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天下無敵從讀書開始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小無量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小無量天

小說︰天下無敵從讀書開始| 作者︰咸魚指揮使|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幕來得極其突兀。

    幾人都沒反應過來,馬某人已經慘叫一聲閉上了雙目,有鮮血自眼中流淌而出。

    不過他反應也不慢,第一時間手中便出現了一抹綠色的晶瑩光芒,涂抹在了自己的眼皮上。

    “老馬,你沒事吧?”唐東有些緊張的問道,謝遠也是皺眉。

    馬某人擺了擺手,又過了好一會,他方才抬起頭睜開了眼楮。

    血色被元力洗刷,表面來看馬某人的眼楮又恢復了正常,但若仔細看去,卻發現他的瞳孔有些渙散,雙目也不再如剛才一般有神。

    “六長老可傷到了根本?”謝遠出聲問道。

    “倒也不至于。”馬某人又恢復了雲淡風輕的模樣,一笑道︰“修養幾日即可。”

    謝遠微微點頭,正在醞釀著該如何開口,唐東卻是憋不住了。

    “老馬,剛才到底發生了何事,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相面的時候受傷……”

    馬某人略微沉默了一會,方才搖頭道︰“不可說。”

    “不可說?”唐東一怔,“為何?”

    “不可說便是不可說,天機一道,便是如此。”

    “這……好吧。”

    唐東無奈搖頭,見馬某人氣息並無異樣,也就不再追問。

    謝遠雖然表面不動聲色,但心中同樣有著萬般疑惑和好奇。

    只是見馬某人絕口不提的堅決模樣,他也知道問不出什麼來了。

    “青州城內現在情況如何?”

    或許是為了打破這詭異的寂靜,馬某人主動笑著問道。

    謝遠簡略的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麼說來季有德果真不在城內了……”

    唐東喃喃道,隨即一笑,“這老鬼回來的時候,看到至少籌謀了數年的心血毀于一旦,卻不知道作何感受?”

    “你還要折回青州城?”

    馬某人沒有接話,只是看向謝遠。

    “是,煩請兩位長老照顧一下清淺和唐師妹。”

    “我與四長老在此,本就是為了接應而來,分內之事,何須請求?”

    馬某人敏銳的察覺到謝遠對林清淺的稱呼不太一樣,不過並未表現出來,只是笑道。

    林清淺和唐世嫣對此都無異議,一個是沒有心情,一個是礙于實力不足,知道自己去只會拖後腿。

    至于李晟,謝遠本來也不想帶他,不過一看這貨亮晶晶的眼神,他也就懶得開口了。

    “四長老,六長老,弟子還有最後一事想要請教。”

    臨行之前,謝遠忽的開口道。

    ……

    淺坡之上,唐世嫣和林清淺在一旁休憩,唐東和馬某人則是並肩而立,注視著謝遠兩人離去的身影,面色各異。

    “老馬,你說他問那個做什麼?”唐東有些疑惑的說道。

    “我又不是神,怎可能事事皆知?”馬某人撫須一笑,“不過……他回青州城,恐怕不只是為了搶奪靈脈那麼簡單。”

    “隨便吧,反正門主讓我等不要干涉他,他總不至于殺上小無量天吧?”唐東開了個玩笑,隨即又忍不住問道,“你剛才當真什麼都沒看到?”

    六長老知道唐東問的什麼,卻是陷入了沉默。

    正在唐東以為他不會說的時候,馬某人卻是忽的開口了,言語雖短,卻令唐東久久回不過神來︰

    “我看到了……天命。”

    ……

    “謝遠,你沒事吧?”

    高空之上,李晟見謝遠不時皺眉,似在思索什麼難解的問題,不由問道。

    “沒事,只是突然想起了曾經一個人說的話。”

    “什麼話?”

