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第一次當海盜很緊張 第四百一十三章 滿盤皆輸

第四百一十三章 滿盤皆輸

小說︰第一次當海盜很緊張| 作者︰濁酒當歌| 類別︰歷史軍事



    當鐵炮手前面五排打完、第六排成為第一排的時候,他們與聶塵之間的距離,不到百步了。

    五百桿鐵炮集火射擊的後果,就是戰場上漫天都是濃濃的煙霧,好像一團從天而降的烏雲,遮蔽到河灘上。

    五百顆彈丸潑過去,如果對面是血肉之軀硬抗,沒人能做到。

    立花三成看著這景象,心中自傲又得意,整個江戶,麾下有這麼多鐵炮手的大名只有九條家,其他大名雖然兵多,但鐵炮不多,鐵炮兵是非常吃錢的兵種,鐵炮本身就是一大筆銀子,每年訓練、作戰打出去的鉛子火藥也是打出去的一個個銅子,沒點實力的大名還真費不起。

    “要不是靠著福壽膏賺了錢,九條家還真養不起這費錢玩意兒。”立花三成深有感觸的吐了口氣,旋即又覺得福壽膏生意是天皇為了照顧九條家而特意向德川家提要求才實現的,否則九條忠榮根本不可能在領地內做起這門利潤驚人的買賣,從這個角度上說,打向對方的每一顆子彈都是幕府給的。

    “這有點不地道啊。”立花三成摸摸下巴上的胡須,得意的賤笑︰“樂手吹笛,敵軍已經崩潰了,再加最後一把力!徹底擊潰他們!”

    樂手們肺葉子都快張開了,他們舔舔嘴唇,深吸一口氣,用吃奶的力氣吹出了最大的聲音。

    嘹亮的笛聲猛地再躍上一個音階,尖利得遠處天守閣里的人都听得到。

    “外面又要進攻了?”正在給一門鐵炮裝藥的田川昱皇忽地抬頭,用通條快速把一顆彈丸填進槍膛里。

    柳生十兵衛站起來,身形有些搖晃。

    他把崩了幾個口子的倭刀舉在頭頂,朝天晃了晃,干裂的嘴巴喊了幾嗓子。

    周圍的幕府兵紛紛站起,這些人血污滿身,疲憊不堪,堅持著涌到剛剛挖好的壕溝邊,嚴陣以待。

    片刻之後,槍聲大作。

    卻沒有一個人沖進來,被撞開的半藏門歪倒在地,除了一地的尸體,沒有活人。

    “這槍聲已經響了五次,這是第六次,間隔時間差不多,是鐵炮軍的三段射。”柳生十兵衛皺眉凝神細听著,拄刀在地︰“槍聲大作,卻又無人進來,莫非是外面的援軍正在與叛軍戰斗,牽制住了叛軍?”

    “援軍有炮,應該實力很強……”田川昱皇砸吧著嘴,費勁的道,他探手去拿水囊,往嘴里倒了幾下,水囊卻是空的,沒有一滴水,他無奈的把水囊放下︰“等結束了,記得一定要提醒我,在天守閣里打口井。”

    “.…..結束?不知道結束時,我們還能不能活著……咦?”柳生十兵衛苦笑著搖搖頭,話未說完,卻突然站起身來,厲聲喝道︰“來了!叛軍沖進來了!”

    大門口處,正如他所言,一群人正疾步而入,這些人衣甲鮮亮,動作有條不紊,一看就是強兵精銳。

    連場大戰幾乎脫力的幕府兵們,看著沖進來的人群,手都顫抖起來,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瞳孔里的光變得空洞絕望。

    他們捏緊手里的兵器,強打精神,困獸猶斗。

    “慢!”蹲著舉鐵炮的田川昱皇一把按住蠢蠢欲動打算崩出去拼命的柳生十兵衛,說了一句︰“等一等……”

    “等什麼?”柳生急了。

    “等我看清楚。”田川昱皇似乎很難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他用沾滿了火藥粉末的手揉了揉眼楮,忽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賢婿!”

    田川昱皇的眼珠子睜得比佛龕里的佛像還大,他幾乎忘了這是在戰場,丟下手里的槍桿子,喜不自勝的大笑起來。

    旋即又哭︰“你怎麼才來啊~~”

    柳生十兵衛錯愕的看看他,又仔細的瞧了瞧沖進來的那群人,這回他看清楚了。

    “都停下,是自己人,是自己人!別開槍!”他認出來了,跑在前面的那個人,一身甲冑,滿身黑煙,不是聶塵還能是誰?

