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書生的悠閑生活 第一百五十章 詩仙姑甦牧

第一百五十章 詩仙姑甦牧

小說︰書生的悠閑生活| 作者︰檸檬213| 類別︰歷史軍事



    姑甦牧?

    沈橋對這個名字並不陌生。

    當初在微香院時,沈橋就曾經听說過這個名字。

    剛才林沁也提起過這個名字,足以說明這個名字的名氣。

    詩仙姑甦牧。

    能稱之為詩仙的,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沈橋印象里的詩仙是李白,一位在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一筆的人物。

    這個世界上沒有李白,卻有一位姑甦牧。

    正如沈橋那個世界里無人不識李白一般,整個趙國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姑甦牧。

    沒見過,卻也听說過。

    姑甦牧,趙國雖無名,卻實至名歸的趙國第一才子。

    關于姑甦牧的來歷,坊間流傳著各種各樣的傳聞。

    據說,姑甦牧出生那天,天空變化莫測,電閃雷鳴,有祥瑞降臨。

    又有傳言道,姑甦牧三歲便會開口作詩,七歲能寫錦繡文章,十五歲便聞名天下……傳聞他出口成章,隨意一揮灑便是各種傳世之作。

    這些傳言真真假假,但關于姑甦牧的來歷卻始終無人得知。

    正是因為神秘,又給姑甦牧這個人平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姑甦牧十五歲成名,自此留下諸多傳世作品,無愧于詩仙之名。

    只不過,關于姑甦牧的身世來歷,以及姑甦牧的行蹤也成了迷。

    十五歲一舉成名,隨即又消失在大眾的視線里。雖說時常流傳出不少的經典作品,卻無人知道他的行蹤。

    姑甦牧不熱衷功名,對所謂的科舉不屑一顧,更是恥于朝廷官員為伍。

    據說當今聖上曾欣賞他的才氣,令他入朝為官,被姑甦牧毫不留情不給面子拒絕。惹怒聖上大怒,要拿其問斬。

    但礙于姑甦牧名氣實在是太大,最終不了了之。

    按照常理來說,如果說姑甦牧是位年事已高的老前輩,不熱衷功名一說還說得過去。

    但偏偏這姑甦牧卻是一位年輕人。

    如此年輕的年紀,便如此才華橫溢並且被附上‘詩仙’之稱。不膨脹已經是極其難得,至于什麼淡泊名利……沈橋嚴重懷疑對方是不是有病。

    既然是年輕人,沒有點年輕人的熱血和追求叫什麼年輕人?

    當然,或許是對方的性子使然。總之這個姑甦牧的來歷,很是不一般。

    沈橋倒是沒想到,會在這里踫上姑甦牧。

    更沒想到的是,陳雪茶竟然認識姑甦牧?

    “你認識他?”沈橋略微驚訝問道。

    陳院長要見的客人,就是他?

    陳雪茶點點頭︰“當然認識啊,姑甦牧是爺爺的徒弟呀!”

    “牛……批!”

    沈橋心里默默的說了句臥槽!

    早知道陳院長的來歷不一般,卻沒想到還是有些出乎了沈橋的意料。

    陳院長畢竟是一院之長,桃李滿天下,有些出名的弟子也很正常。

    可就連‘詩仙’姑甦牧都是他的弟子,這的確讓人不得不震驚佩服。

    此時院子里說話有聲有笑。

    陳院長滿臉笑容,整個人似乎精神都好了不少。

    一旁的那姑甦牧小聲的說著什麼,目光卻時不時的看向了另一邊的林沁。

    至于林沁,則是用得意的眼神看著走進來的沈橋和陳雪茶。

    “爺爺!”

    陳雪茶走上前去,又看了姑甦牧一眼︰“師兄好。”

    姑甦牧臉上露出幾分笑容︰“雪茶師妹好。”

    目光打量了一眼沈橋,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但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陳院長看了一眼自家孫女︰“你們剛才在外面吵吵鬧鬧的干什麼呢?”

    “哼,還不是她的錯!”

    陳雪茶立刻就告狀︰“我說了爺爺在見很重要的人,她偏偏要來搗亂。不讓她進來,她就跟我吵架……爺爺,你可要好好的教訓教訓她。”

    林沁一瞧,可以啊!

    她還沒開口,這女人已經開始惡人先告狀了。

    “你少給我胡說八道,我找老師是有重要事情的。”

    “你能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呵呵,你以為跟你一樣,成天無所事事,胸大無腦的嗎?”

    “……”

    兩人之間還真的是仇大啊!

