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網游動漫 夢的流年 第五章 願你一生平安

第五章 願你一生平安

小說︰夢的流年| 作者︰心語花海| 類別︰網游動漫



    見淑妃和孩子都沒事,陳子軒也是放心了。這時才問老道︰“那白球是什麼東西?”

    老道說︰“那是千年妖魂,是上古妖王冰夷的魂魄,被造物神斬下,魂魄封印于凌霄山的蓮花洞里,也不知怎麼的就沖破了封印。據說吞噬這妖魂會變得異常強大,黑血幫的人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想要得到它吧!”

    陳子軒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對了,你不是閉關了嘛,怎麼提前出關了”

    老道伸了伸懶腰“累死貧道了,唉!晨星沖天,熒惑隕落,百年難遇的奇觀都驚動了元尊,這才讓我去查,然後就查到這了。”

    老道長嘆了一聲,轉身正要離開。

    “去哪?”

    “那麼大一個白球在屋頂上晃悠,你當下面的人眼瞎啊!我剛出林子都看見了。”

    听他這麼一說,陳子軒這才想起他們打斗時下面還有人,有生以來能見到這種場面,估計都快嚇死了吧!

    此時淑妃生產完極度虛弱,沒多久就睡了,屋里只有劉嬤嬤照顧她。

    此時的庭院里的擺設早已破爛不堪,只有玉露被嚇得昏了過去,其余人早就逃命去了。

    老道施法將這些恢復了原貌,但因自身受傷較為嚴重,施完法後,吐了幾口血。

    “怎麼傷的這麼重”陳子軒扶起癱倒在地的老道

    “唉!”老道哀嘆了一聲“被人暗算了。”

    這時,一個身影突然閃進來,“堂主,人都帶來了。”

    原來陳子軒早就吩咐手下看住他們。

    “這件事千萬不能泄露出去,不光是黑血幫的人要得到它,還有其他幫派都想得到它。”老道老道說道“一旦泄露,天下必定大亂”。

    北郊行宮山水環繞,就算他們要跑也跑不到哪去。

    陳子軒吩咐手下把他們連著玉露劉嬤嬤一起關進了黑柴房。

    劉嬤嬤死死地抱著孩子,孩子水靈靈的,抱著不哭也不鬧,倒是額間的藍色冰晶狀胎記顯得格外引人入目。

    折騰了一個晚上劉嬤嬤實在是累的直不起來腰,看著她遭這等罪,陳子軒著實有些不忍心,但他不能泄露身份,哪怕是自己的至親。

    此時陳子軒早已戴上了面具,連衣服也換成了玄色夜行衣。

    他看了孩子一眼,那孩子竟然沖他笑了起來。

    劉嬤嬤抱著他的的腿哭道︰“大人,我們與你無冤無仇,這孩子更是無辜,求求你放過她吧!求您了。”

    記得小的時候,他老是犯錯被父親罰跪,主母動不動就用針戳他,有時候無緣無故就打他,大哥老是欺負他,弟弟妹妹更是嘲笑他男不男女不女,若不是母親、姐姐和劉嬤嬤護著他,他早就被打死了。後來還是遇見了這個老道,他才能成了現在的這個陳子軒。

    “把她拖回去”兩個蒙面黑衣人立即把她托了回去

    “大人,她是無辜的,你不能殺她,她還是個孩子。”

    “大人”劉嬤嬤嘶吼著,頭發凌亂不堪,眼神似呆非呆,仿佛看不到了希望。

    記憶中的母親也經常對著主母說“他還是個孩子。”那時年少不懂事,經常惹母親生氣,母親也是常常揪起他耳朵罵他。但是,每次主母罰他,母親總是跪地哀求。

    如今,他早已不是那個軟弱的、任人欺負的陳子軒,他發過誓,一定要讓那些曾經傷害他至親的人付出代價。

    那些放下淑妃不管,只顧自己逃命的人陳子軒怎麼能放過,劍鞘還未出鞘,老道就連忙制止。

    “不可,此事傳出去了只怕各派都會蠢蠢欲動,殺了他們順天府的人必定會一查到底,到時候一定會給娘娘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那就用封印咒,把他們的記憶封印起來。”

    “封印咒對于封印者自身有反噬作用,我已經使用過一次,不能再用了,除非”老道往陳子軒面前伸了伸手。

    陳子軒不懈的瞥了一眼,“臭道士,就知道你不懷好意。”說罷從隨身帶的袋子里掏出了一株千年雪蓮,那老道的眼楮直勾勾的盯著那株千年雪蓮。

    “你,你居然弄到了,上次不是說沒弄到嗎?”老道高興極了。

    這千年雪蓮生長在極寒地區,還要吸收天地精華上千年才能成型的寶物,修道之人若是得了它便會得到上千年的天地靈氣,修為更是會提升好幾段。

    只是這千年雪蓮極為難得,更是有極寒冰獸守護,得到它的人,修為必須非常高才行。

    “咒施不施,不施就不給了”

    “施,施,現在就施。”老道準備了一下,拿出隨身帶的符咒,將這些符咒貼在所有人(除了孩子外)的額頭上,並用迷香迷倒了他們。

    “吾以元尊之名,天地之靈施封印之咒,泯去爾等冰夷魂魄之記憶,天地為證,封”話音一落,所有的符咒上的符文靈光一閃。

    接著,老道的手又在空中比劃了一下,拂塵一揮,所有人額頭上的符咒瞬間燃起,並化為灰燼。

    “好了,給我吧!”老道想他伸了伸手,見陳子軒沒有動靜。

    “我說,你這小子想空手套白狼啊!”

