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鬼田齋祭 鬼田齋祭 正文 第109章 入喉

鬼田齋祭 正文 第109章 入喉

小說︰鬼田齋祭| 作者︰夏蟬公子听| 類別︰恐怖靈異



    眠籬和彌炎、聞靈根據對修剎鬼和奈魎鬼現有的了解,制定出了一套戰斗策略。

    修剎鬼的法術以攻為主,而奈魎鬼主守。

    當奈魎鬼施展陰面術時,只要能控制自己不看它的半張臉,就能夠暫時不被其中傷。

    是以,眠籬三人打算暫時施法封住各自的視野,這樣就完全杜絕了被奈魎鬼的陰面術所傷,如此一來,三人便可騰出手集中力量對付修剎鬼。

    可就在他們三人準備封住視野時,卻發生了一件出人意料之事。

    奈魎鬼竟然撤退到一旁,就地靜坐下來,一副準備旁觀不再出手的悠哉模樣。

    眠籬三人面面相覷,皆疑惑不解。

    雖不知奈魎鬼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但它真要這般袖手旁觀也好,至少眠籬三人不用封住視野,這樣跟修剎鬼戰斗起來,勝算會更大些。

    前方的修剎鬼逐漸冒出的四顆獠牙最終完全成型,在它那張大開的嘴的左右兩側,上下各一顆。

    牙齒看上去厚重且碩大,充滿了戾氣,齒尖處鋒利若冰錐,有粘稠的唾液順著尖銳不斷滴落而下,一看就是撕咬獵物的利器。

    月夜之下,修剎鬼如同一頭饑腸轆轆的上古凶獸,大張開嘴,仰天發出一聲震耳吼叫。

    然後它呲著厲牙,露出凶殘的面目,帶著捕食者的嗜血欲望狂奔著撲向對面的眠籬三人。

    越來越近時,他們才看清它嘴邊新冒出來的鋒利。

    彌炎神色大變︰“小心,它長了獠牙!”

    來不及多想,在修剎鬼的獠牙朝三人身體豎切而下的瞬間,三人施法撤退,不料那修剎鬼速度奇快無比,除了彌炎及時成功抽身以外,眠籬和聞靈皆被修剎鬼咬住。

    正被叼餃在嘴邊!

    修剎鬼周身的鬼氣磅礡濃郁,彌漫四溢,只听它緩緩道︰“我歷來對吃很是講究,但今次為你姑且破一次例,好歹你身體里流的是始祖厲鬼之血,只是不知我吃了你後,會不會如傳聞中所說的,不再懼怕人類,若真是這樣,那我還得好好感謝你今夜自己主動送上門來。”

    放肆的一陣大笑聲隨之響起。

    修剎鬼又道︰“你放心,被吃的痛苦極其短暫,我只需一口咬斷你的脖子,撕裂你的肉身,然後再咀嚼你的肉,喝你的血,你便永無知覺!”

    修剎鬼高揚起頭,眠籬和聞靈順著大口內壁滑落到接近深喉之處,一股渾濁腥臭的氣息撲鼻而來。

    眠籬身旁的聞靈反胃地哼了兩聲,竟直接被臭暈過去。

    眠籬此時整個人卻呆住了。

    這股氣息,她太熟悉了……

    這是撕咬吞噬太多血肉才會有的氣息。

    恍惚之間,眠籬仿佛又看到了昔日的一些有關月籬的畫面。

    只是這一次,她不是旁觀者的身份,而是一個身處其中的歷事者。

    這一刻,她就是月籬!

    一間祠堂模樣的廳內,四周擺放著及笄禮所必需的器皿、巾帕等物,門窗處皆以白玉緞簡單裝點了一番,顯得更為莊肅慎重。

    隨著夜色漸沉,燭火被逐一點燃,室內瞬間亮如白晝。

    這處的景象,眠籬此前在有關月籬的意識中看到過。

    這是月籬的及笄禮之夜。

    鬼怪與人類的及笄禮不同,人類通常在白日里舉行,但鬼怪則在黑夜中。

    身為月籬的眠籬在屋內所有人的注視下,緩緩走進來。

    這些正看著她的人,皆是襄氏一族的族人,也是她在半柱香後會吞吃入腹的食物。

    和人類的及笄禮一樣,在插簪前月籬要經歷開禮、賓盥、初加、一拜等儀程。

    因月籬生于鬼田,無父母,所以她的及笄禮的人員安排便隨意許多。

    輪到插簪時,執行插簪的正賓人選是種植出月籬的賦雪公子。

    賦雪與襄玉的容貌雖不同,但到底都是襄族子弟,且體內居著同一個靈魂,所以此刻充當月籬的眠籬在面對他時,有一種親切的熟悉感。

    她看著賦雪身著一身白玉色錦衣,頭頂墨玉冠,一步步地朝自己緩緩走來。

    他步履灑脫閑逸,仿佛是從山澗泉流、葳蕤叢生的仙境之處下凡而來的隱士,周身縈繞著仙華出塵之氣。

    一雙墨黑深邃的雙眸,再也不見捉摸不透的霧煙,而是清晰透徹,一望見底。

    賦雪走到月籬面前,停下腳步。

    眠籬看著他手執籬落簪,微傾過身來,然後抬手緩緩將籬落簪插在月籬的頭上。

    熟悉的淡茶香瞬間竄入眠籬的口鼻,賦雪的臉龐離月籬極近,她只要微微抬頭,便能與之相觸。

    明亮的燭火之下,他的肌膚若荔枝果肉,吹彈可破,其上細小的絨毛白皙剔透,眉眼秀雅若畫,還有雙唇……

    眠籬微抬起頭,視線忍不住在其上描摹。

    這雙唇輕薄如蟬翼,色澤鮮嫩,唇形如同彎曲的蘭草葉般,優美而雅致。

    只是不知道,若是淺嘗一下,會是何等滋味?

    眠籬心下剛這般想著,突然腦中飛快閃過一個極其陌生卻又異常熟悉的畫面。

    那是一個風清月明的夜晚,在一朵瑩白繁茂的碩大籬花樹冠之下,賦雪一身白玉道袍,一席錦榻,平身而躺,正閉眼休憩。

    他的周身墜滿了零星四散的瑩白色籬花花瓣,一只手臂反扣在腦後,另一只手隨意放著,手邊還有幾壇被喝光的酒罐子。

    賦雪白皙若玉的臉半側向一邊,安靜若孩童。

    就在此時,粗壯樹干後隱有一個人影晃動,投射于地的影子隨著這個人影的緩慢移動而逐漸清晰起來。

    緊接著,一道身影從樹干後走了出來。

    是月籬。

    月籬刻意放輕腳步,踮著腳尖一步一步地走到賦雪面前,她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輕聲喚了一聲“公子”。

    賦雪紋絲不動,狀似已陷入沉睡之中。

    這時,月籬完全蹲下身子,雙手托起腮,開始專注地凝視著月色下這個沉睡的美少年。

    她絕色的面容一副痴痴的傾慕神情,一雙小鹿般清透的雙眼逐漸轉為深深的迷醉。

    天地之間,在這一刻突然靜止下來。

    頭頂的落英繽紛,身後的清脆蟬鳴,遠不及眼前男子的沉靜睡顏。

    鬼使神差地,她的嘴唇已觸上了那兩瓣柔軟。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鬼田齋祭 | 鬼田齋祭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