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書生的悠閑生活 第五十四章 身份

第五十四章 身份

小說︰書生的悠閑生活| 作者︰檸檬213| 類別︰歷史軍事



    林言的裝逼,讓他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一覺睡了半天,直到太陽快落山時才醒過來,頭疼欲裂,顯然人還是懵的。

    幸好沈橋準備裝酒的壺並不大,否則真的一壺讓他喝下去,足以讓他睡個幾天幾夜了。

    “葉兄,你這是什麼酒?為何後勁如此霸道?”這是林言清醒後問的第一個問題。

    沈橋看了他一眼︰“你不是酒聖嗎?怎麼會醉倒?”

    林言臉上的表情有點掛不住了,堂堂酒聖,被一壺酒灌倒說出去的確有些丟人。

    不過,林言畢竟臉皮厚,很快轉移了話題︰“我從未見過有如此霸道之酒,葉兄你這酒從何而來的?”

    沈橋想了想,道︰“這就說來話長,那又是一個寒冷的冬天”

    “又是從你家後山那個山洞找到的烈酒配方?”

    沈橋一愣,他本來還打算換個借口的,畢竟一個相同的借口用多了,顯得太欺負這家伙的智商。

    但是誰曾想到,他還沒解釋,這家伙已經幫他說出來了

    于是,沈橋點點頭︰“沒錯,就是這樣,你怎麼知道的?”

    林言頓時一拍大腿︰“我就知道是這樣,我可真聰明啊!”

    沈橋︰“”

    他考慮是不是要送眼前這家伙去大夫那看看腦子他很好奇這家伙是怎麼順利長大的。

    “怪不得葉兄要開酒肆賣酒,原來是有如此厲害的釀酒配方。我就知道,葉兄絕非尋常人。”

    “我還是第一次喝如此霸道的烈酒,酒酣耳熱,喉留余味,勁道,爽!葉兄我有預感,你這酒一定能大賣,我保證!”

    林言信誓旦旦的保證,完全忘記了之前他還在不看好沈橋的計劃。

    沈橋懶得搭理他的廢話。

    烈酒無論在任何朝代都有市場,任何時期都會有愛美酒的人,更何況是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過的烈酒?

    “葉兄,這酒給我留一些,等下我帶回去一些。”

    沈橋看了他一眼︰“你還要喝?”

    想起剛才一口氣喝了一壺的場景,林言臉色蒼白的搖搖頭︰“不不不,我家老爺子喜愛烈酒,我帶回去讓他嘗嘗。”

    “行吧,這里都還是半成品,你想要就拿走吧。”沈橋擺擺手。

    雖然蒸餾酒原料很貴,但不管怎麼說,沈橋佔了林言店鋪這麼大的便宜,不至于小氣幾壺烈酒。

    “對了,葉兄你這烈酒可有名字?”林言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

    “二鍋頭。”

    “二鍋頭?”林言一臉茫然,這是什麼名字?跟這酒有什麼關系嗎?

    “為何要叫二鍋頭,有何含義?”

    沈橋當然沒辦法跟林言解釋二鍋頭的含義,擺擺手︰“問題不大,反正它就叫二鍋頭。”

    沒有問出為什麼,林言也就不糾結了。

    他再次打開了一壺烈酒,一時間,一股酒香自壺中傳來,飄散在房間內。

    很快,整個房間都彌漫著酒香味。

    “真香啊!”林言閉上眼楮,滿臉陶醉︰“好酒!”

    正在這時,他感覺旁邊似乎多了一個人。

    下一秒,他手上的酒壺已經被人奪走。

    他身旁的人拿著酒壺,一飲而盡。

    “活膩了敢搶本少爺的酒”

    林言憤然轉身,便看到了站在他旁邊的身影。

    他臉上的表情,僵硬住了。

    “李,李姑娘,你,你怎麼在這里?”

    出現在林言身邊的人,正是那位女捕快,李未。

    仿佛陰魂不散。

    她手上正拿著空酒壺,酒壺內的烈酒,已經被她一飲而盡。

    一絲不易察覺的紅暈在她臉上浮現,她的神色卻依舊清明,看著林言︰“這是你的酒?”

    “不,不是我的”林言似乎天生有些怕眼前這女捕快,一指沈橋︰“是他的跟我沒什麼關系,我突然想到家里還有點事,我先走了”

    話還沒說完,林言轉身跑路。

    瞧著那跑的比兔子還快的林言,沈橋一臉懵。

    這家伙,未免怕這女捕快,怕的太離譜了吧?

    回頭,發現這女捕快正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這酒是你釀的?”

    顯然,她是被酒香吸引進來的。

    號稱千杯不醉酒聖的林言喝了一壺,直接就睡了半天。

    眼前這女捕快也喝了一壺,除了臉紅了一些外,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啊!

