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書生的悠閑生活 第三百四十六章 沒有否認

第三百四十六章 沒有否認

小說︰書生的悠閑生活| 作者︰檸檬213| 類別︰歷史軍事



    沈橋在京城認識,且從外貌上便能一眼看出氣質清冷的人。

    也就只有李未曦了。

    那麼來的人,肯定也就是她了。

    得知李未曦突然上門來造訪,沈橋甚至還是有些詫異的。

    走正門,這不太像是這位李捕頭的行事風格吧?

    昔日在甦州的時候,這位李捕頭每一次來找沈橋喝酒都是從來沒走過正門。

    沈橋當時家里的圍牆,阻攔不了李捕頭飛檐走壁。

    李未曦每一次來找沈橋,基本上都是翻牆頭進來。

    要不是李未曦氣質清冷,很多時候行為太過于刻板,她這樣的行為更像是翻牆頭去偷人……

    下人離開之後,沈橋繼續專心致志的弄燒烤。

    旁邊的兩個丫鬟試圖上來幫忙,沈橋揮揮手趕走了。

    燒烤這玩意,還是要自己親自動手的香。

    沒過多久,不遠處響起了腳步聲。

    緊接著,一道身影出現在沈橋的身邊。

    沈橋沒有抬頭,便聞到了身邊一股淡淡的清香。

    對于這股香味,沈橋再熟悉不過了。

    昔日雖然算不上是朝夕相處,卻也算是時常見面,孤男寡女相處,沈橋自然是對李未曦身上的香味很是熟悉了。

    此時,沈橋抬起頭,正好看到了出現在他面前的李未曦。

    今天的李未曦,難得身上沒有穿巡捕司的捕快裝。

    身穿一襲青色勁裝,看上去英姿颯爽。

    李未曦的穿衣風格一向如此,很是樸素簡單。

    但是,衣服這玩意,也是分人的。

    當一個人長得好看又有氣質之後,穿什麼都好看,甚至不穿更好看……

    所以,李未曦很好看!

    沈橋是這麼覺得的。

    “你在干什麼?”

    李未曦站在沈橋的身前,望著蹲在院子地上忙碌的沈橋,美眸中有幾分不解。

    “燒烤啊!”沈橋一邊熟練快速的翻動著鐵網上面的串串,一邊回答。

    “燒烤?”

    李未曦也是第一次听到這樣的詞,空氣中彌漫著的香味,倒是讓她美眸微微一亮。

    “何為燒烤?”

    “就這!”

    沈橋抓起一把剛剛烤好的羊肉串,遞給李未曦︰“嘗嘗?”

    李未曦先是看了一眼沈橋遞過來,還滋滋冒著油,上面灑滿了看不懂的東西,以及掩飾不住讓人食欲大開的香味。

    “這個……怎麼吃?”

    沈橋抓起一根羊肉串,直接張口咬︰“就這樣吃啊,還能怎麼吃?”

    李未曦先是看了沈橋一眼,隨即從沈橋手上接過羊肉串,坐在了旁邊的木凳上。學著沈橋的動作,張嘴咬了一口。

    李未曦的動作很是自然,根本就沒有跟沈橋客氣那麼多。

    昔日在甦州的時候,兩人如此相處狀態已經習以為常了。

    此時根本沒有任何違和感。

    李未曦張嘴咬了一口羊肉串,隨著香味在口中散發,刺激著她的味蕾。李未曦的眼楮猛然一亮。

    這便是燒烤?

    看見李未曦的表情,沈橋頓時就放心了。

    果不其然,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拒絕燒烤。

    李未曦吃動作的動作很優雅,跟沈橋不一樣,跟林沁也不太一樣。

    同樣身為大戶人家,但林沁在沈橋面前時,顯然就沒有什麼大戶人家小姐的形象。

    剛才吃燒烤的時候,那叫一個狼吞虎咽。

    而反觀此時的李未曦,顯然吃相就要優雅的多了。

    很快,李未曦手上的羊肉串就消滅完了。

    “別急,這里還有!”沈橋笑著招呼道。

    很多時候,其實吃燒烤不一定是最有意思的。

    最有意思的,莫過于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很受別人歡迎。

    對于沈橋來說,他現在顯然很有成就感。

    李未曦聞言,目光看向鐵網上的其他食物,出聲問道︰“這是何物?”

    “雞腿!”

    “這個呢?”

    “五花肉。”

    “何為五花肉?”

    “……”

    對于李未曦來說,燒烤顯然是個新鮮玩意。

    很顯然,很吸引著她。

    看著吃的不亦樂乎的沈橋,沈橋遞過去一瓶加了冰的寒醇酒︰“試試這個?”

