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網游動漫 夢的流年 第六章 公主不見了

第六章 公主不見了

小說︰夢的流年| 作者︰心語花海| 類別︰網游動漫



    玄冥大陸,一個異世大陸

    大陸的上空有一個懸空大陸,那里是修靈者的天堂。

    修靈者有靈根,有品階,品階的不同,自身法力也就不同。其靈根有金、木、水、火、土、風、雷、冰、光、暗十個屬性。修靈者最低為靈者,其次是聚靈、靈師、靈王、靈皇、靈宗、靈尊、靈聖,每個品階都分為九段。

    修靈者不在少數,但跟沒有靈根的人比起來還是少,除了那塊懸空大陸外,修靈者主要聚集在月滿城、赤陽城、幻靈城和洛城,也有一些分布在其他地方。

    天滄位于玄冥大陸的正中間,南面靠海,東西北三面分別與南越、西戎和千葉三國接壤。

    西戎善戰,經常騷擾天滄西部邊境,千葉國是個小國,南越位于天滄東部。

    陳子軒被剝奪了軍權後,西戎便大肆侵擾天滄邊境,先是旱災後又是洪災,天滄早已是人財兩空,不光是西戎和南越的人盯著天滄這塊大肥肉,江湖各派勢力也都緊盯著它。

    淑妃去世的消息很快傳遍了京城,各國勢力都蠢蠢欲動。

    很快陳子軒也知道了。

    葬禮辦的非常簡樸,不像是一個寵妃該有的待遇。

    “堂主,屬下查清楚了,一個月前宮里請了一個道士給公主算卦,說公主五行屬水缺木,與火相克,太後屬火,這才克死了太後。”

    陳子軒坐在茶館看著送葬的隊伍,淚水浸濕了眼眶。

    “那道士還說公主沖撞了國運,使得南門郡和泰和郡引發洪災。”

    話音一落,陳子軒冷笑道︰“國運不行就將罪責放到一個孩子身上,真是可笑。”隨後他又問道︰“公主現在在哪?”

    “宗人府”

    淑妃下葬前,鳳煜昭來到了宗人府,小公主生的喜人,水汪汪的大眼,櫻桃似的小嘴,天生的美人坯子。

    鳳煜昭抱著公主,這是他第一次見這個孩子。

    他輕輕撫摸她額間的胎記,

    “你母妃希望你能夠一生平安,便叫你雨檸吧!”看著這麼可愛的孩子,鳳煜昭很無奈。

    但他沒有辦法,朝廷的壓力加上這幾年的災害和外敵侵擾,才剛過三十的他頭發白了一半。

    接手天滄的時候,天滄的國力就已經開始成下滑趨勢。他掌權以後,整頓朝綱,實施新政,打壓舊臣,提拔人才,國力逐漸提升,可是朝廷關系盤庚錯雜,很有可能牽一發而動全身。所以要想徹底鏟除,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常說帝王無情

    但是

    帝王並不是無情,只是不敢有情。

    鳳煜昭走後便再也沒有去過宗人府。

    夜晚,陳子軒帶著幾個人飛檐走壁進了宗人府。

    “堂主,我們來晚了一步,公主被人劫走了。”離風帶著人搜查了整個宗人府,除了發現兩個尸體外,並沒有發現小雨檸的蹤跡。

    “什麼人竟然能趕在我們之前動手”陳子軒不解

    “不好了主子,禁軍來了。”

    “快走”一個輕功跳到了屋檐上,剩下的人也都跟著他迅速離開。

    一路上陳子軒一直在想到底是誰?但無論是哪個門派都沒有劫她的理由。

    他們來到一間院子,這是鳳煜昭賜給他的。

    一個身著道服,手持拂塵的白發老道出來。

    他,就是山陰老道,也是之前追千年妖魂的那個老道。

    “你怎麼才來,我在這都等了一天了”老道不滿的說道

    “其他幫派也都知曉了此事”

    兩人進了屋內,其余的人在外面守護。

    “這千年妖魂突然沖出封印也確實是有些蹊蹺。”老道說道

    “對了,妖魂呢?”陳子軒問道

    老道嘆了一口氣,眯著眼楮“我們抓到的並不是妖魂,而是妖魂身上的附魂,恐怕主魂早已侵入人的體內了。”

    “這可怎麼辦”陳子軒轉身坐在了靠椅上,一只手還狠狠的敲了一下桌子,“本想著今日能把小外甥接過來讓她遠離皇宮,可半路上卻被人劫走,到現在都不知是死是活。”

    老道見他生悶氣,摸著胡須笑道,“放心,那孩子命硬,就算有人要取她性命,也定有貴人相助。”

    京城外有一座山莊名為映月,山莊的主人叫蕭劍,不過這個山莊是他妻子凌映月的嫁妝,並不真正的屬于他。

    明媚的陽光從窗外射進屋內,屋子較為簡樸,家具不多,幾盆花擺在窗台上享受著陽光的沐浴。

    玉露睜開眼看見自己出現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她只記得她和小雨檸被一群黑衣人帶走,中途有來了一波黑衣人截住了他們,兩波黑衣人廝殺,她便帶著小雨檸逃了出來,然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這時從門外進來了一個小男孩兒,男孩眼楮很大很有神,深黑的眸子像是可以吸走周圍的一切。

    “爹,她醒了”男孩向外面的中年人喊道。

    這個中年人便是蕭劍,那個男孩是他的兒子蕭寒。

    “你醒了,肚子餓了吧!”

