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科幻小說 賽博英雄傳 第十章 內家,圖靈

第十章 內家,圖靈

小說︰賽博英雄傳| 作者︰吾道長不孤| 類別︰科幻小說



    “什麼啊?”從鎮子東頭的廢舊零件回收箱那邊離開之後,尤基變得氣哼哼的︰“那個老頭兒!”

    廢舊零件回收箱,其實是一個……比較偏向“公共設施”的東西。大家如果有用不上的廢舊零件,可以囤積到這里,然後如果有誰一時缺錢,可以到這里來拿幾個零件,不收錢。

    鎮子也會委托一些喪失了勞動能力的人來這里來保養零件。這些人要麼是失去了勞動用的義體,又連借錢購買的信用都沒有,要麼就是生物腦損傷實在是嚴重,影響到了行動能力。

    他們就負責用防蛌o和 膠將那些“勉強能用”的廢鐵保管起來。

    只不過,就好像尤基的母親會將一雙義手存放個好幾年一樣,在這里,一個零件不用到金屬疲勞接近極限,是不會被送到這里來的。

    但向山倒也不需要什麼太好的零件。

    這些零件也不是給他自己用的。他另有他用。

    但他們卻遭遇了意料之外的糾纏。

    一個負責保養的老頭一個勁的對向山說“你闊了”,就扯著向山不放。這讓向山不能很好的挑選零件。最終,向山不得不從剛剛買來的零件了選了幾個全新的,交給幾個保養人。

    那些保養人就抱著螺絲、二極管之類的玩意歡天喜地的走了。

    “一般來這里應急根本就不需要用錢啊!”

    “好了,尤基,那原本就是一點計劃外的冗余,做備用品用的。”向山制止了尤基。他倒不是很生氣。在他看來,這就和“結婚要發喜糖”一樣,自己身上發生了好事【起碼大家都覺得是好事】,讓大家也分享點喜悅,不算過分。

    只是對象從小孩子,變成了幾個老得快退化成幼兒的老頭子而已。

    那句“你闊了”甚至讓他稍稍樂了一陣子。

    “看起來,即使在這個年代,人還是人啊……”

    “什麼?”尤基不明所以。

    “人這東西真是很復雜,善也是他惡也是他,好也是他壞也是他——有些時候我真的擔心,我睡了太久,現在的人已經是我所不認識的……算了,我跟你說這個干什麼?”向山搖了搖頭。

    到現在,人類依舊是會表現善意也會表現惡意的。這就很好了。

    當然,些許“惡意”也存在。仔細想想,舒爾茨醫生請他上網的態度……莫非是一種試探?這個年代,不肯上網的人是代表了什麼嗎?

    不過這也不是大問題。

    ——當然,這不代表他會原諒“真正的惡意”。

    “剛才回想起自己的事情,受到的沖擊實在是太大了。”向山提到了另一件事︰“尤基,你還記得吧?我一開始沒有想著要挺身而出,有人把我推了出去。你看見那個人了嗎?當時誰站在我的身後?”

    盡管他原本就想要挺身而出,盡管這件事情最終得到了好的結果,但這不代表他會原諒推他的人。這個性質不一樣。

    當時推他一把的人,是懷著殺死他的想法,並付諸行動的。

    尤基一拍臉。由于向山擊敗武者的事情太過震撼,以至于大家都忘了這件事。

    “我沒看見。”尤基有些愧疚,但語氣之中還帶著幾分緊張︰“向山,你想要干什麼……俠客這個時候一般會干什麼?”

    “這件事,等有機會我再跟你細說。”向山拍了拍尤基的背︰“好了,好孩子現在就回家吧。”

    “回家?”尤基錯愕︰“向山你呢?”

    “我自然是去做我的事情。”向山如此說道︰“接下來的事情,好孩子不宜。你回家睡覺,我明天再告訴你結果。”

    “不!”尤基知道,向山肯定會去做“俠客”做的事情,這個時候哪里肯走?

    向山攆了好幾次,尤基都不願意回家。向山最終嘆了口氣,道︰“算了,好歹也確實打算要教你一些東西……我給帶你去。但是待會兒你要少說,多看,明白嗎?”

    尤基興奮的點頭,然後又奇怪的問道︰“向山你不繼續整理自己的義體嗎?”

    “不用。”向山搖了搖頭︰“我雖然確實想要快點給自己做一個義體,但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而且這件事,只能在鎮子外圍做——要跟來的話,就給我把零件抱起來。”

    兩個人很快就來到了一處僻靜所在,這里是他們平常去垃圾山的道路,晚上沒人會過來。

    今天夜晚月光格外明亮。向山調整自己雙眼的鏡頭,突然發現了一個了不得的事情。

    他看到月亮上有一道肉眼可見的線條,很像是面餅上的一道劃痕。與此同時,月亮光暈之內,多出了一條肉眼難以辨識的細線。

    那是一個非常小的星環。

    月亮上曾發生過什麼讓月球地貌整個異變的事情,甚至從月面上扯下一點點物質,形成了一個存在感薄弱的星環。

    “今天終于有閑情逸致看月亮,沒想到還真是看到了不得了的東西……”向山的發聲器又一次無法理解向山的復雜情感了︰“我都有點懷疑,我到底是沉睡好多年之後甦醒,還是直接穿越到平行世界了……”

    尤基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後背著的一大堆零件發出 當 當的響聲︰“向山,不管你要干什麼,都沒必要走這麼遠……我很累……”

    向山停下腳步,看了看。

    這個地點遠離所有看起來像是信號基站的東西,遠離所有有可能藏攝像頭的地方。

    很好。

    向山沉默的從尤基手上接過那些廢舊零件︰“尤基,記住你接下來看到的,用生物腦記住,死也不要忘記!”