    李未曦接過酒,仰頭飲了一口。

    頓時,那種刺激皮膚的酸爽和寒醇酒的刺激,雙重刺激下,十分過癮。

    李未曦的美眸猛然一亮,臉上露出了幾分滿足的神色。

    “好!”

    放下酒瓶,李未曦說出了一個字。

    雖然只有一個字,但足以說明她此時的心情。

    “這東西你是怎麼知道的?”

    幾口酒後,李未曦一邊吃著燒烤,一邊目光打量著沈橋,出聲問道。

    “我說我無師自通,你信嗎?”

    李未曦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不知道是相信還是不相信。

    不過,李未曦也沒有糾結在這個話題之上。

    她的目光在院子里掃視了一圈。

    很快,當她看到了院子里的那三人時,微微一愣。

    她看到了亭子中的熊孩子。

    顯然,是有些沒想到。

    李未曦有幾分意外的看了沈橋一眼︰“太子……他怎麼在這里?”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他是來找虐的!”沈橋嘆了口氣。

    這熊孩子每次來他家,次次都是鼻青臉腫回去的。

    更離譜的是,每次雖然鼻青臉腫,極其狼狽,但這熊孩子的臉上卻是無比滿足,和昂揚的斗志,以及還有那一顆發憤圖強的心……

    這讓沈橋有時候懷疑這熊孩子是不是受虐狂!

    李未曦不明所以,她又看了一眼亭中的熊孩子。

    二此時,她的目光偶然瞥到了林沁的身上。

    另一邊,正在偷偷看著這邊的林沁,看到李未曦的目光看過去,頓時慌亂般的轉移了視線。

    李未曦目光平靜的收回了視線,看了沈橋一眼,淡淡道︰“你要當心點。”

    “嗯?”

    沈橋不明所以。

    “陛下雖然封你為太子老師,但是什麼原因,想必你應該很清楚。陛下平日里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若是……”

    李未曦停頓了一下,看了沈橋一眼,美眸中不經意的閃過幾分擔憂︰“你如今在京中能借的勢,來自于陛下。但若是太子出了什麼事,又或者是你沒能讓陛下滿意,屆時你將會陷入被動中,將會對你很不利!”

    ……

    “對二!”

    “……”

    “你發什麼呆呢?”

    林言伸手在林沁的面前晃了晃。

    林沁這才回過神來,“啊?你干什麼?!”

    “打牌啊,你發什麼呆啊!”林言莫名其妙看著自己妹妹。

    從剛才打牌沒多久,就感覺自己妹妹時常心神不寧的,目光注意力似乎都不在斗地主上……

    這實在是太過分了!

    林言很氣憤!

    打牌是一件多麼莊重的事情,事關于自己跟這個小屁孩之間的終極對決呢。

    林沁她怎麼能不重視?

    她身為自己的親妹妹,怎麼能如此敷衍草率?!

    “我……”

    林沁張了張嘴巴,什麼都沒說。

    目光又是不經意的瞥到了院子里。

    院子的角落里那兩道身影。

    當瞧見院子里那兩人坐在一起,聊著什麼的時候,林沁心里就很不舒服。

    很堵!

    很氣!

    像是什麼原本屬于自己的寶貝要被別人搶走了一樣。

    “那個女人,竟然敢跑到自己家來……欺人太甚了吧?!”

    林沁氣的牙癢癢。

    尤其是當看到沈橋跟那李未曦聊的起勁,兩人一邊吃燒烤,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林沁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打牌上了。

    打個錘子牌!

    人家都欺負上門來了,她還打什麼牌?

    “不打了!”

    林沁突然起身,氣呼呼的轉身離開了。

    剩下林言一臉莫名其妙。

    她又怎麼了?

    “她走了?咱們這怎麼算?”林言看了一眼熊孩子。

    熊孩子看了看院子里角落里的兩人,又看了看林沁離開的方向。眼楮一亮,似乎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問你話呢?你發什麼呆?”林言見熊孩子不說話,繼續問道。

    “女人就是麻煩!”熊孩子搖搖頭,忍不住感嘆道。

    听到這話,林言表示很贊同︰“的確,你總算有一次說話有點道理了,我也覺得她麻煩!”

    林言似乎找到了知己一般,道︰“我這妹妹,平日里脾氣就不好,全是家里人把她給慣壞了。別人家的小姐都是大家閨秀,她這脾氣,一般人還真的招架不住……”

    熊孩子看著林言,眼神中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你這是什麼眼神?”林言看出了這熊孩子的眼神不太對勁。

    這眼神,像是在鄙視自己?

