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書生的悠閑生活 第二百四十七章 來人,送客

第二百四十七章 來人,送客

小說︰書生的悠閑生活| 作者︰檸檬213| 類別︰歷史軍事



    此時的總督府中,顯得格外的寧靜。

    李政翻看著陳列在他身前桌上的狀紙,搜集來的罪證,還有來自甦州城民間老百姓‘自發’組織起的‘抗議書’。越往下看,眉頭越緊。

    堂下,沈橋靜靜的站在那兒。

    神色平靜,昂首挺胸。

    訴說完狀詞之後,便不再言語。

    許久之後,李政的目光從桌上移開,停留在沈橋身上︰“這上面所言,可屬實?”

    “絕無半句虛言!”

    李政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沒有半句虛言?”

    沈橋平靜道︰“總督大人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前去查證。狀紙上所說,草民沒有半句謊言。”

    “哼!”

    李政當然相信沈橋沒有騙他,甦州的消息早就傳到揚州來了。關于最近甦州發生的‘民怨’事件,他身為江南總督自然有所耳聞。

    讓他生氣的是,是在他最給予厚望的甦州城,在他的眼皮子地下,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這件事情竟然跟甦州知府有關。

    這上面所陳列關于那個甦越的的罪狀,每一樁都令人發指,天理不容。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那個甦州知府的兒子借著知府的名頭,做出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來。

    甦州城乃是江南的重地,江南又是整個趙國南方地區的經濟中心命脈。

    在如此重中之重的地方,竟然發生了這等事情。

    發生了還不是最主要的,這種權貴欺壓老百姓的事情其實並不難見。無論是哪里都會有這麼一些仗勢欺人,一手遮天的權貴壓榨老百姓,他們干出來的那些事情,未必會比甦越好到哪里去。

    即便是在揚州城,那彭家也在總督府眼皮底下一手遮天,那彭旭也更是揚州城肆意妄為。

    但在李政眼里,卻壓根懶得搭理一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欺壓,這是永恆不變的道理,無論是在哪里都一樣。

    即便是想管,屠龍的少年也終將會變成惡龍。

    所以,對于狀紙上的罪證李政即便非常氣憤,但這種事情放在平時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若不是來找他的人是沈橋,他都不會搭理一下。

    身為江南總督,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目光自然不會停留下這些小事上。

    雖說這狀紙上陳列的罪證很是駭人听聞,但在李政眼里其實也並不是多大的事情。

    但如今隨著事情發酵傳播出去,估計用不了多久消息就會傳到京城去。

    這個影響力他就不得不當一回事了。

    這雖然只是一起很尋常的權貴案子,只是一旦傳播出去,讓天下人知道了,這情況就不一樣!

    到時候,天下人怎麼看他?

    陛下又如何看他?

    堂堂江南甦州的知府,竟然縱容子嗣欺壓百姓,欺男霸女,強買強賣,雇凶殺人。

    這個消息流傳出去,若是處理不好,恐怕會引起天下的民憤。

    而那個時候,朝廷那幫人會如何看他?

    他李政治理無方,竟然造成了如此影響敗壞極其惡劣的事情!

    如今朝廷中,不知道多少官員對于李政手握江南政務兵權不滿,多少人想盡了辦法彈劾他。

    若是此時影響大了,連他恐怕也難逃究竟。

    朝中的大臣恐怕會想盡一切辦法彈劾他。

    想到這里,李政的目光略微沉了幾分。

    他看向沈橋,沉默了一下︰“既然你說,甦州知府兒子甦越在甦州城為非作歹多年,惹怒民憤,為何這麼多年來,為何卻無人伸冤報官,偏偏卻是你來了?”

    沈橋道︰“那些受害者受甦越欺壓,大部分敢怒不敢言,礙于知府威嚴只得認命。普通的老百姓,誰敢跟官府的人斗?更別說是知府大人。即便是有少數人試圖報官伸冤,也都早已經被甦越的人處理。甦州知府掌管著甦州城最高的權力,一手遮天,冤情無處訴狀!”

    “那麼,為何又是你?”

    李政翻看著卷狀,看了他一眼︰“你不怕知府?”

    “怕!”

    沈橋點頭。

    “既然怕,你為何還敢出頭?”

    沈橋道︰“因為我沒死!”

    李政眉頭一揚︰“何意?”

    “我不過是那些試圖報官伸冤的其中一個受害者,只不過幸運的是我沒有死!”