    院子里殘余的幕府兵本來已經準備玉碎了,聞聲紛紛一窒,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因為進來的人穿的衣著,還有使用的兵刃,沒有一處像自己人。

    田川昱皇已經蹦出去了,他蒼老的身軀在殘酷戰斗的摧殘下本來已經累得癱軟,連鐵炮都舉不大動,此刻卻仿佛煥發了無窮的力量,大笑著跑著過去,抱緊了第一個進來的聶塵。

    “賢婿!賢婿!”他沒口子的亂喊。

    “田川先生,翁先生,你先撒開!”聶塵兩手拿著短銃,只能舉著兩手抗拒,把激動的老頭兒奮力往外推︰“先撒開,先撒開!打仗呢,別這樣!”

    田川昱皇的鼻涕眼淚糊了聶塵一臉,他宛如一個即將崩潰的怨婦,突然看到遠道歸來的老公一樣興高采烈,完全不顧體統,也絲毫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只是抱著不撒手︰“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沒想到回來得這麼及時,哈哈哈哈哈!”

    鄭芝龍目瞪口呆的定在了後頭,他恍惚听到了什麼了不得的字眼。

    大哥是這老頭兒的賢婿?

    聶塵被田川昱皇糾纏得無可奈何,半藏門外還有上千的叛軍環伺,他實在沒空平和的與之交談,說了對方又不听,于是只好大力的一推,卻不防將田川昱皇像袋土豆一樣推倒在地。

    然後將兩只短銃插進腰間,騰出雙手,扭頭喊道︰“如剛才一樣,門口五丈以內建立防線,刀盾手在前,鳥銃手在後,虎蹲炮在刀盾手間隔中放置,馬上就位!”

    喊聲嘹亮,眾人卻大眼瞪小眼的看著他。

    不止是鄭芝龍等人,柳生十兵衛等幕府兵也傻傻的看著他,看著在地上掙扎的田川昱皇。

    剛才這一幕太驚悚了,田川昱皇的舉動太出格了,聶塵的反應太有趣了,劇情太突然太狗血了,所有的人都看呆了。

    幾秒鐘之後,才有人反應過來。

    鄭芝龍舔舔嘴皮子,厲聲喊道︰“都聾了嗎?龍頭的命令沒听到啊!”

    “是!”團丁們這才回過味了,忙不迭的返身做事。

    聶塵過去將田川昱皇扶起來,老頭兒瞥見柳生十兵衛等人鼓著眼珠子看著自己,這才驚覺自己剛才冒失了,臉上紅了一紅,但旋即就恢復常色,咧嘴笑道︰“聶君,你怎麼來了?”

    聶塵當然不能說實話,而是沉聲道︰“我听聞德川將軍噩耗,本來是特意過來吊唁的,途中听說有叛軍作亂,所以趕緊帶了甲兵前來幫忙,等下田川先生和柳生先生可要我幫在忠長大人面前解釋一下。”

    田川昱皇一怔︰“解釋什麼?”

    “我擅自帶兵入京,逾越法度的事。”聶塵也是一怔,覺得田川昱皇今天太反常了。

    “逾越法度?忠長大人?”田川昱皇的臉色變得更加古怪,他長嘆一口氣,拄著鐵炮啞著嗓子道︰“聶君,你還不知道,忠長大人,已經遇刺身亡了,尸體就擺在里面的屋子里,涼透了。”

    “什麼?!”聶塵大驚,雙拳緊握在了一起,腦子里如被雷擊,在那一剎那,一片空白。

    田川昱皇接下來的話,在他耳中如天外梵音,似隱似無“九條氏在德川將軍死去後,趁機作亂,不但刺殺了忠長大人,還圍攻天守閣,要將我們一網打盡。現在連天皇御所也被他們攻下,要扶持德川家光上位繼承將軍大權,我們一步錯步步錯,一切都完了。”

    聶塵心中,空白之後,又如一團亂麻,毫無頭緒,隨之一個念頭跳了出來︰完了,德川忠長死掉,倭國再無我的立足之地。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第一次當海盜很緊張 | 第一次當海盜很緊張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