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詩劍飄香 第八十五章︰花和尚的廟(下)

第八十五章︰花和尚的廟(下)

小說︰詩劍飄香| 作者︰西江清月| 類別︰武俠修真



    花和尚在寺廟外踱著步子,他的手背在身後,他的手指飛快地轉動著手指中的念珠。

    他的眼楮賊溜溜地瞟了一眼寺外的大古樹,他想找到孤獨,可孤獨就像一棵消失的樹丫杈。

    即是早晨的太陽把大樹的影子照到地上,這個影子中依然沒有孤獨的倒影,孤獨一定長在了這棵大古樹上

    太陽懶洋洋的看著寺廟外的花和尚,花和尚卻仔細的看著四周的路,此刻他看到了許多的和尚。

    這些和尚從四面八方趕來,他們用最快的腳步趕到了廟前,他們一定是早晨出去化齋的和尚,他們一定怕回來的太遲,會餓壞寺廟里的師兄弟!

    花和尚看到這些涌來的和尚,他笑了笑,踱著自信的步子回到了寺廟中,他的嘴里此刻哼起了萬花樓的小曲。

    走進寺廟的房間內,花和尚看到了一個長著頭發的人,這個人不是蕭淚血,也不是孤獨。

    他是影子,影子的手中提著劍,他的劍鞘是黃金打造,他用好奇的眼光看著進來的花和尚。

    “今天是個好日子,今天來的和尚真是多,”影子看著寺廟內涌進來的和尚們言道。

    “這里的香火一定不錯,”花和尚干聲道,他努力擠出了一點微笑。

    “這里好像是座破廟?”影子道。

    影子記得很清楚,他昨夜一定沒有喝醉,他還是看著外面來的和尚,這些和尚們似乎都喜歡這樣的破廟。

    “今天這里香火一定不錯,”花和尚繼續言道。

    他看了看蕭淚血,此刻的蕭淚血閉著眼楮,他搖著頭,他在閉目養神,這些趕來的和尚好像與他沒有一點關系。

    “這里應該有個菩薩,這麼多的和尚怎麼上香?”影子道。

    “對,今天應該請個菩薩,這里今天少個菩薩,”花和尚道。

    花和尚立刻轉過了身,他走出了房間,他招了招手,院中立刻奔過來兩個精壯的和尚。

    “去請個菩薩!”花和尚對著精壯的和尚下了命令。

    “菩薩不喜歡鬼,菩薩會收了鬼,這里住的是鬼中的王,”李清的聲音同人一起走進了這個寺廟。

    李清感覺葡萄就是好,他的頭腦清楚了許多,他走下馬車的時候,他感到今天的空氣特別的新鮮。

    走進寺廟的李清看到了站在門前說話的花和尚,花和尚撇著嘴又走進了房間,他沒有理會站在門外的李清。

    “不去請菩薩?”花和尚問著蕭淚血。

    “不去請!”蕭淚血道。

    “為什麼?”花和尚問。

    “和尚多了不念真經,菩薩一定會發脾氣,”李清走進了門,李清言道。

    “今天這里和尚真是多!”蕭淚血道。

    蕭淚血站了起來,穿上了自己的長衫,他仔細的打扮好自己,猛猛松了一口氣,他壓抑了很久。

    一只烏鴉不知趣地落在房間的屋頂之上,烏鴉的叫聲,打斷了房間的談話,蕭淚血此刻皺了皺自己的眉頭。

    “好討厭的烏鴉,它來的真不是時候,”李清听到了烏鴉的叫聲。

    不知趣的烏鴉還在叫,它一定習慣了這間破廟,它很奇怪,這麼好的地方為什麼會有人來?這是它的世界。

    烏鴉還在叫,蕭淚血有點心煩。

    “喜鵲走了,只剩下烏鴉,烏鴉一定很寂寞,它來找它的老朋友,”李清道。

    “它也有朋友?”蕭淚血問,此刻影子走出了房間。

    “它當然有朋友,它習慣了一個地方,肯定會來看它的朋友,”李清看著這個房間。

    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房間,也許在香火旺盛的時候,這里是一間上好的寮房。可今天這里只是一間普通的屋子。

    “它的朋友一定不是一個好朋友,”蕭淚血開口笑了起來,他的笑聲立刻嚇飛了屋頂上的烏鴉。

    這只烏鴉使勁拍打著自己的翅膀,可惜它怎麼也飛不起來,烏鴉點著它的烏鴉頭,看著自己的爪子。

    烏鴉看到了一只人的手,這只手抓住了它的爪子,它瞪大了它的烏鴉眼,它不相信這是一只人的手。

    這只烏鴉出現在了房間里,它使勁拍打著它的翅膀。

    “它是一只笨鳥,它不該打擾我休息,”這是孤獨,孤獨言道。

    “你不是剛剛在樹上?”吃驚的花和尚問道。

    “誰說我一定在樹上?”孤獨道。

    “你不在樹上?”花和尚愣住了。

    “它落下的時候,恰好我在屋頂,恰好它落在了我的身邊,恰好我伸手就捉住了它,”這是孤獨最多的話。

    孤獨堅持說完了這些話,他的手中的烏鴉耷拉下了頭,它好像知道自己打擾了別人的談話,自己已經錯了。

    “好厲害的內力,片刻間能震碎它的心髒,”花和尚听到了李清的一句話,他看到烏鴉的嘴中流出了血。

    “這是一只沒有長心的烏鴉,”孤獨再次轉過了身走了出去,這個不喜歡說話的孤獨,留下了一句誰也不懂的話。

    “這個朋友真不錯,”李清悠揚的贊了一聲。

    孤獨的身影走出了房間,走出了寺廟,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李清輕輕搖了搖自己的頭。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蕭淚血言道,蕭淚血抬起了腳,大步走出了房間。

