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我在大明開無雙 二百九十四章 市舶太監祝真仙

二百九十四章 市舶太監祝真仙

小說︰我在大明開無雙| 作者︰戴小樓| 類別︰歷史軍事



    康飛吃驚于老頭是市舶太監的老丈人,等老頭自己說了,原來不是親生的。

    再看老頭身上打扮,綢緞短衫,之前以為老頭穿綢緞短衫是因為廣東比較熱……原來是樂戶,傳統中的賤籍。

    嗯!也對,樂戶人家,也就是撿幾個女孩子養起來,教些吹拉彈唱,長大了就賣筆,與自己養老。

    這在大明很正常,畢竟,有專門這樣的戶籍,世代從事這個的。

    康飛表示只能說,舊社會把人逼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

    老頭看康飛臉上吃驚表情,頓時心中愉快,覺得自己扳回一城……你小子就算是個貴人又如何?俺還是市舶太監的老丈人哩!

    故此老頭忍不住洋洋得意,“小子,也就是你運道好,恰好請我老人家吃早茶,換了旁人,哪里曉得這麼多內幕?我與你說,我那市舶太監女婿,是決計不許加稅的,因著他要靠那些佛郎機人收龍涎香哩!龍涎香,曉得罷?專門供給宮里面萬歲爺爺修仙用的,也就是萬歲爺爺這樣的真龍天子,才有資格用龍涎香……”

    話說道這兒,康飛原本還有些懷疑老頭是吹牛逼,現如今卻是不再懷疑了,一般人哪里有那個見識,曉得太監給皇帝收龍涎香修仙的。

    當下他一拱手,“那是我的運道了,我要多謝老人家。”

    老頭得意,未免抬起筷子甩開腮幫子就吃。

    康飛低頭就尋思。

    現在這個格局是,海道大使要問佛郎機人收稅,也不對,是多收稅,甚至很可能是要中飽私囊。

    佛郎機人也不是善茬,你說加稅就加稅?俺們手里面都是有火槍的。

    那邊市舶司太監卻是不管,龍涎香,抹香鯨腸道里面的分泌物,這個時代認為是龍睡覺流出來的口水,價格比黃金還貴,關鍵是你拿著黃金還買不著。

    市舶太監哪里肯斷掉這唯一購買龍涎香的商路。

    如今看來,香山縣夾在中間,完全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康飛有點不想搭理,這都什麼狗皮倒灶的事情,但是,周如芝這個人還不錯,況且,自己在府城跟馬順卿也拍了胸脯。

    想到此處,康飛起身,看著低頭吃喝的老頭,他忽然露齒一笑,“老人家,我與你說,你大可以膽子放大一點,穿什麼短衫,穿長衫撒,俺們江南那邊,樂戶人家穿福字長衫,頭戴萬字巾,拄龍頭拐杖,也沒見有什麼官老爺來說僭越不僭越的,正經賣筆的銀子,又不是賣朝廷,怕甚……”

    老頭一愣,還沒想明白康飛到底是夸他還是罵他,康飛卻已經轉身下樓去了。

    在街口看了一樣,那宋家阿嫂一幫人還在,可見,這事情不得結果是不會那麼容易平息的。

    瞄了兩眼後,康飛回到後衙,坐下來沉吟片刻,旁邊烏仲麟趕緊給老爺燒水倒茶。

    等烏仲麟把茶遞給康飛,康飛主意抵頂,當下接過茶盞,抬嘴就喝,半口下去,頓時趕緊吐出來,“臥槽,燙死我啦!”

    中午,周如芝焦頭爛額回到後衙,剛坐下,老家人過來說,老爺,隔壁小戴相公,請老爺過去,說是有要緊的事情與老爺商量。

    周如芝聞言,到了隔壁,康飛請他坐下,就把早晨從市舶太監的便宜老丈人那里听來的話與他說了一遍。

    周知縣這時候才明白,自己真是一個無妄之災。

    他未免跌腳,不過,康飛卻是對他說,“我既然與你老兄一起,自然要幫你把這事兒辦了,如此,你先去請市舶太監到衙門來,我與他談談……你老兄最好青衣小帽去,不要大張旗鼓。”

    周如芝這時候也只能寄希望于康飛身上,當下點頭去了。

    那市舶太監姓祝名真仙,是興化州人士,打小在道觀長大,因著淮河大水,把道觀給沖了,他衣食無著,一狠心,便自宮了,隨後,一路乞食往京師去了,拜在大太監黃錦門下。

    祝真仙是個聰明人,又是在道觀成長起來的,頗讀過不少道經,一次嘉靖隨口說了一句話,正在打掃的他以《周易參同契》答了一句,嘉靖一听,嗯?宮里面還有如此人才?

    一問之下,知道他是黃錦的干兒子,便提拔了起來。

    不過,成也如此,敗也如此。

    就好比一個沒出過國的英語老師,听見打掃衛生的能接上自己的英語朗讀,心中歡喜,要抬舉他,結果打掃衛生的說,老師,你這個口音不純正,俺說的是米國大隻果城上東區口音……

    嘉靖也是如此,心里面未免想,你比朕還能耐?顯擺得你。就又把他給貶了下去。

    大太監黃錦和他是同鄉,頗為照顧這個干兒子,看干兒子吃癟,未免嘆氣,說,兒子,你這還是不知道宮中的上下尊卑,你要謹記,咱們做奴婢的,萬歲爺就是主子,就是天,就是一切,你啊!去廣東罷,做個市舶太監……

    祝真仙哭哭啼啼,廣東,煙瘴之地,那是能待的地方麼?

    他痛哭著抱著黃錦的腿大喊,干爹,兒子錯啦!黃錦只是抬頭看天。

    沒奈何之下,祝真仙只能從京師去了廣東。

    到了廣東後,祝真仙謹記干爹黃錦的話,認真辦差,反正,別的不管,孝敬萬歲爺的東西,我得弄好了。

    這天,他在市舶司衙門打坐,畢竟,打小的導引之術不能忘掉。外面一個小太監進來,說,干爹,那香山知縣青衣小帽,如今正在外面,要求見干爹。

    祝真仙未免一皺眉,香山知縣乎乎的跑到我這兒來干甚麼?

    他想了想,便說,叫他進來罷!

    周知縣見著市舶太監,他到底還是個讀書人,有點讀書人的風骨,可能剩下的不多了就是。

    拱了拱手,他就說︰“市舶太監,下官前來,是有位貴人想見見你……”

    祝真仙未免想笑,貴人?在咱家跟前,誰能稱一聲貴人?咱家干爹,司禮監秉筆黃錦,欽差總督東廠官校辦事太監……

    不過,看周如芝青衣小帽前來,他也有些好奇。

    作為一個男人,他沒了寶貝,失去了**的能力,要是再沒了好奇心,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當下他未免一笑,“咱家倒要去見見這位貴人是如何一位貴人。”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大明開無雙 | 我在大明開無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