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都說江玉龍是個妹控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都說江玉龍是個妹控

小說︰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作者︰三個皮蛋| 類別︰玄幻魔法



    “魚將軍居然是一位這麼年輕的女子?”

    謝天書瞥見魚玄機真容,不覺吃了一驚,莫說他,便是鎮北軍中的不少將士臉上都露出驚愕之色,仿佛第一次知曉了自家主將的真實性別。

    “不錯。”江玉龍看著眼前這位約莫三十歲出頭的美女將軍嘿嘿一笑。

    “再來!”魚玄機見身份暴露,便不再顧忌,用低沉而柔美的嗓音嬌喝一聲,提槍又上。

    兩名主帥再次交起手來,這一次,江玉龍不再藏著掖著,施展渾身解數,一桿長槍忽快忽慢,招數變幻莫測,完全將魚玄機壓在了下風。

    “砰!”

    魚玄機好不容易躲過迎面而來的一記快槍,卻不防住江玉龍猛起一腳,被踹中腰部,整個人收勢不住,踉踉蹌蹌連退了十余步。

    “我忽然改變主意,不要你的腦袋了。”江玉龍盯著她明艷俏麗的臉蛋,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道,“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說著,他哈哈大笑一聲,縱身而起,朝著魚玄機撲了過去。

    魚玄機只覺腰間劇痛難當,已是受傷不輕,勉強穩住身影,待要提槍再戰,一道紅色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她身前。

    紅衣人手中持一柄折扇,輕松架開了江玉龍的長槍,隨即扇面“唰”地打開,反手一揮,打出一道道耀眼的白色靈光,分別射向江玉龍周身要害。

    江玉龍雙腿一蹬,猛地向後躥出一段距離,避過白色靈光,雙眼圓睜,看向對面的紅衣人。

    “南宮玉!”認出這位南宮大少,江玉龍有些意外。

    “你怎麼回來了?”魚玄機同樣露出疑惑之色,“糧倉呢?”

    “糧倉守住了。”南宮玉對著她上下審視了一番,忽然轉頭看向江玉龍,眼神冰冷,聲音透著一股寒意,“她身上的傷,是你打的?”

    “不錯。”江玉龍怡然不懼,臉上露出一絲譏諷之色,“怎麼,心疼了?我道你一個世家公子,為何總是混在軍營之中,原來卻是為了美人。”

    “敢傷害她的人,統統都要死。”南宮玉冷森森地說了一句,腳下一晃,出現在江玉龍身前,手中折扇收起,直刺其眉心。

    “我非但不會死,還要把你的心上人擒回伏龍帝都,娶小老婆,好好疼愛。”江玉龍哈哈大笑著,舉起長槍格開折扇,左手同時打出一掌,擊向南宮玉胸口。

    兩人動又快又狠,轉眼間已經翻翻滾滾過了數十招,其中凶險,遠非常人所能想象。

    “難道蕭無恨失敗了?”看著忽然出現在戰場上的數萬大乾援軍。江語詩秀眉微蹙,輕咬嘴唇,陷入沉思之中。

    她敏銳地察覺到,南宮玉帶回來的人馬,居然比先前帶走的還要多出不少,心中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也不知為何,這些援軍一個個精神飽滿,氣勢高漲,仿佛打了雞血一般,頻頻沖擊她的騎兵隊,打起架來頗有種同歸于盡的拼命氣勢,竟似完全不怕受傷一般,口中還不停高呼“天佑大乾”和“鐘神仙萬歲”之類的口號。

    不多時,江語詩用來截斷魚玄機退路的騎兵大隊就被沖散,鎮北軍與援軍順利會師,江家龍鳳全殲鎮北軍的謀劃,正式宣告破產。

    “攻擊破靈戰車!”魚玄機接過將士遞來的頭盔戴上,重新將俏臉遮擋得嚴嚴實實,鎮定自若地下達了進攻指令。

    “保護戰車後撤!”江語詩似乎早有所料,提前下達了後撤命令。

    “這些大乾人怎麼回事,是嗑藥了麼?”望著大乾軍隊狀若瘋狗般的氣勢,身旁副將不解道,“連命都不要了?這樣子拼命,又能持續多久?”

    “敵人越不理智,咱們豈不是越容易獲勝?”江語詩微微一笑,眉宇間的疑惑之色卻並未消除。

    約莫兩刻時間過去,大乾軍隊依舊勢頭不減,前赴後繼地沖擊著破靈戰車和破靈弓手所在的方向,看似不斷減員,卻又不斷有援軍自後方補充進來,源源不絕。

    在大乾軍隊悍不畏死地沖擊下,擋在破靈戰車跟前的江家軍越來越少,這些對付靈尊大佬的利器,逐漸暴露在鎮北軍將士視野之內。

    “不對,鎮北軍哪有這麼多人?”江語詩眉頭鎖得更緊了一些,“一定有古怪,通知哥哥,先行撤退。”

    一枚信號靈雷直沖雲霄,在蔚藍的天空中呈現出一道優美的曲線,隨後“啪”地爆裂開來,尖銳嘹亮的聲音瞬間貫穿了整個戰場。

    “看來今天就只能到這里了。”江玉龍忽然向後退出數步,收起手中長槍,嘿嘿笑道,“這兩天好好和你的小美人親熱親熱,等到下一次見面,她就是我的了。”

    “都說江玉龍是個妹控。”南宮玉眼中閃過一絲厲色,嘴角卻微微上揚,“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幾個妹夫?”