    “沒什麼。”

    謝遠搖了搖頭,將“瀧”的面孔從腦海之中驅逐出去。

    他信命,但他更信人定可勝天。

    “無論你是誰,若把我當作棋子的話,可要做好棋子也會跳出棋盤的心理準備。”

    謝遠抬頭,目光好似穿透了無盡迷霧。

    雖然……迷霧之外依舊是迷霧。

    好吧,見並沒有得到什麼不可名狀的存在的回應,謝遠也就收回了目光,將思緒轉到了眼前。

    此時兩人立于青州南門一座殘破的高台之上,在下方有一個十丈方圓的坑洞。

    坑洞深處,還有殘存的靈氣飄散而出,甚至坑洞的四周,還有不少修為低下的修士在瘋狂爭搶著一些破碎的靈石。

    “你還有辦法聯系上齊歡他們嗎?”謝遠默默看著那些因為貪婪而變得扭曲的面孔,問李晟道。

    “有的,我們離開山門之前互留了傳訊符。”李晟說著,翻手掏出了一枚傳訊符,直接捏碎。

    “讓他們過來匯合。”

    “來這里?”李晟疑惑道,“這里的靈脈都被搶空了啊!”

    “誰跟你說我們要搶靈脈了?”謝遠搖頭。

    “啊?不搶嗎?”

    “此時已經過了小半個時辰,你覺得還剩多少完好的靈脈讓你搶的?”

    謝遠一曬,“況且就算靈脈完好,你拼死拼活搶個萬把塊靈石有個毛用,李晟,你何時格局如此之小了?”

    上萬的靈石沒卵用?

    李晟下意識就想爭辯,又被謝遠後一句給堵了回去,不禁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之中。

    正在李晟已經開始有些自卑的的時候,伴隨著一道流光掠過,一道人影也是出現在了兩人身側。

    來人身穿黑袍,看不清面目,李晟正要警惕,來人已經褪下了衣帽,露出了一張意氣風發的臉龐。

    “齊歡師兄?”李晟放松下來,“你這麼快就到了。”

    “我正好在附近,接到你的傳訊就趕過來了。”

    “師兄你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李晟奇道。

    “有嗎,還好吧。”齊歡擺擺手,眉梢間的喜意卻是遮掩不住,“也就是平白得了近萬靈石,不當什麼大事。”

    齊歡說完,便是矜持的等待著,只是半晌沒有听到李晟羨慕的聲音,不禁奇怪的看了李晟一眼。

    卻見李晟也是面色古怪的盯著自己,目光十分復雜。

    齊歡有些摸不著頭腦,但也不好詢問。

    不多時,隨著道道流光掠過,趙無極、周生生包括田幸都紛紛趕到。

    “大師兄,收獲很多吧?”

    “一般吧,萬余靈石還是有的。”

    “周師兄呢?”

    “我少一些,約莫得了八千靈石。”

    “胖子你呢?”

    面對李晟,田幸就要囂張許多,他嘿嘿笑道︰“李晟,是不是嫉妒了,我也白撿了好幾千靈石,叫聲爸爸回頭請你泡個靈石澡!”

    但意料之中的巴結並未來到,李晟只是搖搖頭,憐憫的看了一眼田幸,隨即嘆息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格局小了啊……”

    田幸多少有些懵,他看得出李晟不屑的樣子好像不是裝出來的。

    可問題是,就在來天陽門之前,李晟還為了區區數十塊靈石讓自己打了張欠條順便立了個天道誓言來著。

    田幸被李晟突然的優越感弄得驚疑不定,齊歡等人也不由有些悶。

    半晌,還是趙無極輕咳一聲看向了謝遠,“李師弟,你有何打算?”

    “城主府。”謝遠吐出了三個字。

    “城主府?”眾人皆是一怔。

    “靈脈就憑我們幾個人搶得了多少,但城主府中,卻有這數十年開采靈脈的積累,至少也相當于一條完整的小型靈脈了……”

    趙無極等人不說話了,但目光卻是閃爍不定。

    他們自然知道城主府之中必定有不少財富,但之前還真沒人想到城主府也可以搶。

    即便天陽門號稱青州第一,但陳萬峰的城主府是統治青州的正統,更別提他背後還站著有王朝授命的鎮守使。

    “這……合適嗎?”

    齊歡有些猶豫。

    今日先是摸尸、然後又冒充魔教徒搶靈脈,現在謝遠竟然提議直接把城主府給搶了……

    齊歡感覺自己作為名門正派優秀弟子的三觀在不斷動搖。

    “若我告訴你們,今日搶奪靈脈的所謂魔教徒,其實大半都是來自三大宗門呢?”

    謝遠見齊歡等人遲疑,干脆分享了一點“內幕”出去。

    反正今日過後,他們回到宗門也會知道的。

    “什麼?”

