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網游動漫 夢的流年 第四章 終于出世啦

第四章 終于出世啦

小說︰夢的流年| 作者︰心語花海| 類別︰網游動漫



    熬過了暑熱,也度過了寒冬,還有兩個月就要生了。

    皇帝隔三差五的派人送東西過來。

    此時的淑妃肚子太大,加上身子一向不好,走路非常小心,此前就有因做事不利而人頭羅落地的例子,所以下人們伺候的也是非常周到。

    雖已春回大地,但寒風依舊刺骨。

    月份大了越容易出事,淑妃的吃穿都由劉嬤嬤一人親自伺候,吃食之類的都是檢查再檢查。

    淑妃的弟弟也常來北郊行宮看望姐姐,雖說陳家被抄家,但皇帝念他是淑妃的胞弟,又有軍功在身,便饒了他。

    “姐,您別老是待在屋里啊!多到外面走動走動,這樣生出來的小外甥才活潑可愛。”一行人圍坐在桌旁,淑妃的弟弟陳子軒打趣道。

    “娘娘身子弱,再加上這天氣忽冷忽熱,還是待在屋里好。”和淑妃一起做針線活的劉嬤嬤說道。

    “天天待在屋里多無趣”陳子軒有些沮喪,一旁的淑妃看著他不由得笑了起來。

    “姐你笑什麼”陳子軒有些納悶

    “就是看你又俊俏了幾分,活脫脫像個姑娘,外人不知還以為我們陳家又多了一位女孩呢。”

    淑妃看著陳子軒,眼前的他著實像個女孩兒,俊俏的臉蛋,精致的五官,深邃的眼眸透著星光。

    只是淑妃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感覺讓她覺得眼前的弟弟有些陌生。

    “這是娘給的皮囊,我能有什麼辦法,難不成找娘換去?”陳子軒無趣的說道,

    說實話這幅皮囊也確實給他帶來了不少麻煩,兩軍對陣時敵軍將領經常拿他的樣貌取笑他,初入軍營時也是因為樣貌被人嘲笑,不過好在他武力和法力出奇般的強大。有他坐鎮,天滄就沒有輸過,所以他被冠上了戰神的稱號,他自知自己的法力異常強大,卻從來沒有用它制服別人。

    “對了,娘怎麼沒跟你一起過來?”被淑妃一問,陳子軒心里頓時緊張了起來。

    淑妃的母親在淑妃剛懷孕的時候就來過一次,還是皇帝特赦,把她從流放名單里除去,這才有機會去看淑妃,不過在那之後便一病不起,沒過多久就去世了。

    “娘之前受了些風寒,加上舊疾復發,出不了遠門,所以我就自己一個人來了。”

    陳子軒編了一個理由,暗想著‘呸,我這個臭嘴,怎麼能提娘呢。’

    “嬤嬤,之前陛下派人送來一些上好的補藥,你去挑些讓子軒拿去。”

    淑妃放下手中的針線,活動了一下肩膀,長時間的做針線活,她的肩膀著實有些酸痛。

    劉嬤嬤見狀便放下了手里的東西,“娘娘累了,奴婢給您揉揉肩吧!”

    “是有些累了,眼楮還有些許干澀”淑妃說完,一旁的陳子軒瞥了淑妃一眼

    “我就說嘛!要多走動走動,別一天到晚的老待在屋子里做針線,都待出病來了。”

    “娘娘的手爐涼了,快去換個碳。”

    “哦”陳子軒慵懶的回答著,去年的大規模旱災和蝗災導致國庫緊張,供給給皇宮的東西都比往年少了許多,包括木炭。

    雖然北郊行宮的供給沒有多大變動,但是木炭也只夠主殿和寢殿使用,所以陳子軒便去了離他們最近的寢殿換炭。

    劉嬤嬤看著陳子軒的身影,感嘆道︰“咱們入宮時少爺的身高還沒娘娘高,現在都比娘娘高出一個頭了。”

    “是啊!再過一段時間就該娶媳婦了。”淑妃摸著碩大的肚子。

    劉嬤嬤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肚子里的孩子便動了一下。

    “嬤嬤你看皇兒動了”淑妃很高興,“這些天都沒見皇兒動,嬤嬤這一摸皇兒便動了,可見皇兒是多麼喜歡嬤嬤”

    “這麼說來娘娘懷的肯定是個小公主”劉嬤嬤暖著淑妃冰涼的雙手,淑妃有些疑惑:“嬤嬤怎麼這麼肯定皇兒是個公主?”