    他十分惡毒地用了“幾個”這樣的數量詞。

    “你特麼……”江玉龍面現怒容,卻又瞬間恢復正常,打了個哈哈道,“我可管不了那個丫頭,你愛招惹她,就請自便。”

    說罷,他轉頭飄然而去,毫無留戀之色。

    ……

    “姐姐,該你了!”

    與前線激烈的戰況相比,傷兵營中的氛圍卻是一片和諧,美艷動人的十三娘正端坐在鐘文對面,兩人之間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個棋盤。

    被鐘文治好的傷兵們大多讓南宮玉和南宮靈兩兄妹調走,剩下的部分,則正在外頭跟隨祖大彬鎮守糧倉。

    此時的傷兵營中,只剩下一些未能找回自己缺失部件的重度殘疾人士。

    偌大一個營帳中原本密密麻麻躺了一地的病號,忽然只剩下數百人,鐘文終于得了空閑,百無聊賴之下,自制了一副五子棋,招呼躲在苟大彤隊伍里的十三娘與珊瑚二人對弈了起來。

    珊瑚還是少女心性,對于新鮮事物總是充滿了好奇心,很快便執起白子,與鐘文廝殺了起來。

    五子棋教起來十分簡單,然而真要精通,卻也不易,鐘文仗著熟悉規則,將珊瑚一通血虐,還非常沒有風度地時不時冷嘲熱諷兩句,氣得妹子小臉蛋一鼓一鼓的,恨不得直接掀桌子,拔劍砍翻了他。

    一旁的十三娘實在看不下去,終于出手替下珊瑚,與鐘文對弈了起來,適才觀看兩人對局,十三娘對于五子棋的走法已是了然于胸,初次上陣,居然就和鐘文殺了個旗鼓相當,直到棋子鋪滿大半個棋盤,才被鐘文瞅了個空子,走出個雙四,險敗一局。

    自第二盤起,十三娘仿佛豁然開朗,棋風突變,竟然殺得鐘文毫無抵抗之力,再也沒有贏過一局,引來一旁珊瑚的歡呼雀躍。

    “雖然早知道姐姐聰慧過人,卻也不曾料到,居然厲害到了這等地步。”鐘文望著十三娘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由衷感嘆道,“小弟實在想不明白,以姐姐的智慧,如何會被姚陔這麼個草包逼迫到幾乎自絕性命的地步。”

    “個人武力達到了一定境界,又豈是一些陰謀詭計可以隨意顛覆的?”十三娘搖了搖頭道,“再說,你哪里看出我要自絕性命?”

    “你拒絕了姚陔的追求,豈非…….”

    “姚陔的性格,姐姐比你要了解得多。”十三娘嫣然一笑,風韻無限,“女人若是太容易得手,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厭倦了,那時候姐姐才真的會有性命之憂呢。”

    “姐姐的意思是……”鐘文若有所悟。

    “越是得不到的女人,才越顯珍貴,姚陔…不,應該說是天底下所有男人都逃不出這個心理。”十三娘櫻唇輕啟,娓娓道來,“我當眾拒絕他,雖然令他暴怒,卻不會有性命之虞,等到他怒氣過了,只怕還會想方設法來討好姐姐,想要征服我的心,以此來證明自己的魅力和能力。”

    “只是這樣一來,姐姐的清白……”

    “姐姐是山賊,又不是什麼大家閨秀,貴族兒女。”十三娘隨手將一顆棋子擺在棋盤上,“女山賊的清白貞操,又算得了什麼,你輸了。”

    鐘文一愣,再看棋盤之上,十三娘的白子果然已經做出活四,伸手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姐姐果然是當世奇女子,小弟佩服。”

    當初在清風山上,南宮靈觀摩了小蘿莉的棋局之後,也曾出手與鐘文對弈,那時他便一局也沒能獲勝,此時面對十三娘,這種在智力上被碾壓的感覺再度襲來,如同降維打擊,令他心中充滿了無奈。

    單以智謀而論,十三娘未必能夠及得上南宮靈,然而山賊的身份,卻讓她行事之間多了一分瀟灑和不羈,能夠放下一些普通人所放不下的東西,若是正面為敵,反倒會更難對付一些。

    “鐘神仙,薛將軍有請!”

    一位年輕的大乾士兵恭恭敬敬地來到鐘文身前,眼中的崇拜和敬仰之情幾乎就要化為實質,滿溢出來。

    “仗打完了?”鐘文臉上重新擺出一副和藹可親的高人模樣。

    “正是,薛老將軍和魚將軍都已成功擊退敵軍,您老人家的仙藥功不可沒。”在這名士兵心中,鐘文雖然外表年輕,內里卻是個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的老神仙,因而完全是以對待長輩的口吻與他說話。

    “好的,我這就去。”

    這新的一局棋開始沒多久,鐘文就已呈現出敗相,此時找到藉口,便順理成章地大手一揮,將棋盤攪亂,站起身來沖著二女微微一笑,轉頭大搖大擺地跟隨士兵走出了營帳。

    “寨主,這些大乾士兵也是好笑,居然被鐘文騙得團團轉。”珊瑚看著士兵畢恭畢敬的模樣,忍不住掩嘴笑道,“他哪里是什麼神仙。”

    “珊瑚,你錯了。”十三娘看著鐘文離開的方向,喃喃道,“神仙,便存在于人們心中。”

    這位妍姿艷質,國色天香的涼山寨主美眸之中靈光閃爍,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