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詩劍飄香 第三十八章︰鬼門計謀(上)

第三十八章︰鬼門計謀(上)

小說︰詩劍飄香| 作者︰西江清月| 類別︰武俠修真



    “你趕了很遠的路”這是甦海的第一個問題,李清感覺這個甦海現在腦子一定有問題,這麼簡單的問題也需要去問,他今天一定讓燒刀子燒壞了腦子。

    第二天早晨,李清從悅來客棧出來見到阿晨的時候,他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他告訴懂事的阿晨,自己已經讓燒刀子燒壞了腦子。

    可懂事的阿晨告訴李清,他昨天看到了鬼,阿晨堅信那個人一定是個鬼,這個人從醉仙樓出來,走到了街道中,用手左手卸下了自己的右臂,看了很久,他竟然開始吃他的右臂。

    “他吃的很香”阿晨听到李清的問話,瞪大了眼楮,他心中感覺現在的少主腦子一定壞了。

    “好像很香,”懂事的阿晨還是回了李清一句話。

    “現在我們也去吃,味道一定很不錯,”李清跳上了馬車,他竄進了馬車的廂房,再也沒有說話。

    懂事的阿晨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確定自己的腦子沒有壞,他也跳上了馬車用力甩響了馬鞭,這一刻他看到了從客棧走出的寧兒,寧兒的表情很古怪,她看到馬車,沒有吭一聲。

    “醉仙樓”馬車里的李清吭了一聲。

    李清再次來到了這個房間,中年漢子還是坐在原來的位置,他沒有動,他的面前擺滿了酒壇,這是昨夜喝的酒,他應該喝了一夜,他的眼楮現在通紅。

    “你還在等我們”李清問了一句。

    “我現在只能等你,”中年漢子看到進來的李清,他的臉微微抖動了一下,但他很快恢復了冷靜。

    “為什麼”李清坐了下來,他努力回想昨晚的一切,可惜他醉了,他對昨晚失去了一點記憶。

    “因為你是血衣門的李清,你有一把快劍,比我快的劍,”中年漢子的眼中露出了希望之光。

    “你見過我的劍”李清看著自己左手中的劍,他突然明白,這個中年劍客為什麼一直左手扶劍

    左手是人的弱點,一個劍客用左手去拔劍,會比別人慢半拍,這半拍就是一個劍客的弱點,這半拍也許就會失去自己的生命。

    “沒有,我沒有見過你的劍術,但我知道能擁有這把劍的人,他的劍術一定是最快的劍,否則他不配,”中年劍客的語氣在加重。

    “你知道這把劍的來歷”李清有點吃驚。

    “他當然知道這把劍的來歷,”一個聲音從雅間外傳來。李清听的很清楚,這是酒肉朋友甦海的聲音,這個甦海每次出現的時候,恰到奇好。

    甦海胖胖的身體再次走進了這個雅間,他進門的時候,打了個哈欠,他好像剛剛睡醒,他的眼楮堵滿了困意。

    “你看到了什麼”中年劍客問了一聲進門的甦海,他沒有等甦海坐下。

    “我帶來了一個人,我去的時候,看到了這個人,他也在那,我們等了一個晚上,那里一片安靜,”甦海沒有坐下。

    李清看到甦海的身後跟進來了一個人,這個人竟然是張帆,一個會打造鐵手的張帆。

    張帆看到李清點了點頭,他走到了中年劍客面前說了一句話,這句話徹底顛覆了李清的思維,這句話李清听的很清楚,一字未露。

    “門主,他們就在那個街道,那個街道很奇幻,進去的人會產生一種幻覺。”張帆的話,李清瞪大了眼楮。

    眼前這個中年劍客居然是大楊山鬼門的門主,這個現實李清有點無法接受,他再次努力回憶昨夜,但他的腦中還是一片空白,他相信自己一定被甦海的燒刀子燒壞了腦子。

    李清狠狠瞪了甦海一眼,這個人真是一個酒肉朋友,這樣的秘密他也能隱瞞。

    甦海的表情很無辜,但他沒有解釋,他又打了個呵氣,轉身走了出去。李清現在明白這個甦海的困意是因為他一夜未睡,他去一個地方守候了一夜。可惜他沒有告訴李清,這是個什麼地方他看到了什麼

