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夜燼天下 夜燼天下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惡其余胥

夜燼天下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惡其余胥

小說︰夜燼天下| 作者︰榭依| 類別︰都市言情



    朱厭回到第二道內門,看見明姝公主伏在雲秋水的膝上,正在酣睡,他冷眼掃過這莫名其妙溫馨的一幕,打心底發出一聲譏諷。

    原以為曾在飛垣留下驚艷傳聞的昆侖女劍仙雲秋水有多麼特別,如今終于得見,也不過只是一個平凡的婦人,在這種自身難保的節骨眼上,她竟然還有閑情逸致去關心一個失寵公主的死活,難道她真是當里面的天尊帝好說話,會被三言兩語說服,對自己皇妹額外開恩?

    而再看緊守在兩人身邊的慕西昭,朱厭更是感覺心中一陣無名的反感,這個家伙和自己一樣是從縛王水獄里爬出來的人,也是在高成川手下掙扎求生後不惜一切代價選擇背叛的人,他們的經歷如此相似,可自己偏偏對這個人異常排斥,尤其是當他換上那身刺目的銀黑色軍裝之後,這種排斥愈發嚴重,幾乎已經成為厭惡。

    他們同為新帝身邊的新起之秀,同時受到來自各方勢力的關注,若是按照眼下的局勢來看,自己比慕西昭更得天尊帝信任,也讓帝都那群鼻子比狗都靈的大臣們一早就選擇了站隊,這個慕西昭,明明知道現在的軍閣就是個燙手的山芋,連陪都洛城的城主都千方百計把自己唯一的兒子暮雲找借口調離出去,偏偏他還主動要求加入軍閣,這般死腦筋的性子,高成川到底是怎麼看上他的?

    朱厭從鼻腔發出一聲冷哼,按照年齡來算,他比慕西昭年長不少,不過因為是異族人,所以外表上並不是很明顯,早在高成川第一次把這個人撿回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奉命調查過他的身世,真的就只是個無依無靠的荒地賤民罷了,也不知道哪一點引起了高成川的興趣,被帶到帝都城精心培養,試圖讓他接掌軍閣。

    那時候的蕭凌雲已經是軍閣之主,但由于天征府本來就是個人丁稀少的家族,次子蕭千夜還跑到中原求學去了,長子蕭奕白又總是對官位一副漠不經心的樣子,高成川借機在暗中為慕西昭聲勢,就連先帝都對這個人都是贊許有加,加上之後天征府被人離奇滅門,所有人都覺得軍閣的位置會理所當然的落入高成川手中,誰料偏偏在這種時候,蕭千夜從中原回來了,並且迅速得到皇太子的青睞,幾乎是力排眾議,以一己之力將軍閣主的位置拱手相贈!

    政權的斗爭就是這麼撲朔迷離,而斗爭下的失敗者,注定遭到拋棄。

    那是從高空摔入塵埃,摔得粉身碎骨,原以為他不可能再有機會從縛王水獄那樣的人間地獄里爬出來,偏偏這家伙自己的身體爭氣,意外成為高成川“融魂”的宿主,從那時候起他就在暗中默默注意著這個人,明明是個被利用到快要失去自我的人,竟還傻乎乎的繼續為高成川賣力,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一心效忠的高總督,是個真真正正的惡魔。

    朱厭微微眯眼,情不自禁的抬手用力按住自己額頭,他不明白為何此時想起慕西昭的過去會讓他的心底掀起劇烈的漣漪,久久無法平復。

    慕西昭是在最後一次任務中忽然背叛,如果說自己背叛之後選擇的人是當今的天尊帝,那麼慕西昭選擇的人就是曾經的軍閣主,當他再次從徹底塌陷的縛王水獄中走出來,雙目失明,雙耳失聰,是被蕭千夜以特殊的劍術封十直接封印了視覺和听覺。

    朱厭雖然只是停頓了短短一瞬,但想起這些沉痛的過往,恍然感覺時間好似過去了很久,雲秋水也抬起頭望向他,發現他眼楮上的傷口又開始緩緩滲出鮮血,但他卻好像完全察覺不到,微微失神的不知在想些什麼事情,她低聲脫口提醒了一句︰“先生臉色不好,眼上的傷還是盡快治吧。”

    “呵……”被她的一句話喚醒,朱厭瞬間就恢復了笑吟吟的姿態,左眼眼角的余光緩緩從雲秋水面上掃過,這樣的關心之詞非但沒有讓他感覺到任何溫柔,反而心底一陣苦悶,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絞著的心,壓低聲音回道,“這是陛下以日冕之劍親手擊碎的眼楮,只怕整個飛垣無人敢出手為我療傷……”

    雲秋水意外的看著他,感覺到對方身上那種壓抑像一潭死水,她的目光從朱厭鮮血淋灕的眼楮掃過,憂然垂眸︰“先生若是不介意,我倒是會一些止血之術,或許可以幫您。”

    朱厭听聞這話,心口劇烈一縮,卻依然只有冷漠,不屑道︰“夫人好心朱厭心領了,只不過眼下陛下讓我去軍械庫取鑰匙,就不浪費時間止血治傷了。”

