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苟到仙界 第二十四章 師兄,收了神通吧【求收藏,求推薦】

第二十四章 師兄,收了神通吧【求收藏,求推薦】

小說︰苟到仙界| 作者︰懶牛頭| 類別︰武俠修真



    離開風鈴峰時,韓毅一直把陳天齊送到了山下,見其遁光遠走,才轉身返回洞府。

    飛回榮武堂的路上,陳天齊在心里默默盤算,去平陽城之前,最好閉關苦修幾年,突破築基中期,再去調查赤火貂的事情。

    “師妹,成功拿下。”

    回到榮武堂,陳天齊笑嘻嘻地把牘插進柳勤勤的頭發里。

    聞听此言,柳勤勤忘記了把牘拔出來,驚詫不已道︰“真的?”

    “自然是真的。”陳天齊打個響指,“師兄我啊,已經不同以往了。”

    “仔細算來,師兄最近一年接取的任務都是百分百成功,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喂喂魚,喂喂鳥,給稻田除除草,這種事情再失敗,就真的太無能了!”

    說笑的兩人听到了一道譏諷的聲音,同時看向門外,是個戾氣極重的年輕人,右手衣袖空空蕩蕩,手臂不見蹤影。

    “陸建?”

    柳勤勤面露詫異之色。

    自從陸建獨自從翠雲山逃回後,一直沒有露過面,每日都在洞府里閉關苦修。

    再看他的修為,陳天齊竟然發現看不透了,經歷過生死,陸建的修為有了新突破。

    “陸師弟,你不知道……”柳勤勤正要為陳天齊辯解幾句,卻見陳天齊對她擺了擺手,示意不需要。

    陸建手抓著空蕩蕩的衣袖,咬牙切齒道︰“我這條手臂之所以丟在翠雲山,都是拜師兄所賜!

    如果師兄與我同去翠雲山,怎會有此慘敗?

    兩位師兄又怎會慘死?!”

    陳天齊先是愣了一下,繼而笑道︰“陸師弟,能說出這種話,可見你丟條胳膊算是賺了。”

    “你說什麼?!”陸建上前一步,凶悍的氣勢撲向陳天齊。

    陳天齊亂發狂舞,巋然不動,鎮定自若地說道︰“我早就勸過你,獵殺鷹虎太冒險,你听不進去,一意孤行,最終釀成苦果。

    你看不清自己的能力,說好听點是不自量力,說難听點是不知天高地厚!

    再說難听點就是臉盆里扎猛子,你不知深淺!”

    柳勤勤的頭上慢慢升起一個問號,不自量力、不知天高地厚不是一個意思嗎?

    還有,臉盆里扎猛子是什麼鬼?

    “事情發生了,不從自身找原因,反倒怪到了我的頭上,你是不是以為把同行之人的死歸咎在我的頭上……就能洗刷掉身上的罪惡,就能心安理得了?”

    陸建身軀一震,向後跌退數步,面無血色。

    ‘什麼罪惡?什麼心安理得?到底發生什麼了?’柳勤勤頭上一串問號。

    “陸師弟,你還真是懦弱、愚蠢、無能、卑鄙,而且讓我替你感到悲哀。”

    陸建的臉變得雪白雪白,猶如紙人。

    “是你!都是你的錯!”陸建轉身飛走,“王師兄、李師兄的死,都是你的錯!!”

    崩潰的吼聲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

    “什麼情況?”柳勤勤困惑、不解、痴傻……看著陳天齊。

    “你不懂才好。”陳天齊意味深長地說道。

    “說給我听听?”柳勤勤心癢難耐,想要知道答案。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年紀輕,看到兩位師兄慘死在妖獸爪下,出了心理問題,沒人疏導,也找不到好友宣泄,就鑽牛角尖了。

    還有可能見到師兄的求救,沒敢出手就跑了。

    或者被鷹虎咬住手臂,師兄來救,陰了師兄換了逃命機會。

    還有……”

    “可以了,可以了,師兄,你收了神通吧,我不想再听了。”柳勤勤雙手捂耳,陳天齊的話讓她脆弱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我都跟你說了,你不知道最好。”

    “師兄,也可能是你猜錯了。”柳勤勤表情認真地說。

    “當時發生了什麼,只有陸師弟知道,反正他認為把兩位師兄的死怪到我頭上,會覺得心安。”陳天齊聳了下肩,“他剛才的樣子看起來很蠢,實際上是仇恨轉移,今後會更加埋怨我,搞不好要生死相向。”

    柳勤勤不敢置信道︰“不會那麼嚴重吧?”

    “那兩位弟子的死肯定跟陸師弟有很大關系,否則他不會那樣的。”

    “師兄,別說了。”柳勤勤不敢去聯想陳天齊剛才說得幾種可能性。

    “師妹,你就別想這件事了,忙你的吧。”

    有弟子來接取任務,也有弟子任務完成前來還牘,陳天齊拿了輔助煉丹的報酬,大步離開榮武堂。

    陸建的事他完全不放在心上,若真的生死相向,那就焚其肉身,滅其元神,連中等意思都算不上,完全就是小意思。

    回到洞府,陳天齊拿出最近獲得的幾萬靈石,心里琢磨起來,是全部兌換修煉時長,還是留一部分呢?

    先兌換四年,修煉到築基中期再說。

    來到《靈泉山川圖》圖內,照慣例先修煉披甲功,兩年苦痛折磨才堪堪突破火焚第四層,這門煉體功法越往後,突破的速度就越慢下來了。

    不過,第四層之後,力量和防御都有著顯著提升,肉身堅硬程度完全可以媲美中品法器了,遇上修士祭出下品法器,是不是可以擼起袖子掄拳砸了?

    陳天齊有時候會有這種刺激的想法。

    披甲功的突破,經脈也有些許拓寬,上次苦修,純元功已經元轉四次,不知兩年時間,能否有所突破……

    兩年彈指一揮間,陳天齊越來越習慣苦修,兩年過去了,竟然有些意猶未盡,甚至還想再來上一發。

    搖晃腦袋,晃走受虐的傾向,陳天齊深深吸口氣,再緩緩吐出,體內響起浪水呼嘯。

    非常巧合,純元功也只元轉了一次,築基中期水到渠成,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完全感覺不到瓶頸的束縛。

    純元功是門奇功,果然不假。

    築基中期,體內法力的數量和質量都大有改變,催使法寶也就更加得心應手,不說對敵手段,就說逃命,陳天齊現在都能在身上多貼十好幾道疾行符。

    那麼,準備充分,是時候前往平陽城調查了。

    平陽城。

    乃是世俗界的城池,大概幾十萬人口的樣子,集市繁鬧,特別有世俗界的生氣。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苟到仙界 | 苟到仙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