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詩劍飄香 第八章︰鬼影孟婆婆

第八章︰鬼影孟婆婆

小說︰詩劍飄香| 作者︰西江清月| 類別︰武俠修真



    瞬間,這個時間根本無法用字去形容。萍兒的的笑聲在一瞬間打住,留下的只有吃驚的眼神和張大的嘴巴,醉仙樓的二樓,瞬間變得震驚。懂事的伙計送水剛到了樓口,用手捂住了自己張大的嘴巴,吃驚的眼神讓他發呆。

    “可惜了我的魚”李清的嘆息,是為他的魚,魚的上面扎滿了針,這是白面書生的折扇花針。李清手中的筷子只剩了一根。

    萍兒看到了另一根,它不在李清的手中,而在這個自稱白面書生的喉結之上,一根普通的筷子,竟殺了一位暗器高手,萍兒不相信,她又揉了揉眼楮。

    許多的事兒,都希望眼見為實,但真正看了,許多的人有不希望這是事實。這就是人,一個自謂高尚的人。

    王松的額頭開始流汗,他看到最快的手法,雖然他不相信這是事實,但這就是事實,這個年青人,用一只普通的筷子殺死了白面書生。

    這就是高手他很奇怪,這是他花了一千兩銀子,就請了這麼一個高手一招斃命。

    “你不該殺了他。”冷靜是一個高手的標準,說話的是王松後面的一個女人。

    “為什麼”李清的心中明白,是男人就要保護好自己,此刻他的心中還有一個朋友。

    “哎他是孟婆婆的兒子,自以為他的花針天下第一,當了老大時常就知道欺負我們夫妻,他太傲了,驕傲是一個高手的弱點。”說話的女子看著死去的白面書生在說。

    “哪個孟婆婆”萍兒沒有听說過。

    “江南只有一個孟婆婆,也就是幽靈莊的鬼影孟婆婆。你們今天殺了她的兒子。”女子的聲音有點惋惜。

    李清的身子一怔,他很快恢復了平靜,來姑州時,娘告訴他,不要去惹這個幽靈莊的女人,她很毒,而且善于心計。

    “你是”單純的萍兒問了一句。

    “我是白面玉狐趙玉,他是我的丈夫,白面郎中楊善,他是個善人,他不會殺人,只喜歡救人。”白面玉狐趙玉的眼中有絲溫柔,這是萍兒的感覺。

    溫柔有時就是一種陷阱,這叫溫柔的陷阱。萍兒點了點頭,在低頭的那一刻她听到了一聲驚叫。

    “萍兒小心。”這是李清的聲音,今天這是她听到的最後的聲音。她看到了白面玉狐趙玉手中瞬間飄出的迷霧,再也沒有看到今天以後的事情。

    “你殺了她”李清的反應很快。可惜他听到的話也是從窗外飄來。留下的只是一串趙玉得意的笑聲。“李少主,她不會死,她的死期是一個月後,我們在幽靈莊見。”

    致命的錯誤,就是大意,李清看到他們夫婦從窗戶飛身離去,恨自己大意,鬼影孟婆婆的弟子,手法不會這麼差,他應該明白,這是一個圈套,是讓萍兒大意。

    王松的手法很快,但他沒有離開,他給萍兒很快喂下了一個藥丸。李清沒有動,他看著王松,一個男人沒有充足的理由是不會殺死自己的媳婦,何況他從遙遠的西域趕來。

    “我只能保證她不會中毒太深。”王松想扇自己一下,這太湖三白是自己請來的高手,目的只是想教訓一下李清,讓他離開自己未過門的媳婦,可今天傷的恰好就是他未過門的媳婦。

    “我叫王松,朋友稱我笑面書生,我給她吃的是天山雪蓮做的解藥,可以緩解一時。”笨拙的王松想解釋這一切。

    “你從哪兒請的他們”李清問了一句。

    “城西,是一個老婆婆介紹的,昨天你們離開,我去找個幫手,遇到了她,她告訴我花銀子請太湖三白,可以找回萍兒,我真傻。”王松在解釋。

    “你就是傻,她怎麼知道你在找萍兒”李清明白,這就是一個圈套,等著他望里面鑽。

    “她在賣鞋子,我以為她是好人。”王松感覺很委屈。

    “賣鞋子什麼樣的鞋”李清想到了昨晚的老婆婆。

    “繡花鞋”王松就是傻,李清已經感到,她們就在等一個機會,這笨笨的王松就是她們的機會。果然就是她,她就是幽靈莊的鬼影孟婆婆。

    姑州的下午很無聊,無聊的男人只有去喝酒。與李清一起喝酒的是王松,兩個失意的男人一起喝酒,聊得當然是女人,因為他們認識同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沒有醒來,她還在昏迷中。

    送回悅來客棧,他們只有在悅來客棧的一樓,等萍兒醒來,萍兒的客房在二樓。

    同時李清在等一個人,只有他能解釋一切。

    “你與她只是朋友”王松的話充滿醋味,而且好像很酸。

    “是,我們只是朋友,而且是她把我當做朋友。”李清不願得罪萍兒的朋友,讓自己的朋友承認自己適合當朋友,有時很難。

    “你們什麼時間認識”王松不死心,他要知道對手的一切。

    李清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他感覺這王松在刨根問底,怪不得萍兒不喜歡他,叫他大豬頭,他自己飲了一杯酒。

