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殊方 第三十二章 往記錄?禹銘城

第三十二章 往記錄?禹銘城

小說︰殊方| 作者︰上下闋| 類別︰玄幻魔法



    千島大陸,無垠島。

    禺氏海皇歷八八六年,亥月二十三日。

    “大的那輪叫做皓,稍微小了一圈的叫做月。”男人平躺在搖椅上,懷里抱著一個滿臉稚氣的孩童,仰望著夜幕中近得互相貼邊的兩輪皎潔。

    “可是人們都習慣把他們一起稱作月亮,但白晝里,又只能在蒼穹上看到一輪太陽,人們說其實太陽就是皓。”

    “那月去哪里了?”孩童稚嫩的嗓音在空曠的院子里回蕩,他把腦袋往男人懷里擠了擠,父親的胸膛很溫暖,可以幫他抵擋涼風。

    “皓把他藏起來了呀,皓要保護月,所以白天的時候,皓燃燒自己發出刺眼的光芒,讓人們不敢直視他,其實月一直在皓的身邊,只是被皓的強光遮蓋了。”男人揉了揉男孩的腦袋,笑著說。

    “皓為什麼要保護月呀?”男孩甕聲甕氣地問道,因為他把腦袋整個埋在男人的懷里,嘴里便只能發出這樣奇怪的嘟噥聲。

    “因為月弱小呀,你沒看到月比皓小了一圈嗎?而且月是皓最親近的人,保護自己親近的人不是應該的嗎?”

    “人?它們不是月亮嗎?”男孩迷糊了,他抬起頭來朝天上看,兩輪月亮快要重合在一起了,大的那輪能把另一輪整個遮擋住。

    “在天上是月亮,在地上就是人了。”男人眉開眼笑。

    “那晚上的時候皓為什麼又不保護月了?”男孩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他的小手揪著自己的發梢,一臉苦惱,照爹爹那麼說皓應該無時無刻都保護比他弱小的月呀。

    “因為夜幕橫貫天穹之時,所有人都齊齊死去,壞人們也沉睡了,世界是皓和月的,他們不再畏懼任何人。”

    男孩的嘴喔成一個圈,眼楮瞪得滾圓,他裝模作樣地點頭,實際上完全听不懂爹爹在說什麼!那些深奧的句子對一個還有幾天才滿六歲的孩子來說,委實太難了些。

    男孩的模樣實在可愛,男人大笑,忽地把手掌嵌在男孩腋下,將他托舉起來。

    “我們家常皓又重了,爹爹已經快要托不起來了。是不是背著爹爹偷吃?快快從實招來,也好免去一頓皮肉之苦。”

    “爹爹,癢!爹爹好癢呀!”男孩發出咯咯咯的笑聲,身子在空中不斷扭動,男人的手撓著他的腋下。

    “爹爹不癢,是常皓癢。快快如實招來便放過你。”男人沒有停下的意思。

    “禹銘誠,你又在欺負常皓了。”女人嗔怪的聲音自後方傳來。

    男人的雙手頓了一下,男孩趁機掙脫開來,逃也似地奔向女人。

    他遠遠地就張開雙臂,想要擁抱她,可卻在差一絲就要撞上女人時猛地剎住。然後,眉毛上挑,齜出一口缺了好幾顆的乳牙,小心翼翼地將耳朵貼在女人隆起的肚子上。

    是個淡雅的女人,臉上沒有任何妝粉,卻比化了妝還精致。

    眼如杏仁,邊角有極細的褶皺,可這並不影響她的風韻,更是添了一抹滄桑的美感。她伸出手輕輕撫摸男孩的後腦勺,笑容綻放在她的臉上,如同盛開的金海棠。

    “常皓呀,過幾日便是你的生辰,你想要些什麼生辰禮物?給娘親說,讓爹爹給你買。”女人的聲音很輕柔,如流水,如絲綢,祥和寧靜,听了便讓人覺著身心舒適。

    小男孩搖了搖頭,“我不要爹爹買的禮物,無非是些小孩子的玩偶。”

    男人從後面敲了一下男孩的後腦勺,裝作惡狠狠地說道,“難道你是大孩子?”

    女人責怪地白了男人一眼,柔聲道,“那你想要什麼禮物?”

    “我想要娘親給我生一個弟弟。”男孩將肥嘟嘟的小手放在女人高高隆起的肚子上,認真地說。

    “哦?”女人有些好奇,“為什麼想要弟弟?如果是個妹妹呢?”

