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神藏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劍道塔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劍道塔

小說︰神藏| 作者︰打眼| 類別︰都市言情

    裴林眼界頗高,一眼便看出方逸刻意壓制了三道劍氣的速度,否則自己絕無躲過去的可能,對方已然是手下留情了。

    揮手間,三道劍氣便能斬殺半步金丹修者,這種修為實力,絕不是半步金丹該有的實力,因此裴林心中猜測的同時,也出聲問道。

    “裴師佷,有前輩到訪,為何不去通傳?”

    正此時,虛空之中有聲音傳來,緊跟著便見一白發老者凌空出現,下一刻,便降落到院落之中,站在方逸和裴林的中間,面向方逸笑道︰“多謝道友手下留情,否則我這裴林師佷怕是要命喪于此了。”

    兩人剛一動手,便驚動了宗門中的金丹長老,這位白發老者,叫做崔洪,一位金丹初期修者,剛才兩人動手時的景象被崔洪都看到了眼中。

    “切磋比試,自當點到為止。”方逸向崔洪拱手抱拳。

    “方師……叔,您真是金丹境界?”裴林自然不會懷疑崔洪的眼光,將方逸當了前輩。

    “崔師叔,這位前輩叫做方逸,布衣島三島主。”裴林向自己師叔介紹道。

    “方師叔,這位是我劍宗十三長老,崔洪。”

    “崔前輩。”看到貨真價實的金丹期修者,方逸連忙道︰“晚輩實際上還是築基期修為,只不過因緣際會,神識先一步到了金丹期,實力較之半步金丹略強一籌罷了。”

    方逸現在也很無奈,以他此時的實力,斬殺金丹初期的修者也不是很難的事情,就算是金丹中期修者方逸也有很大幾率戰而勝之,但偏偏他就是個築基期修者,這一點卻是無法改變的。

    “築基期?”

    崔洪手捻胡須搖了搖頭,說道︰“比半步金丹略勝一籌,豈不就是金丹初期的修為了?以裴林的實力,尋常半步金丹修者兩三個也不是他的對手,可方道友你僅僅三道劍氣便足矣斬殺了他,這可不是一籌兩籌的差距,金丹實力,也不過如此。”

    崔洪的話讓裴林忍不住又再打量一番方逸,想不到連雲海域竟出了如此妖孽,築基期的修為便能有不亞于金丹期的實力,怕是三大聖地之中都沒有能夠比肩此人的存在。

    見崔洪夸贊方逸,裴林連忙開口說道︰“听方師叔說,他所學劍法傳承,和我劍宗有些淵源,所以方才我才以師兄相稱。”

    “哦?”崔洪听後也是眼楮一亮,跨步過來挽起方逸的手道︰“方道友此方前來,可是要認祖歸宗,拜入我劍宗門下?”

    “方師叔此來,是想拜見宗主。”未等方逸回答,裴林在一旁補充。

    “拜見宗主?”崔洪听聞也是一愣,問道︰“不知方道友,想要拜見宗主所謂何事?”

    苦笑了一聲,方逸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說道︰“事關機密,恕方某不便明說。”

    憑外界所聞,方逸對劍宗行事頗有好感,也從影宗之中購買過關于劍宗以及劍宗宗主的情報,和外界所傳並無不同,也因此方逸才決定將那些劍法傳承歸還。

    雖然沒有翻看過白虎所留下的劍宗傳承,但是能讓白虎親手托付轉交之物,想來定不是凡品,未免引人覬覦,方逸還是決定將這些劍法交給劍宗宗主處理。

    “這便不好辦了,我也只能代為通傳。”崔洪道︰“至于宗主見不見你,我等就不敢保證了。”

    “此事還要勞煩崔道友。”方逸拱手笑道,心中卻不以為意,自己好心前來送還劍法秘籍,若是這位宗主不肯見,那也是劍宗的損失。

    “好,我這便去稟報宗主。”崔洪轉頭說道︰“裴林,既然方道友同出劍宗一脈,你便領方道友前往劍道塔一觀,說不定對方道友有些幫助。”

    “是,師叔。”裴林躬身應下,目送崔洪離開。

    “劍道塔是什麼地方?”待崔洪離開,方逸問道。

    “劍道塔是劍宗弟子學劍悟劍的地方。”

    裴林說道︰“按照劍宗規矩,凡是能夠闖過八千里海域到達西來島的朋友,都會受邀前往劍道塔一觀,只不過不能進入塔中,只能觀摩塔外山壁所刻劍法。”

    “本來我今日接到方師叔,也是打算先品靈茶,切磋劍道,再品嘗一番美酒,明日再帶師叔前往劍道塔。”裴林搖頭苦笑道︰“想不到方師叔竟有金丹實力,切磋劍道一事,倒是我孟浪了。”

