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書生的悠閑生活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再見面就是敵人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再見面就是敵人

小說︰書生的悠閑生活| 作者︰檸檬213| 類別︰歷史軍事



    不知道過了多久,仿佛是有一個世紀那麼長的時間。

    黑暗中,兩人靜靜的溫存。

    誰也看不清楚誰的臉,仿佛時間就這樣一直定格。

    終于,懷中的唐瑤終于有了反應。

    她緩緩的從沈橋懷里掙脫開,隨即轉身。

    黑暗中,唐瑤背對著沈橋,開口道︰“抓緊時間找吧。”

    聲音很平靜,听不出任何波瀾來。

    不知為何,沈橋的內心此刻有些惆悵。

    隱隱的有些失落。

    內心竟然有些慌亂。

    深呼吸口氣,沈橋努力將腦中亂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

    轉身,繼續找尋起來。

    藏經閣的頂樓,跟第九層又有所不同。

    這一層樓中,藏著的書籍,更是機密中的機密。

    很快,沈橋就看到了不少的書籍,其中記載的資料,竟然是要比柳如煙的情報還要詳細。

    沈橋屏住呼吸。

    恐怕,這里才是藏經閣真正核心的資料。

    黑暗中,兩人的身影在藏經閣四處尋覓著。

    沉默的沒有人開口。

    然而,此刻的沈橋不知為何,精神卻始終無法集中。

    哪怕是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但還是無能為力。

    他的腦海中,浮現的是剛才唐瑤的模樣。

    神色,讓他恍然。

    以至于沈橋的呼吸有些急促,有些喘不過氣啦。

    沈橋回頭,偌大的藏經閣中,已經看不到唐瑤的身影。

    但是沈橋知道,她就在某個角落位置。

    到了這個時候,即便是沈橋不願意承認。

    但是他又不得不去面臨那個答案。

    或許,從一開始他就應該承認。

    他,的確是喜歡上唐瑤了!

    從唐瑤第一次出現開始,對于沈橋來說,這個唐瑤就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無論是兩人的每一次見面相處,都給了沈橋一種奇怪的感覺。

    很特殊!

    當時沈橋並沒有當一回事,等到現在反應過來之後,沈橋才意識到那是什麼。

    與眾不同,便是淪陷的開始。

    這種無與倫比的吸引力,甚至是柳如煙都做不到的。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或許還算不得什麼。

    畢竟,如今的沈橋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不理智的青年,大部分情況下,他都是很理智的。

    然而,今晚在這樣的黑暗環境下,跟唐瑤單獨相處,讓沈橋始終無法冷靜下來。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于唐瑤。

    若是沈橋的一廂情願還好,然而當對方有了回應之後。

    事情,便一發不可收拾了。

    以至于現在,沈橋完全無法將腦海中的念頭拋棄。

    ……

    藏經閣,另一處角落。

    唐瑤背靠著書架,呼吸急促。

    黑暗中,她靜靜的閉著眼楮,好看的眼皮微微顫抖,不敢睜開眼楮。

    她的呼吸急促,俏臉上仿佛是激動後的神色。

    她努力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不知為何,以往永遠都很淡定的她,卻始終無法冷靜下來。

    心跳很快,仿佛是要從心髒里面跳出來一樣。

    這種感覺很奇怪。

    明明什麼都沒做,身子的本能反應卻激動的不行。

    唐瑤的腦海中,不由的回想起了剛才的場面。

    黑暗中,看不清楚唐瑤的臉色。

    但她知道,自己的臉色現在一定很紅,很滾燙。

    “呼……”

    唐瑤又努力的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

    今夜,注定是她無法平靜的一天。

    又過了許久許久,唐瑤似乎真的冷靜了下來。

    臉上的情緒恢復正常。

    似乎想到了什麼,嘴角微微揚起。

    回頭。

    黑暗中,她沒能看到沈橋的身影。

    但不知為何,唐瑤的心情,卻仿佛比以往更要好。

    ……

    “找到了!”

    很久很久以後,一個很小的聲音打破了藏經閣頂層的寧靜。

    唐瑤的手上,拿著一份書籍,出現在沈橋的面前。

    “這里,這上面似乎有線索記載了!”唐瑤開口道。

    沈橋從唐瑤手上接過書籍,找到了某個角落,拿出了夜明珠。

    剎那間,燈光照亮了這一片區域。

    沈橋看了唐瑤一眼,唐瑤的目光也正好望著沈橋,兩人眼神對視,唐瑤神色有些不自然,腦袋偏向了一邊︰“看我干什麼?看線索啊!”