    沈橋點點頭︰“是我的。”

    于是這女捕快的眼神更加奇怪了。

    “如此烈酒,你如何釀出來的?”李未神色意外。

    “說來話長了,這涉及到了釀酒的原理和領先幾千年物理知識的應用”

    李未听不懂沈橋說的什麼,她不懂釀酒,卻也沒有再問。

    放下酒壺,她的目光在店鋪打量起來,當看見掛在牆上的那些字畫時,神色微微詫異,似乎想到了什麼,回頭看了沈橋一眼︰“你打算在此賣酒?”

    “不行嗎?”

    李未沒出聲。

    沈橋就有些忐忑了。

    這女捕快不去抓賊破案,呆在這里不走了,想干什麼。

    “你還有有什麼事嗎?”沈橋試探問道。

    “沒事就不能在這里了?”似乎看出了沈橋的意圖,李未淡淡道︰“開門做生意,不歡迎客人?”

    “歡迎,客人當然歡迎。”沈橋違心道。

    眼前這女捕快還不知是敵是友,他歡迎才怪。

    “那便上酒吧!”

    李未在旁邊坐下,淡淡道。

    天色漸暗。

    本打算關門睡覺的沈橋,因為眼前這位不速之客的到來,被迫加班營業了。

    桌上,已經空了四五壺酒。

    整個店鋪中,彌漫著酒精的香味。

    李未臉色微紅,眼神也微微有些迷離。

    在夜色的襯托下,多了幾分韻味,誘人。

    大晚上,孤男寡女,絕色美女醉醺醺的坐在眼前,的確有幾分**的曖昧味道。

    就是對方擺在桌上的那把長劍有點壞風景

    “你怎麼不喝?”一直獨自喝悶酒的李未抬頭看了沈橋一眼。

    沈橋搖搖頭,他可沒有眼前這女捕快如此海量的酒量。

    她喝了這麼多酒,換成是酒量再好的人,也得倒下了。

    但這女捕快竟然意識還如此清醒,果然習武之人不同凡響。

    周圍再次陷入了沉默氣氛中,門外夜色已深,甦州城內的夜晚溫度低,多了幾分寒意。

    跟這女人呆在一起,沈橋很不自在,但是想到眼前這女捕快的身手,他還是放棄了趕對方出門的想法。

    做人不能不自量力。

    而且,沈橋總感覺今天這女捕快有點怪怪的。

    “酒不錯。”

    終于,在沉默了許久之後,李未出聲。

    “這酒何名?”

    “二鍋頭。”

    李未沉默。

    “怎麼樣?是不是不好听,其實我也覺得一般。”

    沈橋也覺得二鍋頭這個名字沒有逼格,想了想,詢問道︰“那你說叫燒刀子如何?”

    “老白干呢?”

    “五糧液?”

    “實在不行就叫茅台吧”

    “”

    李未的目光看向門外,似乎在自言自語。

    “寒醇,好名字。”

    “寒醇?”

    沈橋一愣,他剛剛有說過這個名字嗎?

    還有,寒醇又哪里好听了?有沒有一點欣賞水平?

    沈橋正要反駁時,發現已人去桌空,李未不見了身影。

    “走的還真快!”

    沈橋撇撇嘴,又似乎想到了什麼,。

    半響後。

    “臥槽,還沒給錢呢這年頭捕快也白嫖?良心不痛嗎?!”

    “”

    夜晚,李未走在街頭,目光清冷。

    作為甦州最大的城市,夜晚的甦州城依舊繁華。

    她的職責,是維護甦州城治安。

    喝了太多的酒,勁頭上來,李未目光也略微有幾分迷離。

    抬頭看了看漫天繁星,目光中閃過幾分從未有過的悲傷。

    “李捕頭!”

    耳邊傳來了聲音。

    李未回頭,下一秒,她已經恢復成了冰冷不近生人的女捕快。

    “何事?”

    “上次你讓屬下調查許家村滅門案那消失的一人,已經有了眉目。”

    李未身旁一位捕快模樣的恭敬出聲道︰“我們這些日子經過逐一排查,確定那消失的是一年輕人,十五年前隨著一對夫婦來到許家村生活。至于之前的來歷,無從得知。”

    李未俏眉緊皺起來︰“那年輕人如今在何處?”

    “這,屬下無從得知。許家村滅門慘案發生之後,此人便消失了,應該是許家村唯一活口,也可能已經身亡這是屬下尋訪調查來的資料,請過目。”

    這捕快將手上的資料遞給李未,道︰“別的線索都斷了,如今唯一能知道的,便只有這年輕人的名字”

    “他叫沈橋!”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書生的悠閑生活 | 書生的悠閑生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