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大明萬吏 第三十章 文質君子(二)

第三十章 文質君子(二)

小說︰大明萬吏| 作者︰鶴踏高枝折| 類別︰歷史軍事



    就在佟正則和薛文質寸步不讓的兩相對峙間,屋子周圍的鄰里鄉親都陸陸續續地起了懶睡,趿著踢踢踏踏的腳,揚起半天空的黃土,伸長了頸項,混眼珠子四下亂瞟地在院門前兩三簇擁著走過。

    佟正釗做了兩輩子良善的體面人,一輩子就怕眼前這一大片沾著泥巴的腳。

    他眼瞧著那些腿腳在自家院門前進進退退,一會東、一會西,看得他太陽穴突突直跳,忙一把伸出了手,不由分說地將薛文質拉進了門內,“ ”地一聲合上了院扉。

    “薛兄有甚麼事兒,先進來再細說。”

    佟正釗溫聲調停道,

    “我三弟不是外人。”

    薛文質低著頭掙開了佟正釗的手,“啪啪”地拍著外頭罩著的那件青色氅衣,好像怕佟正釗不仔細弄皺了他的衣服似的。

    佟正則在一旁冷眼看著,見薛文質低頭不語,皮笑肉不笑地回道,

    “二哥,他還能有甚麼事兒,成是都給我說中了,這會兒現編也編不出一件要緊事兒了。”

    佟正釗頓時有些尷尬,他支吾了一會兒,方給薛文質尋了個借口道,

    “……薛兄一大早來訪,總得喝口水再走罷。”

    這話便是打發佟正則回避一二的意思了。

    佟正則卻抄著手,立在原地,毫無去廚房“倒水”的跡象,

    “荒年呀,二哥。”

    佟正則面無表情地道,

    “咱這兒井深,天一旱,井就只剩牛眼大了,打桶水老費力氣了,一口水也是金貴著呢。”

    佟正釗愈發尷尬,

    “行,行,你歇著罷,我去絞水。”

    說罷,佟正釗拔腿就往井泉走去。

    不料他這一活動,薛文質和佟正則反一前一後地跟了過來。

    三人行至井泉邊,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

    薛文質朝井里瞥了一眼,終于開口道,

    “這兒的井原來這麼深。”

    佟正則淡淡道,

    “深著哩。”

    薛文質又打量了那井泉一會兒,道,

    “看來用這里的井打水必須得會搖轆轤。”

    佟正則回道,

    “那是。”

    薛文質抬起頭對佟正釗道,

    “真這麼費力,佟兄就不必特地為我打水了,我在遼東行軍的時候,那能給人喝上的一口水也是金貴得很,就怕韃子往井里投毒。”

    佟正釗依舊挺尷尬地笑了一下,干巴巴地回道,

    “韃子那麼壞呀。”

    薛文質點了下頭,道,

    “韃子是壞,可韃子壞歸壞,他們再壞,毒的也是外人,對看不順眼的自己人,卻是光明正大地宣戰、光明正大地復仇、光明正大地打上一仗。”

    佟正釗笑了笑,道,

    “我明白,薛兄現下離了遼東,不敢再光明正大地打人,自然不可能像韃子一樣壞了。”

    薛文質作了一揖,道,

    “佟兄通達。”

    佟正則冷冷道,

    “二哥,你別听他在這兒裝模作樣,現在府城里到處貼滿了大字榜文,指名道姓地要抓白蓮教徒。”

    “沒二哥你在臘月二十三的時候,飯也趕不及吃上一口地向二叔替他求情,他能那麼快地被放出來?”

    “說句難听的,二叔就是將他治死在牢里,回頭一開衙,向上頭報一個‘白蓮邪教徒亂民伏誅’的罪狀,那薛姑娘就是有冤也沒處喊,還輪得著他在這里同咱們打機鋒嗎?”

    薛文質斜了佟正則一眼,道,

    “你二叔好大本事,一個疑犯的罪名也能由他亂改?”

