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書生的悠閑生活 第三百一十四章 逼問

第三百一十四章 逼問

小說︰書生的悠閑生活| 作者︰檸檬213| 類別︰歷史軍事



    听到沈橋的話,司徒行這才意識到哪里有些不對。

    他抬頭盯著沈橋,似乎想到了什麼可怕的念頭,臉上浮現出驚恐的神色︰“你,你什麼意思?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想干什麼?你想對我干什麼?”

    “你覺得呢?”

    沈橋反問一句。

    瞧見沈橋那不帶一絲波瀾的情緒,司徒行心底不祥的預感猛然涌上心頭。

    沈橋他到底要干什麼?

    “你,你想殺我?!”

    司徒行意識到了什麼,語氣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是的。

    沈橋想殺他!

    一定想殺他!

    這個念頭在司徒行腦海中旋轉著,一時間,他惶恐不安。

    整個人如墜冰窖。

    “看來,你還不算是太傻!”

    沈橋淡淡道。

    “不,你不能殺我!”

    司徒行的語氣突然激動了起來,他拼命的掙扎。

    但困在他身上的繩索讓他東方貪不得,他面色驚恐︰“我,我是刑部侍郎之子,我爹是刑部侍郎。你不能殺我,你不能……”

    “那又如何?”

    沈橋冷笑道︰“就算你爹是刑部尚書,我想殺你,依舊還是輕而易舉。”

    “不,你不能殺我!”

    司徒行連連搖頭,他眼神驚恐萬分,咬牙道︰“你要是殺了我,你也活不了,我爹不會放過你的,他不會放過你的……”

    “誰知道呢?”

    沈橋看了他一眼,道︰“殺你的是山賊,你離京後被山賊攔道,又因得罪山賊,被山賊殘忍撕票殺害……殺你的是山賊,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司徒行臉上的表情凝固。

    下一秒,他眼神中的驚恐再也克制不住。

    他顫抖的手指著沈橋,渾身都在顫抖︰“你,你好毒……”

    他終于意識到,為什麼會發生今天這一切了。

    這一切,都是沈橋安排的。

    他好狠的心。

    山賊攔道是他安排的,綁架也是他安排的。

    關鍵是,他安排了這一切,完全自己沒有出手過。

    就算司徒行死了,那也不會把矛頭指向沈橋。

    即便是有人懷疑……但也完全找不到任何證據。

    從始至終,沈橋都沒有親自出手過。

    狠!

    特別狠!

    想通這一點,司徒行眼神中的恐懼再也掩飾不住了。

    如果說剛才在見到沈橋時,司徒行還抱有一絲希望。

    畢竟綁架他的人是沈橋,他不相信沈橋敢殺自己。

    不管怎麼說,自己的爹都是刑部侍郎。

    沈橋在京城如果敢殺他,絕對吃不了兜著走。無論是刑部還是巡捕司,即便是陛下那邊,沈橋也皆是不了。

    但是,司徒行萬萬沒想到的是。

    沈橋這一次做的如此天衣無縫。

    沒有人知道。

    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

    即便是司徒行死了,也沒有人會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所有人都會認為,他是死于山賊手下。

    這一招轉移視線,用的爐火純青。

    那麼也就意味著,沈橋即便是此時殺了他,也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

    別人抓不到任何問題。

    想到這里,司徒行只感覺氣抖冷。

    這個世界還能不能好了?

    “毒?”

    听到司徒行的話,沈橋眼神變的奇怪起來。

    他冷冷的看了司徒行一眼︰“要論毒,我怎麼能跟你們司徒家相比?幾個月前,你們司徒家,可差點要了我的命啊……”

    司徒行猛然意識到什麼,震驚的看向沈橋︰“你,你都知道了?!!”

    “你們敢做,我為什麼不能知道?”

    沈橋冷冷的看著他︰“你們不會以為,你們至今做的還天衣無縫吧。”

    “你……”

    司徒行心中驚恐,不敢置信的盯著沈橋。

    他,他全部知道了?!