    玉露點了點頭

    蕭劍吩咐管家弄點吃的,還特地讓人幫她梳洗打扮。

    飯菜好了後,玉露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慢點吃沒人跟你搶”蕭劍坐在她身旁“叔伯問你幾個問題,你要如實回答。”

    玉露看著他,有些驚恐。

    “不要害怕,叔伯不是什麼壞人”然後蕭劍問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

    玉露搖了搖頭

    “你的父母呢?”蕭劍又接著問道。

    玉露還是搖了搖頭,突然又想起了什麼,然後對著蕭劍問道︰“叔伯,你有沒有見過一個額間有冰晶狀胎記的嬰孩兒?”

    “叔伯就是听見了她的哭聲這才找到你們的。”蕭劍回答說

    “她現在在哪,能不能讓我看看她嗎?”玉露問道。

    “在你嬸兒屋里呢,等你吃完了就帶你去看。”

    早飯過後,玉露就去看小雨檸,可是不知道蕭劍妻子是個什麼樣的人,趴在門縫里看了半天。

    屋子里

    “小妹妹長得真好看”

    蕭寒看著搖籃里的小雨檸,伸手摸了摸她的皮膚,“妹妹的皮膚好嫩”

    “寒兒你還是去你爹那,她才剛睡著,你可別把她捏哭了”抱著孩子的那個中年婦女正是凌映月。

    凌映月是個和善的女人,面容姣好,待人親和。

    “哦”蕭寒無趣的答道,晃悠悠的出去。

    打開門的一瞬間兩個孩子嚇了一跳。

    “你怎麼在這?”蕭寒問道

    “我過來看看那個女孩。”玉露答道,白嫩的小臉帶些粉嫩。

    “哦!那你進去吧!”蕭寒說完便走了。

    玉露往屋子里探了一下頭,凌映月見她有些害怕,笑著說道︰“進來吧!”

    玉露這才進了屋。

    見小雨檸睡著正香,她便放心了。

    “快坐這”凌映月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玉露坐在她的身旁,看著凌映月懷中抱著和小雨檸差不多大的嬰孩兒,不禁問道︰“嬸兒,她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看著真水靈”

    凌映月見她看著自己懷中的孩子,笑道︰“她叫萱兒,是個女孩兒。”然後轉過頭來問道︰“對了,跟你一起的那個女孩兒叫什麼?”

    “我只記得她叫雨檸”玉露不敢說她姓鳳,畢竟她才剛到這陌生的環境,不知道這里的人是好是壞,劉嬤嬤在死之前就囑咐過她要好好照顧公主,她不能辜負嬤嬤的囑托。

    “那他的父母呢?”凌映月又問道。

    此時玉露不知道該不該說她只有一個舅舅,萬一說錯了話又該怎麼辦?

    “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人讓我照顧她,至于那個人是誰,我也不知道。”如今在沒有確定他們是好是壞的情況下,最好的說辭就是不知道。

    此時的蕭劍帶著人在山莊外的林子里巡邏,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之處。

    沒過多久,他們便發現了一群黑衣人的尸體。

    “莊主,是羅剎門和黑血幫的人。”其中一個人仔細查了一下那群黑衣人的尸體。

    他們在這做什麼?又為何廝殺?難道與之前江湖上穿出來的千年妖魂有關?

    “听聞百月堂的葉堂主也來了。”一個屬下說道,他嘴里說的葉堂主不是別人,正是陳子軒。

    眾人皆知陳子軒是天滄的驍勇大將軍,但入了江湖這個驍勇大將軍的稱號會給自己造成很大的麻煩,他無奈只能改了自己的名字。

    陳子軒的母親姓葉,他便將自己的名字改為葉離。

    蕭劍深知這葉堂主是個不好惹的主,但能把百月堂這個小幫派短時間內擴大成大幫派,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于是就想結識一下這個葉堂主,畢竟認識的人多了,好辦事。

    夜晚,葉離也就是陳子軒收到了蕭劍想要與之見一面的消息,此時山陰老道還沒走。

    葉離不知道這蕭劍要干什麼,老道輕聲一笑︰“不管他要干什麼,多結識一些人將來好辦事,這對你也沒什麼壞處。”