    他一邊禮貌的對雲秋水鞠躬,一邊已經悄然無聲的推開門準備走出去,雲秋水自知不能耽誤他,只得暗自嘆息,低下頭用手輕輕緩緩的撫摸著明姝公主的頭發,感慨著這帝都城內的每個人都活的舉步維艱,在光鮮亮麗的外面之下,到底還隱藏著多少無奈和心酸?起舞中文

    “雲夫人。”朱厭在踏出去的之前突然頓步,他本就陰柔的臉頰在鮮血的映襯下顯出一種蒼白的嬌美,真的好似傳聞里風華絕代的帝都男寵,一瞬間看的雲秋水雙目迷離,朱厭的嘴角微微上揚,語氣里帶著三分調侃一分認真,低聲道,“我若是告訴您,其實我對您的女兒雲瀟非常的有興趣,雲夫人會如何?”

    雲秋水呆了一瞬,完全看不出這個人此時說這句話到底有什麼意圖,但是這番直接明了的說辭,頓時就讓她有莫名的憂愁盤旋心間,于是含糊其辭的回答道︰“不知先生指的是哪一方面?若是男女之情,瀟兒自幼喜歡千夜,怕是沒人能分得開了,若是別的意思……她這個孩子,做朋友的話應該會讓先生喜歡吧。”

    朱厭不覺含笑,眼里的光流轉出獨特的色澤,隱約有幽怨之色,看的雲秋水觸目驚心,淡道︰“我曾經將自己所有的生機寄托在另一個靈鳳族女人的身上,可惜最終她也沒有給與我任何的回應,她沒有傷害過我一絲一毫,卻成為了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可偏偏我是個異族人,我骨血里的本能讓我對靈鳳之息產生敬畏,雲夫人,我真的太難受了,我兩次和雲瀟過手,我的本能阻止我傷害她,可越是如此,我就越想毀了她。”

    雲秋水不敢輕易接話,只見朱厭撇嘴冷笑︰“雲夫人是不是覺得我腦子有毛病?冤有頭債有主,既然當初不肯出手的人是鳳姬,我應該去找她算賬,怎麼也不該拿雲瀟出氣是不?”

    雲秋水欲言又止,這樣的話看似有理,但只要稍微了解過“鳳姬”的人,都知道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她是這個大陸上接近“神”的人物,若非當年護住飛垣墜天落海之時耗費太多靈鳳之息,恐怕就是上天界親自來也要禮讓三分,果然朱厭輕哼一聲,笑得意味深長︰“眾所周知,柿子也要挑軟的捏,誰讓您的女兒……太好欺負了呢?”

    他呵呵低笑,然後不再多言離開封心台,雲秋水看著這個的背影,只覺背脊爬上一股惡寒,讓她全身戰栗,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慕西昭是一直在旁靜听,此時察覺到雲秋水微妙的情緒波動,連忙上前一步安慰道︰“夫人,您別和他一般見識。”

    雲秋水深吸了一口氣,趕緊低下頭掩飾自己臉上壓抑不住的恐慌,她顫抖的手不敢再撫摸明姝的頭發,生怕自己控制不好力道會直接吵醒難得睡沉的五公主,可是她的心底已經刮起狂風巨浪根本無法平靜下來,瀟兒如果被那樣心思扭曲的人盯上,他一定會在未來的某一天逮住一切機會,將所有的怨恨不顧一切的發泄在女兒身上!

    人都說愛屋及烏,但惡其余胥,也是本能。

    朱厭大步走出封心台,湖上的冷風颼颼響,眼上的疼痛也被這種寒冷緩解,朱厭彎下腰撩起湖水擦了擦臉上的血漬,帶著月神之力淨化過的湖水尤其清淨,讓他頓時清醒了不少。

    即使是受到這樣的懲罰,朱厭的心底仍是說不出來的痛快,他確實是對天尊帝提起過要去軍械庫取一些械具好帶回雲瀟,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那種頸環是尚在研制中、根本沒有投入使用過的東西?他對天尊帝隱瞞了最重要的東西,甚至沒有坦白告訴他自己是避開了軍械庫的登記,偷偷帶出了那個頸環。

    朱厭咧嘴笑開,不知道在開心些什麼,那個頸環,其實根本沒有打開的鑰匙,本就是廢棄的東西,誰會浪費時間去給它制鑰匙呢?

    他在默默思考著一會要怎麼和天尊帝解釋,負責械具的人其實就是風家三娘,以她眼下和蕭閣主的關系,料想那個女人也不敢承認是自己失職才被他帶出了那種東西,那就只能上報鑰匙丟失或是損毀,然後拖延時間另行制。

    朱厭莫名回頭望了一眼緊閉的封心台,臉色倏地一變,有幾分期待——都說蕭閣主和上天界有關系,那麼以上天界之力,取下區區一個易爆的頸環,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他一邊這麼打算著,一邊大跳回到了畫舫上,命令船上的士兵調轉方向回到另一端的岸邊。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夜燼天下 | 夜燼天下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