    除了趙無極面色相對平靜,齊歡、周生生包括才知道內情的李晟都是大吃一驚。

    “臥槽,難怪啊難怪!”田幸像是想起了什麼,恍然大悟道,“剛才我搶奪靈石的時候,那些魔教徒竟然都無視了我,我本來以為要費點力氣的……”

    “這麼一說,其中是有些身影透著熟悉的意味。”周生生輕聲道。

    “這是門主之策?”齊歡後知後覺。

    “除了師尊,又有何人有如此手筆?”趙無極淡淡道,“不然你們以為我趙無極會做這等雞鳴狗盜之事嗎,正因為看出這是師尊的布局,必有其用意,所以我才配合。”

    “可是大師兄,剛才你在地底還叮囑我等此事不可告訴門內師兄弟來著……”

    田幸說到一半察覺到趙無極的眼神不對,不由縮了縮脖子。

    “咳咳……既然門主都如此做了,那我們就算把城主府搶了也無傷大雅,就這麼決定了!”齊歡咳嗽一聲,打圓場道。

    “你這就沒心理負擔了?”謝遠見齊歡面色陡然輕松,不由納悶道,“就算是門主帶頭做的,可這種事也不是什麼正義之事吧?”

    “門主何等英明神武之人,他做的事情怎麼可能有錯?”齊歡堅定的說道。

    見周生生和田幸也是一臉贊同,謝遠一時無語。

    ……

    青州城主府坐落于朱雀大道的盡頭,也就是青州的內城中心。

    此刻青州四處狼煙,混亂無比,唯獨這里依舊一片寂靜。

    “陳萬峰被掘墓人追殺,逃竄之後不知所蹤,不過城主府的守衛力量依舊不少,竟是還有銀甲衛和大量銅甲衛存在。”

    一街之隔的屋道。

    此刻六人清一色的黑袍遮面,這倒無須謝遠提議,六人都形成了默契。

    即便事後所有人都知道這就是天陽門干的,但有沒有遮掩身份依舊有著不小的區別。

    “要不我先去試探一下虛實,還不知道其中究竟有多少強者?”

    周生生提議道。

    “不用。”

    謝遠和趙無極同時開口。

    不過兩人心思卻是不同,趙無極是準備換成自己前去探查,但謝遠卻是成竹在胸。

    “直接動手,听我指引即可。”

    謝遠沒有給趙無極開口的機會,說完後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隨著“轟隆”一聲,那佇立了不知多少年月已經有著斑駁之色的城主府大門便是轟然倒塌。

    同時倒下的,還有守在門口的一個銀甲衛和十數個銅甲衛。

    見謝遠已經動手,其他人雖然心有疑慮,但也不再遲疑,紛紛低喝一聲殺進了城主府。

    “左前方三個銀甲衛,右側一個,前院有陣法,陣盤埋在樹底,中堂門後有大量銅甲衛趕來。”

    他們剛剛踏入城主府,便听到了謝遠的聲音。

    城主府之內建築極多,院牆樓閣遮蔽視線,氣息雜亂,還有陣法遮蔽……雖然不知道謝遠是如何突破這層層障礙將一切盡收眼底,但所有人都下意識做出了最佳的選擇。

    趙無極手中長刀直接斬向左側,齊歡殺向右方,田幸嘿嘿一笑掏出一把炸丹便往中堂扔了過去,而李晟則是直接撲向院中的桃樹,周生生橫劍于前擋住了陣法的攻勢。

    十息過後,整個城主府前院化為平地。

    六人進入中堂,謝遠沒有動手,懸浮于空繼續指引。

    “長廊有八個銀甲衛殺來,修為最高者五行巔峰,勞煩大師兄與齊歡出手,速戰速決。”

    “三里外兩個老者趕來,這兩人交給我。”

    “左前方、右後方有大量銅甲衛列陣而至,田幸、李晟出手。”

    “那我呢?”周生生沒有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由一怔。

    “右前方有一棟三層閣樓,你破開禁制,里面有少量靈石和十幾本典籍,你去取寶。”

    謝遠一邊殺向那兩個老者,一邊隨口道。

    周生生了然,等破開禁制踏入那小樓不由一怔。

    一樓二十個箱子裝滿了靈石,粗略算下來近乎兩萬,他一時間有些茫然,這是少量靈石?