    沈橋這才反應過來,目光重新放在面前的書籍上去。

    這是一本收集整理成冊的書籍。

    書籍上面記載的,正是十八年前京城所發生的一些事情。

    這本書籍的記載來源不清楚,記載之人也沒有標注過。

    這本書籍上,並沒有過多的記載當年沈家滅門的細節。

    然而,沈橋卻看到了這本書籍上,記載了另一件大事!

    當年太子暴斃的細節真相!

    沈橋和唐瑤眼神對視了一眼,皆看到了對方眼神中的震驚和好奇。

    對于十八年前那位突然去世的太子,沈橋所了解的資料並不多。

    當年記錄那件事情的人並不多,只是听說,當年那位太子原本年紀輕輕,身體很健康。

    然而,卻在一夜之間暴斃,去世,甚至連太醫都找不出任何一點原因。

    年紀輕輕身體健康的情況下暴斃,這顯然是不合常理的。

    這其中一定有人在搞鬼。

    至于目的和原因,其實很簡單。

    只不過,先前沈橋也找不到任何線索。對于當年的太子是如何死的,沈橋也不是很感興趣。

    然而,當看完這書籍上所記載的消息之後,沈橋倒吸了一口涼氣。

    事情……似乎遠遠沒有那麼簡單。

    因為,資料上面所記載了一件事情。

    一件很多人知道,但是卻從來沒有公布出來的事情。

    當年的沈相,對于太子十分欣賞。太子對沈相也是非常尊敬,兩人之間的關系十分親密。

    當得知這個消息時,沈橋的眼神猛然一凝。

    這意味著什麼?

    不言而喻。

    當年的沈相,與太子交好。

    這書籍上面,記載了不少沈相與太子之間的來往。

    這也就意味著……沈家是太子一脈的。

    整個沈家,是站在太子那邊的。

    然而……

    太子暴斃,沈相去世,沈家被滅門……

    這其中,有什麼關聯?

    沈橋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就連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線索,這是大線索!

    沈家被滅門的背後隱情,恐怕跟那位太子有關。

    那位太子無故暴斃,恐怕也是有原因的。

    當年的太子為何會突然暴斃?

    沈橋的目光繼續往下看,很快,他就找到了線索。

    這本書籍上面,並沒有記錄太子當年暴斃的真相。只是,這書籍上面,記錄了太子身亡的前後,太子府的人員變動。

    就在此時,唐瑤似乎看到了什麼,突然驚訝出聲︰“啊!”

    “怎麼了?”

    沈橋回頭看了她一眼。

    唐瑤突然指著書籍上的一個名字,震驚道︰“這個人,我認識!”

    沈橋順著她的手看去,看到了一個名字。

    “陳泉!”

    這是一個太子府的下人,並沒有什麼尋常的事情。

    書籍上記載,這個名叫陳泉的人,當年是因為力大無窮而被太子看中招回府上。太子身亡之後沒多久,他就被遣散離開了。

    唐瑤為何會認識他?

    “這個人……”

    唐瑤的臉上似乎露出了什麼不敢置信的神色,很震驚,語氣也有些激動︰“他,他以前是我們家的下人!”

    “什麼?!”

    沈橋一愣,隨即猛然抬頭盯著唐瑤。

    只見唐瑤的臉上滿是不敢置信,道︰“這個人,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經常見到他。他力氣很大,能一拳打斷一棵樹,所以我對他印象很深刻。小時候他經常去找我父親,常常一呆就是大半天。後面他……他就死了……”

    唐瑤的話,讓沈橋沉默了。

    這個消息,的確有些突如其來。

    天底下可能有重名的人,但是特征都一樣的人,卻並不多見。

    原本應該是太子府的人,為何會出現在唐府?

    這其中有什麼貓膩?