    陳子軒抿了一下嘴,“給,再不拿著我可收回去了”心里是滴血似的不舍。

    “別呀!”老道迅速拿去,樂呵急了。

    天邊有些泛白,所有人醒來時,一切都恢復了常態。

    皇帝知道淑妃順利產女後高興極了,立即下令讓淑妃搬回宮。

    淑妃產女的消息也傳入了宮,太後大怒,皇後也是驚奇

    “沒想到雪貴妃居然能沉得住氣”

    “氣死哀家了”原本就病倒了的太後氣的咳出了血,精致的妝容掩蓋不了她憔悴的面孔。

    “母後,不比大動肝火,依臣妾看淑妃順利產女說明她並不知曉陳家之事”太後發病,皇後一夜未眠,樸素的發髻有些松弛,面容也有些許疲憊。

    “知道又如何?如今她已產女,更得皇帝盛寵,她的女兒自然也得皇帝寵愛,現在這太子之位還沒有定,若是她女兒成了皇太女登上了皇位,你我豈有好日子過?”太後厲聲呵斥,皇後是她的佷女,也是她的心尖肉,就是一直得不到皇帝的寵愛,這也是她最為揪心的地方。

    “你趕快給哥哥寫信,讓他們在淑妃回宮前殺了淑妃和那個小畜生。”太後怒氣未消,一手捂著胸口使勁咳嗽。

    “若是陛下查出來怎麼辦?”皇後慌忙給太後捶背,

    “讓他們處理干淨點,沒有人證物證皇帝怎麼能查得出來。”

    “可臣妾覺得這並不是明智之舉,父親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說雪貴妃生性善妒,又及其聰慧,她八成就是想借咱們之手坐收漁翁之利。”

    皇後倒是個明白人,如今國舅府早已失去了之前的繁華,這幾年查的案子很多都跟國舅有關,國舅府都自身難保,又怎麼會在這風口浪尖上頂風作案。

    皇後見侍女把熬好的藥端進來,“放那吧”揮手示意她下去。

    太後長嘆一聲“這麼說也有幾分道理,這個雪貴妃倒是比那個淑妃難對付多了。”老辣的眼神多了幾分無奈“可惜哀家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母後如今最重要的是把身子養好,淑妃有雪貴妃在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況且陳家的事擺著,就算陛下想立她女兒為皇太女,沒有後台撐腰,祖父還是個罪臣,朝中大臣自然會反對。”

    皇後嘗了一下藥碗中的藥,苦的無法下咽,知道太後不愛吃苦的東西,便讓侍女加了一些糖進去。

    “哀家自知時日不多了,就是怕你日後受欺負”

    “母後您的日頭還長呢,臣妾再怎麼軟弱也絕不會讓人騎在頭上。”喝完藥,皇後扶著太後躺下了床。

    還是娘家人親,給別人養了二十多年的兒子竟不如自己的佷女親唉!太後長嘆了一聲,皇後拉下蚊帳。

    “母後早些休息,臣妾就先告退了”

    皇後退去太後老淚縱橫。

    三日後便是淑妃回宮的日子

    淑妃剛踏入未央宮沒多久,就有太監傳來太後病危的消息。

    皇帝連夜侍奉,太醫署的人全部在壽安宮守候,妃嬪皇嗣連夜跪在殿外,可再怎麼折騰太後還是去了駕鶴西去了。

    太後喪事一過,南門郡和泰和郡爆發了洪災,一時間朝廷上下忙的不可開交。

    兩年災情加國喪,國庫早已空虛。

    國喪期間,小公主滿月了,按照天滄皇室的禮制,凡是滿月的皇室子女都要進行冊封禮,接受洗禮和封號。但是國喪期間不能行任何冊封禮,公主的冊封禮便推遲了。

    ……

    陳子軒離開北郊行宮後便去了百月堂。

    百月堂坐落于月滿城,而月滿城也是江湖高手較為集中的城池,不受制于任何一個國家。

    百月堂跟黑血幫一樣在江湖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不過它最獨特的地方就是成立時間比其他幫派短,幫派實力卻不比任何一個幫派差。

    “堂主”離風剛從外面回來,之前帶著面具看不清臉,脫下面具後,俊秀的外貌和陳子軒有的一拼,白皙的皮膚,健碩的肌肉,深邃的眸子透著寒光,清秀的眉毛俊美的眼,典型的帥氣猛男。

    “何事?”中堂左右分別站著兩排黑衣殺手,陳子軒正躺在中堂正中央的椅子上喝酒,一身紫衣飄逸而優雅,手指縴細,不知道的真以為個女孩兒。

    “屬下發現之前的那些尸體有宮里的腰牌,”話語一出,陳子軒有些疑惑,宮里頭的人怎麼跟黑血幫的人扯上了關系?

