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書生的悠閑生活 第一百四十八章 編詩騙美人

第一百四十八章 編詩騙美人

小說︰書生的悠閑生活| 作者︰檸檬213| 類別︰歷史軍事



    “你,你看我干什麼?”

    被沈橋這麼突然一看,林沁心里略微有幾分心虛。

    “你剛剛在偷听?”

    沈橋目光玩味般的上下打量林沁。

    林沁被沈橋的目光看的有些怪異,就感覺像是干壞事被人抓住了一般,她惱羞道︰“本小姐才沒有偷听。”

    “不偷听你怎麼知道勾股的?”

    “哼,本小姐是正大光明的听!”

    林沁氣呼呼的睜大眼楮瞪著沈橋,“這書院又不是你一個人的,本小姐踫巧經過,听到了有什麼問題嗎?你有什麼意見嗎?”

    得,這妞咄咄逼人的態度。

    沈橋擺擺手。

    “算了算了,你偷听就偷听吧,我不跟你一般計較。”

    沈橋轉身就走。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本小姐都說了不是偷听!”

    林沁氣呼呼的想要證明什麼,卻發現沈橋轉身就走了,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你給本小姐站住!”

    “你又想干什麼?”沈橋瞥了一眼攔在他身前的林沁。

    就這態度,這脾氣,還甦州第一才女?

    才女這個詞在沈橋的印象里,已經完全沒有了形象。

    要是讓甦州那幫才子們得知他們心目中的才女竟然是如此野蠻不講理的形象,恐怕他們都得哭了吧。

    “我沒有偷听你,本小姐不是那種人。”林沁還挺固執,又解釋了一遍。

    “所以呢?”

    林沁臉色閃過一絲忸怩,很快又消失不見,莫名的又理直氣壯了起來︰“所以,你還沒告訴我勾股是什麼?還有,那什麼雉兔同籠問題,假設x又是怎麼一回事?”

    沈橋笑眯眯的看著她︰“你不是甦州第一才女嗎?這麼簡單的問題也能難倒你?”

    “你是不是在嘲諷我?”

    “沒有。”

    “你就有。”

    “我沒有。”

    “……”

    林沁氣憤的看著沈橋︰“本小姐對算術不精通……不會這些問題怎麼了?”

    “沒問題。”

    沈橋點點頭,林沁不會這些問題很正常。

    連那幫讀書人中的佼佼者都解不開的問題,林沁哪怕再聰明也沒用。

    畢竟這些知識都不是這個年代該有的問題,這幫學子們承受了本不該屬于他們這個年紀的壓力。

    “可是,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答案?”

    沈橋反問道︰“你是我的學生還是我們是朋友?我跟你認識嗎?咱們很熟嗎?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些?”

    靈魂質問。

    林沁︰“……”

    “你,你還是不是男人了?”

    林沁氣壞了。

    從小到大,從來沒人敢這麼欺負她。

    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兩人之間交集並不多。但是每一次,林沁都能被眼前這個家伙給氣著。

    這個家伙的口太損,太氣人了!

    沈橋懶得回答她這個廢話問題。

    他是不是男人,這個問題需要向對方證明嗎?

    也不是他故意懟林沁,實在是這姑娘大小姐脾氣實在是有點太過分了。

    別人慣著她,沈橋可不慣著。

    她又不是葉柔竹,李未之流,沈橋慣著葉柔竹和李未,那是因為對方是他的大腿,在關鍵時刻能成為沈橋保命救命的大腿。

    對于大腿當然得小心好好伺候,哪怕大腿有時候鬧點什麼意見,耍點小性子脾氣什麼的也都沒問題。

    但你林沁算什麼?

    你有大腿能抱嗎?

    沈橋目光瞄了一眼……腿應該是挺細的……

    這林沁跟沈橋沒什麼交集,也不是沈橋的大腿,反而還三番四次找沈橋麻煩,這沈橋能慣著她?

    “你,看什麼看?!”

    見沈橋目光灼灼的打量自己,林沁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雙手捂胸,一副警惕的模樣。

    “捂什麼,說的好像你有一樣……”沈橋撇撇嘴。

    “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說你如果沒事的話,你趕緊愛哪涼快哪涼快去。等下你萬一要是再哭了,可別說又踫瓷我啊!”

    “我,我才不會……”林沁氣道。

    “那上次是誰哭了來著?”

    “你……”

    林沁指著沈橋,氣的不行,這家伙欺人太甚了。

    “你,你給我等著!”

