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網游動漫 永生長夢無境 第六十七章︰黑白聯手執生死

第六十七章︰黑白聯手執生死

小說︰永生長夢無境| 作者︰古井有季| 類別︰網游動漫



    “何人在此喧嘩?”

    陸路沒想到打臉會來的這麼快,說曹操曹操到。

    “小女見過林老。”

    賀秀敏一見到來人,立即就盈盈一福,同時也道出了來人的身份。

    林老……長敬在心里默默重復了一遍,手心不自覺握緊。

    只見原本還沒掌燈的枕月舍內突然亮起了燭光,照的四下亮堂堂的,可來人卻讓人無端地起了冷意。

    似是來自地獄的鬼差,帶著撲面而來的死亡氣息。

    一身熟悉的紫袍,與虞老相同的服飾,只是少了磅圓的腰身和華貴的玉腰帶。這人臉上也沒有虞老的和氣,兩道宛如烙印般的法令紋深深地撇在鼻端兩側,不怒自威。

    而他看人的眼神,也如同在看一個死人。

    陸路平白打了個冷顫,默默邁出了門檻,與長敬站在了一條線上。

    長敬現在甚至沒有功夫再考慮陸路的事兒,他現在只想知道林老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吳杳又是否真的落到了他手上。

    林老的眼神落到長敬身上,長敬立即就感覺到了一陣無形的壓迫之力從四面八方逼近,令人渾身不自在,似乎連與他對視都需要極大的勇氣。

    可長敬卻是咬著舌尖,以疼痛喚醒自己的神智,不躬身也不垂首,就這麼直直地看著枕月舍七大長老之一的林執鼎,林老。

    長敬按下心下所有的情緒,裝作是一個普通的平民,淡然道︰“敢問這位是枕月舍的管事嗎,不知您有沒有見過一位拿著銀劍的姑娘,那是舍妹。”

    林老面無表情地看了長敬許久,再開口時,那寒氣又陡然加重。

    “見過。”

    “如果,她是個死人,你還要嗎?”

    話音一落,長敬的心似乎停跳了一瞬,手心迅速失溫,他不知道自己此時的表情是否失控,只知道自己的聲音出口時都仿佛不是自己的,遙遠而冰冷。

    “要。還請您帶我去見她。”

    林老冷笑一聲,頭也不回地走進枕月舍。

    長敬再沒有先前的猶豫,一步跨過門檻,跟著林老走上枕月舍閣樓。

    陸路被這對話嚇得不輕,可他也不能舍了朋友啊,只能硬著頭皮跟進去。

    賀秀敏則是若有所思地在門外站了一會兒才緩緩走進,她眼前浮現的都是方才長敬听到林老說吳杳可能是個死人時的神情。

    不是親人故去的悲慟,也不是摯愛逝世的絕望。

    而是一種將要獨自背著信念前行一生的孤寂,像一塊在烈日下行走的冰,哪怕熱火澆身,所有屬于他的一部分都一寸寸融化殆盡,也要繼續向前的偏執。

    閣樓之上,林老側開身,好讓長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榻之上毫無聲息的吳杳。

    她閉著眼,長長的眼睫投下一小片陰影,一張小臉依舊白皙,卻白的了無生氣。

    沒有箬笠,沒有面紗,只有一條簡約卻精致的銀灰色絲巾歪歪地戴在頸間。

    她從不離身的星靈劍此時就如同廢鐵一般扔在床邊的地上。

    長敬一步步走進,看著吳杳的面目逐漸清晰。

    她的容貌早就刻在了他的心間,每次他偷偷看她閉著眼的模樣,都會暗自期望她睜開眼,透亮的眼眸里倒映出他的身影。

    長敬撿起星靈劍,沒有放回吳杳手邊,而是反身筆直地舉起,劍鋒直指背後那人——林老。

    鋒利的銀劍與林老的喉間只有不過三寸的距離。

    他知道林老沒有殺吳杳,但吳杳變成眼前這副模樣都是拜他所賜。

    陸路和賀秀敏上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場景。

    “啊!”賀秀敏捂嘴驚叫出聲。

    “長敬,你這是做什麼!”

    陸路大驚,剛一靠近長敬,就被長敬一個冰冷的眼神打了回來。

    “我想問問林老,好好的人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林老負手站著,看也不看近在咫尺的長劍,目光直直地盯著長敬,猶如一頭成年猛獸在盯著一只初生的同類。

    “有罪的人就要接受懲罰。你們越界了。”