    “娘娘還沒出生的時候就安靜的待在夫人的肚子里,夫人懷少將軍的時候,少將軍老是動彈,害的夫人整夜整夜的睡不好。”

    在劉嬤嬤的記憶里淑妃的娘親溫柔賢惠,但就因為她沒有高貴的出生處處被人欺負,尤其是陳家的主母,經常克扣她們的用度,天寒地凍的還沒有一件像樣的冬衣,但她總是說︰“熬熬就過去了。”

    淑妃看著窗外天氣甚好,便想出去走走,說道︰“嬤嬤本宮想出去走走”

    “奴婢把那件貂皮披肩拿過來給您披上吧,那披肩厚實,披上不容易著涼。”說完就去偏殿拿披肩,她記得披肩就放在了偏殿的衣櫃里,可任憑她怎麼找,披肩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響徹整個宮殿。

    “姐,你沒事吧!”陳子軒听到淑妃的叫聲,手N瑟了一下,手爐被打翻在地,手也燙了一下,但他沒管,立馬跑去淑妃所在的清水閣。

    听到叫聲後的劉嬤嬤也趕了過去,只見淑妃癱倒在地,裙擺下還流了很多血。見此情景,劉嬤嬤頓時呆住了。

    “嬤嬤,本宮肚子好痛”原本站在原地等劉嬤嬤的淑妃不知為何突然癱倒在地。

    劉嬤嬤隨手掀起淑妃的裙擺,只見裙擺早已被鮮紅的血液染紅,白皙的上腿上留著水一樣的液體,羊水破了。

    “娘娘要生了,快,快去找張太醫還有王婆子。”

    陳子軒把淑妃抱到床上“姐,你在堅持一下,穩婆馬上就來了。”

    正在廚房準備午膳的琉璃和玉露見幾個人行色匆匆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還是玉露問,這才得知淑妃要生了,她的小臉上充滿了焦急與不安,便跟著那幾個人走了,反倒是琉璃一臉的淡定。

    “娘娘要生了,你快去燒熱水,快去。”

    “是”

    “嬤嬤”一個小太監稟報了一聲,“昨日,太後娘娘突發急癥,連夜叫張太醫入宮,現在太醫署里的太醫都在太後娘娘的宮里守著。”

    “這老妖婆病來的真是時候”劉嬤嬤心里暗罵了一句。

    “王婆子呢”劉嬤嬤又問道

    “王婆子也不知去向”

    張太醫不在,王婆子也不在,眼看著淑妃就要生產了,這可怎麼辦。

    太後生病,皇帝定會在太後宮里,如果稟報此事,很有可能會給皇後機會鏟除淑妃。

    再說,光來回路程就能耗費一天,等人來了,黃花菜都涼了。

    “這些人,真是一個比一個不靠譜,還是我來吧!”劉嬤嬤卷起了袖子進了屋。

    對于生孩子這事,劉嬤嬤有點經驗,年輕時也給別人接過生,只是接生的次數並不多,到了陳家做事便再沒接過活。

    待在院子里的陳子軒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心里很不安。

    “你要去哪,喂!”陳子軒沒有回答玉露,輕功一躍離開了。

    屋內,淑妃拼了命的喊叫,可孩子就是出不來,折騰了好長時間先出來的卻是腿。

    劉嬤嬤頓時驚了。要知道難產的致死率極高,劉嬤嬤也沒結果難產的活,額頭上直冒冷汗。

    本想著不告訴淑妃,可一旁沒有眼力見的宮女卻大聲嚷嚷出去。

    原本死死抓住被子的雙手松懈了,“難產”眼淚從淑妃的眼眶里流了出來,“難產”。

    “娘娘,沒事的,您在堅持一下,孩子馬上就要出來了”劉嬤嬤安慰著淑妃。

    此時的陳子軒並沒有離開北郊行宮,只是在宮外來回巡邏。

    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見整個宮殿沒有任何的可疑現象,便回去了。

    微風輕輕吹拂著,天上的黑雲遮住了月亮,地面上頓時黯淡了許多。

    空氣里彌漫著一股血腥味讓陳子軒松懈的神經頓時又緊繃了起來。

    他輕功一躍站在屋檐上,幾只鳥從遠處的森林里竄了出來,發出了淒厲的的慘叫。

    林子里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迅速的移動。

    已是昏暗的黑夜,而森林卻是異常的亮眼。

    “離風”一個蒙面黑衣人不知從何處閃了進來

    “堂主”

    “在這給我好好守著淑妃,若是有半點差池,唯你是問。”說罷便迅速離開了。

    就在他剛進林子沒多久,一個白色球狀的東西從他身旁一竄而過,它的身後緊跟著一群黑衣人。

    “黑血幫”陳子軒默念,“他們這是干什麼?”

