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羈絆俞菀賀雋樊 第262章 番外2-藏著

第262章 番外2-藏著

小說︰羈絆俞菀賀雋樊| 作者︰宋縉| 類別︰恐怖靈異



    這是賀楮墨留給陶覓的最後一句話。

    隨便的意思是什麼?

    無所謂。

    他不會強迫性的讓她走,但也絕對不會挽留她。

    隨便的意思就是說,不管她在不在這里,他都沒有關系。

    又或者,不僅僅是她在不在這里的問題,是她跟他說出來的……離婚。

    但就算這樣,他還是沒有半分的觸動……是麼?

    陶覓突然有些想要笑。

    但很快的,她感覺到了一點點的涼意。

    是從臉頰上傳來的。

    陶覓擦了一下,這才發現,那是淚水。

    她哭了……

    她居然哭了?!

    陶覓有些不相信,手立即將臉上的淚水擦干淨,甚至還看了看左右,生怕還有人……發現。

    但這里,只有她一個人。

    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後,陶覓再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回車上拿了手機,準備叫人帶她離開這里。

    走就走!

    他不是無所謂她在哪里嗎?

    既然這樣,她留在這里還有什麼意義?

    沒有。什麼意義都沒有!

    那她就回去好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想要跟她過不去,陶覓連續按了好幾下手機都沒有開機的跡象,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

    在盯著那漆黑的屏幕看了很久後,陶覓終于忍不住抬手,將那手機直接砸在了地上!

    然後,她緩緩的蹲了下來,抱著自己的膝蓋就開始哭。

    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陶覓就覺得自己……委屈極了。

    上一秒還強忍著的眼淚此時一點也不想忍了。

    盡管她知道這里沒有人,甚至就算賀楮墨沒走在這里,看見她的眼淚,也不會有任何的心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陶覓終于慢慢平靜下來,用力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楮,抬腳就要走的時候,汽車的引擎聲傳來。

    听著那聲音,陶覓的臉色不由變了一下,然後,她咬緊了嘴唇站在那里。

    那個時候,她真的以為是賀楮墨良心發現回來了。

    但很快的,這份期盼也直接消散。

    下車的人不是賀楮墨,而是……他的母親。

    看見她,陶覓立即直起身體,眼楮定定的看著她。

    那充滿警惕的眼神讓俞菀的動作不由一僵,但很快的,她說道。”你還好嗎?”

    ”賀夫人好。”

    陶覓極其恭敬的對她鞠了個躬,”不知道你到這里有什麼事麼?”

    ”我昨晚看見新聞後就聯系楮墨了,但他說這是你們的事,我放心不下,所以想……”

    ”他說的沒錯,這是我們自己的事。”

    陶覓直接叫俞菀的話打斷。

    此時她的樣子已經不僅僅是警惕了,那看著俞菀的眼神中甚至還帶著幾分的……冷漠!

    那樣子讓俞菀的身體不由一震!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猶豫著說道,”你一個人在這里麼?要不要我……”

    ”不需要了。”

    陶覓直接將她的話打斷,”夫人,您要只是過來關心我的狀態的話,您現在就可以走了,我很好!”

    話說完,陶覓轉身就往別墅里面走。

    俞菀也不說話了,只跟在她的身後。

    陶覓一開始是沒有發現的,一直到她進入別墅里面,準備將門關上的時候才看見了跟在自己身後的人。

    她臉上的表情不由變了變,然後皺起眉頭。”您這是做什麼?”

    ”我……我怕你一個人在這里……”

    ”您該不會是怕我死在這里吧?”

    陶覓的話說著,忍不住笑了出來,眼楮里卻是明顯的嘲諷!

    ”或者說,您擔心的不是我,而是我肚子里的孩子?”

    ”不是……”

    ”您不用解釋了。”陶覓笑了笑後,說道,”我知道你們賀家根本就不在乎跟我們陶家的聯姻,在這海城中,誰不都得看著你們賀家人的臉色過日子?但夫人要是將我看成那種人的話,我就直接告訴您吧,我不是!”

