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詩劍飄香 第二十三章︰孫戰有個秘密

第二十三章︰孫戰有個秘密

小說︰詩劍飄香| 作者︰西江清月| 類別︰武俠修真



    百勝賭坊的門一直敞開,因為它是一間賭坊,賭徒不喜歡休息。

    這是世間唯一一個最好的職業,因為賭徒從不會失業。

    這就像酒鬼喜歡喝酒,酒坊也就永遠不會倒閉。

    黃昏李清回到百勝賭坊,看到了孫戰,此時的孫戰好像已經喝醉,他在大把的輸銀子,這些銀子好像跟他有仇。

    “你醉了”李清來到了孫戰的後面。

    孫戰道“我知道。”

    “你輸了好多的銀子”李清又問。

    孫戰道“我知道。”

    “你不該這樣,”李清再說。

    孫戰道“我知道。”

    “你在等我你好像很郁悶,”李清揉了揉鼻子。

    “我為什麼要等你”孫戰轉過了頭,他手中沒有扇子,只是一個酒壇。沒有扇子的孫戰不是白面書生,也不會成為一名殺手。

    此刻李清沒有回答,他看到了一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這張臉是孫戰的臉,但此刻很滄桑。離開只是一天,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我就是個大笨蛋,對嗎”孫戰用醉眼看了李清一眼。

    “我也是個大笨蛋,”李清笑了笑。他想到了那個飛劍使者,這個殺手埋伏在悅來客棧的屋頂,自己竟然沒有發現。

    “哪我是什麼”李清旁邊的萍兒問了一句。

    “你是一個倒霉的笨蛋,”孫戰又看了李清一眼。李清明白了孫戰的意思,這個地方不方便說話。

    世間最方便說話的地方只有酒樓,這個地方是喝酒的世界,也是談心的世界,這個地方可以說出好多心里的秘密。

    于是今天的醉仙樓迎來了兩個大笨蛋,還有一個倒霉的笨蛋。醉仙樓的掌櫃笑開了懷,這是一個大主顧,這個主顧不能得罪,他也得罪不起。

    在最好的雅間,萍兒看到最好吃的菜,這就是一盤好香的蟹殼黃,她瞪大了眼楮,也想到了寧兒,可惜寧兒不喜歡賭坊,李清只好讓阿晨送她去了客棧。

    “你很奇怪,我今天的樣子”孫戰的手中還是拿著酒壇。

    “我不奇怪,”李清拿起了酒杯,看著孫戰。

    朋友之間的一切,就在酒中,李清在想這個孫戰為什麼會是白銀殺手如果不是,或許他是一個朋友,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或許我們想改變的事情很多,但付出是那麼的勞累,我們期待改變,但許多時候都是無功而返,空歡喜一場。

    “她應該死了我少了一個貪財的女人,”孫戰主動說話。

    男人喜歡看到自己的女人數銀子的樣子,而且是自己掙的銀子,親手交給自己的女人。李清瞬間想到了孫戰的女人,這個女人喜歡銀子。

    “喝酒”李清不會安慰這樣的人,但他知道現在應該喝酒,孫戰此刻的心里,最想的應該是喝酒。

    “我沒有找到她的尸體,但那里是一片廢墟,我就是一個大笨蛋,我應該先想到。”孫戰猛喝了一口酒。

    “或許她還活著。”李清知道這是一句安慰,但他的心里,仍然有著希望,這是對朋友最好的安慰。

    可惜他看到孫戰搖了搖頭。孫戰知道自己的錯誤,他的臉色在酒的刺激中,已經變得肝紅,可他說的每一句話,還是字字清晰。

    “一個殺手不應該有家,家是一個殺手的軟肋。”孫戰看了一眼萍兒,這個姑娘今天很特別,她沒有插一句話,她是一個很好的听眾。

    李清想到了楊善夫婦,他們就有家,而且還有一個孩子,高伯伯就是用她們的軟肋,換回了萍兒。

    瞬間他有很奇怪,這個楊善突然怎麼變成了吊臉的阿斌他應該與趙玉在一起,難道他不但會易容,而且還會分身術

    于是李清問了一句話“你對楊善知道多少”

    “我不是他的媳婦,我不知道他的故事,但我知道他是一個不錯的殺手。”孫戰又喝了一口酒。

    “其實你很善良,你放走她們的時候,你的行為告訴我,你不錯”李清看了一眼窗外。

    萍兒也看了一眼窗外,這個窗子真不錯,她想到了第一次從這兒飛出的感覺,那日她剛剛認識李清,那個夜晚很值得回憶。

    女孩子的夢都很好奇,女孩子的回憶都很現實。萍兒喜歡看到現實,她看到了兩個喝酒的笨蛋,在說著一些飄渺的話語。

    “幽靈莊很可怕你知道它在哪”李清的話再次回到了主題,是這個幽靈莊帶來了麻煩,他想去了解它的故事。

    但此刻李清听到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很特別,而且很熟悉,這個聲音從窗外輕輕飄了進來。