    沈橋忍不住目光看向了陳雪茶,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的確比林沁大……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吵了!”陳院長也是倍感頭疼。

    一個是秦孫女,一個是自己最得意的學生之一,怎麼見面就能吵的這麼厲害。

    “哼!”

    “哼!”

    兩人皆是一哼,誰也不服氣。

    一旁的姑甦牧笑道︰“幾年不見,雪茶師妹和林沁師妹果然還是一如既往啊!”

    陳院長道︰“是啊,你上一次來看我,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吧。這幾年可有什麼收獲?”

    姑甦牧出聲道︰“這幾年我北上去了齊國,也去了西域游覽了一番,略微有所心得,看過不少人文風景,倒也算是有過一番經歷。”

    陳院長嘆了口氣︰“可惜了,你的性子注定不適合官場。否則以你的能力,的確能有一番大作為。”

    姑甦牧搖頭︰“學生只是略懂一些詩詞文章,對于做官一竅不通,恐怕是無能為力。”

    陳院長雖略有幾分遺憾,但也理解︰“也罷,你有如此理想也是好事。這次回來了,應該會多留些時日,陪陪我這老頭吧?”

    姑甦牧恭敬道︰“那是自然,學生這次回來,便是想陪老師你多些時日,順便去處理一些往事。”

    “……”

    很正常的老師與許久未見的學生對話。

    正經到沈橋一度認為自己是多余的。

    關于姑甦牧這個傳奇人物,沈橋倒是沒什麼感覺。

    哪怕按照現在的情況,這個姑甦牧多半以後是要出現在歷史書里面的人物。

    的確,這個姑甦牧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又或者是他似乎與生俱來的那種形象,都堪稱完美。

    一般來說,優秀的人都會有些特殊的怪癖。

    越是李白是個酒鬼,胡適是個渣男,古龍喜歡裸……

    但是,眼前這個姑甦牧實在是太正經了,正經到有些不真實。

    從年輕上去看,姑甦牧如今不到三十歲,正是男兒大好青春的年紀。又擁有如此才華橫溢,被冠以‘詩仙’之名。正常的年輕人,哪個不膨脹?

    但再看眼前姑甦牧,恭恭敬敬,沒有一絲倨傲的神色。

    若不是知道他的身份,沒人能將這位除了好看之外沒什麼特色的年輕人跟詩仙聯想起來。

    但事情就是這麼的離譜。

    不過這些對于沈橋來說,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看姑甦牧並不怎麼順眼。

    可能長的好看的人之間注定是不合的,這是通病。一山不容二虎,一個院子里也容不下兩個好看的人。

    所以沈橋感受到了來自姑甦牧的敵意。

    在陳院長與姑甦牧對話時,無聊的沈橋便跟林沁開始扯皮斗嘴。

    論嘴皮子,林沁肯定不是沈橋的對手,屢戰屢敗。

    而就在某一刻,沈橋察覺到姑甦牧看了他一眼,並且眼神中帶有敵意。

    “你手上拿的到底是什麼?”沈橋瞥了一眼她手上用長布包裹著的東西。

    “不告訴你。”

    “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呵,這你就孤陋寡聞了,我手上的東西來頭大了,怕嚇著你。”

    “嚇著我?我不信,除非你給我看看。”

    “看就……”

    原本被激將法的林沁差點就要證明給沈橋看了,終于反應過來,哼了一聲︰“本小姐就不給你看。”

    “我不稀罕!”

    “……”

    這混蛋好氣人啊!

    林沁听了想打人。

    深呼吸,再深呼吸,林沁決定拉開跟沈橋的距離。

    這個仇,她再次記下了。

    下次一定帶曼兒來,一定要把這個混蛋給好好教訓一頓。

    林沁腦海中想起了那一次在微香院,沈橋落在自己手上的場景。

    心情瞬間就好了很多。

    給本小姐等著。

    “對了,老師,我今天把東西給您帶來了。”

    終于等到陳院長和姑甦牧的聊天告一段落,林沁結束了跟沈橋的斗嘴,走上前,拿出了手上用長布包裹著的東西,放在了石桌上。

    “林沁師妹,這是何物?”姑甦牧走上前,好奇的問道。

    “一幅我從別處得來的字畫,字畫的作者我尚未找到,不過這副字畫,已經堪稱行書第一了。”

    林沁一邊說著,一邊略帶炫耀般的看了沈橋一眼,隨即解開長布,緩緩的打開了這幅字畫。

    沈橋在一旁听著,越听越覺得耳熟,越听越覺得不對勁。

    字畫?

    別處得到的字畫?