    這個消息,讓司徒行臉上的表情徹底成了驚嚇。

    這一刻,司徒行只感覺手腳冰涼,有一種最大的秘密被人得知了的惶恐感。

    身為司徒家的紈褲子弟,司徒行即便再紈褲,有些事情還是很清楚。

    就比如說……沈橋。

    這件事情,涉及到了十幾年前的一樁大案,就連司徒行再紈褲,也不敢將這樣的事情隨便透露。

    這是他們司徒家的秘密,也是他們司徒家保命的唯一手段。

    對于當年的事情,司徒行雖然知曉的只是一星半點,但也算是大概了解。

    十幾年前,京城動蕩。

    太子暴斃,朝中黨派斗爭,新皇陛下登基,又恰巧京城沈家那位沈相過世。

    昔日權勢滔天的沈家,隨著這位沈相去世而沒落。

    而那之前沈家積怨已久的仇家,在這一刻全部都冒了出來。

    那一年,沈家慘遭滅門。

    對此,京城眾說紛紜,但卻沒人議論出個結果來。

    沒人知道是誰下的手。

    也沒人知道背後到底是什麼人指使。

    沈家被滅門,不亞于一場地震。

    但不知為何,卻調查不出凶手。

    而這一切,也漸漸被時間和歷史埋沒。

    知道真相的人不多。

    司徒家,便是其中之一。

    畢竟,當年司徒家乃是沈家的仇敵之一。

    而司徒行,也是從之前父親和兄長的對話中,偷听得知了一些消息。

    十八年前,沈家滅門時,司徒家的確有參與過。

    而本以為早就灰飛煙滅的沈家,卻沒想到還留下了一個余孽。

    那位名滿京城沈相的孫子,還活著!

    這個消息傳回京城,即便是時隔十幾年,依舊讓有些人不安心。

    沈家的血脈還活著,有些人就睡不著覺。

    當年那一場滅門,哪有那麼簡單?

    那當中涉及的豪門家族利益,究竟有多深?

    無從得知。

    唯一能知道的一件事情是,沈橋必須死。

    只有他死了,這件事情才算是徹底結束。

    否則的話,永遠過不起。

    一年之前,有人派出了江湖的門派,調查到了沈橋的位置,為了掩蓋沈橋的死因,他們甚至將那整個村莊滅口。

    之後為了毀尸滅跡,那個江湖的門派,也被他們滅口。

    所有的線索被掐斷,一切本該結束了。

    然後,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沈橋還沒死。

    那一場滅口,死了所有人,唯獨活下了一個沈橋。

    不該死的全死了,該死的那一個,竟然活了下來。

    時隔不到半年。

    沈橋再次出現!

    這一次,還出現的如此高調。

    沈橋在江南的事跡,也隨著他的身份暴露,傳回了京城。

    沈橋沒死,這個消息傳回京城,再次讓不少人夜不能眠。

    尤其是當調查的情報上,顯示著沈橋所做的那些事情,更是讓那些人心頭不安。

    此子絕不簡單,若是讓他知曉了當年的事情,讓他假以時日崛起的話,這絕對是一個隱患。

    他的存在,就宛如是一根刺,刺在所有人心頭上。

    沈橋,必須死!

    “……”

    作為當年沈家被滅門的其中參與者之一,司徒家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而這一次,司徒家也做了充足的準備。

    司徒家派出了自己精心培養的多位死士高手。

    這些死士高手,無一不都是頂尖級別的高手,實力最低的逼近四品之境。

    這些高手,皆是司徒家這些年培養出來的心血。

    為了培養這些高手,司徒家這些年傾盡資源,才終于有了這麼一批高手。

    可以說,這一批死士高手,乃是司徒家在京城的底氣所在。

    這些死士任何一位,都是外面不可多得的高手人才。

    也足以說明司徒家對于這一次刺殺沈橋的決心。

    這一次,沈橋必須死。

    同時為了以防萬一,司徒雲天甚至還將他最驕傲的長子派了出來。

    司徒白!

    他是司徒家的驕傲。

    也是京城年輕一輩中的翹楚。

    年紀不過三十,實力卻已經逼近二品之境。

    這等實力,在京城幾乎無人能及。

    假以時日,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即便是踏入超一品也不是沒有機會。

    他是司徒家的驕傲,也是所有人眼中的天才高手。

    也是司徒家崛起的希望。

    有他出馬,再加上司徒家精心培養出來的死士高手。

    這一趟前往江南,幾乎可以說是十拿九穩。

    那情報上所寫,沈橋身邊不會是聚集了一幫烏合之眾,其中實力最強的不過是他身邊的那位貼身丫鬟,但實力也不過四品左右。

    這在所有人眼里,這將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刺殺。

    而司徒白前往江南,在所有人看來,那不過是一場簡單的歷練而已。

    讓這位司徒家的天才高手前往江南歷練,順便斬殺那沈家的余孽。

    日後,也方面邀功。

    然而,意外總是發生的那麼突然。

    一個誰也沒有料到的結局發生了。

    沈橋沒死!