    “伙計你要繡花鞋嗎”這是鬼影孟婆婆的聲音,這個孟婆婆出現的正是時候。李清拉起萍兒的手又飛出了窗外,在這一瞬間,一道身影從樓下而起,飛向了旁邊的屋頂,只是幾個起落,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應該去追,”萍兒望著遠去的背影說了一句。

    “可我身邊有個朋友,”李清沒有忘記萍兒曾經的抱怨。

    “我好像很笨,是你的累贅。”萍兒嘆了一口氣,她明白自己的武功,實在太差。

    李清笑了笑,看了看萍兒,“可我們是朋友。”

    這是一句很暖心的話,這也是李清的心里話。或許許多的人想听到,但朋友的分類實在太多,這是知己朋友這是酒肉朋友或許只有自己的感覺它知道。

    他們回到了屬于自己的雅間,李清看到了可怕的一幕,孫戰的右手還是扶著酒壇,他的左手支著自己的下巴,他的眼楮瞪的好大,但他的胸口在流血,他的胸口有個洞,一個很深的洞。

    他看到了什麼讓他這樣恐懼誰在這個瞬間殺死了孫戰孫戰是一名殺手,他應該有自己警覺,況且他還有他的折扇花針,一個很厲害的暗器。

    萍兒只是一聲驚叫,瞬間引來了掌櫃,看到屋內的一切,掌櫃的臉在顫抖,他的腿也在抖,他看了一眼李清,這個李清很冷靜。

    看到突然死去的孫戰,李清用手指敲了敲腦袋。一個問題突然明白,這個鬼影孟婆婆,只是一個誘餌,他們今天對付的是孫戰,這個孫戰知道許多幽靈莊的秘密,恰好今天自己與醉酒的孫戰在一起。

    李清突然想到了寧兒,現在的寧兒安全嗎這個夜好像不太平。李清拉起萍兒的手又從窗戶飄了出去,直奔寧兒的住處。

    看到李清離開,顫抖的掌櫃立刻停止了抖動,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這個笑很陰沉。

    很快來了兩個伙計,從雅間悄悄抬走了孫戰的尸體,一盞茶的時間,一切恢復了平靜,好像這里什麼都沒有發生。

    一個殺手就這樣悄悄的來,又悄悄的走了,沒有人記住他的名字,或許有人听說過他的故事。

    懂事的阿晨還在客棧,他知道少主一定會來,看到回來的少主,阿晨笑了,笑的很開心。

    可門外的李清沒有笑,他站在了客棧的門口,他看到客棧的招牌,這個招牌很熟悉,這個客棧的名字也叫悅來客棧。

    這是一個巧合,大家都喜歡這個名字不,這個名字一定有什麼意義,李清的手指動了動自己的鼻子,他看到了懂事的阿晨,也听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個女人的聲音就是大,“哦看萍兒姑娘回來了,快,里面走。”

    萍兒看到了這張變化多端的臉,這是一張只看銀子,不認人的臉,或許正是她的這張臉,自己才能認識李清,萍兒努力使自己笑了笑。

    此刻李清听到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瘋丫頭,還知道回來”這是寧兒的聲音。李清放下了心,寧兒很安全。

    三個女人肯定有戲,李清不願身處她們之中,他想到了高伯伯,此刻只有去找這個會管家的高伯伯,才能知道這家客棧為什麼也叫悅來客棧

    或許高伯伯還能告訴自己孫戰的秘密,這個孫戰為什麼會突然的被殺一切都是一個好奇。

    李清帶著懂事的阿晨回到了百勝賭坊,在後院的高伯伯房間,李清看到了高伯伯,這時高伯伯在看牆一幅畫,這幅畫很美,是一個美麗的女人,這個女人在燈光的照耀之下,顯的特別的端莊。

    “你一定很奇怪那個客棧還有那個死去的掌櫃,”高伯伯沒有回頭,他知道這個時候來的一定是李清。

    “高伯伯,你應該告訴我這個答案,我已經長大。”李清的眼里,這個高伯伯很和藹,他的童年,只有這個高伯伯心疼他,雖然娘親也疼他,但娘親很嚴厲。

    “是啊少主已經長大,可在我們的眼里,少主還是一個孩子。”高伯伯的話語重心長。

    一個人無論他多大,在長輩的眼里,他永遠是個孩子,這是一種愛,一種永遠無法改變的愛。

    “他們是少主的人,悅來客棧的掌櫃是血衣門的弟子,他們是血衣門的眼線。”

    “他們是血衣門的弟子”

    “是,他們只忠心于血衣門,他們若听到少主的呼喚,可以為少主撲湯蹈火,甚至可以付出他們的生命。”

    李清想到了死去的掌櫃,一個不知名的弟子,就這樣走了,他開始恨這個飛劍使者,是他殺了這個掌櫃,這個掌櫃是血衣門的弟子。

    李清要做到有仇必報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詩劍飄香 | 詩劍飄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