    “裴師兄哪里話,咱們還是師兄弟相稱吧。”方逸笑著說道︰“方某畢竟還沒有進入金丹境界,再者說,裴師兄距離成就金丹亦不遠矣,我們平輩論交便可。”

    “這……”裴林猶豫了一下,點頭說道︰“那裴某算是高攀了,方師兄稍等,我去兌些靈食靈酒來。”

    劍宗相對于連雲海域其他宗門島嶼來說,更像是傳統的宗門,其中沒有城池,也沒有種種交易場所,宗門修者想要獲取丹藥、寶物,甚至靈食靈酒,都要靠貢獻點數兌換。

    而貢獻點數,則要靠著勞、斬殺海獸或是從其他秘境獲得的寶物來換取,極為珍貴,一些上好的靈酒,價值不菲,往往一壺靈酒的價值,能夠兌換幾個月甚至一年的修煉資源,因此很少有弟子願意兌換那些上等的靈食靈酒。

    這次裴林也算下了血本,直覺告訴他,交好方逸或許會給他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雖然這種直覺沒有任何根據,但裴林仍然願意相信,只是付出些貢獻點數,大不了回頭再去賺。

    那座巨大的劍形宮殿之中,一位壯碩中年修者端坐主位,眉如利劍,目若朗星,人坐在那里,便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

    這人正是劍宗宗主,皇甫千鈞。

    “那方逸要見我?”皇甫千鈞看向下站的崔洪,臉上的神情有那麼一絲詫異。

    “是,宗主。”崔洪神態恭謹的說道︰“方才我已翻查過有關布衣島的情報,可能是時間久遠,沒有這位方逸的記載。”

    “嗯。”皇甫千鈞點頭道︰“讓影宗送一份布衣島以及這方逸的最新情報過來。”

    “已經吩咐人去辦了。”崔洪連忙說道︰“影宗需要調查一下,三日後回復。”

    “好。”皇甫千鈞想了一下,說道︰“你確定那位方逸是築基期的修為,有金丹期實力?”

    “是。”崔洪很認真的說道︰“裴林與他切磋的時候,我一直關注了,以裴林的實力,擋不住那方逸三道劍氣。”

    “據那方逸所說,他一身劍道修為,乃是拜劍宗前輩所賜,此次前來劍宗,也是要事告知宗主。”

    “先調查清身份。”皇甫千鈞點頭說道︰“若是身份沒有問題,見一面也無妨,這三天,便讓裴林陪他在劍道塔參悟修行吧。”

    劍宗劍法何等浩瀚,即便只是劍道塔外,山壁上刻畫的那些劍法,也足夠普通修者參悟百年了。

    第二天一早,方逸便在裴林的陪同下前往劍道塔,兩人御劍飛行在空中,遠遠便望見山谷之中矗立著一座巨塔。

    “劍道塔乃是上古時代便流傳下來的法寶。”裴林介紹道︰“現如今,劍道塔中存放著諸多劍宗前輩的劍道典籍,而且每一層都有相應的考驗,只有通過了考驗才能進入下一層。”

    裴林神色間盡顯驕傲︰“若是能到達塔頂,最少也要半步元嬰的修為才能做到,劍宗歷史上,也只有那位元嬰前輩做到過。”

    劍宗有一位元嬰修者,已經是連雲海域共所周知的事情,沒有必要隱瞞。

    “看來,劍宗劍法的確有諸多缺失。”方逸卻是暗自搖頭,他可是知道,劍宗在上古修真世界是何等輝煌,元嬰境界便能到達劍道塔的塔頂,也只能說明劍宗大量珍貴劍法已經失傳。

    距離劍道塔還有近十里時,裴林便帶著方逸降落下去,指著眼前的一片峽谷,說道︰“從這里開始,峽谷兩邊的石壁上均刻滿了劍法,由淺入深,方師兄可以自行參悟。”

    進入峽谷,方逸便見兩邊山壁下有不少修者,這些修者大多都只有先天或是煉氣期的修為,痴迷般觀看著山壁中的劍法。

    “進入劍道塔,需要貢獻點數,第一次進入劍道塔,需要消耗一百點貢獻點數,而第二次進入劍道塔,便需要兩百點貢獻點數。”裴林為方逸介紹著︰“大多數低階弟子都不願把貢獻點數浪費在初期階段,山壁兩邊的劍法便已經足夠他們參悟了。”

    “這規則倒是有意思。”方逸笑道︰“不知道裴師兄進入過幾次劍道塔?”

