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大明萬吏 第二十二章 無事殷勤(二)

第二十二章 無事殷勤(二)

小說︰大明萬吏| 作者︰鶴踏高枝折| 類別︰歷史軍事



    薛文貞的眼楮又圓又亮,一泓朱色的燈火從她縴長眼睫的緩緩流過,直揚到微微上挑的眼尾,分外好看。

    佟正釗與她對視了一會兒,忽而展顏一笑,大大方方地回道,

    “是又如何?我不想冒籍考科舉,我爹也不願我去遼東當兵,事已至此,我要想給自己掙一條出路,便只能想辦法去求秦王舉薦,在秦王府里努力謀一個前程。”

    薛文貞笑道,

    “你這人倒坦誠,不說那些‘男兒生于世間,自當建功立業,揚名立萬’的虛話。”

    佟正釗心想,晚明這大環境就不大適合現代人建功立業。

    嘴上卻回道,

    “建功立業的事兒,太祖爺就已經做完了,我之所以想去做官,不過是想盡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將大明體制改善一二,以此守護我大明之萬世基業。”

    薛文貞道,

    “你這願望倒好,我卻只願世間少些不平事。”

    佟正釗回道,

    “不平之事源于不公之制,看來我與薛姑娘目標一致。”

    薛文貞笑道,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這大明體制之不公,實則源于大明體制內的官僚與胥吏,你既說你要改善大明體制,那為何不直接繼承你爹的衙吏之職,反而費心巴力地要去當甚麼王府官呢?”

    佟正釗回道,

    “胥吏不過是體制的爪牙,他們依仗體制、服從體制、利用體制,卻從來不會試圖去駕馭體制。”

    “倘或我當了胥吏,即便日後有機會升遷成功,在皇帝眼中,我永遠不過是一個為體制服務的循吏,而不是一個能真正進入權力中心的能臣。”

    “而一個人若想改變體制,便一定要進入體制,因此我願意為了一個區區王府官來此處與你獻殷勤,你若笑我胸無大志,我卻也不會與你生氣。”

    薛文貞笑著回道,

    “要笑你也輪不到我笑,只是我提醒你一句,英宗爺之後便有慣例,‘非進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內閣’。”

    “即使你能入秦王府做王府官,要想進入大明真正的權力中心,這‘進士出身’卻要好好地再費上一番工夫呢。”

    佟正釗笑道,

    “內閣哪里算是大明真正的權力中心呢?內閣雖有票擬之權,可它與司禮監互相牽制,又受都察院從旁監督,三方都被緊緊地握在皇帝手中,哪里有自己真正的一點兒權力?”

    薛文貞笑道,

    “這話我卻听不懂了。”

    她頓了一頓,又放輕了聲音玩笑似地補充了一句,

    “說得好像你自己想當皇帝似的。”

    此時一陣裹挾著雪粒子的冷風吹來,門前兩盞紅燈籠霎時搖晃不已,薛文貞雪白的臉被搖曳的燈火一照,愈發粉紅明艷。

    佟正釗凝看她籠罩著一層柔暖光暈的側顏,暗道佟秉清說得真不錯,普通明朝婦女一般還真沒有薛文貞這樣好的條件。

    “我不想當皇帝。”

    佟正釗見薛文貞的頭腦這般靈敏,索性直接解釋道,

    “大明若想江山永固,那皇帝就不能是一個‘人’。”

    薛文貞奇道,

    “不是‘人’,那該是甚麼呢?”

    佟正釗答道,

    “皇帝應是公權力,掌握公權力的代理者應有百姓選出,我想做的,就是賦予我大明百姓選出公權力代理者的權利。”

    薛文貞頭一次接觸“公權力”這個詞,聞言卻立刻搖頭道,

    “百姓多是不識一丁的窮苦小民,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眼中所見,不過是自家的一畝三分地,如何能讓百姓選人去當皇帝呢?那要選出個努爾哈齊,我大明又哪兒來的千秋萬代呢?”

    佟正釗笑道,

    “真要選出個努爾哈齊也不要緊,你想想,如果這努爾哈齊是直接由我大明百姓選出,自然事事都听取我大明百姓的意見,他要敢對我大明百姓不敬,咱們再把他選下去不就好了嗎?”

    薛文貞道,

    “恐怕沒那麼簡單罷,假設這努爾哈齊掌握了公權力,他一定用盡這些權力來鞏固女真政權,把反對他的大明百姓趕盡殺絕。”

    “百姓最是趨利避害之人,又對國之政務一竅不通,萬一這努爾哈齊恩威並重,先是用他的女真私軍打壓國中不服之人,再巧舌如簧,將余下心驚膽戰的百姓哄騙得對他言听計從,那我大明百姓又如何再能有效行使選出皇帝的權利呢?”