    “我想要個弟弟,這樣我就可以和他打架了。隔壁的阿蠻說,打架是男孩子的游戲,所以弟弟才能和我玩打架的游戲。”

    女人和男人對視一眼,一時啼笑皆非。

    “可如果是個妹妹也沒有關系的。”小男孩留意到爹爹和娘親的遲疑,他握起拳頭在眼前搖晃,神色比先前還要認真幾分,“我會保護她,因為打架是男孩子的游戲,沒人可以欺負她,阿蠻也不可以。”

    “那娘親就給常皓生個妹妹,這樣你就能保護她了,像你父親說的那樣,皓保護月。”

    可後來,女人生了一個男孩。

    那是在七天後,重月之夜,是禹常皓的六歲生辰。六年前的這個夜晚,禹銘誠和妻子第一次踏上這座叫無垠的島,在醫館誕下了一個男嬰。

    禹銘誠抱著男孩走到醫館的院子里,仰頭朝天空上看去。那兩輪明月重合在一起,夜幕上銀光溢射,亮得晃眼,無數星辰遍布在重月之後,禹銘誠的腦子里驀地閃出了那麼一句話。

    “皓月當空,星辰隨行。”

    沒有什麼征兆,這句話忽地就跳了出來,禹銘誠在心中默默頌念,覺得是絕美的句子。

    于是他給男孩取名為常皓,如果再有一個孩子,無論男孩或女孩,他都打算喚做常月。

    重月之夜,是一家團聚的日子,像天上的兩輪明月重聚那般,每年只會有一晚,過了這晚便是更年。

    生辰糕點才開始動筷之際,這個日子又多了一層意義。女人捂著肚子趴在桌上,前一刻還微笑著的臉龐頃刻間變作扭曲,發梢濕透,雙唇蒼白,身子底下濕了一大攤水。

    “羊水破了!”禹銘誠大喊一聲,將女人扶到床上,立刻奔出門外,沖進夜色中。

    他砸開接生老嬤的家門,別人一家正圍聚在餐桌前慶祝。禹銘誠二話不說就背起穩婆飛奔而出。

    可他剛跨進門檻,就听到了一聲嘹亮的啼哭,在寂靜的黑夜里傳出去極遠。禹銘誠的腳頓住了,甚至忘記將穩婆放下來,下意識就抬頭望向夜幕。

    皓月重疊,星辰漫天。

    男孩和他哥哥同日同時誕生,取名叫做禹常月。

    ……

    “今年的豁免金已經湊齊了。”禹銘誠坐在床沿上,懷里抱著一個襁褓,漫不經心地說道。

    他用下巴上的胡茬去刺已經來到這個世界十天的禹常月,嬰兒伸出小手揪他的臉,嘴角嘟著,涌出唾液。

    梨素汐靠坐在床榻上,她的身子本就羸弱,生產完之後更加虛弱了,“過些日子維穩軍就會上門來收繳吧?在這件事情上他們倒是不辭勞累。”

    “今年的豁免金又比去年漲了五個金貝。”禹銘誠的臉色變得有些陰沉起來,“一百零五個金貝,當真是一群吃人的家伙。”

    “這樣的陋俗,這樣的政權居然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噓!”梨素汐著實被丈夫大逆不道的話嚇著了,“這樣的話你可千萬別在外頭說半個字。”

    禹銘誠閉上眼簾搖了搖頭。

    “其實你大可不必交納豁免金,我們住的這個區少說也有萬來人,適齡男子也有幾千,不一定會抽中你的。而且听聞海王祭抽選的時候,還會有一些人是被陷害的,真正抽選出來的人更少了。”梨素汐試探著說道。

    “幾千?”禹銘誠反問,“我不希望這件事有任何可能發生的幾率,無論是幾千分一或是幾萬分一,只要幾率存在,我就要消除它。”

    他凝視著妻子如潭水般令人沉醉的眼眸,“我不能容忍失去你們,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可能。”他輕搖雙臂,低頭與襁褓中的嬰兒四目相對,“更別說在我又擁有一個兒子之後。”

    院子外響起敲門聲,聲響很大,很粗魯。禹銘誠將襁褓遞給妻子,自己朝外走去。禹常皓忽然把偷听的腦袋縮回去,假裝就要去開門。

    禹銘誠一把將他拉到自己身後,自己大步朝前。

    門一開,捶打的聲音自然消失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殊方 | 殊方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