    話說著,陶覓抬腳就要往前走,但下一刻,俞菀的聲音卻傳來,”要不我送你回a城吧?你是不是想回去?”

    這輕飄飄的一句話,讓陶覓的動作頓時停在了原地!

    ……

    天色很快入夜。

    俞菀剛一將電視打開,就听見了外面的汽車引擎聲。

    在听見那聲音時,俞菀的身體先是一震,然後迅速從沙發上起來,往樓上狂奔!

    那”咚咚咚”的腳步聲讓書房里的人嚇了一跳,剛一將書房門打開,俞菀便將他的身體抓住!

    ”你兒子回來了!”

    ”所……”

    賀雋樊的話還沒說完,俞菀已經將他的身體往外面一推,自己進入了書房後,將門關上!

    而那時,門外的人也正好進來。

    別墅是復式的建築,因此賀楮墨此時可以清楚的看見來人的表情。

    在看見他那陰沉的臉色時,賀雋樊已經明白了大半,只站在二樓上,”你怎麼回來了?”

    ”我母親呢?”

    賀楮墨的臉色依舊陰沉,聲音更是咬牙切齒的!

    ”她身體不舒服,休息了。”

    賀楮墨的話說著,人緩緩往下走,”公司泄密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好了?听說泄密的是你之前的秘書?”

    ”是。”

    ”以後對身邊的人要謹慎一些。”

    ”我知道。”

    賀楮墨的話說著,人往前面走了幾步,眼看著他就要上樓。賀雋樊想也不想的將他攔下,”你要做什麼?”

    ”您不是說我母親身體不舒服麼?我想上去看看。”

    ”不用了,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是麼?”賀楮墨的話說著,低頭笑了一下,”我還以為今日她還有心情和時間送人去機場,精神應該好的不行才是!”

    他的話說著,牙齒緩緩的咬緊!

    這件事賀雋樊倒是不知道的,卻也只揚了一下眉頭,”是麼?那可能是在路上吹了風,這才不舒服吧?”

    ”那我更得上去看看她了,畢竟母親是為了我才會送人過去的。”

    話說完,賀楮墨就要繞過賀雋樊的手,但下一刻,賀雋樊卻是將他的手臂扣住!

    ”你母親正在休息,你這樣進去不方便。”

    ”我是她的兒子,怎麼會不方便?”

    ”賀楮墨,你現在是听不懂我的話了是嗎?”

    賀雋樊的話說著,臉色也沉了下來!

    賀楮墨看著,突然笑了出來,”父親,其實您都知道的對嗎?”

    ”你和陶覓的是你們夫妻之間的事情,我不想摻和。”

    ”既然您也知道那是我們夫妻的事情,又為何讓母親這樣做?”

    ”你母親那是心疼陶覓。”

    ”我是她的兒子,她應該心疼的人不應該是我麼?”

    ”你有什麼好心疼的!”

    就在那時,一道聲音突然傳來!

    說話間,她已經沖到了賀楮墨的面前,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把人家姑娘都逼成那樣子了,你有什麼好心疼的!?”

    ”母親,我們夫妻間的事情,您該讓我們自己解決。”

    ”你能解決什麼?”俞菀咬著牙,”將她一個人丟在小南莊那里嗎?她是個孕婦,她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如何負責任?”

    ”母親眼里,到底是關心我和我妻子的感情,還是關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賀楮墨的聲音很冷。

    這輕飄飄的一句,讓俞菀頓時愣在了原地!

    ”我……我關心她的孩子,不也是因為,那是你的孩子嗎?!”

    ”母親倒也不必說的這樣冠冕堂皇,當初如果不是因為您非要逼著我結婚,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既然您當初非要讓我找個人過日子就應該想到,跟我這樣的人相處到最後,就是自討苦吃。”

    賀楮墨的話讓俞菀無法反駁!

    她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眉頭和雙手倒是不斷的收緊。嘴里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而那個時候,賀雋樊也開了口,”賀楮墨,這是你跟你母親說話的態度麼?”