    “你要走?老鬼頭,”花和尚問道。

    “我要去迎接一位朋友,一位老朋友,”蕭淚血大聲道,他沒有回頭,他的眼楮盯著寺廟的門。

    “還有朋友喜歡這里?”花和尚不解。

    “這次來的一定不是一個和尚,”李清笑了笑,他想起了一個人,這個人現在還在馬車上。

    李清的身影立刻飄了出去,房間內只剩下了花和尚,花和尚摸著他的大光頭,使勁拍了拍。

    花和尚看到飄出去的李清又飄了回來,他來到了床邊,鑽到了床上,用蕭淚血的留下的布衾蓋住了自己的頭。

    “來的一定不是一個好人,”花和尚停下了拍頭的手,看著李清,李清的動作十分的滑稽,花和尚笑道。

    說完話的花和尚有點後悔,他看到了進來的人,這個人很胖,胖胖的甦海走了進來。

    甦海用他的眼楮在找著人,他知道這樣熱鬧的場景一定少不了李清,“這個笨蛋一定醉死在了萬花樓中。”

    這樣喜歡損朋友的人,花和尚也不願去惹他,偏偏甦海看到了他,也听到了他的話。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好人,用不著你來證明,”甦海立刻接上了花和尚的話,他盯著花和尚。

    花和尚想收回自己的話,他認識甦海,他也知道這是醉仙樓的大掌櫃,但自己心中奇怪。

    這麼好的天氣,這麼好的日子,這個醉仙樓的大掌櫃也喜歡逛破廟?

    甦海拍了拍手,花和尚看到一個奇怪的事,這是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現在已經開始發生。

    寺廟外來了六個伙計,他們的手中每個人提著兩個大盒子,寺廟的院子中立刻堆滿了十二個大盒子。

    盒子開始打開,一股香味立刻充滿了整個寺廟的院子,花和尚聞到了蟹殼黃的味道。

    進來的伙計打開了盒子,立刻退出了寺廟的院子,院子里只有甦海與來去走動的和尚們。

    甦海用自己的鼻子聞著每個打開的盒子,他的嘴開始了嘮叨,花和尚沒有見過這麼喜歡嘮叨的男人。

    但眼前的甦海,就是在嘮叨,他轉了一圈,點了點頭,大聲嘆著氣︰“可憐了我的‘燒刀子’,可憐的‘太湖三白’。”

    “你為什麼要可憐你的酒和菜?”花和尚笑著問。

    “可憐他們沒有人來吃!”甦海道。

    “我可以來吃你的菜,來喝你的酒,”花和尚道。

    “你不是和尚,也不是笨蛋,你不能吃,”甦海道。

    “難道你的酒和菜,只能笨蛋與和尚才能吃?”花和尚笑了起來,這個事兒本來就是好笑。

    “對,你是一個聰明人,你猜的很對,”甦海道。

    花和尚搖搖頭,他不相信這個道理,這個道理說給鬼都不相信,可是有一個人相信,因為他不是一般的鬼,他是鬼中的王。

    蕭淚血走進了寺廟的院子中,他說道︰“這個人說的很對,今天他的酒和菜,只有笨蛋與和尚才能吃。”

    蕭淚血來到了一個大盒子邊,從里面用手拿出了一盤菜,立刻用手抓著吃了起來,他吃的很香,不停的點著頭夸,“真香!”

    “你不是笨蛋,也不是和尚,為什麼要吃他的酒和菜?”花和尚道,他拍著自己的大光頭。

    “我不是和尚,但我是個老笨蛋,所以我有資格吃,”蕭淚血吃著菜言道。

    花和尚還是不相信,這是鬼王,這是昔日不肯認輸的‘老鬼頭’,今天他居然會承認自己是個老笨蛋。

    “我的朋友是個年青的笨蛋,我比他老,只能當個老笨蛋,”蕭淚血看著盤子中的菜。

    花和尚此刻感覺自己餓了,人餓的時候聞到什麼都是香的,他甚至想到孤獨手中死去的烏鴉,可惜這個烏鴉實在不能吃。

    花和尚想起了一個人,這個人應該餓了,這個人躲在房間的床上,他應該會聞到酒和菜的味道。

    他回過了頭,看著房間里的床,此刻床上並沒有他想看到的人,這個人已經消失在了這個房間中。

    這個人一定不喜歡酒,也不喜歡下酒的菜。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詩劍飄香 | 詩劍飄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