    “我也只進過兩次。”裴林苦笑了一聲,說道︰“我打算渡金丹大劫之前,再進入其中一次。”

    “嗯?這青蓮劍法不錯,若是能夠學會悟通,劍出如朵朵青蓮,先天境界怕是難有對手。”方逸瞥見一處牆壁上的劍法,不由點評了幾句。

    “方師兄好眼光。”裴林笑著回道,劍宗的劍法何止千萬,方逸所見到的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

    方逸邊走邊觀看山壁兩邊所刻畫的劍法,只不過這些劍法對他來說都太過簡單,一眼便能看穿其中優劣,庚金劍山一路練劍而上,除了劍法修為增加之外,方逸的眼界也開闊了許多。

    越靠近劍道塔,山壁兩邊所刻畫的劍法便越是復雜玄奧,兩邊開始有築基期修者停留觀看參悟,方逸的腳步也逐漸放慢。

    庚金劍山中的劍法雖然比這些山壁上的劍法更加玄奧,但醉劍仙似乎刻意只保留了那些適合金屬性的劍法,而這峽谷兩邊山壁刻畫的劍法卻是包羅萬象,種種都有。

    “原來還能夠這樣施展。”方逸看向山壁上刻畫的劍法,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以前總覺得自己的劍法之中剛猛有余,少了些變化,若是將這種變化融入其中,威力起碼增加兩成。

    站定在這里,方逸便緊盯著這劍法參悟起來,識海中不斷推演著,任憑時間飛速流逝。

    “不對,不是這樣……”方逸搖頭,開始推演另一種方案,可是無論如何推演,這些劍法始終都無法融入到白帝庚金劍法之中。

    “我怎麼忘記了,白帝庚金劍法,乃是醉劍仙老師所創,以他的劍道造詣,又怎麼會忽略這些問題,定是我還沒有悟通其中真意。”

    屢次融入失敗後,方逸突然從沉浸中清醒過來。

    白帝庚金劍法,方逸如今也只是能夠使用,其中諸多玄奧之處,他也一知半解,竟還想要將其他劍法融入其中,有些痴心妄想了。

    搖搖頭,繼續向前。

    裴林一直跟隨左右,發現方逸開始看的很快,只是掃一眼便繼續向前,到了後面,開始慢下來,仔細思考,尤其是剛才那套劍法,足足參悟了一天的時間,然後突然間方逸搖頭苦笑,臉上浮現自嘲之色,再之後,便又快了起來,如走馬觀花一般便走到了盡頭,劍道塔下。

    這座劍道塔,一眼便能看出是劍宗所煉制,整座塔成扁平,如一柄刺向天空的利劍。

    “劍宗果然底蘊深厚。”看著這座劍道塔,方逸猶如面對一把絕世寶劍,僅是那塔身隱藏的鋒芒,就讓方逸有種如鯁在喉的感覺,渾身的雞皮疙瘩都炸了起來。

    “此塔乃是劍宗重地,非劍宗中人,不能入塔。”

    裴林也不知道方逸之前究竟領悟了多少,在一旁說道︰“方師兄也算與劍宗一脈相承,若是想加入劍宗,宗主想必也會歡迎,到時以方師兄的實力想要進入劍道塔,還不是輕而易舉。”

    能多一個金丹期戰力,即便對于劍宗這樣的超級宗門也是難以拒絕的事情,更何況方逸原本就習練了劍宗的劍法,算不上是外人。

    “目前還未有此打算。”方逸搖了搖頭,說道︰“裴師兄,兩邊山壁上刻畫的劍法已經看完,我們這便回去?”

    方逸一向都是自由慣了的,而且又身為道宗傳人,不可能隨意加入其它的門派,就算對這劍道塔頗有興趣,也是不會因此加入劍宗的。

    “啊?”裴林倒是一愣,他也接待過兩位闖過八千里海域的修者,來到劍宗,莫不痴迷于山壁兩邊的劍法,更有一位在此參悟了三年之久,可這位方師兄,走馬觀花下來,才用去兩天時間,莫說是參悟,便是連記都記不下吧。

    “方師兄,你不再繼續參悟了?”裴林試探著問。

    “不了。”方逸笑著說道︰“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貪多容易嚼不爛。”

    “方師兄能抵擋此等誘惑,裴林不及也。”前面的劍法也就罷了,接近劍道塔的那些劍法,便是對金丹修者都有參悟價值,可這位卻只是隨意掃上兩眼,便不再去看,這等心境修為另裴林著實佩服。

    兩人回到裴林的住處,聊起了各自對劍道的理解,方逸發現裴林有許多見解都頗有獨到之處,興奮之余,兩人秉燭夜談,各自都頗有收獲。

    日上三竿,有人傳訊,劍宗宗主皇甫千鈞召見方逸。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神藏 | 神藏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