    “你們認識好久了”王松又在問。

    “昨天認識,昨天的那個時間。”那是一個美妙的時間,一個美妙的巧遇,一個美妙的回憶,李清在想昨天認識萍兒的時候,萍兒狼狽的樣子,好吃的樣子,他的臉上露出了微笑,但只是一個瞬間。

    王松在吃驚,他們昨天認識,就這麼熟他不相信,但李清的話,他心里必須相信,這個人不會騙人。

    “你知道她是誰”王松想用萍兒的身份嚇到李清。

    “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叫萍兒,我是她的朋友。”李清又飲了一杯酒,他想讓王松告訴萍兒的一切,他在等待。可惜等待只有錯過,若是此刻他知道萍兒的來歷,他一定會吃驚。他們的談話被進來的人打斷。

    “少主,一切已經打探清楚。”進來的是百勝賭坊的掌櫃。他望了王松一眼,好像很吃驚,但很快恢復了鎮定。

    王松是位公子,他喜歡別人的奉承,他不喜歡去觀察別人。

    “他們不是太湖三白,這個名號是今天有的,他們知道醉仙樓有這道菜。”掌櫃回答的很真實。吃驚的是王松,那老婆婆推薦的時候,他只看了他們一眼,他相信他們,是因為他想找個幫手,而他的隨從伙計太笨,只會花他的銀子。

    掌櫃接著在說“他們是幽靈莊的白銀殺手,老大是白面書生孫戰,老二是個女的叫白面玉狐趙玉,老三是白面郎中楊善。他們的確存在,少主殺死的不是孫戰,是個替身。”

    “我知道,幽靈莊的人不會武功那麼差。”李清知道這是一個圈套,他們針對的是自己,可連累的是萍兒,他們為什麼要針對自己他不知道。

    “少主打算怎麼辦”掌櫃問了一聲。

    “去幽靈莊。”

    “可夫人那,怎麼說”

    “辦完了事,我自己去說,高伯伯,辛苦您了,請給我備一輛馬車。”李清稱呼掌櫃為高伯伯,傻氣的王松沒有去想,或許傻人有傻福

    “少主小心,”這個叫高伯伯的掌櫃退了出去。

    李清靜靜的開始喝酒,一切都需等待,這個賣繡花鞋的鬼影孟婆婆,為什麼要針對自己或許到了幽靈莊,一切才能知道,現在只能喝酒,酒可以忘記一切,酒可以讓現實成為夢。

    就在李清等待醉酒做夢的這一刻,與他同樣的對話,在百勝賭坊的密室,這個叫高伯伯的掌櫃又重復了一遍。

    “高遷,你認為清兒會有危險”這是一個婦人的聲音,這個掌櫃竟然是飛貓高遷,可惜外面的人沒有一個人知道,西域的人都以為他死了,死在了前來尋仇的血衣門少主手中。

    “不是,夫人,這個鬼影跟我們斗了十幾年,這次她賠了兒子,她會不會傷害少主”高遷不放心。

    “她不會,她的目的是我手中的東西,或許她想用清兒來要挾我們。”夫人的話很冷,但提到清兒她又很溫柔。

    “少主要輛馬車。”

    “現在就送去,記住,保護好清兒,清兒大了,他有他的想法,該讓他去見見世面。”夫人嘆了口氣。

    高遷再沒有听到聲音,他知道夫人已經走了,神秘的夫人每次的見面,都是這樣的匆匆來,匆匆的去。

    萍兒醒來是第二天的早晨,她听到了鳥的叫聲,還有趕馬的聲音。她看到了正在看他的李清。

    “我在哪”她想動,但感覺渾身無力。

    “馬車上,你醒了你終于醒了。”萍兒從李清的話語中听到了關心,李清說話的聲音很輕,好像怕打擾她的美夢。

    “我們去哪”

    “幽靈莊,萍兒姑娘你醒了醒了就好,我們少主等了你一個晚上。”說話的是趕車的伙計。萍兒听的清楚,他就是百勝賭坊的那個伙計,是一個知趣的伙計。

    “不要動,你中了毒,”李清動了動蓋在萍兒身上的被子。

    “我中了毒”萍兒努力在回憶,她只記得那太湖三白,她看到那白面書生死了。她還記得她說了什麼可惜以後她什麼都不記得,醒來的她就在馬車上。

    “萍兒醒了”她又听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是王松,他怎麼會在這這個王松怎麼會與李清在一起

    世間有一種人很知趣,比如現在的趕車的伙計,他就是一個知趣的人,在王松說話的一刻,他唱起了歌,而且還是一首情歌,姑州城外的小路充滿了他的歌聲上有青冥之長天,下有淥水之波瀾。   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長相思,摧心肝。

    這是李白的情詩,萍兒是個女孩子,她懂,她羞紅了臉,好在她累,李清沒有發現。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詩劍飄香 | 詩劍飄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