    他沒有提起儲夢石,但長敬知道,林老說的就是他和吳杳一直在追查的私售儲夢石一事。

    枕月舍已經掌控儲夢石從開采到出售一整條流水線百年,他們的體制和地位都不允許任何人,在他們未經許可的前提下染指分毫。

    就像是拴著繩子的狗,在窩里待久了,便覺得這塊是獨屬于他的領地,倒是忘了這地本來就不是它的,連它自己也都是有主人的。

    它的主人就是織夢淵,是織夢淵將儲夢石礦脈分離出去交給了枕月舍管理,不論世人如何以為兩者的關系,枕月舍自己都不應該認不清自己的身份。

    別說枕月舍,就連織夢淵,在千年前澹台女發現儲夢石的奇能前,這都是屬于全亞安大陸百姓的財產,他們都不過是管理者而已。

    取之于民就該用之于民,還之于民,這不僅是織夢淵的宗旨,也該是枕月舍的。

    難怪祁珩說枕月舍和織夢淵都是假仁假義,打著為了天下蒼生的幌子,欺世盜名,任予任奪。

    真正越界了的,是他們自己。

    而現在林老的這幅“賤民膽敢覬覦窺視就要死”的嘴臉著實讓長敬感到惡心。

    長敬譏笑著開口︰“或許在林老眼里,那些石頭都是你們換取錢財、權勢、名利的憑借,是獨屬于你們枕月舍的珍寶,但在我眼里,它不過就是一把吸人血的利器。

    被有心之人利用,便化作屠刀,飲萬人血,嘗白骨肉。”

    儲夢石可以吸收存儲每個人的夢境,織夢淵又可以輕易地從中獲取夢元之力,甚至連渣滓也不放過,所有織者都可以任意觀賞、利用他人最秘密的**。

    在整個過程中,只要有一個人起了異心,所有初衷都被辜負,將最大的善意變成最大的惡意,拿去傷害供養他們的人。

    “你好像有很多不滿。”

    林老似是完全無視了眼前鋒利的劍尖,主動向前走了一步,臉上是與長敬一般的譏笑。

    他笑他的罪孽深重,他笑他的年少無知。

    林老早就看穿了長敬的身份,年輕的織者情緒波動的時候甚至控制不好自己的夢元之力。

    他雖不是從無名神山出來的全能織者,但即使他只被允許修習一種儲夢術,他也早已登頂,絕非這等年輕後生能相與的。

    現在就想取而代之,著實令人發笑。

    “近日,我听聞益興城外的無名小村落里出現了幾個東文人,許是路過的,也許是敵國間諜,你莫不是就是其中一個?”

    長敬听到東文和無名小村時心下一震。

    難道林老知道他們此行的目的?

    不可能,黃老說過這次的行動極為隱秘,除了他不可能還會有人其他人知曉。

    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林老與他們所要探尋的目標有關。

    兩人各懷心思,互不戳破,詭異靜謐的房間內,沒有人敢打破這一刻的對峙。

    長敬突然想起了虞老,黃老,曾有那麼多前輩告訴他要收斂鋒芒,等待時機,他卻好像自從彭丁堡開始,就被人牽著鼻子走。

    每一步都穩穩踩在對方的圈套內,連自己的情緒都別人拿捏得死死的。

    這不是幻夢,沒有夢眼可破,但這局,他卻非破不可。

    他知道,他此時還搬不動眼前這塊巨石,那麼他也就不反其道而行了。

    他要順勢而為。

    長敬面上依舊是那副桀驁不馴的憤青模樣,話音里卻是變了一種味道︰

    “我不是間諜,也不是東文人,我只要我的伙伴都平安無事,你要怎樣才肯放我們離開。”

    林老豎起兩指,捏著冰涼的劍身,輕輕移開一寸。

    長敬沒有阻止,他在等林老的條件。

    “很簡單,你替我去查探這件事,給我一個答案,我就放你們離開,你的同伴自然也性命無虞。”

    “成交。”

    長敬很干脆利落地答應,收了劍,轉身就朝吳杳走去。

    他重新將星靈劍放回了吳杳的左手邊,這是屬于她的,也是現在唯一能陪伴她的東西。

    他平靜地看著吳杳的面孔,想要伸手去觸踫她的臉頰,想要喚她的名字,可到最後他只是輕輕握了下吳杳毫無知覺的手。

    等我。

    我會回來,為你報仇,帶你走。

    長敬沒有再看林老一眼,也沒有提出要將吳杳帶到其他地方,只在經過陸路的時候說了一句“跟我走。”

    在他回來之前,枕月舍就是對吳杳來說,最安全的地方。

    林老能看出他的身份,自然也能看出吳杳的身份,想必也認得這把劍的主人,對吳杳下手沒有實質意義,不如留著制衡更有用些。

    他雖然不知道林老的真正目的,但既然他想要他去的地方就在計劃之內,那不妨就借他的手,好好查一查真相所在。

    東文人,枕月舍,幻夢術,儲夢石。

    他要找到所有線索的連接點,解開所有謎底。

    陸路一臉茫然地看看林老又看看躺在床上的吳杳,甚至還看了兩眼站在一旁靜默不語的賀秀敏,最終還是一跺腳跟著長敬走了出去。

    “喂,李長敬,我們去哪兒!”

    “帶上大寶,我們去無名神山。”

    (https://www.tmetbb.com)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永生長夢無境 | 永生長夢無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