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詩劍飄香 第五十八章︰英雄有淚

第五十八章︰英雄有淚

小說︰詩劍飄香| 作者︰西江清月| 類別︰武俠修真



    蕭淚血修臉的姿勢很輕,他坐在床邊,慢慢用孤獨送來的水,先打濕了自己的臉。

    一塊皂角在他的手中變得十分滑膩,手中的皂角很快變出了皂沫,蕭淚血將皂沫仔細的涂在了臉上。

    身邊的孤獨立刻送上了一面銅鏡,蕭淚血拿出了自己的剃刀,開始修理自己的臉。

    他修理的很慢,他沒有放過臉上每一根胡須,每一根胡須此刻都像是他的敵人,每一個敵人在剃刀下,瞬間腰斬。

    孤獨等蕭淚血刮完了臉,立刻又送上了一盤清水,原來的盆子他放到了房間的牆角。

    “委屈了你!”洗完了臉,蕭淚血拿過了一塊綢緞,輕輕擦干了自己的臉,在銅鏡下,他的臉色再次恢復了男子漢的剛毅。

    孤獨沒有回答蕭淚血的話,他耐心的伺候著蕭淚血,等到他眼前的蕭淚血穿好了身上的綢緞長衫。

    “門主,我們現在出去?”孤獨問道。

    “是,我已經幾天沒有看到姑州的太陽了,我現在很想看到太陽,”蕭淚血的眼中充滿了對太陽的期望。

    “這是馬掌櫃的手藝,其實他是個好裁縫,”蕭淚血看著自己的長衫說到,他想起了這個馬掌櫃。

    “他也是一個好殺手,他的剪刀是個好武器,”孤獨想起了這對‘剪刀’夫婦,這是一對殺手搭檔,也是一對裁縫夫妻。

    “李少主應該辦完了他該辦的事,我們現在去見他,”蕭淚血推開了一扇門,走了出去。

    他的身後跟著孤獨,這扇門關閉後,門扇上出現了一個畫像,這個畫像是一個沒有頭顱的畫像,畫像的人手中提著一把長劍。

    蕭淚血的身影出現在了醉仙樓的門口,他走路的腳步鏗鏘有力,他抬著頭看著黃昏時的太陽。

    姑州城的夕陽,如午時一樣酷照著這座古城,它想烤焦這個令它疼痛的地方,這個地方在黃昏時,總是出現一些令人難以捉摸的故事。

    蕭淚血走進了醉仙樓的一樓,他用最和藹的聲音與每一位來的客人都打了一聲招呼,他看到了一個可愛的孩子,他抱了起來,用和藹的聲音問到︰“我是大楊山的蕭淚血,你認識我嗎?”

    可愛的孩子沒有听懂他的話,可這個孩子用他的小手摸了摸蕭淚血的臉,說了句讓蕭淚血感動的話,“大伯伯,你的臉真光滑!”

    蕭淚血立刻親了小孩子一下,他的手伸向了身後的孤獨。身後的孤獨立刻從懷中取出了一張銀票。

    “去,跟你的爸爸買個棉花糖,”蕭淚血將這張銀票放在了孩子的小手中,他笑著放下了孩子。

    蕭淚血的笑擠滿了醉仙樓的一樓,他感覺這個古城的夕陽特別的美麗,至少現在在這個醉仙樓中,來到客人都知道他是蕭淚血。

    他走進雅間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李清,此刻的李清正坐在雅間的一張椅子上,他的面前擺著一壇‘燒刀子’,‘燒刀子’的旁邊擺著一盤黃瓜。

    看到走進來的蕭淚血,李清點了點頭,他沒有介紹身邊的寧兒,寧兒此刻很老實,她不知道李清要等的人是誰?可她從李清的神色中知道,這個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寧兒看到了進來的蕭淚血,她的目光中露出了吃驚,這個人不是已經中毒倒在了西村?

    聰明的寧兒沒有說話,她知道這個時候,她不需要說話,她說的話一定會是多余的話。

    “你等了很久?”坐下後的蕭淚血說道。

    “朋友間沒有很久這兩個字,”李清打開了‘燒刀子’,桌上立刻飄著濃濃的酒味。

    李清給自己倒出了一杯,他看著眼前的蕭淚血,眼前的蕭淚血聞到了酒味,他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你病得很厲害?”李清問道。

    “我沒有你那麼幸運,這次我是一個主角,我當然傷的最重,”蕭淚血說到,他看了一眼桌上唯一的菜,這是一盤拍黃瓜。

    “這是一盤好菜,這盤菜適合喝酒,”李清夸了一句,他知道這是寧兒親手做的菜。

    寧兒的手可以舞劍,也可以射出飛刀,今天李清親口嘗到了寧兒做的菜,李清感覺西域出來的姑娘都不錯。

    但李清也知道,寧兒的這雙小手也會殺人,在暗室的一刻,李清明白了寧兒名號的來歷,寧兒有冷酷的一面,她的名號‘冷面羅剎’,不是一個虛號。

    “你是快手袁二的女兒?”蕭淚血問寧兒,他似乎熟悉寧兒的父親。

    “你認識我的父親?”快嘴的寧兒問到。

    “對你來說,他是一個好父親,可對我們來說,他不適宜做一個俠客,”蕭淚血的評價很直接。

    直接的話語讓寧兒低下了頭,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父親的過去,她在悅來客棧,已經听崔四娘說了這個往事。