    他的聲音冷到了極致!

    俞菀也知道,他這是真生氣了,正想悄悄將他的手握住,那邊賀楮墨突然笑了一聲,”無所謂了,反正不管母親做什麼。在父親的眼里都是正確的,所以我們的人生就注定要被你們這樣操縱和擺弄是嗎?”

    ”你要是覺得不稀罕,你也不必留在永年中,你想要去哪兒就去哪兒。”

    俞菀沒想到事情發展成這樣,趕緊將賀雋樊拉住,又笑著看向賀楮墨,”不是,你父親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誤會……”

    ”您以為我稀罕呢?”

    賀楮墨突然冷笑了一聲。然後轉身,”這總經理誰願意要給誰好了,反正……我不要了!”

    話說完,他抬腳就走!

    俞菀看著,連忙跟在他的身後,”不是,墨墨,你父親不是那個意思!”

    就在俞菀要抓住賀楮墨的衣服時,賀雋樊卻用力的將她的手握住!

    ”不是,你干什麼啊?你就這樣讓他走了,他要是真的辭職的話怎麼辦?”

    ”那就讓他辭職好了,我倒要看看,離開了永年,他能做什麼!?”

    ……

    a城。

    聞予樂上樓的時候,發現陶覓還是趴在窗邊沒動,手邊是中午她端上來的餐,陶覓還是一口沒吃。

    聞予樂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你怎麼都不吃飯?”

    ”沒有胃口。”

    陶覓連頭都沒有回。

    ”但是你現在還懷……”

    ”放心吧,死不了,我之前減肥的時候,一天只吃一碗粥都沒事。”

    陶覓的樣子堅決,聞予樂看著,那到了嘴邊的話也只能慢慢的咽了回去。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繼續說道,”你這是在等他來接你回去嗎?”

    听見她的話,陶覓立即轉身,眼楮也不再看著窗外。”不是。”

    那極速的否認,反而給了聞予樂另外的答案。

    聞予樂自然也是能感覺到的,頓了頓後,這才繼續說道,”你覺得……他會來嗎?”

    ”他來不來跟我有什麼關系?”

    陶覓的話說著,冷笑了一聲,眼楮卻還是往後看了一眼,那眼底里……是分明的失望。

    ”陶覓,其實……喜歡一個人不丟臉的。”

    聞予樂這突然的一句話讓陶覓一愣!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皺起眉頭,”母親,您這是在說什麼?”

    ”很多人都覺得,感情中,誰先喜歡上誰就是輸家,但其實不是這樣的,每個人的性格不同,你不是屬于那種委曲求全的人,就算喜歡又如何?不過是自己內心的感受罷了,你會因為喜歡他,而不顧一切的,甚至連自己的自尊都不要嗎?”

    ”當然不。”

    ”既然這樣,那有什麼關系?”

    聞予樂那坦蕩的樣子讓陶覓愣了愣!

    ”母親,您的意思是……”

    ”就算你喜歡賀楮墨又如何?這是你自己的感情,不需要受他的控制,更不需要被他左右,你喜歡就是喜歡了,需要他如何?”

    聞予樂的話說完。陶覓突然笑了出來。

    那突然的笑容讓聞予樂反而皺起了眉頭,”你笑什麼?”

    ”沒什麼,就是覺得……剛剛說這話的母親,很酷。”

    陶覓的話說完,聞予樂先是一愣,隨即笑,”那還用說,我當然……”

    ”不知道父親听見您這話會是什麼感受?”

    陶覓這突然的一句話,讓聞予樂臉上的表情頓時消失!

    然後。她一點點的皺起眉頭,”你說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就是覺得……似乎每個人對感情都是如此,對別人的能侃侃而談,只有到了自己身上後才覺得,那是一個無解的題目。”

    ”陶覓,我……”

    ”我知道母親您是為了我好。”陶覓很快說道,”但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沒什麼事情的話,請您……出去吧!”

