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我在大明開無雙 二百九十三章 我要飛

二百九十三章 我要飛

小說︰我在大明開無雙| 作者︰戴小樓| 類別︰歷史軍事



    夜晚,風中盡是一股子海腥味。

    周如芝把康飛一行人請進後衙。

    局促地請康飛坐下,又有個老家人奉上茶,周如芝干笑,“下官這里寒酸了些,叫大人見笑了。”

    講真,康飛第一次看見這麼寒酸的知縣,雖然說,他還帶著老家人,後面好像還有個妾,跟百姓一比的話,你這,有老佣人有小馬馬,還寒酸

    但是,這要看跟誰比,連清官表率海剛峰,臨死的時候身邊不也有兩個十六歲的小馬馬麼

    接過茶來喝了一口,康飛放下了後就說“叫什麼大人,你老兄看得起我,就稱呼一聲小戴相公,我們家那兒都這麼叫我的。”

    這個稱呼,康飛一直覺得很能接受,就好像五百年後,教書的叫老師,剪頭的叫老師,調音的叫老師,連賣房子的中介,都叫老師這個可以有,很平等嘛

    一夜無話。

    第二天康飛還沒睡到自然醒的時候就被外面吵醒了。

    他有起床氣,火大就想揍人,起身就喊,“烏仲麟,這外面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沒一會兒,老烏匆匆進來,領脖都是歪的,“老爺,外面一大群女人,把衙門給堵了,非要讓那周縣令給個說法,不然就拆了這縣衙。”

    康飛聞言一愣,哎呦我去,這兒人這麼厲害都說南蠻子,可也不至于蠻成這樣罷

    你要說百姓自發組織,對不起,我不信。

    哪怕每人發一袋醬油,誰來發

    如果沒人發醬油,百姓覺悟這麼高,這是天下大同了哇

    當下他起身,旁邊烏仲麟就問他,要不要把飛魚服穿上。

    康飛搖了搖手 先觀察觀察。

    跟幾個家丁一起 悄咪咪地從側門出來 轉到街上,在旁邊些就抱胳膊看著。

    插播: 完美復刻追書神器舊版本可換源的a咪咪閱讀 \\\\i\\i\r\e\a\d\\c\o\。

    一群婦人,為首一個,戴著假發 頭上插著金簪子 後面跟隨著一大幫健婦。

    周如芝尷尬地站在衙門口,听那為首的婦人一陣指桑罵槐。

    旁邊一個書辦有些瞧不下去 忍不住就說了一句,“宋家阿嫂,你家男人是一條好漢 俺們都給你面子 可是,你這帶著人吧衙門都給堵了,似乎也太不給縣衙面子了罷”

    被稱之為宋家阿嫂的女人嗓門極大,“面子面子是自己掙的 我可給不了 我只想問縣老爺,那佛郎機人睡了我們恭常都的女人,那就得賠錢 要是縣老爺辦不了,我們自己辦。”

    那書辦實在忍不住,諷刺道“你們恭常都私設巡檢司,怎麼如今還要私設縣衙”

    康飛聞言皺眉,他左右看看,就找了個看起來像是後世公園老大爺的上去問道“老人家,俺是外地來做買賣的,這,眼前這一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弄得俺一驚一乍的,都不敢花錢了。”

    那老頭穿個綢緞的半截短衫,臉上膚色也不錯,看著家里面就有幾個閑錢,沒事常在街頭浪蕩,看康飛一臉請教,他翻了翻眼楮,去沒說話,轉身過去,繼續看熱鬧。

    後面烏仲麟火了,這老柴根,敢拿大正要過去教訓老頭一頓,康飛瞪了他一眼,隨後臉上堆笑,“老人家,是我不情之請了,不如,我們去對過茶樓,我請老人家吃個早茶”

    老頭聞言,頓時笑了,點了點頭。

    到了茶樓,那茶樓還掛著招牌,上面寫著,維揚細點。

    老頭先就點了個白切貴妃雞,要了一壺好茶,兩個酥餅,隨後就吹噓,這白切貴妃雞,相傳是唐明皇和楊貴妃一起吃酒,貴妃吃醉了,說,我要飛

    康飛不置可否,心里面就說,辣塊媽媽,我就听你吹,還唐明皇,我難道不是在廣州而是在長安麼也幸虧你在廣州了,只敢吹到唐朝,要是在河姆渡,那還了得

    老頭吹了幾句,康飛看他吹都不在點子上,忍不住,轉頭就對跑堂的說,這點心也不夠吃,你這兒的餅都什麼餡兒的我要糖餡、肉餡、干菜餡、莧菜餡的各五個,燒麥要葷餡燒麥二十個,就羊肉燒麥,鴨油燒麥,鮮蝦燒麥,雞皮燒麥,素餡的要油糖燒麥,芝麻燒麥,梅花燒麥,蓮蓬燒麥,翡翠燒麥諒你們也不會做,算了罷,再來二十籠包子,要三丁餡兒十籠,五丁餡兒十籠