    向山將齒輪套在傳動軸上,然後將幾根傳動軸搭在某件機械工具的廢棄支架上,構成一個機械結構的基礎。然後,齒輪與齒輪相互咬合,傳動軸與傳動軸相互交錯。

    尤基瞪大了眼楮︰“向山向山,這是什麼?好厲害的樣子……”

    “這個當然厲害。”向山目不轉楮的盯著自己正在搭建的儀器,腦海之中的記憶不斷被喚起。

    他熟悉這個結構。

    “這到底是什麼大厲害?能擊敗壞人嗎?”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注意看。”向山呵斥了一句︰“你想要學會我的本領,就必須記死這個。”

    尤基撇撇嘴︰“我都不知道這是什麼……”

    向山手上的活計略微停下幾秒。

    男人鄭重說道︰“那麼,你記好。這個結構,叫做‘圖靈機’。”

    尤基看著向山的勞動。

    向山將那些廢舊零件,拼成了一個丑陋至極的簡單機器。它沒有能源部分,是齒輪結構的,摩擦力會將使得動能從一個齒輪傳遞到另一個齒輪上……它甚至還有一個為動力源的搖桿手柄。

    尤基撓了撓頭︰“這就是……你讓我記住的東西?”

    這個東西蠻丑蠻簡陋的,更別說為了讓齒輪能夠完成這最後一次運轉,向山用上了所有看守人老頭送的潤滑劑。這使得這東西看上去黑油油的,分外惡心。

    向山點了點頭,然後用手轉動搖桿。

    手所傳出的動能,經由齒輪改變方向、分流,傳遞到整個機械之中。

    金屬咬合與踫撞的聲音……

    向山喃喃︰“就是這個。”

    “向山……”尤基很不好意思的指出一點︰“看上去很像是廢鐵。”

    向山抬起頭,盯著尤基,大聲道︰“構成它的材料是廢鐵,但它的結構不是。你要記住它的名字——圖靈機!”

    男人的目光再一次落到機器上,語氣轉為輕和︰“它是鴻蒙之初的計算機,是人類研究數學的過程中獲得的最偉大的產品,也是一切內功的始源。”

    “‘內功’?”

    “你听說過的所有武功,包括你在殘奧會上見到的,以及我和那條狗用過的,都不過是外門武學。”向山閉著眼楮︰“當然,相對的,還存在‘內家功法’。”

    “外門武學是從戰爭藝術之中升華的特種戰術。而內家功法,是智能與人工智能相互提升之後的產物。”

    “‘內功’在古老的時代,也被稱‘駭客技術’。但那些原始的駭客不能像現在的俠客一樣,用生物腦直觀的操縱代碼與計算資源。他們必須面對叫做‘屏幕’的輸出設備,然後用叫做‘鍵盤’的輸入設備干涉那個世界——這只是凡人的層次罷了。俠客的‘內功’,比那個要神奇一百倍。只不過從根源上看,內功確實是駭客技術的演化產物。”

    駭客技術和俠客內功之間的關系,就好像原始海洋之中的第一個單細胞生物,與後來的高等生物一樣。後者雖然玄奇而令人炫目,但始終都是在前者的基礎上發展而成的。

    “所有的內功都是基于計算機器的力量,而所有的計算機,都是源自于這個偉大的工程結構……”

    向流的語氣之中帶上一絲狂熱。

    圖靈機。

    1920年,彼時世界上最偉大的數學家,哥廷根學派的領導者,著名的“二十三個問題”的提出者,大衛•希爾伯特向著“數學”的本源發起了沖鋒。他提出了“元數學”的理念——也就是“研究數學的數學”。

    只要掌握了元數學,就等于掌握了一切數學。

    而元數學的核心,則是三個論題——關于完備性、一致性和可計算性。

    完備性,所有的數學問題都可以證明或證偽。

    一致性,所有的數學斷言,要麼是成立,要麼是不成立,不存在既成立又不成立的對矛盾的證明。

    可計算性,所有的數學證明,能通過一個可行的過程和有限次運算來獲取。

    只要這三個問題得到解答,人類就可以同機器破解所有的數學問題——數學的“終極答案”就等于是落入人類的手中。

    全世界所有的數學家都為這三個問題痴狂。

    而圖靈機,就是擊破這三個難題的神器。

    這是充滿了“智慧”的結構。

    尤基鼓掌。掌聲之中有三分應付,也有三分真誠︰“可是向山,這和我們說的‘內功’……有什麼關系……”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賽博英雄傳 | 賽博英雄傳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