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神藏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師叔祖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師叔祖

小說︰神藏| 作者︰打眼| 類別︰都市言情

    “想不到宗主真的肯見你。”一直陪著方逸的裴林,听到這個消息不由有些吃驚,要知道,就算是連他想要見宗主一面,都難如登天,想不到方逸一個外人竟然說見就見了。

    “也許,恰好趕上宗主閑極無聊。”方逸嘴里打趣,心中卻是道︰真要不見,那也是劍宗的損失。

    跟隨來人向劍宗大殿飛行而去,待到門前,那傳訊之人止步道︰“前輩,宗主已在殿內等候。”

    “有勞。”方逸客氣一句,進入大殿之中,便見一魁梧中年人端坐于主位之上,方逸曾經在影宗情報的畫像中見過這位的樣貌,知道這便是劍宗宗主皇甫千鈞。

    “晚輩方逸,拜見皇甫宗主。”方逸躬身行了一禮。

    “不必客氣。”皇甫千軍端坐主位上,俯視著方逸道︰“方道友如此年輕,便已是築基後期修為,神識接近金丹中期,實力更是媲美金丹,當真天縱之才,縱觀連雲海域,也無出其右者。”

    一眼望去,方逸的修為已然是被皇甫千軍給看透徹了,甚至連他的神識強度也看了出來,饒是皇甫千軍修為高深,也不由有些心驚方逸的天賦。

    “宗主謬贊。”

    “三日前,崔洪長老前來向本座稟報,說方道友有要事,要與本座面談?”客套過後,皇甫千鈞轉入正題,同時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一絲上位者的威壓散發了出來。

    “正有此事。”方逸也無顧忌,神識放開,探查著周圍。

    “放心,殿中暫無他人。”皇甫千鈞微皺眉頭,覺得方逸此時的行為有些過份。

    “實在事關重大。”方逸拋出了那卷御劍術,開口說道︰“前輩可識得此物?”

    皇甫千鈞接過御劍術,稍查驗,打開翻閱起來,開始還慢慢翻閱,後來便加快了速度,同時臉上也有些變了顏色,將御劍術收好,皇甫千鈞看向方逸道︰“听方道友言談,可是知曉此為何物?”

    方逸點了點頭,說道︰“此乃上古劍宗遺留下來的御劍術,據聞劍宗每一代弟子都要從煉氣期開始修煉此御劍術,打下根基。”

    “不錯。”皇甫千鈞說道︰“這御劍術從何而來,本座也不過問,劍宗願以五千塊上品靈石的價格,從方道友手中購得此物。”

    “或者是……”皇甫千鈞停頓片刻,盯著方逸道︰“方道友干脆加入我劍宗,這御劍術的價值,本座以貢獻點的形式支付給你。”

    自從听聞崔洪講述了方逸之事,皇甫千鈞便有了招攬之心,若非如此,他還未必會見方逸一面。

    “想不到這御劍術如此值錢。”方逸聞言笑了起來,說道︰“御劍術本就歸劍宗所有,晚輩所做不過是物歸原主,不敢索取報酬,也未曾有加入劍宗之心。”

    “莫不是方道友覺得少了?”

    黃埔千軍臉色微冷,說道︰“想來你也听過,劍宗從不會白拿他人之物,若是方道友覺得少了,那麼,八千塊上品靈石,這也是劍宗所能承受的極限,若是再高,方道友盡管將御劍術帶走。”

    皇甫千鈞手一伸,將御劍術遞向方逸。

    “好。”

    方逸接過御劍術,轉身便要離開,他先拿出御劍術,便是為了試探皇甫千鈞的態度,見他轉身要走,皇甫千鈞也未有任何為難,心中大定,走到門口停下了腳步,道︰“劍宗宗主,果然磊落。”

    方逸說著又將御劍術拋回給了皇甫千鈞,說道︰“實不相瞞,這御劍術乃是晚輩受劍宗一位前輩托付轉交。”

    “不收取報酬,你是想要劍宗庇護布衣島?”皇甫千鈞皺著眉頭說道︰“方道友若是如此想,未免把劍宗看低了,即便是花費靈石從道友手中購得此物,劍宗同樣會庇護布衣宗。”

    “前輩想多了。”方逸取出一個儲物袋,再次遞向皇甫千鈞︰“前輩不妨先看看這些再說。”

    皇甫千鈞接過儲物袋,取出其中的玉簡翻看,只翻閱了幾篇,臉上便浮現震驚之色︰“這……這些都是我劍宗失傳的珍貴典籍……”

    抬眼望向方逸,皇甫千軍絲毫都沒有掩飾眼中的驚色,開口問道︰“這些劍法典籍,方道友從何而來?”