    林沁終于被沈橋給氣跑了。

    耳邊總算是清淨了,沈橋松了口氣。

    這姑娘實在是有點煩人了,不愧跟林言是一個爹媽。

    林言那家伙平時挺煩人的,他這個妹妹也很煩人,果然是祖傳的。

    回頭得去跟林言好好說說,讓他管管他妹,女孩子家家的不在家里待著,沒事往外面瞎跑成何體統。

    這要是被那些傳統大儒看見了,還不戳你林家脊梁骨,大罵世風日下?

    若是放在後世,沈橋的想法和行為絕對會遭到女拳師重拳出擊的。

    氣抖冷!

    這個世界還能不能好了?

    我們女孩子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站起來?

    可惜現在是古代,拳師的拳頭是揮舞不到沈橋身上來的。

    這年代女性的地位雖然不像是沈橋記憶中年代那般低下,但卻也是相對來說。

    相對于同歷史時期的另一個世界,自然是要好上不少,但卻也遠遠沒法跟現代相比。

    所以,這依舊還是一個男耕女織的農耕時代。

    女孩子家家的,尤其是像林沁這種大戶人家的大家閨秀,還是呆在家里比較好。

    要實在是沒事做,去嫁個人生個孩子玩也行。

    反正只要不煩沈橋,沈橋甚至都能打包票給她騙個如意郎君來……騙不到就搶,反正給她綁好了送上門直接洞房的那種……

    擺脫林沁之後,沈橋又前往拜訪了陳院長。

    上次跟陳院長詳談甚歡,陳院長儼然對沈橋頗有好感。

    好感這東西是有期限的,時間久了便會淡化。所以沈橋肯定是要趁熱打鐵,趁機把這好感給坐實深化了。

    要讓陳院長感受到他沈橋是個好人,是個值得信任的好人,是個值得將孫女托付……咳,扯遠了。

    總之,在沈橋眼里,這陳院長是一條隱藏的大腿。

    到目前為止,沈橋已經擁有了兩條大腿。

    葉柔竹對于沈橋來說,是一位實力超群的超級高手,高到什麼境界呢……

    據巧兒所說,大當家已經踏入了超一品境界。

    沈橋對超一品沒什麼太大的概念,但目前所知,沈橋還沒見過比大當家更厲害的人。

    既然沒見到更厲害的,那麼大當家就是天下第一,不接受反駁。

    而另一條大腿李未,除了同樣功夫厲害之外,她來歷不凡的身份,還有她目前的捕快身份,都能給沈橋的計劃提供極大的幫助。

    上次若是沒有李未在其中出力,恐怕沈橋多半要栽在甦越的手里。

    所以,還是有人好辦事。

    而現在這位陳院長,便是沈橋要抱的另一條大腿。

    這陳院長的來歷沈橋不清楚,但單單他是岳林書院的院長,便就已經很不容小覷。

    岳林書院建校上百年,不知道培養出了多少學子,為朝廷貢獻了多少官員,為天下培養出了多少人才。

    誰知道那朝廷滿朝文武,其中有多少是陳院長的弟子?

    這可是超級大腿吶!

    更何況陳院長還有一位膚白腿長貌美的親孫女……

    這幾天,沈橋沒事就往陳院長所在的院子里跑。

    雖然他身為學院的先生,但實際上沈橋並沒有打算教這幫學子太多東西。

    上次的雉兔同籠問題,這幫學子還沒整明白。沈橋若是再教他們點什麼,怕他們會瘋。

    而那個劉曉似乎還沉浸在勾股問題當中,茶不思飯不想。幾天沒見,似乎都瘦了不少。

    對此沈橋完全沒阻攔,年輕人一看就是沒經歷過毒打,覺得自己很行。

    總要經歷過毒打之後才會接受自己是個廢物的現實……

    這日,沈橋又像往常一樣的前來找陳院長問候。

    還沒敲門,便發現陳雪茶俏生生的站在門口。

    “美女,早啊!”

    沈橋擺擺手,笑眯眯的開口。

    “哼!”

    那日的妙齡女子翻了翻好看的白眼。

    這個家伙天天跑來找爺爺,也不知道他想干什麼。

    妙齡女子心中還是對沈橋有些意見,意見來自于沈橋第一次見面騙了她。

    第一印象對于女孩子都很重要,很顯然沈橋給她留下了並不怎麼好的印象。

    但是這幾天下來,這些意見也漸漸的散去。

    但是,女孩子傲嬌的性格便是如此。

    沈橋自然也沒當一回事,嘿嘿一笑︰“一天不見,你又變好看了。”

    “油嘴滑舌!”