    “話雖如此,可眼下最要緊的是找到我的小外甥。”葉離說道

    老道笑著說道“或許咱們這麼一去會有一個大收獲。”

    葉離離開皇宮後,小雨檸被劫走的消息也傳進了鳳煜昭的耳朵里,悲傷著帶著憤怒,連夜派人搜查京城。

    看著淑妃的畫像,鳳煜昭喝了一夜的酒,也就是在那一夜間鳳煜昭瞬間老了十多歲。

    這幾天西戎不斷的侵擾邊境,南門郡和泰和郡的水患還沒解決,災民又開始暴動,朝廷派出去千葉和南越的侍者還沒回來,購買糧食的隊伍也還在路上。

    他在接手這個羸弱的國家後,國勢一步步的上升,新上任的官員都很能干,舊臣們見自己的地位不保,多數都收斂了起來。

    在葉離沒有參軍之前,天滄經常被西戎欺負。

    西戎是個游牧國家,且地理位置偏西北,處于北部的地區氣溫常年低下,陽光普照不足,不適合農作物生長,西部也只有一小部分能種農作物。國內養的牛羊能宰的也只能供國人吃半年,到了冬天不存糧就沒得吃,所以他們一旦打了勝仗就要求戰敗國送糧食和補給。

    天滄和千葉是他們經常欺負的對象,不過葉離當上將軍後天滄便再沒給西戎送過糧食。

    此時的天滄吃了敗仗,西戎便派使者前去索要糧食和補給。

    內憂外患讓鳳煜昭連著幾夜沒合眼。

    若是千葉和南越兩國不借糧食給他們,他們自己買的糧食也不夠天滄度過劫難的。

    若是不借,天滄只有割地賠款這一條里可走。一個大國竟給一個蠻夷之國割地賠款,傳出去是奇恥大辱。

    此時的朝廷分為三派,主戰派、主和派和不戰不和派。

    其中主戰派多為舊臣,他們認為割地賠款是侮辱,士可殺還不可辱呢,跟何況是一個國家。

    主和派的多為新官,他們覺得此時天滄內憂外患,而且天滄已經連續兩年出現大規模的災情,糧倉早已空虛,此時割地賠款可以讓天滄好好休整,待到機會成熟再奪回失地也不遲。

    不戰不和派的有一些舊臣,也有一些新臣,前往千葉和南越的侍者便是不戰不和派的。

    國家不能再戰了,再戰也只有吃敗仗的結果,不能主和,這樣他們會覺得對不起打江山的祖宗們,能讓天滄度過災難的辦法也只有向其他兩國借糧了。

    很明顯,鳳煜昭更傾向于不戰不和派。

    派出去的兩個使臣嘴皮子在朝廷上是相當有名的,可去了將近一個月都還沒回來。

    千葉國是個小國,而且整個國家幾乎被三個國家包圍,吞並它是很容易的事。

    但千葉國盛產名馬,每年向三個國家納貢,這三個國家便答應不會起兵攻打它。

    去千葉游說的使臣也是好說歹說千葉皇帝才答應將明年供奉給天滄的良馬提前供奉給天滄。

    南越跟天滄一樣是個大國,一向安穩,不主戰但也不好惹。

    南越疆土在四國中面積最大最廣,不過其疆土最主要的還是在東南地區,那里氣候溫和,盛產糧食,西戎經常用牛羊來換他們所需要的糧食和補給。

    去南越的使者在那游說南越皇帝半個月,南越皇帝用各種理由搪塞他,就是不肯借糧,畢竟天滄與南越接壤面積最大,若是天滄不行了,南越便可趁虛而入,吞了天滄。

    使者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南越皇帝只給了天滄一批牛羊,就是不給糧食。

    天滄要的是糧,不是牲畜

    最後還是鳳煜昭下令,讓那兩個使臣想辦法把這些牲畜變賣成錢財買糧。

    給了西戎國糧食,西戎的使者便高高興興的走了。大佛走後,南門郡和泰和郡的水患也有所好轉。

    去了劍靈山莊的葉離發現玉露也在,得知小雨檸安然無恙,松了一口氣。

    葉離見了小雨檸後,與蕭劍閑聊了一陣,蕭劍這才得知那個女嬰竟是他的外甥女。

    “姐姐家門不幸,慘遭惡人毒手,臨走前將她托付于我,今日我外出辦事便讓這個丫頭照看她,沒想到竟出了這等禍事。”葉離感嘆道

    蕭劍的眼光看向玉露,玉露連連點頭。

    “昨日之事,葉某在此謝過蕭莊主。”

    “舉手之勞而已。”

    蕭劍見他相貌堂堂,也不像是說謊之人,便讓他帶走了小雨檸。

    不過玉露卻被蕭劍留了下來,葉離見玉露也有那個意思,就答應了。

    為了方便起見,葉離也將小雨檸的的名字改為葉凝。

    ()

    (https://www.tmetbb.com)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夢的流年 | 夢的流年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