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網游動漫 永生長夢無境 第三十七章︰絕地反擊出盛安

第三十七章︰絕地反擊出盛安

小說︰永生長夢無境| 作者︰古井有季| 類別︰網游動漫



    “馬下何人?”

    扛著紅巾旗幟的大將軍在馬蹄即將落下的前一刻才勒住馬繩,在漫漫塵沙間厲聲問那馬下人。

    祁珩听著這蠻橫無力的話,卻一點沒有惱火,反倒有種很享受的感覺。

    “我就是你們效忠的人。”

    將軍極為輕蔑地嗤了一聲,“真是隨便冒出來一個人就敢做老子,等我們的馬從你的尸體上踏過,你再到閻王面前充大王吧。”

    听到這話,方才還在笑的祁珩忽然就變了臉,滿眼煞氣。

    “在我面前,不是臣服就是死。”

    那將軍剛從死人堆里闖出來,此時也被祁珩這一的殺氣震到,一時間竟覺得自己好像應該下馬跪著回話。

    “哪里來的狂徒,擋了本將軍的路,還……”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見剛剛在他馬下的祁珩忽然到了他的眼前,再一轉,便是他仰視著那人。

    可他的身體明明還坐在馬上……

    祁珩收回手,面無表情地將他的尸體推下馬,那馬兒似是見慣了血腥場面,見主人人頭落地也不過是打了一個響鼻,接著便听話地讓祁珩上了馬背。

    周圍的人根本還沒看清發生了什麼,就見血光一撒,他們的將軍就沒了聲,出手如電的祁珩接過那大旗,像是本就該他坐在這個位子上,引領他們一往無前,踏遍全疆。

    “你是何人……”

    “說過了,我就是你們效忠的人。想征戰天下,做人上人的人就跟我走!”

    “駕!”

    祁珩有如天生神力一般單手舉起百斤大旗,烈陽旱風之下,碩大鮮紅的一個“祁”字便威風凜凜地飄舞起來,

    萬千將士均親眼看到了祁珩輕而易舉地殺了他們的首領,心生懼意,又見祁珩根本沒有殺他們的打算,反倒是要帶他們繼續前進掠奪,當下就被激起一片熱血。

    “殺呀!駕!”

    沙地之上的震動再起,掀起的風沙幾乎遮蓋了整片天空,比他們來時更甚。

    那可憐的將軍連尸體也沒有留下,在萬馬踐踏下永遠地留在了北疆沙漠。

    一將功成萬骨枯,自古巾旗所到之處俱是血肉橫飛,白骨成堆,每一座城池下都有無數條生命的累砌。

    而這一切在祁珩眼中都是理所應當,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

    正當他希冀勢不可擋的大軍沖入敵營攪他個天翻地覆時,眼前便出現了數個白色的營帳,在一望無盡的黃沙中分外顯眼。

    斥候在大軍外圍高聲傳遞︰“是左文帝國的人!是劉王!”

    劉王?那不就是左文帝國號稱戰神的異姓王嗎?來得正好!就用你來打響我祁珩的第一戰!

    祁珩心中那團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燃燒數年的權欲之火在這一刻被爆燃,他甚至不願意將寫著“祁”字的大旗交給身後的旗手,就這麼親自扛著大旗沖進敵營,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祁珩的大軍剛沖入白帳營中時,敵軍就如一盤散沙,完全沒有抵擋之力,甚至還沒有看清來人的樣子,便被一刀斬落,身首異處。

    大軍中的人便越殺越狠,如入無人之境所向披靡,軍心大盛,喊殺聲響徹整片大漠。

    祁珩非但沒有躲在親衛兵的掩護中,而是一路沖殺在前,臉上濺起一道頎長的血跡從左劃到右,更顯得他猶如地獄之神一般。

    所有人都殺紅了眼,沒有人發現一個更大的陰謀正在他們背後展露,等到他們再回過頭時,一切都為時已晚。

    “敵……”

    圍在白帳外圍的斥候剛想出聲示警,便被一刀割喉,灑在沙粒中的鮮血被貪婪地吸去,再無聲息。

    有一匹黑棕色的大馬同樣無聲地潛伏在百米外的高地上,馬上有一黑甲將軍正在遠遠地觀望著這端的殺戮。

    祁珩像是突然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猛地一回頭,危險的眯起眼,精準地找到了那人的方位。

    “有埋伏!所有人隨我離開,去抓那賊首!”

    他一抹臉上的血跡,振臂一呼,當即就要驅馬離開,然而他的馬都奔出數十米了,也不見一個人跟隨在他身後。

    如果有人在一刻前就開始注意整個戰場,或許就會發現這里根本不配被稱作戰場,因為這里根本沒有真正的敵人,只有誘餌。

    放眼望去,不知何時起,白帳早已被全部撕爛,穿著劉王麾下軍服的兵將已經全部倒地,站著的只有他們的人。

    可這些人依舊在不斷倒下……

    大軍外圍的斥候和騎兵全部沒了聲響,重新站在他們位置上的,正是先前被他們屠戮的對象,劉王軍!

    他們一個個從沙地中站起,形成了一個漆黑的包圍圈,如銅牆鐵壁一般,沒有放過一條漏網之魚,所有祁珩的兵將都被牢牢地圍困在了中心。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贏家是誰。

    祁珩高坐在馬上,眼沉如墨,第一次有了遇到對手的感覺。

    “你就是劉王?”