    ……

    藏書閣、放置靈石的地庫、煉丹房、靈器庫……

    謝遠帶著幾人一路掃蕩,幾乎將整個城主府都翻了個底朝天,無一遺漏。

    僅僅一炷香的時間,六人已經來到了城主府的最深處。

    這里有一個類似天壇的存在。

    “城主府最大的寶庫就在這祭壇下方,里面還有四個銀甲衛潛伏,入口在地底一層最深處。”

    “只剩四個銀甲衛了嗎?”齊歡忍不住感慨道,“好像順利的有些過頭了……”

    齊歡說到一半戛然而止,隨即瞥了一眼謝遠。

    趙無極等人也是默然。

    即便因為陳萬峰和大量強者不在,他們算是乘虛而入,但並不意味著城主府的守衛力量就很弱。

    無處不在的連環陣法,超過三十個銀甲衛,若再加上謝遠解決的兩個**初期的強者,這股力量堪比頂尖世家。

    若非謝遠作弊一般的指引,他們的步伐必然艱難許多。

    “好了,別感慨了,快進去吧,那寶庫之中靈石不少,若你們裝不下便通知門內強者。”

    听到謝遠說“靈石不少”,幾人都是精神一振。

    這一路行來,他們已經習慣了謝遠的說話方式,幾萬靈石等于“少量”,上百顆丹藥等于“一些”,數十把靈器等于“若干”……

    可想而知“不少”的靈石,最起碼數量也在十萬以上,甚至更多。

    唯獨趙無極听出了一些別樣味道,皺眉道︰“你不進去?”

    “我要去另外一個地方,否則我帶他來干嘛?”謝遠笑了笑。

    眾人的目光,也是不自覺下移。

    原來在謝遠手上,還拎著一個奄奄一息的枯瘦老者。

    這老者正是坐鎮城主府的兩大**強者之一,另一人已經隕滅,這人卻是被謝遠生擒至此。

    起初齊歡等人只以為謝遠是想讓他帶路,此時才知道謝遠另有謀劃。

    “你要去什麼地方?”趙無極盯著謝遠。

    謝遠沒有回答,只是拍了拍手中老者的腦袋,“帶路了。”

    那老者似乎知道謝遠的意圖,聞言只是用惡毒的目光盯著謝遠,冷笑著不說話。

    “我沒有時間和你嗶嗶,你必死,但我給你兩個選擇。

    一,給我指路,我留你個全尸,你還能指望一下來世。

    第二,我直接讓你魂飛魄散。”

    謝遠說話的同時,用神識刺了一下對方的腦海。

    那老者頓時遲疑起來,面色陰晴不定。

    幾乎所有修士都相信往生之說,而剛才那發自靈魂的恐懼,也讓老者意識到,眼前這眼神深邃的少年,真的有那般能力。

    “我如何……信你?”老者開口了,聲音沙啞。

    “我李白在此立下天道誓言,若食言,則下場和你一般。”謝遠肅然道。

    老者略微沉默,終于是在半空之中打出了一個手印,口中念念有詞。

    轟隆隆!

    虛空裂開,一道階梯自天壇上空出現,延綿向半空,更深處被霧氣遮蓋,卻是看不清楚階梯盡頭是什麼。

    一塊石碑,也顯現在半空之中。

    “小無量天?”

    看到那石碑上的字跡,齊歡等人都是一驚。

    “這是……青州鎮守使的居處?”

    青州鎮守使季有德一向行蹤縹緲,世人只知他居于小無量天上,但卻罕有人知如何去往。

    當年逐日魔教最盛之時,也找不到這地方,卻沒想到門戶原來就在青州城內。

    六長老告訴了謝遠門戶的位置,只是如何進入就要謝遠自己想辦法了。

    其次,謝遠得猜測也沒有錯,其他人不知道如何進入,城主府內留守的修為最高之人總該知道。

    畢竟青州承平已久,季有德也不可能如之前那般將小無量天一直隱藏,

    此刻趙無極等人才是明白,原來謝遠所說的地方就是季有德的老巢。

    見道路打開,謝遠也不再遲疑,一劍直接了結了老者的性命。

    謝遠將尸體往地上一扔,隨即掏出了一個小瓷瓶和一個陣盤。

    “死者為大,還是還對方一個瀟灑自在,你就替我送他最後一程罷。”

    謝遠將小瓷瓶塞到田幸手里,同時把“八卦煉魂陣”的口訣告訴了他,鄭重的叮囑道。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天下無敵從讀書開始 | 天下無敵從讀書開始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