    ……

    在陶覓回到a城的第三天,賀楮墨終于到了陶家中。

    管家來報的時候,聞予樂整個人頓時變的興奮,正要上去告訴陶覓時,陶承睿卻將她一把攔下!

    聞予樂的眉頭頓時皺起,”你拉著我做什麼?我要去告訴陶覓,她都已經沒有好好休息這麼多天了,我得讓她高興高興。”

    ”有什麼可高興的?”

    陶承睿的樣子很冷淡,聞予樂看著。眉頭不由緊緊的皺了起來,”為什麼不?賀楮墨是來接她回去的,她肯定……”

    ”這都已經第三天了,他來接人就是這態度?”

    陶承睿的話說著,眼楮看向管家,”告訴他,我們家今天不方便見客,讓他回去吧。”

    陶承睿的話說完,聞予樂頓時愣住。但那個時候,她要阻止管家也來不及了,只能看向陶承睿,”你這是做什麼?!”

    ”他不是想晾著陶覓麼?那就讓他自己嘗嘗,被別人晾著是什麼滋味。”

    ”你……那你怎麼不看看你自己,你可是將我丟在雨城整整十年的時間!”

    聞予樂的話說完,陶承睿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是我不讓你回來嗎?是你自己不願意回來的。”

    ”如果不是因為你說的那些話,我會不願意回來?陶覓是我的女兒,我舍得丟下她十年的時間嗎?”

    ”那那個時候,為什麼你不問我?為什麼不問我那些話的真偽?就這樣不顧一切的走了,你讓我怎麼想?”

    ”鬼知道你怎麼想?反正你自己都這樣,有什麼資格說別人?”

    聞予樂的話說完,陶承睿突然不說話了,只定定的看著她。

    那目光讓聞予樂的心頭一跳,但她也不想示弱,只咬牙看著他,”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說錯了嗎?”

    ”所以你現在是心疼賀楮墨是嗎?你心疼他也不心疼自己女兒?”

    ”我哪有不心疼我女兒了?我就是因為心疼陶覓,也知道她心里想要見到他所以才……”

    ”你只想到了她現在想見他,有想過日後嗎?”

    ”我……”

    ”你們吵夠了嗎?”

    輕飄飄的聲音突然傳來。

    這突然的一句話,讓樓下的兩人聲音都直接消失!

    然後,齊刷刷的抬起頭來!

    陶覓正站在樓梯口的地方,眼楮平靜的看著面前的兩人。

    ”陶覓,你什麼時候……”

    聞予樂正想說什麼,但那個時候,陶覓已經下樓,”賀楮墨呢?已經走了?”

    ”小姐。”管家這才上前,”賀總還在門外。”

    ”好。”

    陶覓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往外面走。

    陶承睿看著她的背影,眼楮直接沉下,”陶覓,你要做什麼?”

    ”他來看我,我不應該出去麼?”

    ”你現在出去只會讓別人看低你!”

    ”父親。”陶覓轉頭看著他,認真的說道,”我母親說了,喜歡一個人。不是丟臉的事,所以,我不想藏著了。”

    ”你說什麼?”

    陶承睿听著她的話,眼楮看向旁邊的聞予樂,”你都跟她說什麼了?”

    ”我這……”

    聞予樂沒想到自己跟陶覓說的話如今會變成她的武器,而且當時她根本不是那個意思……

    然而,陶覓也不等他們兩個回答,直接往外面走。

    ”陶覓,你給我站住!陶覓!”

    陶承睿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氣急敗壞的!

    陶覓卻不管他,自顧自的往前。

    很快的,她看見站在門外的人。

    他身上的衣服依舊整齊挺括,頭發倒是有些凌亂了,眼底里有些血絲,在看見她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的回避,直直的和她對視著!

    ”你來了。”

    陶覓朝他一笑,說道。

    ”是。”

    賀楮墨倒也平靜,”這兩天你過的可還好。”

    ”托你的福。挺好的。”陶覓臉上的笑容深了幾分,,”听說你從永年辭職了?恭喜。”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羈絆俞菀賀雋樊 | 羈絆俞菀賀雋樊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