    他一口氣點了一堆,跑堂的張口結舌,訥訥半會子,喊了一聲,俺去叫大師傅來。

    沒一忽兒,大師傅匆匆來了,臉帶恭敬彎腰請教,說,這位小老爺,你說的許多都沒有,俺可能請教,怎麼做麼

    康飛指點了他一番,旁邊老頭瞪大眼楮就看著他。

    “這五丁包子,要海參,鮮蝦,雞肉,嫩筍,肥豬肉,細細切丁,調制成餡,包成二十四道褶的包子,上鍋蒸,算著時辰,要肥豬肉將將好化成豬油,趁熱上來,一嘴下去,海參肥滑,鮮蝦細嫩,冬筍松脆,雞肉味美,包裹著熱騰騰的豬油香氣,便恰到好處了,也不算多難。”

    老頭咽了一口唾沫,看看手上酥餅,頓時也不香了。

    大師傅也為難,講是極容易了,可是,火候二字,哪里是那麼容易的抓著頭尷尬笑,說,要不,請小老爺與俺些時日,俺研究研究,再請小老爺品嘗如何。

    康飛嘆一口氣,算啦把你們這兒撿那拿手的上來就是了。

    大師傅千恩萬謝,小老爺稍等,俺這就去安排。

    老頭看大師傅下去,未免就放下手上燒餅,看了他半響,嘆一口氣,“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是個貴人,大大的貴人,不過,不是我老人家吹,你再貴,與我老人家也沒半個永樂錢的關系”

    康飛笑嘻嘻伸出筷子,夾了一筷子白切雞,就放在他跟前的碟子里面,“老人家這話說的,我不是請你吃早茶麼,小子我誠心請教你,這衙門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老頭頓時一噎,看了看桌子上的餅,抓了抓頭,嘆氣就拿起來,咬了一口,說道“真是上當了,吃人嘴軟啊”

    他說著,就把情況仔細與康飛說了些。

    原來,那宋家阿嫂的男人,是恭常都極有威望的人

    康飛忍不住問他,這恭常都是什麼俺倒是知道打虎的武都頭

    老頭白了他一眼,說,恭常都以前是叫長安鄉的。

    康飛哦了一聲,懂了,鄉長。

    這宋家阿嫂的男人,叫宋阿良,因在恭常都有威望,那些海上來的佛郎機人就請他做事,隨著佛郎機人越來越多,那宋阿良的威望就越來越大了。

    “老人家,我不是听錯了罷”康飛未免就問他,“我明明听到,下面那位宋家阿嫂是要找佛郎機人的麻煩。”

    “年輕人就是沒耐心。”老頭白了他一眼,這時候,跑堂的小心翼翼上了幾個冷碟幾個熱碟,老頭趕緊甩開筷子,叉了兩筷子在嘴里面大嚼起來。

    吃了幾筷子,他伸手擦了擦胡須,這才繼續說道“恭常都如今可了不得,剛才不是說了麼,都私設巡檢司了,其實,也不是私設,只是恭常都又抱上了海道大使的大腿,畢竟,佛郎機人再厲害,哪里有海道大使厲害。”

    廢話,本地的巡按御史,巡按海道,日後說不定直接升布政使都有可能。

    抱上這種大腿,循例,可以做官,我天朝乃是官本位,誰不想做官老爺

    不過,這也不對啊不至于抱了海道大使的大腿,翻臉就要對付佛郎機人,這些佛郎機人在當地不是都有數萬人了麼

    老頭听了康飛的疑惑,就說,“也不是翻臉,只是,海道衙門想問佛郎機人多收稅,佛郎機人不肯。”

    康飛哦了一聲,懂了,你既然做了我的狗,自然就要听我的話,讓你去咬佛郎機人你就必須得去。

    旁邊烏仲麟這時候就插嘴了,“這宋阿良,俺看不是個好人,居然如此朝三暮四”

    康飛看了他一眼,就說“老烏,不要再表忠心啦”

    烏仲麟正要說話,康菲眉頭微微一挑,烏仲麟頓時訕訕。

    康飛摸著下巴,心說,這事兒鬧的,感情香山縣只是無妄之災,可憐周如芝,也不曉得出來仔細打听打听消息。

    他正想著,旁邊老頭吃了一筷子菜,放下筷子後,對康飛說“年輕人,你這頓,請的不虧,我與你明說,我女兒,如今那是市舶太監的老婆”

    康飛當即大吃一驚,臥槽,還真有把女兒嫁給太監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大明開無雙 | 我在大明開無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