    “你走了以後我才告訴他,我的來歷,你可以稱呼我鬼王,”鬼王看著李清給出了一個解釋。

    “在我的心里,你應該是幽靈的黃金殺手,”李清說出了心里話,這句話憋了他很久。

    “你見過他听說他很神秘,他有四個使者,”鬼王看起來一點都不神秘,李清感覺這個鬼王很親近。

    “我沒有見過他,我見過他的使者飛劍與鐵書,他們的武功不錯,”李清想起了這兩個人,這個飛劍應該死了,死在了張帆的鐵手套下。

    李清看了一眼張帆,可張帆看著鬼王,他沒有理會李清的話題,好像這個故事與他沒有關系。

    “你的劍來自大楊山中,這是一個古老的傳說,”鬼王的話是李清心中的一個謎,他很想知道這把劍的來歷。

    “你應該還有一個箱子,這是一個會要命的箱子,這是天下最厲害的武器,”鬼王的眼楮開始睜大,他有點激動。

    “自古以來最厲害的應該是小李探花的小李飛刀,”李清知道這個故事,他崇拜這個英雄。

    “可惜小李探花只是一個故事,他帶走了小李飛刀,這種武器已經成為傳奇,”鬼王突然嘆了一口氣。

    “可還有傅紅雪的刀,他是天下最快的刀西門吹雪的劍,他是天下最快的劍”李清想起了許多的人,這些人都是昔日的江湖。

    “都不是,他們這種人沒有傳人,他們的心中只有自己,”鬼王的表情現在開始變得復雜。

    “你見過這個箱子”李清知道這個箱子,這個箱子是血衣門的鎮門之寶,他只用過一次,在打開的瞬間他殺死了快刀尚遠。

    “沒有見過,但我知道,見到這個箱子打開的人都已經死了,沒有知道這個箱子里到底是什麼”這句話李清很清楚,這句話他的娘親也這麼說過。

    “但你的劍我知道,它的名字叫莫邪”鬼王突然又提起了這把劍,他好像對這個箱子也很恐懼,李清看到每次提起這“箱子”,鬼王的肩膀都會一抖。

    “你為什麼會來姑州”李清打斷了鬼王的話,他听到有人走上了二樓,有人走向了這個雅間,這是兩個人,一個人的腳步很重,但這個腳步很穩。

    “讓他們進來,”鬼王並沒有轉身,他的眼楮沒有離開桌子,李清感覺他已經听到了這個聲音。

    他是鬼門的鬼王,他的听力應該很厲害,他不會顯得這樣無知,他應該知道隔牆有耳這個道理。

    進來的是昨天的濃眉大漢與一個伙計,這個伙計的手中端著一個盆子,這個盆子中飄出了一股魚兒的濃香。李清認識這個伙計,這個伙計喜歡用刀去砍魚頭。

    濃眉大漢快步走到了鬼王的身邊,他抬起了他的右手,擋住了李清的視線,他要告訴鬼王什麼

    李清看到了這個右手,這個右手昨天曾經中了甦海的畫筆,那只筆曾經穿透了他的手腕,可今天他的手腕變得完好無缺。

    “斷臂,李少主不是外人,有什麼話,你可以直說。”李清听到了這個人的名字,這個濃眉大漢的名字叫斷臂。

    “門主,魚是我親自捉的,魚是我親手殺的,炖魚的水是我親自去井中打的,我看著這個伙計炖好了魚,”叫斷臂的濃眉大漢說出了做魚的過程。

    “你是否告訴他今天的魚湯是鬼門的門主要喝他的客人是血衣門的李少主”鬼王的話很挑剔,他仿佛要在李清面前顯擺他的威風。

    “是,門主,我按照你的吩咐,每一個字都認真的告訴了這個伙計,”斷臂認真回答了鬼王的問話。

    “你相信他的話嗎”鬼王突然問了李清一句。李清有點發愣。

    “我不相信,”鬼王在自言自語,他瞪了這個叫斷臂的濃眉大漢一眼,這是他的手下。

    “伙計,你相信嗎”鬼王的眼楮轉向了送魚湯的伙計,他在等伙計的答案。李清看到這個叫斷臂的濃眉大漢,額頭滲出了汗珠,他用他的右手擦了擦他的額頭。

    李清仔細看了看他的右手腕,他的手腕沒有留下傷疤,這個叫“斷臂”的濃眉大漢難道會重生自己的手腕李清好奇的看著這個人,這個人一定不簡單,可他的右臂始終沒有放下。

    “他說了,這位客官說的很仔細,我知道了客官爺的要求,我炖的很仔細,”伙計回答的很快,他認真的吐露出每一個字。

    伙計的話像在給斷臂解圍,李清感覺這個伙計很圓滑,他應該是不想得罪眼前的每一位客人,或許他知道眼前都是掌櫃甦海的朋友。

    “你自己相信嗎”鬼王的話又回到了叫“斷臂”的濃眉大漢。李清感覺這個鬼王是個多疑的人,他從來沒有這樣去問過懂事的阿晨。這個鬼王一定也讓昨夜的“燒刀子”燒壞了腦子。

    “我自己也不相信因為我根本就沒有說。”李清此刻听到了最饒頭的一句回答,這個叫斷臂的濃眉大漢徹底否定了自己回答,他用最誠懇的態度認真回答了鬼王的問話,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于是李清听到了一聲問話,這句話出自鬼王的口中,鬼王的這句話讓雅間瞬間變得安靜。

    “你是菜刀”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詩劍飄香 | 詩劍飄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