    “我說了,一位前輩托我轉交劍宗。”方逸道︰“此物事關重大,故而方才以御劍術試探,還望前輩見諒。”

    “無妨。”此時皇甫千鈞已經站起身,看向方逸的眼神有些古怪,突然對方逸躬身行禮道︰“弟子皇甫千鈞,見過師叔祖。”

    方逸被皇甫千鈞的舉動嚇了一跳,連忙避開,道︰“前輩莫要折煞了晚輩。”

    方逸的修為,雖然可以和金丹中期的修者相媲美,但皇甫千鈞可是金丹圓滿的大修者,只差一步就能進入到元嬰期,根本就不是方逸可以企及的,皇甫千鈞如此態度,真是把方逸給嚇了一跳。

    “玉簡中已有交代。”皇甫千鈞苦笑了一聲,說道︰“師叔祖已拜入劍宗祖師醉劍仙門下,弟子稱呼一聲師叔祖,也是應該。”

    當看到玉簡中的交代時,皇甫千鈞也不願相信,但隨後,一股威壓便從那文字中侵入到皇甫千鈞的識海之中。

    靠記錄的文字便能夠壓迫皇甫千鈞的識海,便是連元嬰境界的修者也做不到,皇甫千鈞忌憚之余哪里還敢有絲毫的懷疑。

    “萬萬不可。”方逸頓時頭大,這個輩分太高了,讓他有種折壽的感覺,連忙道︰“晚輩也只是在醉劍仙老師的生平下叩首過,以謝他老人家的傳承。”

    “玉簡中記載,不會有錯。”皇甫千軍擺了擺手,說道︰“師叔祖莫要再以晚輩自居,否則弟子才真要折壽。”

    “這……”方逸凝噎無語,道︰“好吧,此事你知我知,萬不可再被第三人知曉,另外,那些禮節都不要了。”

    “不可,長幼有序,禮不可廢。”皇甫千鈞剛才確實被嚇著了,不敢對方逸有一絲的不敬。

    方逸手捂額頭,過了好半晌才說道︰“那這樣,私底下你行禮也就罷了,大庭廣眾之下,萬萬不可如此。”

    “謹遵師叔祖吩咐。”皇甫千鈞恭敬道︰“師叔祖修為尚淺,不如便留在劍宗如何?”

    “剛才已經說了,我無意加入劍宗。”方逸有些無力說道,他一個至今修行不過十多年的年輕人,被一個不知道幾百歲的老家伙喊著師叔祖,那種感覺著實有些酸爽。

    “師叔祖本就是劍宗之人,何來加入不加入。”皇甫千鈞開口說道︰“如今連雲海域不算太平,若師叔祖執意要回布衣島,弟子可派一位金丹後期長老前往坐鎮,以護師叔祖周全。”

    “連元海域不太平?怎麼回事?”連雲海域對大多數修者來說,從來就沒有太平過,可皇甫千鈞所說的‘如今不算太平’,肯定是另有所指,頓時就引起了方逸的注意。

    “師叔祖所在的布衣島太小,可能尚未听聞此事。”

    皇甫千鈞想了一下,說道︰“三個多月前,三大聖地向各大宗門通告,連雲海域極西之地,有空間裂縫出現,這些空間裂縫,或是涌現出一些天材地寶,或是有其他世界的金丹修者跨越而來……”

    三個月前,劍宗得到消息後,也派出幾位金丹修者前往極西之地,果然發現有空間裂縫時隱時現,每當裂縫出現,便會有物質從其他世界傳遞過來,甚至有金丹修者跨越而來。

    幾經戰斗,這些金丹修者有的戰死,有的被抓,也有的逃之夭夭,不知去向,根據抓捕回來的金丹修者所說,他們所在的世界靈氣幾近枯竭,世界正在逐漸崩潰、破碎,從而出現了空間裂縫。

    與其留下伴隨世界崩潰,許多修者還是選擇穿越空間裂縫尋求一線生機,異空間之中罡風雷火異常猛烈,金丹期以下修者根本無法存活,所以能夠跨越而來的,全都是金丹期修者。

    至于元嬰期修者,據那些修者所說,他們的世界根本就沒有,金丹後期便已經是頂峰存在。

    “也就是說,許多世界崩潰,空間裂縫都連接到了連雲海域,那些世界殘余的物資還有修者,全都通過空間裂縫來到了連雲海域?”

