黃神眷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