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承運而生 第八十一章 田的理論和亂用詩詞

第八十一章 田的理論和亂用詩詞

小說︰承運而生| 作者︰半仙算命| 類別︰都市言情



    女生喜歡小孩子,是喜歡小孩子被收拾的干干淨淨,不到處亂跑,就像是寵物狗一樣的被抱在懷里,還能摸一摸毛絨絨的皮毛。最好還能汪汪幾句“姐姐真漂亮”“姐姐身材好好”“姐姐給你米花糖吃”之類的語言。

    如果是當媽的,多數的時候,是用巴掌擊打敦實的小屁股才能換來小孩子的安安靜靜或者是嚎啕大哭,所以這就是女生和媽媽的區別。

    名玉霞過來的時候還給吳子義打電話。

    “回家了沒有?我現在過來接茜茜,耽誤你約會了啊!”這話說的,小心思很多啊,怎麼就成了約會了?

    “兩個女同學,不是約會。”

    “不是約會啊,是不是很喜歡你的女生?沒事,我馬上就過來了,茜茜沒給你搗亂吧,你現在在哪里?”

    “在家,費什麼話,趕緊過來。”

    下午四五點的時候,名玉霞上樓來,問︰“還听話吧?沒給你添麻煩?”電話里說過了的話,見著面了還說。

    “自己的孩子還不了解?”吳子義笑,將在地上趴著推電視機遙控當成車子,嘴里還發出“嘟嘟”響的朱可茜提起來。

    “媽媽——”

    被提起來放在地上之後,朱可茜才發現媽媽來了,撲過去抱住名玉霞的腿。

    “謝謝你啊!”名玉霞笑,“明天請你吃飯。”

    “不用,明天我陪同學去越麓山玩。”

    朱可茜迫不及待的插嘴︰“今天兩個姐姐很漂亮。”

    “兩個女同學?”名玉霞笑,看吳子義的反應。

    “是啊。男同學一般不會找我。”

    “魅力挺大的。”

    “茜茜再見!”吳子義不理名玉霞的怪話,對著朱可茜揮手。

    “再見!”朱可茜抱住名玉霞的小腿不撒手,被名玉霞走一步拖一步的挪到了門口,又被一把提起來。

    “回家了。”名玉霞在門口和吳子義說再見。

    晚上的時候,吳子義去接兩個女生。

    博子街是越麓區最繁華的一個美食街,因為挨著幾所大學,所以這里的年輕的學生特別多,各個小鋪子里打工的服務員大多也是附近學校打暑假工的大學生。

    女孩子在這里很容易迷失。

    太多的美食可以選擇了,也有太多的讓女孩子心動的小玩意兒目眩神搖。兩個姑娘在這條街上來來回回的走,就是感覺到不累。

    周青青手里抓著一把魷魚串,田手里抓著牛肉串,眼楮還在不停的在兩邊的街鋪上逡巡,看到小玩意兒也忍不住歡叫著往前沖。

    常陵市的步行街也是這樣的,但是新鮮感讓兩個女孩有點兒興奮地不知疲倦。

    最後吃完了手里的,吳子義還是請她們吃了一頓麻辣小龍蝦。餐館是正街轉到小巷子里的一個夜市鋪子,桌椅都擺在外面。

    吃的人很多,但是吳子義的運氣很好,一過來就有位置。

    小龍蝦是大眾美食,周青青很喜歡,田也很喜歡,吳子義也很喜歡,于是三人還叫了幾瓶啤酒。

    本來周青青是不喝酒的,只不過在吳子義面前喝過兩次酒之後,就有點兒放飛自我了。

    喝了幾杯啤酒之後,田也有些放飛自我了。

    “要是能在這里買套房子就好了。”田喝一杯酒說,“以後我就找個在這里有房子有車有錢的溫柔體貼專一的帥哥。”

    周青青很耿直︰“這只怕不好找。”

    “你的夢想是什麼?我說的是找男人的方面。”田問。

    周青青有些羞澀的看了看吳子義。吳子義感應到了,對著她笑一下。

    “有錢有房固然好,但是人品才是最重要的吧,物質什麼的,以後只要肯奮斗,又不是賺不來。只要人好就行了。”

    “吳子義有錢啊,人品還好,對了……吳子義,有沒有考慮在這里買套房啊!”田就問吳子義。

    “前段時間來的時候,買了一套。”吳子義實話實說。

    “嘖——”

    田吧嗒了一下嘴巴,直愣愣的看著吳子義,一時間沒有適應過來。

    “在梅子湖附近的丹溪莊園,要不明天爬山之後,去我家坐坐?”吳子義說。

    “有房有車有錢,還長得好看。”田直勾勾的看著吳子義,忽然就嘆了一口氣,“要不是周青青對你有意思,我都想忍不住勾引你了。吳子義,恨不相逢未嫁時啊。”

    “瞎說什麼啊!”周青青喝酒臉都喝紅了,“我哪有……”

