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小說︰夫人,請加工資| 作者︰深巷有妖| 類別︰玄幻魔法



    斬月已經離開了兩日,白芷本來想到處逛逛的,可愣是被天禧和火龍卷兩尊大神守著連門都出不了一步。

    也不知道這兩家伙什麼時候這麼听斬月的話了,說不讓她出門,愣是連飯都是直接給她端到房間的。想打吧,打不過。想悄悄溜出去吧,總能被火龍卷那家伙逮到。

    夜色已深,她卻怎麼也睡不著覺。只是郁悶地坐在房間里,無聊透頂,只覺得渾身都被悶出了蘑菇。

    那天棒錘的哥哥也是,這都兩天了也不來找她,不會是不想見美人嬸兒偷偷溜了吧?

    可是不對啊,那夜看他的樣子分明是很想念美人嬸兒才對,又怎麼可能不想見美人嬸兒呢?

    難道,是因為要救那什麼音兒?

    真是,早知道當時就直接放幾滴火龍卷的血讓他回去救人了。早點救人就可以早點來找她,不然她也不至于像現在這般無聊了。

    當真是失策。

    正當她扼腕嘆息之時,突然就听到外面火龍卷吱呀呀的叫聲。緊接著就是天禧推門而出︰“斬月回來了!”

    話音一落,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又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拖拽而行,夾雜著男子沉重的喘息。那聲音里透著疼痛的呻吟,像是遭受了酷刑。

    看樣子,是找到了。

    白芷雙眼一亮,緊接著又勾起唇角露出絲冷笑。讓人看著毛骨悚然。

    落到她的手中,就別想有好下場!

    起身之際,正巧血余推開了房門。緊接著,一個渾身是血、遍體鱗傷的男人就被扔了進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這就是君遷子?”

    “不錯。”血余凶狠地看著地上的男人。若不是小芷想要活的,他早就成了一具死尸。

    “給我把匕首。”

    血余當即從懷中掏出匕首奉上︰“我在門外等你。”說罷,等白芷拿過匕首便轉身出了房間,關了房門。

    他知道,小芷是不會輕易放過那男人的。他如今,只需要站在門口听那男人的慘叫。

    如今方圓十里的人都已經陷入了沉睡,那人就是喊破了天也不會有人來打擾。

    抬頭從天井望著那輪明晃晃的月亮,露出嗜血的笑容。

    今晚的月色——真美!

    看血余如羅剎附體,一旁的天禧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從小到大還沒殺過人,看不了那血腥的場面。反正現在也沒他什麼事,索性就回去安安穩穩地睡覺。正巧這兩日為了守瘋丫頭都沒怎麼睡過好覺,如今血余回來了。他終于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懶洋洋打了個呵欠便抱著火龍卷回了房間。

    白芷手里的匕首閃著寒光,露著陰狠的笑容,在搖曳的燭光下就像是從地獄走出的惡鬼。

    “你說,我該從哪里下手呢?”只看她妖嬈地笑著,掃視著地上人的全身,最終將目光落在了他的臉上。

    斬月這家伙也真是,將人打地遍體鱗傷沒有一寸好肉,就給她留了那張臉下手。難道,他還推崇什麼打人不打臉的江湖原則?

    “就先從這開始吧。”

    “啊!”地上的君遷子已經奄奄一息說不出話,卻在那利刃劃破臉時還是發出了聲嘶力竭的慘叫。他的嗓子已經沙啞,白芷根本听不出來他的聲音是誰。正當她為那殷紅的血液而興奮時,卻突然發現那張面皮似乎有什麼不對。

    這貌似,不是正常人該有的面皮。

    易容術!

    對于最擅長潛伏在別人身邊扮演不同角色以達到殺人目的的她來說,易容術再熟悉不過。

    只是她所用的易容之術是用 膠當面皮再加上化妝來完成,而古人則是用的真真正正的人皮面具,僅此區別罷了。

    “呵••••••看來,這還不是你的真容。”看著那撕裂的傷口,明顯分開的兩層皮肉。白芷挑眉,直接用匕首順著那傷口將那假面挑開。絲毫不在意地上之人痛地如何撕心裂肺。

    “讓本小姐看看這面容是要丑陋到什麼地步。”一點一點地撕開那假面,本來殘忍的笑容卻隨著那假面的撕開一點一點消失,最終淪為震驚。

    “怎麼會?”

    縱使血肉模糊,她也能一眼看出來此人就是天禧同母異父的哥哥。

    他們才見過面的。

    兩天而已。

    怎麼就變成了她恨之入骨的采花賊?

    晴天霹靂,如遭雷擊。不敢相信這事實,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她要閹了君遷子,要用滿清十大酷刑將他折磨至死。可這君遷子,卻成了美人嬸兒的親兒子,天棒錘同母異父的親哥哥!

    她答應了美人嬸兒要讓他們母子團聚的,難道要對美人嬸兒食言?

    殺還是不殺?

    她陷入了糾結。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當采花賊呢?”當采花賊也就算了,偏偏還采到了她的頭上。

    “……”君遷子發出痛苦的悶哼。他想要解釋,可那沙啞的嗓音根本讓人听不清他要說什麼。

    白芷以為他是想求情,撇過頭根本連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她不明白好端端的一個人為什麼要去當采花賊。

    而且那夜她根本沒覺得這人有多好色,她當時僅穿著肚兜和短褲這男人也沒輕薄她半分。又為什麼會是采花賊呢?

    她想不明白。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錯?

    她如今該怎麼辦?

    想直接一刀給他個痛快,可當那刀抵上他的脖子時又猶豫了。

    她突然想起了美人嬸兒對自己的好,以及美人嬸兒說到那未曾謀面的孩子時滿臉的哀傷。

    終于,她扔了匕首。

    一臉陰狠地望著地上的男人︰“你該感謝上天給了你一個好母親,就算人不在這兒也能救了你的性命。”

    她舍不得讓美人嬸兒嘗喪子之痛。這麼多年來對兒子的思念已經讓美人嬸兒夠苦了,她不應該再遭受這打擊。

    終究是決定放了君遷子一馬。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得罪她的人她從來不會心慈手軟。

    這火雲國不是最擅長巫蠱?

    她要給君遷子種下最厲害的蠱毒,讓他每在月圓之夜都嘗嘗撕心裂肺的痛苦。

    君遷子不知道白芷的想法,只知道自己算是保住了一命。緊繃的神經總算是舒展開來。

    只要不殺他便好,只要他還活著就還有解釋的機會。只要他把一切都解釋清楚了,這個女人就能帶他去見母親。

    一想到能見到母親,全身的痛楚似乎都消失了。腦袋越來越昏沉,眼皮子越來越重,終于昏死了過去。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夫人,請加工資 | 夫人,請加工資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