    “快,快追,別讓它跑了。”

    陳子軒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追那個會飛的白球。

    “別讓他們得逞”

    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陳子軒回過頭來發現竟是他的一個故人。

    “不能讓它落入他們之手。”他的那個故人是個老道,衣衫破爛不堪不說,全身上下都沾滿了斑斑點點的血跡。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追了上去,畢竟黑血幫經常干一些喪盡天良的事。

    “什麼人敢擋我們黑血幫的道”其中的一個黑衣人叫囂道,那白球四處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逃竄,空氣也隨著它一起流動成一股微弱的風。

    陳子軒嘴角勾起一抹笑,邪魅的雙眼閃出一道紫光,微弱的風吹散他的墨發,衣襟也隨風飄動。

    “我是誰?你說呢?”腰間系著的腰牌明晃晃的展現在他們眼前。

    那群人頓時驚恐,“你,你是---啊!”腰上的劍拔鞘而出,像一道紫電一樣向黑衣人飛去,黑衣人頭子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死了。

    那群黑衣人見他身上的腰牌頓時不敢出手。

    老道因受傷而行動緩慢,他們那老道也跟了過來,接連後退。

    “快走”其中一個黑衣人喊道

    “想走?”陳子軒邪魅一笑,“見過本堂主真容的人都得死。”陳子軒用念力控制紫魔劍,霎時殺了所有人。

    “那白球是什麼東西?為什麼黑血幫的人要它。”陳子軒將劍放入劍鞘。

    “你姐姐今晚是不是要生產?”那老道問道

    陳子軒瞥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

    “那就對了,你快去北郊行宮,不要讓它靠近你姐姐”老道從袖口掏出來一個東西,“拿著這個,看準時機就把它抓住。”

    那白球亂竄不知竄到哪里去了,陳子軒就直接去了北郊行宮。

    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坐落在一座宮殿的屋檐上,屬下離風正匯報情況。

    原來黑血幫的目的不止是那個白球,他的姐姐也成了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堂主放心,黑血幫的人已經清除干淨了,您還有什麼吩咐。”

    “等會兒將有一場惡戰,你集結弟兄們保護淑妃。”

    他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針對她,如果是因為他陳子軒,那也不可能,他們黑血幫的人沒有人見過他的真容,更不知道他的身份,沒有理由殺淑妃。

    離風離開不久,一陣風刮過,一道明亮的光瞬間照亮整個北郊行宮。

    白球來了

    那白球盤旋在淑妃生產的房屋上空,地上的人看見它頓時驚恐萬分。陳子軒帶上面具,輕功一躍,飛速向前。

    可白球盤旋引起的狂風讓他無法靠近,白光更是耀眼,白球左側分出的一只巨型長鞭將陳子軒狠狠的拍打在地,情急之下陳子軒用念力操控佩劍,抵御白球的攻擊。

    可白球太厲害了,他的招數對它根本沒有用。

    突然,空中出現了幾個冰柱,迅速向他襲來。

    “快閃開”老道龜速趕來,

    意識里,他听見寒冰擊碎的聲音,冰渣落了一地,空氣中頓時有了一股寒意。

    老道拂塵一揮講他救起

    他的幾個手下被寒冰擊穿了身體,血液染紅了擊碎的冰渣。

    老道用捆仙繩將它控制住,陳子軒用念力控紫魔劍降服它。

    剩下幾個手下將自身的法力傳給陳子軒。

    奈何它太過強大,捆仙繩也只能控制它一段時間,陳子軒的紫魔劍也只能在捆仙繩控制它的那一段時間攻擊它,一旦白球解脫,紫魔便再沒踫到它的機會。

    “快,快打開瓶子”老道吼道

    陳子軒這才想起老道之前給他的瓶子,打開瓶口,一股強大的氣流頓時牽制住了白球。

    老道見白球被牽制住了,就收了捆仙繩。

    白球有靈性,自身的光愈來愈強,強的讓人睜不開眼。

    老道順勢念封印咒將其封印在瓶中,蓋上了瓶蓋。

    也就在這時,淑妃的孩子順利出生了。

    ()

    (https://www.tmetbb.com)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夢的流年 | 夢的流年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