    妙齡女子臉色微微一紅,隨即又翻了翻好看的白眼︰“哼,爺爺說了,不能隨便相信你們這些男人的鬼話,都是騙人的。”

    “那你爺爺算男人嗎?”

    “……”

    “所以說你爺爺跟你說的就不一定正確,男人的鬼話是不能隨便亂信,但那也是要分人的。”

    沈橋很認真道︰“有些人的話不能信,就比如有個叫甦越的,還有個叫林言的,他們的鬼話一個字都不能信。但是像你爺爺和我這樣,人品正直有保障,是肯定不會說謊的。”

    “……”

    “呸,我才不信呢。”

    妙齡女子哼了一聲︰“回頭我就要去告訴爺爺,說你說他壞話。”

    沈橋擺擺手︰“沒事,你現在就去告吧。對了咱們爺爺在家吧,我先去找他問好。”

    “是我爺爺,不是你爺爺。”妙齡女子美眸瞪了他一眼︰“哼,你今天來的不是時候,來客人了,我爺爺現在沒空呢。”

    “客人?什麼客人?”

    “不告訴你!”妙齡女子傲嬌哼道。

    “這你就不對了,咱們好歹都是一起的,你怎麼能瞞著我呢?”

    “我才不是跟你一起的。”

    “……”

    “唉!”沈橋嘆了口氣︰“我說,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啊?”

    “沒有誤會。”

    “那你為何一直針對我?”

    “我沒有。”

    “你就有!”

    “我沒有。”

    “真沒有?”

    “沒有。”

    “那你叫什麼?”

    “陳雪茶……”妙齡女子話說出口,才終于反應過來,她被套話了。

    “陳雪茶?”

    沈橋眨眨眼︰“原來你叫陳雪茶啊!”

    這幾天,沈橋一直想知道對方的名字。奈何對方不管沈橋怎麼問,就是不願意告訴他。

    現在看來……還是太年輕了啊!

    陳雪茶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又被騙了,頓時氣呼呼道︰“你果然是個壞人,我,我不理你了……”

    “誒,別生氣嘛!一個名字而已,至于嗎?”沈橋擺擺手,笑眯眯道︰“你的名字挺好听的,陳雪茶,多麼有意境的名字呢。”

    “真的?”

    “真的。”沈橋點點頭。

    “哼,我不信,你一定是在哄我!”

    陳雪茶雖然心中對沈橋夸她的名字很高興,但是表面上根本不信。

    “我怎麼會騙你?我從來都不騙人。”沈橋信誓旦旦道︰“你這名字好听可不是我說的,有詩句為證。”

    “什麼詩句?我怎麼不知道?”陳雪茶美眸狐疑的看著沈橋。

    沈橋腦海中搜刮了一番,然後想起了一首詩,道︰“浮雲吹作雪,世味煮成茶。空山人去遠,回首梅花落。”

    “浮雲吹作雪,世味煮成茶?”陳雪茶眼楮一亮。

    但從字面上去看,這兩句的意境便已經出來了。

    很美!

    而這兩句詩,正好對應了她的名字……怎麼會這麼巧?

    這是什麼詩,怎麼聞所未聞?

    “這是誰的詩?”陳雪茶抬頭看向沈橋。

    “白落梅。”

    “白落梅是何人,為何沒听說過?”陳雪茶皺眉。

    沈橋心里嘆了口氣,你當然沒听過,因為這世界上完全沒有這個人。

    不止如此,這詩原句也並不只是這四句,意思也完全不一樣。沈橋沒有完全說出來,是因為不合適。

    沒法解釋唐宋,畢竟這個世界上完全沒有這兩個朝代。

    至于詩的含義……這很重要嗎?

    “可能是個不出名的小詩人吧……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沒說錯吧,你的名字是不是很好听?是不是有詩為證?”

    “哼!”

    陳雪茶雖然哼了一聲,但是明顯可以感覺到她心情好起來了,因為這句詩。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名字竟然還能是一首詩。

    雖然從來沒听說過這首詩,但是並不影響她覺得這首詩好听。

    有意境,很美!

    跟她的名字一樣。

    于是,她就原諒了之前沈橋的行為。

    “呵!”

    就在此時,沈橋身後傳來了一聲冷哼。

    回頭,便看見林沁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兩人身後不遠,正雙手抱胸,冷笑的看著兩人。

    “真沒想到,你為了哄她開心,竟然現場編詩……你還挺厲害的啊!”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書生的悠閑生活 | 書生的悠閑生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