    她想表達自己對吳子義沒意思,想要辯解,但是如果說出來了,吳子義當真了怎麼辦?于是後半截話就吞下去了。

    “恨不相逢未嫁時,這句話有點兒問題。”吳子義對著田笑。

    田就臉紅了。

    自己還沒有嫁人啊,這不是自己在胡說八道嗎?再說了,自己也對吳子義沒什麼意思,要是周青青誤會了怎麼辦?轉過頭去看周青青。這姑娘已經有些眯眯眼了,頭暈的迷迷糊糊的,似乎有點兒醉,根本就沒有多想吧。

    三個人喝了八瓶酒,不過大多數都是喝進了吳子義的肚子里了。

    叫了個代駕,將周青青和田送回酒店,自己也回家睡覺去。

    “小青,你可真走運!”洗完澡,田一邊用浴巾擦頭發,一邊對著周青青說,“吳子義是個無可挑剔的男朋友。”

    周青青的眼楮忽閃。

    “你也動心了?”

    原來這姑娘早就听到那句話,也想在心里了。這時候終于忍不住圖窮匕見,直接問田了,臉上還笑嘻嘻的,心里估計在摸小刀子了。

    “心動啊,但是心動有什麼用?我還不會去搶自己閨蜜的男朋友吧,我又沒那麼賤。”田笑,“再說了,雖然吳子義有錢,但是我和他性格不合,走不到一塊兒。”

    這下周青青來精神了,盤腿坐在床上︰“說說,你和他怎麼就性格不合了?”這個倒是蠻想知道的。

    “悶騷。”

    “啊?”

    “啊什麼,吳子義一看就是屬于悶騷型的。”田就分析,“一個男人有錢卻不撩騷,有車卻不到處浪,有房子卻不金屋藏嬌,不是悶騷是什麼?”

    這是什麼奇葩理論?這明明是好男人的標準不是?

    “不明白了吧?”田也爬上床,給周青青深入分析,“一般這樣自律的男人,確實很少見,要麼是有崇高的理想和追求,像那些大科學家、藝術家什麼的,反正就是那麼些人。你說是吧?”

    這話倒是不假,周青青點頭。

    “要麼就是大奸大惡之人。”田說道,“表面上看人畜無害,但是實際上卻勾心斗角,背後捅刀。”

    “說的怪心慌的,吳子義不會的。”

    “我也沒說他是個背後捅刀的人,我只是說,他這麼自律,說不定有什麼怪癖。那些電影里的變態不都是貌似純良的人嗎?說不定等以後你們在一起了,皮鞭滴蠟都是小兒科,捆綁扎針也不是不可能……”

    “呸,你這個悶騷變T。”周青青“呸”一口,表明自己還是個純潔的少女,和這個滿心齷齪的小蕩女不是一伙的。

    “我變T?今天我就變T給你看。”田說著就把周青青撲倒在床。

    第二天爬山,兩個女生都穿著裙子,不過裙子里面還是穿了安全褲,保護工作做的挺到位的。

    其實很多女孩子是不喜歡爬山的。

    太累。

    如果有帥哥陪著,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周青青爬越麓山的的時候,好幾次都累得不想動了,自從高三不跑操之後,她就覺得自己就像是慵懶的橘貓一樣,運動什麼的,都是興致來了,突然飛跑個二三十米,然後彎腰撐膝蓋,大喘氣的那種。

    田一屁股坐在路邊的台階上,不想動。

    其實從越麓山下可以直接開車上山,但是周青青說,只有直接從山腳爬到山頂的,才是真正的體驗。

    “還有多遠?”田累得吐舌頭。

    “一上一上又一上,一上上到高山上。”吳子義回了一句。

    田笑︰“沒想到你吳大才子也寫這麼直白的詩。嗯,有點‘遠看寶塔黑乎乎,上頭細來下頭粗。有朝一日倒過來,下頭細來上頭粗。’的味道。”

    周青青就瞪大眼楮︰“老張說過這個笑話。”

    吳子義笑︰“沒文化,真可怕。”

    “誰沒文化?一上一上又一上,你倒是快上啊!”田哼哼。

    周青青听得臉一紅,但是馬上又裝得很專注的樣子,似乎想要听答案一樣。不過心里倒是對田有點兒警惕,平白無故的,怎麼說話就喜歡開車?

    上字是有點兒敏感了。周青青覺得自己這麼純潔,都快被田給帶壞了。

    “那就上吧!”吳子義忽然伸手,握住周青青和田的手,就開始往上爬。

    “啊——”田驚的大喊,“要死啦,松開,周青青,你管不管你家的男的。”

    周青青就喘著氣,抽空子“呸”了一口,喘氣說︰“胡……胡說八道……”

    被吳子義這麼一扯,三人登山的速度快了很多。

    爬到山頂,站在觀景台從上面俯瞰整個星沙市,周青青高高的舉起雙手,大聲的叫了一聲︰“好開闊啊!”

    “要不要再來吟一首?”田覺得自己應該調戲調戲吳子義,將自己腳不沾地的扯到山頂上,差點一口氣就沒有接上來。

    “舉頭紅日白雲低,五湖四海皆一望。”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承運而生 | 承運而生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