    沈橋望著李政,道︰“正因為我沒死,我方能站在這里,將這冤情訴說給總督大人你听,才能讓無數的受害者的冤情得以重見天日……還請總督大人明鑒,為我,和為甦州城所有的受害者還一個清白!”

    李政盯著沈橋,沉默了許久。

    許久之後,他笑了。

    “我果然沒看錯,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優秀。曦兒也沒看錯人,你果然不錯,也不枉曦兒救你一命。”

    沈橋一愣,疑惑道︰“你,你知道?”

    “本督為何不能知道?”

    李政瞥了沈橋一眼︰“你以為,曦兒為何會突然出現在甦州,會恰好救了你?”

    沈橋愣住了。

    他本來還沒想明白李未曦為何會突然出現在甦州,這一刻,他似乎是明白了什麼。

    “曦兒昨日得到消息,江湖懸賞榜第二的浪刀行要去甦州刺殺一個叫沈橋的人,她連夜風塵僕僕趕往甦州城,就是為了去救你。若是沒有她,恐怕今日你也無法站在這里了。”

    沈橋沉默了。

    他的心更加沉重了。

    他沒想到竟然跟他的猜測一致。

    李未曦半夜出現在甦州,真的是專門為了去救他。

    這份情意,讓沈橋內心一下子沉重了不少。

    “不過,你倒是也沒辜負我們對你的期望。你既然敢以一己之力狀告一城知府,你的氣魄本督的確很欣賞,的確不跟你外表一樣像個拖拖拉拉的娘們!也不枉曦兒辛苦去救你一趟。”

    李政盯著沈橋︰“不過,曦兒已經如此對你,你若是還敢辜負她,也別怪本督對你不客氣。”

    若是之前沈橋還會想著反駁一下,證明一下他跟李未曦之間的清白。

    但是現在,沈橋無論如何都不能拿兄弟之情來解釋了。

    一位女子為了他連夜趕往甦州,只是為了救他一命。在這個年代,這四舍五入已經是表明心意了。

    就算沈橋再反應遲鈍,也已經意識到了什麼。

    沈橋心中嘆了口氣……事情,有點麻煩了啊!

    “……”

    李政看了沈橋一眼︰“那甦州城的的消息,是你慫恿傳播的吧。”

    沈橋沒說話,沒承認也沒否認。

    “你的確讓我大開眼界,竟然懂的利用民眾的輿論。”

    沈橋謙虛道︰“我只是單純的膽小,想多拉點人壯膽而已……”

    “哼,你可知道你如今鬧出來的事情已經快傳遍了江南?你可知道對本督造成了多壞的影響?”

    李政冷哼一聲︰“若是讓你繼續鬧下去,恐怕我這個總督之位都坐不穩了。”

    沈橋大驚︰“難道總督大人您也……”

    李政大怒,呵斥道︰“豎子,本督一生行事光明磊落,豈會是那種作奸犯科,貪污包庇之人?”

    沈橋摸了摸鼻子。

    他這話,不就是這意思麼?

    “哼!此時暫且作罷,你鬧出來的事情,務必給本督平息下去。若是繼續鬧下去,鬧到了陛下的耳中,到時候你我麻煩就大了!”李政冷哼道。

    “明白了……”

    沈橋嘆了口氣,他自然也清楚不能繼續鬧下去了。

    事情的確有些大了!

    甦州城的廣告是他喊人發的,游行是他派人組織的,甦州的才子聚會罵甦越經費是他提供的,兒歌也是他編的……

    沈橋為的,就是將這件事情鬧大。

    鬧的越大越好。

    鬧的全城皆知,到那個時候,就算是知府也控制不了事態的發展。

    沈橋這一招直接是將甦越摁的死死的,用輿論的壓力,讓他翻不了身。

    但如今事情的發展的確也有些超乎了沈橋的預料,他有些低估了這年代民眾跟權貴之間的矛盾。

    事情的發展已經越來越大,繼續下去恐怕會引起混亂,影響國家穩定。

    這年頭,皇帝最忌諱的就是有人煽動民心,任何造反派最開始肯定也是從鼓舞民心開始。

    若是失態超出了預料,到時候皇帝追究起責任來,第一個倒霉的就是沈橋。

    用輿論的壓力壓死甦越只是沈橋的第一步,第二步便是現在。

    沈橋親自趕往揚州,親自找江南總督告狀。

    事情影響如此之大,就算是總督也肯定坐不住。

    事情已經包裹不住,沈橋這一記告狀,更是將甦越吊起來鞭尸了。

    “總督大人,如今甦州城無數百姓聯名上書,請求總督大人還我們一個清白,還甦州城一片祥和乾坤。所有人都在等著總督大人為我們做主!”