    “沒錯。”

    皇甫千鈞點了點頭,說道︰“師叔祖年輕,可能不太清楚,連雲海域之中的天地靈氣,也已大不如前,我們擔心,越來越多的金丹修者涌入進來,會加速連雲海域的靈氣消耗,可能要不了多久,連雲海域也會和那些世界一樣崩潰。”

    “這的確是件棘手的事。”即便有雷靈珠碎片的存在,連雲海域中的靈氣依舊在逐步消失,只不過相對于其他世界存在的更久一些,早晚也難逃破滅的命運。

    “是啊。”皇甫千鈞苦笑著說道︰“照這樣下去,三大聖地為了維持連雲海域的天地靈氣,早晚要發動大規模的修者戰爭,很有可能,會從築基期修者開始。”

    “宗主。”方逸不再稱呼前輩,為了避免尷尬,干脆稱呼宗主,道︰“若是真有那一天,還望劍宗庇護布衣島。”

    築基期修者的戰爭,方逸自己並不在乎,卻是有些擔心甦子君和甦子茂兩兄弟,正好借此機會,讓劍宗庇護布衣島。

    “此事無需師叔祖吩咐。”皇甫千鈞說道︰“弟子心中已有人選,隨後便會出發前往布衣島。”

    “我是說,假如某一天我不再繼續待在布衣宗,也希望宗主能夠庇護。”方逸想了一下,說道︰“甦家兩兄弟,待我不薄,若是因為某些原因,我離開了布衣島,還望宗主多加照拂。”

    “這……”皇甫千鈞猶豫片刻,點頭道︰“弟子應下便是。”

    現如今,連雲海域即將陷入混亂時期,各大宗門正是用人之際,皇甫千鈞並不太想分散人手出去,保護方逸自然責無旁貸,但保護布衣島,皇甫千鈞卻不那麼情願,不過方逸有求,他也不好拒絕,只能應承下來。

    “多謝宗主。”方逸拱手謝過。

    “師叔祖……”皇甫千鈞想說什麼,不過話到嘴邊卻是停住了。

    那玉簡之中,還有提點,若是將來劍宗有難,可以讓他們去找方逸,並說方逸已經答應照拂劍宗。

    目前看來,這位師叔祖修為尚淺,還看不出有什麼能夠照拂劍宗的能力,遂話到嘴邊沒有說出口。

    “如今劍宗諸多劍法典籍已經物歸原主,我也該回去了。”方逸聳聳肩膀,顯得一身輕松。

    “師叔祖不打算進入劍道塔參悟劍道?”皇甫千鈞道︰“旁人進不得劍道塔,師叔祖自不用擔心這問題。”

    “已經得了醉劍仙老師的傳承,不敢再奢求太多。”

    “也對。”皇甫千鈞道︰“醉劍仙祖師所傳下的劍法,便是連我也眼饞,又何須再舍本逐末。”

    “劍宗還有一汪劍池。”皇甫千鈞又道︰“身在劍池旁練劍,可以加快對劍法的領悟,師叔祖要不要靜修幾年?”

    “哦?有這等寶地?”方逸有些心動︰“幾年就算了,體驗體驗倒是不錯。”

    劍池就在劍宗主峰的後山,皇甫千鈞親自陪同前往,指著一汪直徑只有十余米的池水道︰“師叔祖,那便是劍池了,您只要再堅持邊上修煉劍法,劍池便能映照該劍法最為合理的運用方式。”

    “天地之間,果然神妙,竟能誕生這等神奇寶地。”

    方逸看向那一汪清澈池水,身軀飄過,站在池水邊,本命飛劍出現在掌中,手一揮兒,本命飛劍化道道流光飛舞,緊跟著,方逸便發現映照在池水中的道道流光,顯現出了些許不同的軌跡,卻是比自己施展出的更加玄奧。

    “原來如此,向上一些,便更加契合天地。”方逸感受著其中種種變化,沉浸入其中,將自己所學劍法一一映照。

    “難怪能得到醉劍仙祖師的傳承,這天賦便是萬年也難一見,年僅三十余歲便有如此成就,再給他百年時間,劍宗說不定還真要靠他照拂。”

    許多劍法,方逸只是看過一遍池水倒影,便能徹底修正過來,皇甫千鈞在一旁看著也是不住點頭,有些明白了為什麼玉簡中會有那一句提點,至于時間,百年對他們來說也不算太長。

    一連七天,方逸不吃不喝不睡,就在劍池邊上演練劍法,根據池水中的倒影一遍遍修正著自己劍法中的殘缺。

    皇甫千鈞在方逸沉浸入修煉後便回了宗門大殿處理宗門事務,神識卻一直關注著方逸的狀況,當方逸停下修煉,皇甫千鈞也第一時間來到方逸身旁,將一塊令牌交于方逸,道︰“師叔祖,這是劍宗長老令牌,有這枚令牌在,想必也能震懾一些宵小。”

    “好。”這枚令牌,方逸到沒有猶豫便接了下來,道︰“宗主有心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神藏 | 神藏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