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邪王的冷面嬌妻 第十六章 慘死

第十六章 慘死

小說︰邪王的冷面嬌妻| 作者︰甦薏苡| 類別︰恐怖靈異



    姻緣燈出,人群頓時佣堵無比。人人都在求那姻緣燈,希望得到上天賜予的一個好因緣。

    大街嘈雜之聲不絕于耳,阿離不得不貼著牆角努力前行,才勉強站到一個空地喘口氣。

    “羽兒到底會在哪里呢?”阿離擔憂的環視四周,卻沒有看到一個我的影子。

    “你也在找蕭羽姑娘?”

    阿離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位黃衣少年,臉上帶著點點擔憂。

    “我方才看見蕭羽姑娘往這里走開,可我趕到這里她卻不見人影了,蕭羽姑娘救過我,我決定不能讓她有事。”黃衣少年曾是蕭家的下人,因摔碎四哥的東西而遭毒打被蕭羽救下,之後便被四哥剛出了蕭家。

    “你知不知道蕭羽姑娘去哪了?”黃衣少年詢問到道。

    “羽兒他說去買姻緣燈了,讓我在茶樓等她,我等不到也就出來尋人了。”說到這里,阿離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姻緣燈在西市”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人打斷。

    “南市出亂子了,人手不夠,東市這邊留幾個人,其余全部速去增援!”一群官差整齊劃一的朝南市走去。

    “發生何事了?”阿離憂心忡忡的盯著那群官差離去的方向,直覺告訴他,羽兒就在那里。

    南市郊外花樹之下,我就那倒在地上,像一個被人隨意丟棄的垃圾。

    掌心被利刃刺穿,合著骨肉牢牢地釘在地上

    數不清的傷口混著血污,染紅青衣卻無法遮蓋住被刺穿的胸口。

    淚水順著挖取的雙目空洞流淌而下,似乎在悲鳴著我的痛苦絕望。

    青衫從肌膚上暴露,清風拂過,翩然落下,無不昭示著生前遭人侮辱。

    當阿離趕到這里時,看到的便是我一點一點的化成灰燼,飄落四方。血肉化羽,白骨成粉,就那樣在他眼前分崩離析,逐漸瓦解。

    一陣風過,便隨著鋪天蓋地的艷紅桃花被徹底席卷而去。

    阿離曾幻想過無數種可能的離別,就從未預料到

    相伴未老,紅顏已逝。

    阿離此時腦中一片空白,無論如何也不願相信眼前所見的事實,拼勁全身力氣想站起來,手腳卻像失去知覺般完全無法挪動。嗓子更像啞了一樣,連半點聲音都發不出,唯有內心發了瘋的死命吶喊哭好。

    他一點都不相信眼前的事實,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一定是幻覺,幻覺!羽兒還在茶樓等他,還要去買好吃的一定是這樣的!

    可當他回到茶樓之時,卻听到人群對話聲,“原來不是夢”

    陸陸續續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徹徹底底的粉碎了他心存的那一絲僥幸。

    剎那間,鋪天蓋地的黑暗襲來,險些令他支撐不住倒地,可心中難以言喻的傷痛,卻撕扯著讓他比往日更清醒。

    “所以,那是羽兒?我我的羽兒?”

    渾渾噩噩之中,許是有什麼急事,一個人急忙的向前跑來卻一個不慎推到了此時悲傷過度的阿離。

    阿離順勢跌倒在地,頭部狠狠的磕在了地上滲出血跡,腦海中記憶逐漸清明。

    “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啊!”那人一看阿離磕破了頭,便慌張的跑來。

    黃爺爺父王母後江譚黑衣殺手

    “羽兒”阿離令中目光迷離,頭疼欲裂,腦海中屬于我的記憶逐漸破碎。

    當阿離醒來之時已經是第二日,他環視四周有些疑惑,“我怎麼會出現在月影城?還有我為何身上會穿這件破衣服?”

    阿離說著下意識的摸向腰間,感受到那里空蕩蕩一片頓時眉心一皺,“該死,玉佩怎麼不見了?”

    那玉佩是母妃送給他生辰禮物,今日竟然不在身上,讓他不由的眼神一冷。

    他記得自己遭遇追殺,之後給掉下懸崖之後發生了什麼,他竟然一點都不記得了。

    他看向自己身上的一身衣服,覺得自己一定是忘了什麼。至于忘了什麼,他也不願多想,現在最重要的就是

    “皇叔,此次追殺之仇,來日必定百倍奉還!”阿離嘴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容。

    西洲衡王府一片肅然冷寂,就如同這個府邸的主人一般。

    西洲衡王燕榮在西洲百姓面前是一個謙謙君子,實則卻是個心狠手辣到連自己的親人都會殺害之人。

    “王爺。”一個侍衛舉步而來,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稟告。

    燕榮卻沒有看他,繼續逗弄著籠中的鸚鵡,“燕離歌和那個女人死了嗎?”

    “屬下辦事不利,請王爺降罪!”侍衛說著便跪在地上,“那個女人死了,只是燕離歌掉下了懸崖應該必死無疑,但屬下去懸崖下搜查過,並沒有發現他的尸體。”

    “燕離歌非常狡猾,在給本王繼續搜!”燕榮眼底露出陣陣的陰狠,“直到搜查到他的尸體位置,他的手里握有當年的證據,不能讓他活著回到父皇那里,哼,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還妄想從本王這里查出真相,真是天真。”

    西洲的皇帝燕伐最寵愛的便是他唯一的長孫燕離歌,甚至有意將太子之位傳給他,因此被燕榮恨之入骨。

    因為多日沒有燕離歌的小心,燕伐已經賜死了不少人。

    此時西洲皇宮內

    “你們這群廢物!找不到朕的皇孫,你們的腦袋通通都別要了!”燕伐狠厲的瞪得地下跪倒一片的侍衛。

    “陛下息怒,末將已經去過北州,我們的細作已經暗地里尋找殿下的下落了。”說話的男子是西洲的大將軍易如風。

    “不就去了趟青城打仗,怎麼人就不見了呢!”燕伐冷哼一聲,嚇得眾人心驚膽戰。

    “父皇,阿離也許是貪玩了點,在路上耽擱了點時間也說不定啊。”衡王假意的說道,他倒是希望燕離歌永遠都別回來。

    “阿榮啊,你的皇兄皇嫂走的早,他性子難免古怪頑皮了些,但他絕對不會因為貪玩,而讓我這個皇爺爺擔心的。”燕伐頓了頓,繼續說道︰“所以他定然是遭遇了不測!來人,傳旨下去,全國張貼告示,找到朕的皇孫賞銀1000兩!”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邪王的冷面嬌妻 | 邪王的冷面嬌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