    像是看傻子一樣的眼神?!!

    “你猜?”

    “你是不是罵本公子了?”

    “孤有這麼說過嗎?”

    “草,你別不承認?你剛才那眼神,就是在說本公子是傻子對不對?”

    “嘖嘖,你還挺有自知之明啊!”

    “你有病,你找死啊?!”

    ……

    ……

    李未曦的話,倒跟沈橋心中所想的基本上一致。

    沈橋回頭看了一眼亭子里,林沁不見了。

    倒是林言和熊孩子,似乎又杠起來了,眼看又要打起來……

    沈橋轉移了視線,眼不見心為淨。

    沈橋能在京城站穩腳跟,那背後的人至今沒有對沈橋下手,最大的原因便是沈橋如今是陛下看中的人。

    沈橋乃是太子老師,是陛下如今信任的人……這個信任雖然不太真誠,但在外人眼里,這可就不一樣了。

    沒有人會這個時候想不開對沈橋下手。

    但是,凡是都有代價的。

    沈橋並不能仗著陛下一時的寵愛而肆意妄為。

    而陛下之所以寵愛他,也是有理由和代價的。

    這一點,沈橋很清楚。

    而這一切的關鍵,都在不遠處,跟林言要打起來的熊孩子身上。

    他才是關鍵!

    搖搖頭,沈橋將腦海中的問題甩出了腦袋,看著李未曦︰“對了,你今天怎麼會有空來找我?”

    沈橋來京城這麼久,李未曦這還是第一次主動上門。

    李未曦看了沈橋一眼︰“你前些天又去了王家?”

    沈橋詫異︰“你怎麼知道?”

    雖說沈橋是去了一趟王家,不過知道的人也並不多,僅僅只有王家的一些下人知道。

    講道理,以李未曦的性格,那些下人不像是會告訴她這些小事吧?

    李未曦盯著沈橋,美眸中有幾分異樣。

    很快,她腦袋突然扭向了一邊,看著遠方。

    又過了一會兒,她在轉過頭來時,美眸中少了幾分情緒。

    像是平靜了下來,不經意般的提起︰“你跟王寧……說了什麼?”

    “說了什麼?”

    沈橋先是一愣,隨即恍然大悟。

    原來是他?!

    沈橋那次去王家的時候,還踫上了王寧,原來是他告訴李未曦的。

    等等,說了什麼?

    沈橋思索了片刻,再抬頭望著李未曦。

    看著李未曦那清澈的眸子,平靜而又美麗。

    然而此時的沈橋,突然就心虛了起來。

    “咳咳……那是一個誤會!”

    沈橋想了起來。

    在王府的時候,沈橋為了嚇唬王寧,特地引導王寧誤解了他跟李未曦之間的關系。

    雖然沈橋沒有明說出來,但顯然王寧是想歪了,顯然他也跑去找李未曦求證了。

    “那不是他當時攔著我,還要打我,所以我就借用你的名頭,嚇唬了他一下。”

    沈橋解釋道︰“沒想到,他竟然如此怕你,哈哈哈……”

    沈橋哈哈哈笑了兩聲,以緩解尷尬。

    但是,李未曦並沒有配合沈橋。

    她依舊清冷的看了沈橋幾眼,美眸中有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你不會生氣了吧?”沈橋看了她一眼,問道。

    “為什麼要生氣?”

    李未曦的回答,倒是出乎了沈橋的意料。

    好像,有些事情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沈橋仔細看了看李未曦的神色,似乎確實沒有生氣。

    心里頭似乎想到了什麼,心中一動,試探出聲︰“那麼……你是怎麼回答他的?”

    當沈橋問出聲時,沈橋能明顯的注意到,李未曦的美眸中平生第一次有了一絲慌亂。

    似乎是沒想到沈橋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一時間似乎有些被問住了。

    沈橋的這個問題……有些曖昧,也有些直白了!

    當對視上沈橋略微有幾分灼熱的眼神,一瞬間,李未曦只感覺臉上瞬間有些發燙。

    讓她下意識的想要扭過頭閃躲。

    不過,李捕頭畢竟是李捕頭,大風大浪見慣了。

    在一瞬間的慌亂之後,臉上再次恢復了清冷。

    “你覺得呢?”

    她反問了沈橋一句。

    但是這句話落在沈橋耳中,便已經是完完全全的掩飾了。

    沈橋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他笑眯眯的注視著沈橋,眼神有些放肆,有幾分得意。

    還有幾分……狂妄。

    “我覺得……你沒有否認……”

    “對不對?!”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書生的悠閑生活 | 書生的悠閑生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