    “我去打壺水,這是天山雪蓮秘制的丹藥,”說話的寧兒站了起來,送上了一個小小的瓶子。

    “好姑娘不一定有個好父親,”蕭淚血看著寧兒離開了這個雅間,雅間的門立刻有一雙手關閉。

    “這是她父親的過錯,這個與她沒有關系,”李清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他喝下了這杯酒。

    “什麼是過錯?這是對虛幻的名利追求,”蕭淚血的眼楮看著桌上寧兒留下的瓶子。

    這是青蓮山莊的丹藥,這個藥可以化解自己的毒,但它無法化解自己留在心的傷痕。

    “劉大麻子是你的一個朋友?”李清打開了話題。

    “這只是一個屬于過去的朋友,我離開了只有一年的時間,”蕭淚血道。

    “他真是一個叛徒?”

    “‘叛徒’兩個字不會寫在臉上。”

    “他為什麼會選擇背叛?”

    “你為什麼會選擇做我的朋友?”蕭淚血改變了話題。

    “因為你是蕭淚血,大楊山山中的‘鬼門’門主蕭淚血,”李清回答的很簡單。

    簡單的話才是直接的表白!蕭淚血的眼楮看著年青的李清,他感覺眼前的李清很成熟,這就是一個好朋友。

    “我知道我蕭淚血不會看錯一個人,我就是大楊山中的蕭淚血,”蕭淚血提高了說話的語氣,他在為自己的選擇自豪。

    說話的蕭淚血突然眼楮變得濕潤,李清看到了他的這個表情,這個表情來的很快。

    這是一個無語的表情,這是一個為自己感慨的表情,這個表情蕭淚血似乎壓抑了很久很久。

    “我就是一個大英雄,我的朋友就是一個合格的朋友,”蕭淚血再次提高了自己的嗓門。

    可李清感覺此刻蕭淚血的聲音有一點哽咽,李清明白這時的他心在流淚,這個人的心在為背叛自己的朋友流淚。

    “昨天就是今天的過去,我們何必在乎昨天的故事!” 李清看著眼前的蕭淚血說道。

    “其實我們的故事不好听,一點都不好听,”蕭淚血伸出了他的手,他抓起了李清面前的酒壇子。

    “你現在不能喝酒,你需要的是休息,”李清勸道。

    “我是蕭淚血,我為什麼需要休息?難道我真是一個大俠的影子,”蕭淚血放下了酒壇子。

    “你不是!你的名字很好听,”李清想起了一個傳說,一個已經遠去的傳說,這個傳說中的主人也叫蕭淚血。

    “他叫‘蕭淚血’,恰好我也姓蕭,我改了我原來的名字,我想成為他一樣的人,可惜我還是沒有這個人偉大,”眼前的蕭淚血說道。

    “我是‘李清’,難道我一定要改個名字叫‘李尋歡’?”李清笑了笑,他有時感覺自己的名字很土,土的就像常來百勝賭坊門前來乞討的孩子。

    李清听懂事的阿晨叫他‘二狗子’,這個流浪的孩子,吃飽了飯,就會跳著步子離開,他的世界一定無憂無慮。

    但自己的名字就是叫李清,這是清算的‘清’,不是清水的‘清’,李清想知道這個江湖中,自己需要清算多少舊日的恩仇?

    “你是一個很聰明的朋友,”蕭淚血說了一句,說話的時候,蕭淚血揉了揉自己的眼楮。

    “有的人的確想去裝自己最聰明,他感覺別人都是傻子,其實在別人的眼里,他自己就是一個傻子,”李清說道。

    “你說的這個人我知道,”蕭淚血回道,他拿起了酒壇子,為李清倒了一杯酒,他倒酒的姿勢很小心,他沒有浪費一滴酒。

    李清很快端起了這杯酒,他一口飲淨,他把空空的酒杯讓蕭淚血看看了,這杯酒李清喝的就是很干淨。

    倒著的酒杯沒有滴下一滴酒,這就如蕭淚血倒酒時的態度一樣,李清干完了朋友倒出的這杯酒,而且喝的干干淨淨。

    “我欠了你一個人情,可這個人情我現在無法償還,”蕭淚血道。

    “你不欠我人情,等你能喝酒的時候,記得,今天你欠了我兩杯酒,而且一定要喝的干干淨淨。”李清回道。

    “對,一定要喝得干干淨淨!”蕭淚血突然開始了笑,他笑得留下了眼淚,但他沒有去擦這些眼淚,這些眼淚掛在了他的臉上。

    “你好像哭了?”李清看著眼前的這個‘鬼門’門主,他應該有著自己輝煌的時刻,可惜現在一切都變了。

    這個時代變化的就是快,李清想起了自己,也許沒有西域的故事,他就是一個單純的李清。

    或許沒有萍兒來到,他只是百勝賭坊的一個少主,這個時刻他正在百勝賭坊的樓中,品著茶,喝著小酒,看著樓下那些賭紅眼的漢子。

    看著他們充滿了喜悅走進賭坊,垂頭喪氣離開百勝賭坊,這個世間變化就在這一個瞬間。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詩劍飄香 | 詩劍飄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