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我有一顆間諜衛星 第八章 聖人與色狼

第八章 聖人與色狼

小說︰我有一顆間諜衛星| 作者︰前狼假寐| 類別︰歷史軍事



    望著似乎陷入沉思的刀疤臉,宋文試著問道︰“要不讓他輸一場?”

    “你懂什麼?不能輸!輸就前功盡棄了,人越順,才越容易膨脹,越膨脹才能慢慢的掉進給他挖的坑里面。”那刀疤臉嘆了一口氣後接著問道︰“壓了多少?”

    “兩人的全部身家,三百多兩。”

    刀疤臉一陣肉疼,恨恨的說道︰“吃了老子多少,將來你得成倍的給老子吐出來。”

    隨後對著旁邊站著的一名小廝說道︰“喂藥吧!”

    那小廝點了點頭,正要出去時,那刀疤臉似乎有點不放心接著說道︰“還有在十六號的尾巴上摸上狐狸油……”

    場中又是十六號出戰,十六號對陣十九號。

    十六號猛的像是一只下山餓鷹,但十九號確打的是畏畏縮縮,仿佛對面的人是它大爺一般,不敢下嘴……

    不一會,十六號就將十九號給叨的滿頭是血,退出了場地。

    人群中,頓時響起了呼天喊地的叫罵聲。

    趙燁長出一口氣,捋了捋額前的長發,仿佛自己就是賭神下凡一般。

    宋文瞥了一眼牛哄哄的趙燁,一時間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我還壓十六號。”

    宋文的耳邊響起了趙燁那牛哄哄的聲音,

    宋文一個趔趄,差點摔倒,沒這麼玩的。

    “咚、咚、咚。”三聲巨鑼的聲音響起,閉館了。

    “天正晌午,怎麼就閉館了呢?我還沒玩夠呢?”趙燁意猶未盡的說道。

    宋文長出一口氣,十六號真不能再贏了,再贏下去連狗都能看出來這里面有鬼了……

    等兩人走出賭場的時候,宋文不經意的告訴趙燁,今日自己也小贏了近一百兩的銀子,趙燁神秘一笑,似乎對今日自己的戰果也很是滿意,

    兩位賭友在一轉角處依依不舍的告別,並約定改日再戰的日期後,就各自踏上了歸途,

    宋文望著趙燁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街角後,才急忙返回了四海斗雞場內的一處房間內,那里刀疤臉正坐在椅子上等著自己。

    只見宋文滿臉不舍的將手里面贏的銀票輕輕的放在桌子上,在桌子上已經密密麻麻的放了很多銀票,明顯都是那些贏了錢的群眾演員又送回來的……

    那刀疤臉仿佛知道宋文的心思,哼了一聲後說道︰“公子答應你的事情是不會反悔的,等到那人上鉤之日,就是你和絲絲姑娘成親之時。”

    宋文咬了咬牙,狠狠的點了點頭……

    趙燁和趙福兩人不急不慢的向慶王府的方向走著,

    忽然,趙燁嘆了一口氣,吃、喝、嫖、賭,還少個抽,這是把我往五毒少年的方向培養啊!真是煞費苦心啊!

    “福叔?吳公子是誰?我很熟嗎?”趙燁問道。

    趙福想了想後說道︰“要是我沒猜錯的話,少爺口里面的吳公子應該是您的小舅哥,世子妃的親弟弟,代州太守吳大人的獨子。”

    “哦,還有層親戚關系啊!怪不得對我這麼“照顧”?對了,我那便宜小舅哥的名聲如何?可有稱號?”趙燁又問道。

    趙福瞟了一眼趙燁,知道稱號這兩個字似乎是趙燁的夢魘,但天生不會說謊,還是老老實實說道︰“說了您別嫉妒,吳公子是我西北三州數一數二的年輕才子,年幼時更拜在法門學藝,是法門八駿之一,更是一表人才,在江湖上落了個‘玉面書生’的稱號。”

    听到書面書生這四個字,趙燁的臉色已經有些難看了。

    趙福仿佛沒有看到一般,接著說道︰“而且,吳公子這些年在代州不僅資助平民學子,還常常修橋鋪路,接濟窮人,踫上了災年了什麼的還常常帶頭架設粥棚,賑濟災民,代州的百姓都說吳公子有一副菩薩心腸……”

    趙福越說,趙燁的臉越黑,

    他奶奶的,沒想到自己的那便宜小舅哥居然把自己給整成了個聖人?

    你把自己偽裝成為一個聖人,卻想把老子培養成一個吃喝嫖賭的五毒少年?

    但最令趙燁生氣的是,就這樣一個開設賭場,表里不一的人,居然被人稱為‘玉面書生’?

    自己什麼事情都沒干,居然落得個‘色狼’的稱號,難道就因為自己家王旗上繡的的白狼嗎?

    這不公平啊!

    趙燁瞬間不滿了,

    趙燁甚至覺得,自己‘色狼’的偉大稱號,跟那個便宜小舅哥脫不了關系,

    但有一點趙燁怎麼也想不通?

    他一心黑自己到底有何居心?

    難道嫉妒我帥氣的臉龐?

    優越的家世?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要是名聲跟老子一樣臭不可聞我還可以忍忍你,陪著你玩玩,互道一聲‘損友’。

    但你把自己偽裝成個聖人,確把老子黑成色狼,這我就不能忍了,

    我要是不把你整的傾家蕩產,名譽掃地,我就跟你姓。

    “二少爺,您沒事吧?”望著大馬路上陷入沉思一臉陰惻惻的趙燁,趙福小心的問道。

    趙燁看了一眼趙福,打了個哈欠,拍了拍腦邊走邊自語道︰“有點困,剛穿過來,生物鐘還有點亂,時差應該還沒有倒好,回去先睡一會,睡醒了再說。”

    趙福一臉懵逼,看了一眼天空,紅日當頭的,就犯困了?

    倒時差是什麼鬼?

    生物鐘又是什麼鬼?

    但也沒說什麼,跟著趙燁回了王府,看著躺在床上倒頭就睡的趙燁,

    不明白趙燁這廝哪來的這麼多瞌睡?

    不會有什麼暗疾吧?

    趙福突然擔心起趙燁,而且二公子今天說的話神神叨叨的。

    就把江樂山給喊來給趙燁把了把脈,江樂山把完脈後說道︰“很正常,你沒見窯子里面的姑娘都是白天睡覺,晚上活動嗎?這是正常作息,不用擔心。”

    江樂山說完,看了一眼睡的如死豬一般的趙燁,一臉淫笑屁顛屁顛的離開了。

    月上枝頭,傍晚時分,趙燁從夢中醒來,正趴在趙燁床邊睡著了的趙福可能感受到了什麼,突然驚醒,一只手猛地向腰間的橫刀摸去,看是趙燁醒來,才放下心來。

    “二少爺,餓了吧?我這就去給你找點吃的。”

    趙福說完此話,起身看了一眼外面的月亮,突然覺得江樂山的話似乎很有道理。

    趙燁吃完飯後對趙福說道︰“福叔,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趙福點了點頭,正要出門時,听到趙燁問道︰“對了,福叔,您知道書房在哪嗎?我這房間怎麼一本書都沒有?”

    趙福剛要出門,听到這話,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二少爺要讀書?

    還要夜讀?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有一顆間諜衛星 | 我有一顆間諜衛星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