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承平伯夫人的客廳 第二十六章,齊貴來拜

第二十六章,齊貴來拜

小說︰承平伯夫人的客廳| 作者︰淼仔| 類別︰歷史軍事



    丁氏悶氣的從角門走開,出半條街道罵罵咧咧,幾句以後轉嗔為喜,對自己道︰“又得半只雞,果然人人攀富家,擦個邊兒就生發。”

    她只有南宮夫人家沒去,腳步下意識的走近,遠遠望著門就生畏而卻步。

    蔣夫人的脾氣也焦躁,可願意給丁氏一些對自身沒有損失的小甜頭,南宮夫人那小鳥的身子孔雀的性子,在整個南興王城她看不上除晉王梁仁以外的任何人,如果她的活動範圍在整個南興境,那整個南興境內再無她看得上的人。

    把任何可能出現的女人都當成競爭對手,南宮夫人怎麼會敷衍的接受丁氏的假話,而需要有人說和的話,也輪不到丁氏跳出。

    丁氏在南宮家的角門總是踫壁。

    物欲讓她一次又一次的出現。

    “當當,”她叩響角門。

    婆子開門即翻臉︰“這里有你祖宗嗎?你天天上門!”就要關門。

    丁氏慌了,她極有可能得到半只雞,最不濟也得到兩個肉點心或是塊碎布頭,半個身子擋門︰“我是來說和的,我是來說和的”

    “說個屁和!”

    婆子拿出門閂橫眉︰“我家夫人白挨打不成?誰要與你家說和!”

    丁氏反應慢了些,挨了幾門閂,嗷嗷叫的跑開,南宮家的婆子追出半條街泄憤,得意而回。

    此時天近半下午,丁氏瘸著腿拐回雜貨店,稍後傳出雞肉香。

    鄰居大姐和鄰居老哥各自收拾東西也準備做晚飯,聞到味道後露出冷笑。

    南興王城近來的笑話就是尤娘子上門騙東西,偏生人家不放心上,每天燒雞燒肉的不亦樂乎。

    “啐。”這是鄰居大姐。

    “啊呸啊呸啊呸!”這是鄰居老哥。

    丁氏每一回來敲門,承平伯夫人都知道,她淡淡的听著,根據丁氏的性格盤算著她可能會制造的意外,直到認定今天不會出來,繼續過她的悠游日子。

    過不多時,“夫人,”守門婆子喚她。

    承平伯夫人嚇一跳,如果丁氏短時間出現兩回,表明她準備好和自己干仗,結果無法預料,則意外隨時到來,她繃緊心頭繃緊面容︰“她說了什麼?”

    守門婆子一愣︰“誰?”

    再想到先回話︰“隆盛商行的齊老板求見夫人。”

    承平伯夫人松口氣,原來不是自己那胡攪和的嫂子丁氏,對齊老板有些內疚,本想拒絕的她問道︰“隆盛商行為什麼要見我?”

    “夫人可還記得,老爺在世的時候,齊老板每個月都來求見。”守門婆子總開門,她記得清楚。

    承平伯夫人接手家事緩慢,有客人來她一般也不見,感覺上有這回事,就哦上一聲,疑惑的再問︰“老爺不在了,我能為他辦什麼呢?”

    “齊老板說請夫人听過就知道。”

    承平伯夫人想想,承平伯每個月都見的人,她可以見見︰“好吧。”

    她是誥命,哪怕出身不好,在林家這樣的家里也學會屏風後面見客,隔著屏風坐好,見到一個面白無須的中年男子大步進來,他應該經常出入富貴人家,沒有奇怪看不到人,反而認一認紫檀屏風的方位,對著屏風深深作揖︰“小的齊貴見過伯夫人。”

    承平伯夫人見他恭敬,並不為自己的出身而輕視,立即就喜歡了,近來嘗夠無依無靠的滋味,雖有喬老爺出面,又有喬夫人前來安慰,承平伯夫人的內心依然有淒楚,她不敢大模大樣,見到齊貴彎腰,她忙起身,說道︰“還禮。”

    齊貴受到尊重自然高興,他也知道承平伯夫人的出身,不過這至多成為他利用的一個層面,而不會形成輕視,就齊貴來說,凡是對他生意有利的才能令他關注,輕視並不會帶來生意。

    毫無架子的承平伯夫人,讓齊貴更容易說話,謙遜的聲稱不敢就座,抱拳笑道︰“夫人,有句和伯爺有關的話,最多不要太多的人听。”

    承平伯夫人有些為難,這是讓她屏退左右嗎?對于這些關鍵時候留下來陪她度日的家人,感激促使她當對方是自家的親人。

    跟來的秦氏帶著丫頭們退後,承平伯夫人道︰“請說。”

    “伯爺在世的時候,與我隆盛商行有生意往來,貴府的誠管家略懂,齊貴特來懇請夫人繼續這些生意,在這里不便明說,您要具細請把誠管家叫來。”

    承平伯夫人猛的一高興,送錢來的呢,再一想誠管家出城料理田莊,她有所冷靜。

    承平伯做的生意她不見得能做,雖然根據對方描述,誠管家應該是有所經手。

    換了一個主人,誠管家是否能再次經手可不一定。

    “誠管家要天黑前回來,齊老板,我明天給你回話可以嗎?”

    “我等著您的回話。”齊貴告辭。

    承平伯夫人百思不得其解,哪有這般好事從天降?她一直想到誠管家進門,守門婆子請他趕緊來見。

    听完,誠管家也和齊貴有同樣的一個說法︰“呵呵,秦姨娘和丫頭們先別處逛逛。”

    秦氏退出。

    “真沒有想到齊貴來找夫人,不過再想想他登門也有道理,這生意出息高,個中經手的人也需幾十年的信譽而得,他舍不得有他的原因。”

    承平伯夫人愈發的糊涂︰“誠伯,到底是什麼生意?”

    “私販鹽銅鐵。”

    承平伯夫人尖叫一聲,面色唰的蒼白,沉默片刻哆嗦的道︰“這是殺頭的罪名啊。”

    “是,也不是,在老洪王殿下的年月里殺頭,晉王殿下需要鹽銅鐵,他願意為此提供便利,只要為他屯積鹽銅鐵。”

    承平伯夫人懂了︰“這這,老爺在世的時候在為晉王殿下賺錢呢。”

    “就是這樣。”

    承平伯夫人茫然︰“老爺自然敢辦這樣的事情,可我哪有能耐,我也沒有膽子啊。”

    豐厚的利息讓承平伯夫人思慮整夜,中間難免想到晉王,她也沒有以前那麼煩他,反復直到認為她還是無法為殿下效勞或者能做到拜見他,一早,頂著疲倦的神態,承平伯夫人讓誠管家前往隆盛商行回絕齊貴,她雖然很想賺錢,可不想賠命。

    ------題外話------

    天熱起來,不要過早吃涼的,照顧好自己就是最好的回饋,疫情警惕心不要降低,麼麼噠。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承平伯夫人的客廳 | 承平伯夫人的客廳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