    遠處的人沒有回答,只緩緩抬起右手,朝下一揮。

    所有黑騎大軍就在這一刻齊齊發動,無數長槍加速俯沖挺進包圍圈。而圈內的人就如池塘游魚,再怎麼反抗逃竄也逃不出敵軍之手,不過瞬息之間,就倒下大片。

    眼前沒了那些礙眼的人群,祁珩才終于看到那人的模樣。

    “是你……”

    祁珩勒馬的手猛然一緊,胯下的馬兒吃痛長嘶,卻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這束縛。

    那人像是現在才見到祁珩,雙腿輕輕一夾,驅馬趕近,臉上掛著勝利者的笑容。

    “祁珩,你還是贏不了我。”

    “我早說過了,你不適合做這個位置。”

    他穿過萬千死尸而來,帶來撲面的血腥氣,喚醒了祁珩藏在腦海深處的記憶。

    從他剛會走路的時候,就親眼看到那個一身龍袍的人活活打死了他的母親。等到他可以讀書習字的時候也是那個人將馬鞭塞到他手里,讓他選一個宮女鞭笞,做不到就換他被打。

    他只要遲疑一瞬,那抽在身上火辣辣的疼就落下來,他只要發出一點哭聲,他就會被扔到沒人的廢棄宮殿里與一堆枯骨作伴。

    他說,你不夠果決,不夠狠辣,做不了皇帝。

    他說,等你有一天,能贏過我的時候,我就把位子讓給你。

    于是他將母親的死,將自己身上所有挨過的傷痛通通埋在心底,發了狠地學武,學習一切能將人踩在腳底,玩弄在手心的能力。他要那個人臣服在他腳下,拱手將皇位讓給他。

    他做到了。

    可是為什麼這場仗他會輸?

    “因為你太想要得到這一切了。”

    “你的所作所為,只配得到這樣的結局。”

    就像是在印證那人的話,祁珩身邊最後一個親兵也倒下了,死不瞑目地看著他,一只手攀住了他的腿,血紅的五指在他的褲腿上留下清晰的印記。

    “不可能!”

    祁珩用力一甩腿,想要將那人的話和手全部甩在身後。

    可是,如果真的能這麼輕易甩去,又如何稱作夢魘?

    不錯,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林奕通過趙清語探夢所得的夢境片段所專門為祁珩所設。

    他想要征戰天下,好那就給他一只所向披靡的大軍。

    他想要看到敵軍慘死在他手下,好那就給他一場暢快淋灕的勝仗。

    可是,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人所執著追求的東西,往往都是深根于記憶的某一瞬,是某個人,某件事,某個物品讓你起了貪求必得的念頭。

    而對于祁珩來說,這個起源就是他的父親,他的殘虐、暴戾、野心全部都來自于這個人。

    他忍辱負重長成那個人的模樣,只為打敗他,告訴他我比你更強,我更適合做一統天下的皇帝。

    可現在那個人又以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圈套,打破了他的幻想,再次告訴他那句惡魔之語——“你贏不了,你做不到。”

    兒時所有的苦痛全部如海嘯般沖毀了他的理智,祁珩雙手高舉那面屬于自己的大旗朝那人沖去,瘋癥入魔。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我才是天下至尊!”

    他的手中沒有刀劍,可他有十三種天賦能力,足以毀滅這片天地!

    可失去神智的祁珩已經無法再駕馭他的能力,他暴喊出聲的那一瞬,所有景象都出現了混亂,盛安宮的宮殿就在大漠深處隱現,空中大雨突熄,連在林奕控制下的烈陽都恍惚地失了光彩。

    祁珩周身凝聚出一片濃郁的白光,那是夢元之力外溢的表現。

    就在祁珩沖擊到那人身前時,林奕受強烈的夢元之力對沖,猛地吐出一口黑血,再也無法支撐自己的身體,單膝跪倒在地。

    可他唯一可以施展控夢術的左手依舊在變幻著,他死死地盯著祁珩的背影,心里反復地在對自己說,再一秒,再困住他一秒……

    趙清語的雙眼里還噙著淚,可那恨意卻從心底透出來,驅使她引動全身的本源精氣去幫助林奕維持夢境,與祁珩一拼。

    于她而言,這不僅是一場賭局,更是一場復仇之戰。

    娘,我一定會為你報仇……

    可是祁珩在沒有失去理智前,單單使用夢魔奪智一法就可以同時控制住他們兩人,在失去理智後,又豈是這麼容易就被制服的?

    發狂的祁珩舉著大旗一揮,那幻想的人影便散了,連一擊都沒有擋住。

    但當他再一轉頭,那人又出現在了他的右邊。

    不,左邊,還有身後!

    祁珩雙眼通紅,在強盛的日光下不停地在原地轉動,揮出的大旗毫無章法可言,那人有如厲鬼,陰魂不散。

    “你們……終于出來了……”

    林奕的左手忽然脫力一耷,立即便有一雙手為他穩穩托起。

    “哥,我們來了。”

    林瑤帶著哭腔看著滿身血污的林奕,還有強弩之末的趙清語。

    不僅是林瑤,還有長敬和吳杳。

    失去神智的祁珩如何能再控制夢境不出紕漏,又怎能再攔住頓悟破夢真諦的長敬。

    他們終于破開了祁珩的夢境回歸,現在是他們五個人齊心齊力對付祁珩一個!

    吳杳雖沒有余力再去編織更強的夢境,但長敬和林瑤也不是花瓶,既然能穿上黑袍就意味著他們都將五種控夢術學到了家。

    此時,就是由林奕和趙清語主控夢境,林瑤和長敬輔助,不讓祁珩有識破幻夢,恢復神智的機會。

    而吳杳則是提著星靈劍,以極其刁鑽的角度沖入幻夢之中,直擊祁珩背心!

    ()

    (https://www.tmetbb.com)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永生長夢無境 | 永生長夢無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