    佟正則冷笑道,

    “你愛信不信,牢里治死人的手段可多著呢,你方才一進來就對我二哥道‘救命之恩’,想來也早嘗過那牢獄里的滋味兒了罷。”

    “我告訴你,你別仗著自己曾經是戚家軍的丘就對我二哥擺甚麼高架子,我二叔沒按你一個‘白蓮教’的帽子那算是吃了虧了。”

    “現在官老爺們正為遍地的流民賊盜頭疼著呢,治你一個就能算一份功勞,我二叔在新歲開衙前縱了你去,那是丟了一份功勞、少了一次在官老爺面前露臉的機會,你可別不識好歹。”

    薛文質睨了他一眼,顯然仍是不信,

    “一會兒說‘白蓮教徒’,一會兒又說‘流民賊盜’,這罪名尚且不清,怎地就急著向上頭報功了?難道這西安府的官員都不怕撫按官糾劾嗎?”

    佟正則“哼”了一聲,趾高氣揚地回道,

    “這罪名清不清的有甚麼要緊,只要你擾亂了地方治安,在上頭的官老爺們,乃至皇帝眼里,你根本就同白蓮教徒和流民賊盜沒甚麼區別。”

    “皇帝最怕的是地方不安,百姓騷亂,為了地方安寧,多你一樁冤案有甚麼了不起?咱們大明為了天下安定,從太祖爺開始就治了不知多少樁冤案。”

    “只要西安府不出岔子,賊盜流民沒有聚眾鬧事,你就是冤死在了牢里,于整個大明天下也無足輕重。”

    “這回你是僥幸遇著我二哥人好心善,肯幫你一次忙,倘或換作了別處,定然先使手段弄殘了你,強佔了你那小妹去,爾後再將你作‘聚眾鬧事’處置,保管教你連哭都哭不出一聲!”

    “你們兄妹得了便宜,不但不感激我二哥,現在還敢腆著張大臉,上門來再要求我二哥替你們兄妹辦事,我二哥是欠你們了還是怎麼著?戚家軍的丘都這麼沒皮沒臉嗎?我記得戚繼光是可要臉面一人啊。”

    薛文質臉色數變,竟被佟正則的這一通話堵得好半響都吐不出一個字來。

    佟正則見他這副形狀,知曉自己是說中了對方的痛處,不由愈發得意起來,

    “這要擱在一般小民身上,遇見我二哥這樣的好人替自己求情,肯定二話不說,先跪下來朝自個兒恩人“咚咚咚”地磕上三個響頭。”

    “你倒好,又是拽文又是打機鋒的,只會變本加厲地使喚我二哥,怎麼著,空口白舌地謝一句‘恩人’,我二哥就得時時事事,都得以‘恩人’的標準听憑你們兄妹倆使喚啊?”

    佟正則牙尖嘴利,幾句話就把薛文質奚落到了地底心里,連佟正釗這樣天生面皮薄的人也跟著感到了一絲難堪的羞怯,

    “這……磕頭就不必了罷。”

    佟正釗在這一刻特別不好意思,仿佛不是他救了薛文質,而是薛文質救了他,

    “‘男兒膝下有黃金’嘛,韃子才動不動地讓人下跪呢。”

    薛文質看了佟正釗一眼,忽然抬起手,擼起道袍寬袖,走至井邊放下水桶,自己開始搖起了轆轤,

    “我如今身無長物,自是無法用黃金作為謝禮。”

    佟正則“呵呵”嗤笑,知道薛文質這話是變相地承認了此次造訪道謝實際是為了來要錢。

    佟正釗禮貌回道,

    “無妨,昔有子貢贖魯人,辭而不取金,我不過是效仿聖人之徒而已。”

    薛文質笑了一笑,道,

    “佟兄是在考我,子貢雖不取金,卻被孔聖人稱作‘適身之行’,昔魯國富者寡而貧者眾,贖人者若不受金,則魯人不復贖人于相贖相助也。”

    他慢慢地搖著轆轤,看著底下的井桶越來越近,

    “就是依照聖人之言,我也必得給佟兄一份謝禮。”

    佟正則在一旁冷聲道,

    “甚麼謝禮?你可別以為我方才說了一句‘井水金貴’,就真拿一桶水來敷衍我二哥。”

    薛文質充耳不聞,伸手從井中將水桶提了上來,側身朝著佟正釗微微笑道,

    “佟兄,秦王近來有意在西安府開一銀礦,礦脈已然選定,不知佟兄是否想在這銀礦里頭投上一份錢,待挖出了銀子來,與我們兄妹一道分紅呢?”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明萬吏 | 大明萬吏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