    行書第一?

    在林沁手里?

    ???

    沈橋的目光看向字畫,很快,他便看到了熟悉的東西。

    這幅字畫,不就是自己臨摹的……《蘭亭集序》嗎?

    “這幅行書所寫的蘭亭序,行風流利,實屬罕見。作者的筆鋒已經堪稱登峰造極。這幅字畫,絕對算得上是天下第一行書!”

    林沁得意的炫耀著,一邊用目光使勁的看沈橋。

    瞧吧,瞧吧。

    看本小姐不亮瞎你的狗眼!

    而此時,其他人的目光注意力全部都在字畫上。

    陳院長雖說已經听聞過這幅字畫,但親眼所見,還是被震撼住了。

    “天地間,竟然有如此之人,能將行書寫的如此秀逸,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陳院長忍不住感嘆道。

    姑甦牧顯然也是震驚不小,他自認為自己的書法已經算得上是世間罕有對手。

    但在看到眼前這幅字畫時,還是心中忍不住的震撼。

    這已經不是字畫,而是藝術品了。

    當它展現在眼前時,就如同一件精美的藝術品般讓人贊嘆。

    越是精通,便越能領悟這幅字畫的精髓。

    在場的幾人,幾乎都是書法的佼佼者。即便是陳雪茶,對書法也是略有了解。

    這幅字畫,足以堪稱天下第一行書,實至名歸!

    趁著大家震驚,林沁趁機得意的看著沈橋︰“怎麼樣?本小姐這幅字畫亮瞎你狗眼沒?”

    這幅字畫沒震驚沈橋,倒是林沁的行為亮瞎了沈橋︰“這字畫是你的?”

    “當然是本小姐的。”

    “你寫的?”

    林沁一瞪眼︰“雖然不是本小姐寫的,但字畫是本小姐的。”

    “你從哪里來的?”

    “買的。”

    “哪里買的?”

    “這……要你管?你管那麼多干什麼?”林沁氣呼呼的。

    這個人好討厭。

    “呵呵!”

    沈橋冷笑一聲︰“世人皆知,這蘭亭序幾個月前在微香院被賊人所搶……你現在說是你買的?你要點臉好嗎?”

    “本,本小姐從賊人手上買的,不,不行嗎?”林沁臉紅道。

    “呵呵!”

    沈橋只呵呵,不說話。

    跟女人爭論這個沒有意義,她會無理取鬧的。

    “你這是什麼眼神,你不相信本小姐嗎?”

    “呵呵,相信!”

    “相信你呵呵什麼?”

    “呵呵!”

    “本小姐想弄死你!”

    “……”

    對于林沁霸佔他人東西的行為,沈橋對此表示非常的鄙視。

    之前林言就說過,這幅字畫落在了他妹妹的手里,當時沈橋還痛心疾首了許久。

    當初太年輕,以一百兩銀子的價格賤賣了蘭亭序。

    後來得知這蘭亭序是天底下絕版之後,沈橋還肉疼了好久。

    沒想到今天還能再這里踫見,更沒想到林沁竟然會拿著它裝逼到沈橋身上來了。

    她也不看看這字畫是誰寫的嗎?

    “能寫出如此水平之作,必定是行書大家。我這些年走遍天下,拜訪過無數隱世的高人。可這王羲之,卻又是聞所未聞?”

    姑甦牧臉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目光看向了林沁,正好看見林沁跟沈橋竊竊私語。

    從他的角度看去,更像是沈橋跟林沁在打情罵俏。

    姑甦牧的臉色微微一沉,眼神中快速的閃過一絲陰霾,很快消失不見。

    “林沁師妹,這王羲之,究竟是何人你可知?”

    “不知道。”林沁搖搖頭︰“我也在找他,但是找不到。”

    姑甦牧詫異道︰“那這字畫你是從何而來?”

    “買的……”

    林沁說謊臉不紅心不跳︰“這字畫是我兄長買來的。”

    “林言兄所買?”姑甦牧更是詫異了︰“那林言兄可認得王羲之?”

    “他認識個鬼。”林沁沒好氣道︰“我問了他好多次,他每次都是顧左右而言他。要麼就是說這王羲之前輩已經過世了,這字畫是別人的傳家之寶……”

    “過世了?”

    姑甦牧一愣,隨即指著桌上的字畫道︰“可是看這字,筆墨新穎,不像是長久之前的,更像是近幾個月剛寫的。而且這紙張,你看這紙張輕薄細膩,這不是甦州特有的紙張嗎?”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書生的悠閑生活 | 書生的悠閑生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