    “還有一件事”

    “說”

    “千年妖魂的事泄露出去了,據探子來報黑血幫、羅剎門、碎星谷還有劍靈山莊都派出了人手去天滄京都。”

    四個幫派都派了人手

    “離風,你帶一幫人去京都,若是有什麼風吹草動立即飛鴿傳書。”

    “是”說完離風帶著兩排殺手離開了。

    “林蕭,你帶著另一波人馬去山觀找山陰老道”

    “是”站在陳子軒右側的林蕭帶著剩下的人走了。

    屋子里就剩他一人,陳子軒走到門檻,閉上了雙眼,清秀俊美的面貌,紫衣飄帶,往事前僕後繼的涌現在他的腦海。

    他已失去了一個親人,不能在失去唯一的姐姐了。

    天滄的京城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各個黑幫勢力還有敵國奸細聚集于此,京城雖表面繁華,可背後卻骯髒無比。

    不知為何,公主被強行帶走,淑妃也被禁足,整個未央宮被禁軍包圍的水泄不通。

    淑妃整日以淚洗面,瘦弱的身體不久便病倒了,沒有藥,連請太醫都不讓請。

    路過未央宮的妃嬪都不禁唏噓著,平日里最為熱鬧的未央宮一夜間成了這般模樣。

    淑妃的身體是越來越不行了,劉嬤嬤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以前見不到皇帝,淑妃經常寫信讓劉嬤嬤去送,信里寫的多為傾訴之語,但句句戳到了皇帝的心坎上,有時皇帝心里煩悶,也會回信向她訴說。

    淑妃拿著以前寫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晶瑩的淚珠浸濕了衣衫。

    她想再寫一封給皇帝,看著窗外雜草叢生,她頓時想起了那日去看惠妃的場景。

    眼下,她只想再看一眼她的皇兒,再看一眼,一眼就夠了。

    信寫好了,“嬤嬤,這信務必送到陛下手中”淑妃無力的說道。

    干裂的嘴唇,蒼白的皮膚,披頭散發,如瘋子一般,此時她已經病入膏肓,她自知自己將不久于人世,只想著求陛下讓她再看公主一眼。

    什麼皇位也好,後位也好,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她的孩子、她的親人和皇帝的感情。

    劉嬤嬤接過信後,想賄賂一下侍衛,“大人通融一下,我家娘娘有事要稟告陛下”隨手給了侍衛一錠銀子。

    “不是我們不通融,實在是皇命難違,您就別為難我們了。”見侍衛不領情,劉嬤嬤便再沒說什麼,識趣的退到一旁。

    趁著侍衛聊天之際,劉嬤嬤鉚足勁兒的往外跑

    “都給我讓開”

    “不行,你不能出去”一個侍衛一把抓住她,將她使勁甩了進去,劉嬤嬤一個踉蹌頭竟磕到了柱子上死了。

    “嬤嬤,你怎麼了”玉露見劉嬤嬤流了很多血,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嬤嬤,你醒醒啊!嬤嬤”玉露的哭聲驚動了外面的侍衛頭子。

    侍衛頭子見鬧出了人命,“混賬東西”一劍刺死了那個殺了劉嬤嬤的侍衛,連忙帶著信去紫宸殿,將信送到了皇帝的手中。

    等到皇帝趕到未央宮時,淑妃早已駕鶴西去。

    沒有了氣息的眼神凝望著遠方,深沉且淒涼。

    未央宮里只有玉露啼哭的聲音和蟬的鳴聲。

    西邊的天逐漸昏暗起來,轟隆隆的雷聲響徹雲霄。

    淑妃的手里握著一張紙條,紙條被攥得很緊,但字跡依稀可見,紙條上面寫道“願吾兒一生平安”。

    鳳煜昭用手合上淑妃的雙目,眼里的淚珠打著轉,

    “愛妃,你不要怪朕”

    窗外嘩啦啦的下起了雨

    “願吾兒一生平安,”鳳煜昭語氣凝噎。

    被太後壓制了六年,在這六年中沒有人懂他,更沒有人在意他。直到那年太後壽辰,他遇見了她,沒有希望的人生頓時燃起了希望。

    “愛妃,朕辜負了你,是朕辜負了你!”鳳煜昭抱著淑妃,淚水禁不住的流了下來。

    ()

    (https://www.tmetbb.com)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夢的流年 | 夢的流年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