    沈橋望著李政,拱手道︰“還請總督大人明察!”

    “此事我自會處理!”

    李政冷笑一聲,道︰“在本督的管轄之下發生了這等事情,本督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們,來人!”

    門外走進一位身披軍甲的將士,神色威嚴。

    “李運听令!”

    這位將士單膝跪地︰“屬下听令”

    李政看著他,冷聲道︰“著我令,你速遣兩千將士火速趕往甦州城,將甦州知府甦洵與拿下,摘去官帽。將甦洵與之子甦越一並拿下,關押審訊。”

    “你暫代甦州知府一職,調查甦洵與甦越父子一案。若情況屬實,著令將那甦越當眾斬首,以儆效尤。將甦洵與撤官,流放千里!”

    “是!”

    這位將士接令,轉身離開。

    “……”

    看到這一幕,沈橋心中懸著的心塵埃落定。

    一切都要結束了!

    甦越所干的罪行比比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只要一查,便能輕而易舉的查出來。而甦洵與本該是個好官,但他包庇其子,雇佣刺客殺人,就這一條罪行,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總督一出手,這一次這對父子算是徹底的完了!

    下完命令,李政轉身看向沈橋︰“你可還滿意?”

    沈橋拱手道︰“總督大人猶如包青天在世,親民如子,實屬……”

    “包青天是何人?”李政微微皺眉。

    “嗯……”

    沈橋想了想,好像這年代沒有包青天的存在。

    “大概就是……反正總督大人不愧是當世清官,舍己為民,實屬偉大……”

    “算了,你別說了!”

    李政擺擺手,打斷了沈橋的夸贊,冷笑道︰“我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情罷了,這甦洵與父子若是真的作惡,我定是饒不了他。倒是你……”

    李政看了沈橋一眼︰“你雖說是為了伸冤,但此案若是破了,你也有頗大的功勞,為民除害,拯救甦州城老百姓于水火,少不了獎賞。說說看,你想要什麼?”

    “小佷並無什麼想要的……”

    既然案子的事情解決了,沈橋跟李政又恢復了伯父和佷子的關系。

    該套的近乎還得繼續套。

    停頓了片刻,沈橋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過,小佷倒是還有一件事情想請伯父您幫忙!”

    “說說看!”

    沈橋猶豫了一下︰“伯父你應該知道,這次的事情,純是因小佷與甦越之間的矛盾引起的……”

    “小佷因矛盾與甦越不合,那甦越趁著小佷前不久來揚州而放火燒了小佷的房屋。小佷的一位朋友看不過去,便教訓了甦越一頓……也正是因此,小佷的朋友因傷人被官府的人抓進了牢房。”

    “所以小佷在這里斗膽,想請伯父你網開一面,放了我那位朋友……她雖然出手有些過激,但也是為了維護小佷在先……”

    雖然甦洵與和甦越倒霉是注定的事情,但葉柔竹至今還在官府牢房里待著。不管怎麼樣,她打傷了甦越,這的確是她不對在先。

    無論如何,她難逃責罰。

    畢竟沈橋怎麼看,衙門里的那位曾縣令都跟他看不順眼。

    李政看了沈橋一眼,突然問道︰“你那位朋友……是一位女子吧?”

    沈橋愕然。

    總督大人,何時開始卦起這個了?

    “的確,是位女子……”沈橋想了一下,回道。

    “那麼……”李政微微眯著眼楮,神色略微有幾分不善︰“依你所說,此事全是因這位女子而起。她為了維護你的房屋打傷了甦越,得罪了甦洵與。而你為了救她不惜得罪甦洵與,甚至冒著性命危險也要跟知府作對……你如今所做的一切,皆是為了救她?對嗎?”

    “呃……”

    話好像不能這麼說。

    但是沈橋突然發現,他竟然找不到什麼反駁的理由。

    總督大人分析的,好像非常清楚。

    “呵呵!”

    李政突然冷笑一聲,臉色一變,語氣一轉。

    “那是甦州衙門的事,本督無能為力。”

    “來人啊,送客!”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書生的悠閑生活 | 書生的悠閑生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