    沈橋不得而知。

    但好像真相……卻又呼之欲出。

    沈橋腦海中的線索,在一點一點的完善。

    有些事情,似乎已經明朗了起來。

    不只是沈橋,唐瑤仿佛也意識到了什麼。

    這一瞬間,她安靜了下來。

    兩人仿佛是意識到了什麼,誰也沒有先開口。

    兩人都是非常聰明的人。

    很多的真相,其實已經擺在了眼前。

    然而,他們卻不敢輕易的去確信。

    對于沈橋來說,今晚的收獲,的確是有些大。

    之前還不敢確信的事情,此刻已經有了答案。

    太子暴斃的背後,另有隱情。

    太子暴斃後沒多久,作為太子一脈的沈家就慘遭滅門……這其中如果說沒有任何聯系,恐怕是沒人相信的。

    再者,京城能做到這一點,能將一個如此大的家族,一夜之間從京城抹去的並不多。

    答案就那麼幾個,哪怕隱藏的再好,答案也呼之欲出。

    而這個名叫陳泉的人出現,便是所有線索最後的閉環。

    他的出現,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能證明什麼。

    但絕對可以說明,當年太子暴斃的背後,必定有唐家的出沒。

    任何事情和真相,都會有它該有的。

    那麼……

    沈橋抬頭看向唐瑤,唐瑤也望著沈橋。

    兩人眼神對視,沒人開口。

    就這樣望著彼此,兩人的眼神都平靜又復雜。

    隨著真相緩緩浮現,兩人誰都默契的沒有先開口。

    不知道過了多久。

    終于,唐瑤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沈橋沒有開口。

    唐瑤自嘲道︰“仇人的女兒就在你面前……你難道不想殺了我嗎?”

    沈橋沉默。

    在事情的真相沒有浮出水面之前,沈橋曾經跟唐瑤說過。

    若是知道當年的事情跟唐家逃脫不了干系,他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

    然而此刻,當真相似乎明朗了之後,沈橋卻再也說不出這樣的話來。

    望著唐瑤那張清秀精致的俏臉。

    她在笑。

    只不過,這一次的笑容很是勉強。

    有幾分強顏歡笑的味道。

    “也許可能還有隱情!”

    沉默了許久,沈橋開口道。

    這一次,沈橋的話,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果不其然,唐瑤听到之後,也是沒有意料到沈橋會這麼開口。

    “也許吧……”

    這一句話有幾分信服度。

    兩人都很清楚。

    真相,就在眼前。

    沈橋的眼神很復雜。

    無論怎麼辯解,沈家被滅門,唐家都逃脫不了干系。

    要麼是參與者。

    要麼,就是一切計劃的主謀者。

    而正因如此,兩人的身份從真相被解開這一刻起,開始變得微妙了起來。

    一個是沈家唯一的血脈,另一個是唐家的大小姐。

    世仇!

    這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即便沈橋不怎麼願意承認,他對那個被滅亡的沈家並沒有太多的感情。

    腦海中沒有對沈家的認同感,也沒有任何歸屬感。

    但是,他身上始終流淌的還是沈家的血脈。

    理智讓他很清楚,他有使命感。

    當滅門凶手家的女兒就這樣出現在沈橋的面前,沈橋不可能真正的無動于衷。

    他不可能如此平靜的對待唐瑤,即便是這件事情跟她沒有一點關系。

    但是,她是唐家的人。

    那麼,她就無可避免。

    沈橋不可能再跟她如此心平氣和的對話。

    更不可能……

    “你走吧!”

    沈橋轉過身。

    黑暗中,他背對著唐瑤,深呼吸一口氣,緩緩開口︰“以後,我們不要再見面了。下一次,我一定會殺你的……絕對不會留情面!”

    望著沈橋決然的背影,唐瑤笑了。

    笑的很燦爛。

    “我也一樣!”

    唐瑤深呼吸口氣,自嘲道︰“沒想到,我們真的是仇人……這樣听起來,似乎也挺有意思的。不過……下一次見面,誰殺誰也還不一定!”

    “你要是再落在本姑娘手里,本姑娘也絕對不會留情的哦。”

    “最好如此!”

    隨著沈橋這一句說完之後,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當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橋突然感覺到了身後傳來了聲響。

    下一秒,沈橋感覺背後一個嬌軀猛然抱住了他。

    原本內心還在堅強的沈橋,心中猛然一顫。

    “你……”

    沒等沈橋開口,身後的唐瑤突然出現在了沈橋的面前。

    下一秒,沈橋感覺嘴邊觸踫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

    黑暗中,兩人的腦袋重重的靠在了一起。

    略微有幾分激動的唐瑤,動作生疏而用力。

    似乎在發泄著什麼。

    呼吸急促。

    正當沈橋要有所反應時,唐瑤卻猛然推開了沈橋。

    黑暗中,她望著沈橋,那雙明亮的美眸在這一刻透露著無盡的哀傷。

    她在笑。

    笑的很燦爛。

    如同當初沈橋第一次見到她時的模樣。

    然而這一刻,沈橋內心仿佛有什麼東西猛然一沉,一直往下掉,讓他有些呼吸不過來。

    他想開口,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好了,本姑娘不虧了!”

    黑暗中,唐瑤笑的很燦爛。

    “下一次見面,咱們就是仇人了。”

    “沈橋,希望你能多活幾天……不要太讓本姑娘失望。”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書生的悠閑生活 | 書生的悠閑生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