    佟正釗笑道,

    “這簡單,咱們大明只要再設計一套自己的權力體系,讓百姓選出的官僚進入這套體系,再替百姓去制衡皇帝的權力。”

    “這樣一來,即使咱們大明皇帝是努爾哈齊,咱們也能讓他手中的權力受限于百姓的意願之內。”

    薛文貞輕輕地“呀”了一聲,道,

    “這可難了。”

    佟正釗笑道,

    “不難,如今內閣、司禮監和都察院原本就是‘三權分立’。”

    “只要稍稍改動一點兒,把皇帝、六部五寺、錦衣衛和五軍都督府都納入這個‘三權分立’的體制中,讓立法、行政和司法這三種國家權力互相制衡,那麼無論是誰當皇帝,我大明都可國朝永固。”

    薛文貞沉默半響,方開口道,

    “我雖不全懂你在說甚麼,但你想用體制架空皇帝,可比你自己去當皇帝還要難得多啊。”

    佟正釗笑了起來,心道封建社會的人就是這點想不開,

    “你說的這是張居正,張居正如何下場,大明誰不看在眼里?張居正是通過駕馭大明原來的體制和權力來改革大明,我想的,卻是通過改革大明體制來駕馭權力。”

    “一旦我將大明的體制改革完成,那體制自己就會去逐漸地改革大明,到時,我只須掌控好大明體制原本賦予我的權力就可以了,又何必費心去爭權奪利,當甚麼萬人之上的皇帝呢?”

    佟正釗說得認真,薛文貞也不再反駁佟正釗的構想,她只是認認真真地盯著佟正釗嚴肅的神情看了一會兒,最終答應道,

    “你這想法雖是大逆不道,卻也有些意思,我們兄妹確是在秦王府手下里有一個做事的遠親,只是朝廷的藩禁太嚴,他與秦王也難得說得上話。”

    “這樣罷,待我兄弟出來了,且容我們兄妹親戚互相間商議一番,過了年我再讓我兄弟給你答復,你道如何?”

    佟正釗見薛文貞神色誠懇,雖只應了一半兒,細想下來卻是她目前所能給出的最大限度的準允了。

    又思及薛文貞正因記掛她自家兄弟而心急如焚,由于佟秉清的所作所為,對自己的印象肯定也不怎麼好,于是佟正釗並未趁熱打鐵,只是溫溫地笑道,

    “好,一會兒你進屋收拾驛站碗碟,我便去旁邊寫了我家的地址給你。”

    薛文貞斜了他一眼,又道,

    “你這構想雖好,卻不是能輕易與人細說的,你要是見了我兄弟,或者有幸拜見了秦王,可千萬別將今日這一番話說出來。”

    “你要是因此惹禍上身,我除了袖手旁觀之外,可是一萬個不管的。”

    佟正釗一怔,過了一會兒才發現薛文貞是在好意提醒他謹言慎行,不禁心中一熱,鄭重點頭道,

    “這我當然知道,我在外人眼里雖是奇怪了些,但絕非那等不曉事理、不通人情的腐儒窮措大。”

    薛文貞面頰一緊,須臾便透出微微的紅暈來,好在那燈籠紙也是紅的,風再吹過來時,火光一照,便誰也察覺不出,

    “我倒不是覺得你口無遮攔,只是你有時說話太直率,不當心間就容易得罪人。”

    佟正釗又是一愣,頃刻就想到自己方才在屋里的那兩句“算了”,他兩輩子都立志做紳士,這會兒又正好有求于薛文貞,當即就不好意思起來,

    “噯,今兒相親那事兒,我是來之前才知道的,剛才唐突了你,這會兒我給你道個歉。”

    “其實我爹對人可好了,絕不會因為這事兒去為難人,你看你今兒一口回絕說看不上我,我爹也沒有……”

    薛文貞小嘴一撇,道,

    “好一個顛倒黑白!明明你也看不上我,這會兒雖說是來道歉,但經你這一說,好像是我無理取鬧一般,真沒意思。”

    佟正釗大方笑道,

    “怎麼會?是我不敢高攀了你。”

    薛文貞睨了佟正釗一眼,涼涼地道,

    “別盡說這些好听的,你既要我為你說項,那你今日就要先同我說清楚了,我到底哪里不入你的眼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明萬吏 | 大明萬吏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