    即便是在如此突襲刺殺之下,沈橋依舊沒有死。

    反而是司徒家派去的死士,全部死在了甦州。

    司徒家最驕傲的天才司徒白,也死在了甦州。

    司徒家派出去的人,全軍覆沒。

    當這個消息傳回京城時,司徒雲天當場吐了一口鮮血,昏迷了過去。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

    誰也沒想到,司徒家竟然翻車了!

    那麼多高手前去江南刺殺那個余孽,在那樣穩殺的情況下,都讓他活了下來。

    沒有人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從得知的情報中,只知道沈橋九死一生活了下來。

    而能讓沈橋活下來的原因,大概就是江南那一場十年難遇的雪崩。

    或許誰也沒想到,那個沈橋的命,竟然如此之硬。

    而隨著司徒家的死士以及司徒白的身亡,司徒家徹底一蹶不振了。

    這對于司徒家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打擊。

    更重要的是,司徒家這一次派出死士的消息,也早就傳到了陛下的耳中。

    陛下雖然沒有多說什麼的,但明顯對于司徒家的敲打要多了不少。

    這一次,司徒家可謂是真正的賠了夫人又折兵。

    然而,事情卻遠遠的沒有完。

    誰也沒料到,沈橋竟然出現在了京城。

    更讓人接受不了的是,沈橋他竟然……成為了太子的老師。

    這個消息,打了司徒家一個措手不及。

    他們沒有預料到沈橋會來京城,一直到前不久從江南傳來的情報,沈橋成了岳林書院陳老的門生。

    代替了姑甦牧,成為太子老師,也即將成為下一任帝師。

    這個消息傳回京城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而對于司徒雲天來說,這顯然是一個報仇的好機會。

    喪子之痛對于司徒雲天來說,無疑是沉重的。

    如今,怕是沒有人比司徒雲天更想要沈橋死。

    但沈橋,何嘗又不是呢。

    房間里。

    燈光依舊昏暗。

    沈橋目光冷漠的望著房間里的司徒行。

    這是一個昔日京城魚肉百姓的紈褲。

    但如今,他落在沈橋手里,除去了他身份的光芒,此時的他跟那些平日里被他欺壓的老百姓,沒有任何兩樣。

    他眼神恐懼的盯著沈橋,仿佛是知曉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你知道了,你都知道了……”

    “我當然都知道了!”

    沈橋望著他︰“所以,我這一次,是來找你們算賬的!”

    “十八年前我沈家的仇,還有我跟你們司徒家的仇,我都會一筆一筆的跟你們算回來!”

    沈橋聲音很平靜。

    但落在司徒行耳中,卻顯得格外陰森。

    “你想報仇?”

    司徒行望著沈橋,原本驚恐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了一絲冷笑。

    “你知道你的敵人是誰嗎?你知道想要你們沈家死的人是誰嗎?你想報仇,你有這個本事嗎?你有這個能力嗎?”

    “你一輩子都不可能知道的,你也一輩子都斗不過他們的!”

    司徒行的語氣有幾分瘋狂的感覺。

    他盯著沈橋,似乎在冷笑,又似乎有別的心思。

    然而,讓他失望了。

    沈橋臉上沒有任何動容的神色。

    他平靜的看著司徒行,點點頭︰“我知道,你們司徒家背後還有更厲害的人……但是,這跟你們司徒家有什麼關系?”

    “他們的仇,以後再說。我跟你們司徒家的新仇舊恨,現在倒是可以算一算。”

    沈橋來京城唯一的目的,就是報仇!

    報曼兒的仇,還有為自己的身世報仇。

    有報仇的機會,沈橋自然不會放過。

    司徒家背後到底是什麼人,沈橋並不清楚。

    但並不影響此時沈橋對司徒行下手。

    此時的司徒行,在他眼中,已經如同一個死人。

    司徒行神色驚恐︰“你,你什麼意思?”

    沈橋瞥了他一眼︰“你猜,我為什麼會讓你活著回到這里?”

    司徒行內心猛然一沉,語氣都顫抖了起來︰“你,你到底想干什麼?”

    “有個問題想問問你。”

    沈橋走到司徒行面前,在他身前蹲下,很平靜的望著他,問道︰“指使你們司徒家背後的人,到底是誰?”

    “想好了再回答,要是你敢撒謊,我保證……”

    “你會活的很痛苦。”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書生的悠閑生活 | 書生的悠閑生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